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5)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5)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5)     

蠱真人102 兩個選擇

“大人!”武鎮收起了五向風大陣,神情振奮不已。wap.kanmaoxian.com
  就在剛剛,他親眼目睹了武庸橫掃兇峽七鬼的戰況,展現出來的手段聞所未聞,且又犀利難擋。
  武庸在宿命大戰中,催用無限風殺招的代價,大家都知道。
  武鎮沒有想到的是,武庸在最近這段時間,居然實力不降反升!整個戰斗過程中,兇峽七鬼都毫無反抗之力。
  感受到武鎮崇敬的目光,武庸笑了笑:“兇峽七鬼最高也不過七轉而已,之所以難纏,是因為他們很少同時行動。一旦不能一網打盡,之前的努力都會白費。”
  說到這里,武庸面色微沉:“剛剛七七玄魂鳥的話,你也聽到了。有什么想法?”
  武鎮頓時面露沉凝之色,分析道:“聽它昏死前的那句話,看來兇峽七鬼盡數出動,齊撲尸皇芋頂天,不只是我們的計謀,還有陸畏因在背后推波助瀾!陸畏因……他居然能夠影響到兇峽七鬼,或許這一點我們可以利用!”
  武庸哈哈一笑:“不錯,武鎮,你很好。”
  武鎮已經猜出了武庸下一步的計劃。在武庸的戰略之中,首先第一步是要整合南疆。
  而這一步眼下最大的障礙,便是陸畏因。
  陸畏因乃是南疆的當代樂土傳人,因為有樂土仙尊的影響力,還有他個人本身對南疆正道的貢獻,導致武庸對陸畏因不好下手。
  沒想到方源追殺戰中,陸畏因居然相助方源。這就給了武庸討伐的最佳理由,而這一次七七玄魂鳥居然也有陸畏因有暗中勾連,這更能促成武庸率領南聯,高舉剿滅菇人樂土的大義旗幟!
  “你好好養傷,下一步,就是我等出動,對付陸畏因,剿滅菇人樂土!”武庸眼中寒芒閃爍,戰意逼人。
  武鎮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道:“大人,眼下時機是否倉促呢?氣潮剛過,南疆大地出現不少傳承。我這邊的尸皇真傳,只是其中之一罷了。如今南聯的各大超級勢力,都在積極探索和收取這些真傳。我們若倉促召集他們,是否會應者寥寥,各大超級勢力陰奉陽違呢?”
  武庸含笑點頭:“你考慮的是。要對付陸畏因,鏟除菇人樂土,你所提到的便是困難之一。除此之外,還有數個困難。第一是陸畏因其人城府極深,腹有良謀,手段獨到,絕非尋常對手。第二,菇人樂土得到樂土仙尊幫助,底蘊深沉,不下于我等超級勢力。第三,陸畏因幫助方源脫身,我們要對付他,恐怕很可能就要和方源交手。”
  “和方源交手?”武鎮面色頓時有些發白。
  如今的方源,乃是天下第一魔頭,只是聽到要和他交手的某種可能性,就足以讓武鎮這樣的七轉蠱仙也惴惴不安起來。看.毛.線.中.文.網
  武庸哈哈一笑,聲調微揚:“但這些困難都僅僅只是困難而已,若是害怕困難而不去做,那天下就幾乎無可做之事了。農夫要種田,若是害怕旱澇之災而不去耕種,絕對是顆粒無收。漁民要吃魚,若是害怕溺水而亡而不去撒網捕撈,必然是魚簍空空。我們武家做事,豈會因為這些困難而退縮?”
  武鎮臉色變得肅穆,連忙拱手:“大人教訓的是。”
  武庸目光深幽,繼續指點道:“眼下就是對付陸畏因的最好時機了。陸畏因這等人物,時間越多,他做的準備就越多,菇人樂土會越發不好攻打。方源逃竄,明顯是沒有出手之力。我們若是錯失良機,等到他恢復過來,那就更加沒有消滅菇人樂土的希望了。”
  “至于那些正道超級勢力陰奉陽違?哼,他們以為南聯是這么好加入的么?我身為盟主,正找不到機會,來整治南聯上下呢。”
  武鎮聽了這番指點,心中再無疑慮,已被武庸的構想完全說服:“屬下愿隨大人,征戰四方,討伐菇人。”
  武庸點頭,臨走前丟下一句:“先好好養傷,武家征服天下之路,少不了你的貢獻。”
  與此同時,東海。
  夏家大本營。
  儀式大廳中氛圍凝重。
  十多位異人蠱仙隱隱形成兩撥人馬,相互對峙著。
  左邊一撥,以冰晶仙王為首,亂石洞主、臭蛋洞主、毛怪洞主簇擁。
  右邊一撥人馬,則是以蕭荷尖領袖,青森大圣和大智仙母輔佐。
  還有第三撥人馬,盡是人族蠱仙,貫天神君、沉槐子、彩石仙妃均在列。
  方源追殺戰時,這些異人蠱仙被方源拋棄,脫離了天庭之后,便逃之夭夭,回到了東海。
  沒有吳帥主持大局,這些兩天洞主終日惶惶不安,這些日子來還在思考如何解決自家洞天中氣功果災禍,然而沒有丁點建樹。
