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6)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6)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6)     

蠱真人101 七七玄魂鳥

“武八重,快快起來。www.booksrc.net”武家大廳中,武庸哈哈大笑。
  武八重頓時感到一股無形之風,力度堅韌柔和地將他攙扶起來。
  “有你相助,我便無后顧之憂了。”武庸態度欣慰。
  “慚愧。”武八重垂首抱拳,“屬下修為不足,有負大人厚望。但今后只要大人一聲令下,屬下必定肝腦涂地,報效死力!”
  武八重并非逢場作戲,而是心悅臣服。
  武庸實乃雄主,他剛剛上位時,就鏟除了安插在武家內部的奸細。
  雖然出了方源冒充武遺海,利用武家,暗中偷取夢境的事情,但武庸力挽狂瀾,很快就將武家失地全數收復。
  南疆夢境一役,武庸和天庭達成協議,歸還各大超級家族仙蠱,聲威無兩。其后,他又率領南疆群仙,圍殺方源,將方源從南疆趕跑到西漠,狼狽逃竄。
  五行山脈一戰,他在方源和陸畏因的算計下,稍稍受挫。但事后,陸畏因也沒有爭得過他,終究還是讓武庸擔當了南聯盟主。
  宿命大戰,武庸率領南聯諸多精英,主動尋戰,悍然出手,不顧紫薇仙子的要挾。此戰之中,武庸率領眾仙狂攻久久不絕連環陣,施展無限風殺招,不惜永久損耗風道道痕,不管是戰斗的英姿,還是做出的貢獻,都深深印刻在南疆蠱仙心中。
  宿命大戰之后,武庸回到家族休整,多番改良殺招,乃至仙蠱屋玉清滴風小竹樓。與此同時,他還主持武家政務,將武家上下內外,打理得井然有序,蒸蒸日上。
  不管是自我修行、個人才情、戰斗才能還是領袖之力,武庸都是武八重生平僅見的英杰。即便是他的母親武獨秀,在武八重等眾多南疆蠱仙的心中,也淪為武庸之下。
  “我垂垂老矣,一生也就這樣了。能夠追隨武庸這樣的人物,正是我的幸運啊。真是期待武家在他的領導之下,能走到什么樣的地步。”這是武八重的心底話。
  嗖。
  一聲輕響,一只信道仙蠱忽然從門外飛入大廳。
  信道仙蠱落到武庸手中,武庸神念探索,瞬間獲悉當中內容。
  武八重見此,心中猜測:“能用信道仙蠱傳遞消息,必然是重大之事。不知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旋即,他就將武庸微笑:“此乃雙喜臨門,你看看。”
  武庸說著,就將手中的信道仙蠱遞給武八重。
  武八重接過信道仙蠱,仔細閱覽,這才知道,原來之前武庸竟做了一場大局,成功引誘到了兇峽七鬼陷入陣中。
  “兇峽七鬼,真的是兇峽七鬼!”武八重神情激動。
  兇峽七鬼,是一個南疆蠱仙界有名的魔道組織,滿員是七位成員。每一代的兇峽七鬼,都給南疆正道帶來極大騷擾和不小的損失。
  兇峽七鬼氣焰囂張,也多次侵犯武家利益。看。毛線、中文網同時,武家作為南疆正道的領袖,自然要挺身而出。
  于是,武家和兇峽七鬼便算是杠上了。
  每一代的武家太上大長老,都致力于剿滅兇峽七鬼。而一代代的兇峽七鬼,也始終和武家周旋,但凡武家這個龐然大物有虛弱之時,他們就像是陰暗中躲藏的惡狗,猛地撲出來,撕咬下武家的一塊血肉,然后迅速遠遁。
  武家乃是超級勢力,幾乎常年穩居南疆第一的寶座。但兇峽七鬼也不簡單,有許多證據表明,他們的傳承極可能來源于幽魂魔尊。每一代的兇峽七鬼只要有一人存活,便意味著傳承不斷。給存活者一段時間,他(她)的身邊便會又出現另外六位魔道蠱仙。
  一代代的生死斗爭,令武家和兇峽七鬼成為不共戴天的死仇。武家成了每一代兇峽七鬼最大的強敵,而兇峽七鬼則成為武家的心病,甩脫不掉。每一個七鬼新人成員的投名狀就是報復武家。
  武獨秀臨死遺言中有三大憾事,其中首條便是兇峽七鬼。武獨秀一生中,幕后指揮,甚至親自出手,斬殺了十多位兇峽七鬼的成員,但從未有機會將他們一網打盡。
  只要兇峽七鬼中存活一人,隱忍暗藏一段時間后,他們就會重新滿員。
  但是現在,按照信道仙蠱的情報所言,兇峽七鬼居然已經盡數陷入到武庸設計的陷阱之中。
  武八重如此激動,也就難怪了。
  武庸收起信道仙蠱,邁開步伐,一邊向門外走去,一邊囑咐道:“兇峽七鬼是我武家必須要解決的禍患。若是放任不管,將來必出紕漏,拖我族后退。為了確保萬無一失,這一次我將親自出手。”
  武八重緊隨其后,主動請戰。這一戰若能全殲兇峽七鬼,對武家意義重大!
  但武庸卻拒絕了他:“我此去要帶走玉清滴風小竹樓,正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武家大本營還需要你來鎮守。”
  “是。”武八重無奈,只得領命。
  在他滿懷期待、恭敬的目光中,武庸身影如風,沖天而起,迅速消失不見。
  武家大本營位于武儀山上,而武儀山坐落在南疆西南一端。
  若俯瞰整個南疆,粗略來看:在黃龍江、赤龍江兩條線交叉成×,武家勢力領土,便是在這個×的下口。而商家則在×的右邊部分。
  在所有的南疆超級勢力當中,武家位于最南端。這個地理位置讓武庸十分滿意,皆因武家不像中洲處于四戰之地。
  武家領地周圍,幾乎是在黃龍江、赤龍江的隔絕之下,地理十分有利于崛起。
  “現在武家最大的弱項,便是蠱仙數量不足。將來即便吞并周遭領地,也難有足夠的蠱仙進行鎮守。”
  武庸一路思索,想到這里,他就想到了方源。
  正是方源攪動風云,禍禍南疆,使得南疆歷經多次大戰。不只是武家,整個南疆蠱仙界都因此減員眾多!
  武庸一路向東北疾飛,速度極快。
  耗費了一小段時間,尸山已然在望。
  這座江邊上的尸山高達數百丈,山上生活著大量的僵尸,緊靠著赤黃江心漩渦。
  更準確的來講,這座尸山名為尸皇芋頂天。一位南疆八轉蠱仙轉變成僵,在這里受到超級勢力的聯手圍攻。八轉仙僵戰死,天長日久,戰場廢墟中八轉仙僵破碎的尸體,在江邊磅礴的靈氣滋養下,再配合江水沖刷上岸的水草,漸漸生根發芽,最終長成了尸山。
  尸山上盛產變化道中的僵尸蠱,還有氣道的尸氣蠱。
  南疆僵盟總部在沒有暴露之前,曾經看中這片寶地,開出高價,想要向武家收購,作為大本營所在,結果被武家拒絕。
  后來姚家從武家手中奪走。武庸拿出玉清滴風小竹樓,力挽狂瀾,尸山又復歸武家。
  因為這座資源點不僅本身產出很大,而且位于戰略要沖地位,武庸便派遣武家七轉蠱仙武鎮駐防。
  宿命大戰之后,五域興起氣潮。氣潮一陣陣卷席天地,不僅令五域蠱仙被逼靜養休整,而且還叫許多真傳秘地,乃至兩天洞天顯形露跡。
  氣絕魔仙曾在西漠中奪取的血氣仙蠱,就是血海真傳中的一道,因為氣潮暴露了自身蹤跡。
  尸皇芋頂天中,也出現了真傳。種種跡象表明,這道真傳正是當年那位八轉仙僵大能所留!