  “蕭荷尖,吳帥大人回歸,你做好準備了沒有?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向盟主大人解釋,你為何之前三番五次地提拔寒灰仙姑!”冰晶仙王率先發難。
  蕭荷尖面沉如水,當初他提拔寒灰仙姑,是為了集結蠱仙,壯大自身勢力,來抗衡冰晶仙王一方。沒想到的是,寒灰仙姑居然是魔尊幽魂假扮!不僅如此,魔尊幽魂還在關鍵時刻動手,追殺吳帥、方源,搗毀龍宮。
  魔尊幽魂給兩天聯盟造成如此巨大的損失,蕭荷尖的責任當然重大。
  蕭荷尖面對責問,臉色鐵青,死死地看著冰晶仙王:“我有多大責任,不是你說了算的。冰晶仙王,別忘了,你我同為副盟主,地位相當!我犯了多大的事,我心里清楚,吳帥盟主大人怎樣懲罰,我都甘心接受。但是,此事可不僅僅只是我的責任。冰晶仙王你難道沒有過失嗎?想想看,寒灰仙姑是誰引到我聯盟中來的?不正是你嗎?你不僅引來魔尊幽魂,而且還把天庭內應夜狼天君也引入聯盟。你的責任可比我要重得多了。”
  “你!”冰晶仙王滿臉怒意。
  蕭荷尖早在戰敗之后,就已經意識到了自身處境堪憂。此次他來參會,早已有了充分準備。
  “呵呵。說起來,還不都是人族惹禍。不管是寒灰仙姑,還是夜天狼君,都是人族啊。人族蠱仙就是不可信!”大智仙母陰測測地道。
  她是墨人蠱仙,領袖的大智洞天就遭受過天庭入侵,損失慘重。
  后來兩天聯盟組織救援,但當時冰晶仙王卻心憂自家的冰晶洞天,將大智洞天放在后面。
  大智仙母因此和冰晶仙王生出罅隙,而后被蕭荷尖察覺,進行招攬。實力大損的大智仙母就成了蕭荷尖的擁護。
  而另外一位青森大圣,本身也是小人,和蕭荷尖同族,有著天然的親近。
  有這兩人全力支持蕭荷尖,蕭荷尖這才能和冰晶仙王一波人馬勉強抗衡。但也只是勉強而已。
  這一次魔尊幽魂突襲的事情,給蕭荷尖造成了巨大的麻煩。
  所以,大智仙母眼看不妙,便將注意力轉移到人族的身份上。
  此話一出,頓時引來其他異人蠱仙的附和。
  “沒錯,人族狡詐,絕不能輕信啊。”
  “依我看,我們兩天聯盟更應當是純正的人族聯盟!”
  “這些人族蠱仙在大戰中的表現著實太差!”
  異人蠱仙們被引發共鳴,紛紛用不懷好意的目光,打量大廳內的人族成員。
  貫天神君、沉槐子、彩石仙妃臉色鐵青,彼此之間站得更緊了。
  兩天聯盟畢竟草創不久,成立的時間太短暫。此時失去強力領袖,便立即處于分崩離析的邊緣。
  就在這時,一道恢弘之音,響徹整個福地大本營。
  “好了,都別吵了!”
  隨后,一道金芒宛若天柱,照射而下。
  金芒巨柱消散,顯露出兩仙身影。
  一位白袍黑發,眼眸幽深,另一位則英俊高大,雄姿英發。赫然便是古月方源以及吳帥二人。
  大廳中,群仙身心皆震。
  以冰晶仙王、蕭荷尖為首,群仙紛紛半跪于地,齊聲道:“屬下恭迎盟主大人!”
  猶豫了一下后,又齊聲道:“我等恭迎方源大人。”
  吳帥抬了抬手:“都起身。”
  他站在方源身邊,而方源則堂而皇之的坐在盟主的位置上。
  吳帥甘為方源下屬的這番架勢,讓場中群仙神色各異。
  吳帥直言道:“你們不必猜疑,我雖是龍人身份,但實質上本就是方源的分身。”
  群仙一愣,但旋即就反應過來,臉色更加復雜了。
  對于這層關系,他們沒有太多的驚訝。自從天庭通報了戰果之后,關于吳帥和方源之間的關系,就引起了廣泛猜測。畢竟大戰中,吳帥和方源合作太過緊密,也太過信任彼此,這對于魔道蠱仙而言很不正常。
  兩天聯盟的蠱仙們早已聽聞這些流言,盡管表面上都忠心耿耿,但各自心中也有不少猜疑。
  所以現在吳帥坦然,群仙并不難以接受。
  吳帥接著道:“之所以召集諸位,一方面是重整旗鼓,圖謀霸業,另一方面是要鏟除大家洞天中的氣功果內患。”
  群仙均是雙眼放光,其中一人脫口而問:“難道盟主大人您已有了解決之法?”
  吳帥笑道:“我當然沒有辦法,不過本體卻是有的。”
  眾仙又小心翼翼地看向方源。
  方源面無表情,目光淡漠,首次開口道:“現在,擺在你們面前的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就是讓我吞并各位的洞天,只有這樣,才能幫助諸位解除氣功果內患。”
  群仙皆是變色,有些人隱有怒意,卻不敢發作。
  一時間,場中陷入沉默。
  彩石仙妃打破沉默,恭敬地請教道:“不知,另外一個選擇是什么?”
  方源依靠到高大寬闊的椅背上,瞇起雙眼:“第二個選擇,就是你們都被我殺死,然后所有的洞天被我吞并。”
  眾仙無不臉色發白,全場死寂。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