  這等層次的真傳,或許不入氣絕魔仙、方源的眼界,但到底是八轉大能的傳承,足夠讓世間任何一個超級勢力重視,兇峽七鬼動心也合情合理。
  武庸便因此設計布局,布下陷阱,如今終于將兇峽七鬼都勾到了甕中,只待他來捉鱉了。
  尸山之巔,激戰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
  “好一座東南西北五向風大陣!可惜,我們兇峽七鬼對你武家了解甚深,這座大陣困不住我們!”
  “大陣一破,就是你武鎮授首之時!”
  “武鎮,尸皇芋頂天中出現了尸皇真傳,你卻隱瞞不報。就算你等到了武家援軍,你今后的日子也不好過。反不如背叛武家,投靠我們。”
  兇峽七鬼在風道大陣中四處破壞。
  他們對大陣頗為了解,因為歷代兇峽七鬼和五向風大陣交戰的次數都不少。
  風道大陣已經岌岌可危。
  而在外操縱大陣的武鎮,也是渾身傷痕,狀態不佳。
  忽然,他接到武庸的傳音,臉上頓現喜色,連忙催動手段。
  五向風大陣頓時一變,一道清風徐徐吹入,化為武庸真身。
  “什么?這大陣居然還有變化!”
  “武庸竟來了!武家的支援居然如此迅猛?”
  “糟糕,這是一個陷阱啊。”
  兇峽七鬼身心震動不已,驚愕之后,他們紛紛被激起了兇性。
  “殺!”
  “就算是死,也要讓武家損失慘重。”
  “殺了武庸,武家就是一個笑話!”
  兇峽七鬼紛紛向武庸撲去,但暗地里他們則在商量如何迅速突圍。
  既然是武家的陷阱,自然越是糾纏,越對他們不利。況且武庸乃是當世高手,亞仙尊之下就是他這等層次的人物了。
  當今蠱仙界公認的:武庸、秦鼎菱、冰塞川、千變老祖等等,屬于同一個檔次,都是僅次于亞仙尊的強者。
  兇峽七鬼自知不是武庸的對手,但他們還是有希望的。
  武庸為了引誘這些蠱仙,動用了五向風大陣,雖然有所變化,但根基還是原來的五向風大陣。
  正因為這座大陣不是戰場殺招,才使得兇峽七鬼放下戒備,輕舉妄動,一同出擊。
  眼見兇峽七鬼殺來,武庸冷冷一笑:“色厲內荏之徒,不足掛齒。”
  下一刻,大風驟起,寒氣逼人。
  再一刻,風聲呼嘯,暴雪傾瀉!
  兇峽七鬼當中,三鬼被凍僵,而后兩個呼吸,其中二鬼被直接凍死。
  “這是什么殺招?”
  “竟如此冰寒!”
  這是武庸最近這段時間閉關,所構想出來的殺招——雪風無歸。
  見兇峽七鬼陣型散亂不堪,武庸眼中陰芒閃爍:“宵小無膽之輩,非我之敵。”
  下一刻,兇峽七鬼身上盡冒綠葉,生長出枝條。
  僅剩下的五鬼慘叫連連,體內生機盡數被奪取。尸體上,長出茂密蔥蘢的柳條。
  正是武庸又創的一記殺招,名為——楊柳風!
  七鬼陣亡,但魂魄飛出尸軀,頃刻間融匯一體,化為一頭太古魂獸。
  魂獸形如飛鳥,通體漆黑,羽毛如墨,長有七只鳥頭。
  武庸這才神色振奮了一下:“原來七鬼真傳,便是當初幽魂魔尊企圖打造傳奇太古魂獸的半成品——七七玄魂鳥。樓來!”
  武庸一招手,玉清滴風小竹樓宛若一道碧綠流星,砸中七七玄鳥魂獸。
  七七玄魂鳥拼死抗爭,手中殺招不斷。可惜它神智時而清晰,時而混亂,最終不敵,被玉清滴風小竹樓鎮壓。
  “陸畏因,我錯信了你!”七七玄魂鳥在昏死的最后一刻,發出不甘的慘嚎。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