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3)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3)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3)     

蠱真人112 先對運道下手

兩天中的這些洞天,普遍擁有海量道痕。看‘毛.線、中.文、網
  這些道痕的主要來源并非渡劫,而是歷代蠱仙們的奉獻。
  比如安魂洞天的道痕,就多達七百多萬!這么多的魂道道痕,導致洞天中擁有大量的超級資源點。
  最初的安魂洞天,只有十萬多的魂道道痕。它吞并了一大塊九天碎片后,從此無災無劫。
  受到天意扶持照顧,安魂洞天中產出蠱仙,一代又一代。
  這些蠱仙都是人族,雖然可以隨意選擇修行的流派,但絕大多數都選擇魂道。
  因為洞天中的魂道資源,種類繁多,儲備豐富,可謂得天獨厚。即便蠱仙選擇其他流派,數量上也非常稀少,他們在獲取其他流派的修行資源,要遠比魂道困難得多。
  事實上,太古兩天也不是尋常的六轉、七轉蠱仙,能夠進出探索的。
  通常而言,只有很少的七轉強者,以及普遍的八轉,才能在太古兩天中探索,冒著風險,采集到一定量的野外資源。
  而當這些魂道蠱仙死后,他們的仙竅幾乎都融匯合并到安魂洞天之中。
  這些蠱仙雖然沒有至尊仙竅,合并仙竅時,會產生頗多內耗損失。但因為主流道痕始終是魂道道痕,導致合并的收益多數時期大于損失。
  滄海桑田,歷代累積下來,便有了今天七百多萬的驚人積累!
  四元方悔血煉池是方源修行以來,從五百年前世到現在,整個生涯中最為龐大的一筆投資。他將整個煉道都投入進去,還累及宙道、律道、智道、血道等等。
  擁有四元方悔血煉池,方源煉道方面的實力暴漲,成為當今天下第一人。再算上他擁有準無上的煉道境界,就算是數遍歷史長河,煉道之中方源也絕對是三甲之列。
  但宙道、律道等其他方面,因為也投入了不少仙蠱,相應的底蘊隨之下滑。
  這段時間休養生息,安土重山堡至今都沒有修復,仙元儲備已經脫離了警戒線,仙蠱付出了不少,但因為各大主流道痕暴漲,方源的綜合戰力不降反升!
  方源的日子好過了。
  想想以前,方源幾乎是朝不保夕,被尊者算計強推前行,被天庭四處攆著追殺。而現在,魔尊幽魂陣亡,天庭、長生天也在休養生息,讓方源的外部環境再無高壓,使得他能夠能更加從容的制定修行方略。
  站在長遠來看,打造出四元方悔血煉池絕對是一本萬利!
  “接下來就是升煉運道仙蠱,到達八轉。看1毛2線3中文網”方源望著四元方悔血煉池躊躇滿志,早有了定計。
  宿命蠱還在時,天地間乃是九命一運。現在宿命蠱毀掉,運道的影響無疑暴漲!
  尤其五域亂戰乃是大勢所趨,越是混亂的情況下,運道越能發揮奇效。
  “我現在的仙材儲備多得史無前例,已有升煉八轉運道仙蠱的實力。但打造完整的煉海還早得很,有心無力。嗯?”
  方源正琢磨著,忽然從寶黃天那方面,得到了黑菟的情報。
  “她們還活著,仍舊困于地脈。有些意思,她們躲避在藏地之中。好得很,藏地乃是十地之一,每一座藏地都蘊藏豐富仙材,尤其是有一份九轉運道仙材寵心,正合我當下之用!”
  方源不禁心生喜悅之情。
  九轉運道仙材,自然能夠煉制九轉運道仙蠱。
  但單單一份藏地寵心,還遠遠不夠。
  方源手中的運道仙材,多是七轉,少部分八轉。顯然是沒有底蘊去沖刺九轉運道仙蠱的。
  但用九轉仙材,煉制八轉仙蠱,卻是能略微提升煉蠱的成功率。
  有了寵心,方源可謂是如虎添翼!
  南疆,池家大本營。
  砰。
  現任的池家太上大長老,狠狠一拍桌子,咬牙切齒:“豈有此理!”
  這一位七轉蠱仙看樣子頗為年輕,他皮膚蒼白,一對酒色過度的黑眼圈,此刻滿臉怒氣。
  正是池謗。
  他池曲由之子,池曲由生前力捧,池家內定的下一任太上大長老。池曲由雖然在宿命大戰中戰死,但是因為做了充分的布置,最終令池謗成功上位。
  池謗上位之后,卻是感到和之前大不相同。
  他之前是在父親的庇護之下,有池曲由為他遮風擋雨。而現在,他卻要直面壓力。
  這次,南疆超級勢力羊家就給他出了一道難題。
  事情的起因矛盾,是一道音道傳承。這份音道傳承,名為叱咤,歷史悠久,聲名遠播,從很久遠的時代持續傳承下來的。
  上一代的叱咤傳人,只有七轉修為,但上上代卻是八轉蠱仙。
  也就是說,這份叱咤音道傳可以讓人修行到八轉,蘊含巨大利益。
  更關鍵的是,這份叱咤傳承就位于池家領土之中,但又十分靠近羊家。
  池曲由戰死,池家損失了唯一的八轉蠱仙,池家內部空虛。羊家果斷出手,侵犯池家邊疆,將傳承之地圍攏,目前在積極探索那一個音道福地。
  羊家如此行徑,池家必須有所表示。被侵犯了領地,這關乎池家顏面。若是應對不當,便會令池家顏面掃地,難堪至極。
  但是,池家究竟怎么做,才能護住臉面呢?池家能不能擊退羊家的入侵人馬?
  能不能打?怎么打?如果不能打,又該怎么辦?
  這是池謗面對的困惑。
  “這件事情,你們三位怎么看?”池謗詢問眼前三位七轉蠱仙。
  池大霹操著大嗓門,立即道:“當然是反攻過去,把這群羊家的狗崽子們趕盡殺絕!”
  “小聲點,小聲點。”池謗連忙擺擺手,又看向一旁的池規。
  池規皺著眉頭道:“太上大長老,此事還需斟酌。”
  “怕什么!”池大霹瞪起雙眼,“羊家沒有八轉蠱仙,此次只來了兩位七轉而已。若這樣我們池家都不反擊,那會被整個南疆正道恥笑的。”
  池規嘆息一聲:“別看只是區區兩人,但這兩人確實出了名的強者。一位羊陰光,擅長凍魄玄光,難以防備。另一位羊文魁則是智道、信道兼修,乃是羊家的智囊人物。”
  “依憑我們的偵查,羊家的其余蠱仙都鎮守在羊家領地,但也難保羊家偽裝,暗中抽調。即便羊家沒有偽裝,我們也得考慮到羊家的仙蠱屋。羊家既然入侵我方領地,極可能已經出動了仙蠱屋,只是藏于羊家兩仙的仙竅中,按捺不發而已。”
  “嗯。”池謗點點頭,最后看向池傷,“你如何看待此事?”
  池傷一身白袍,面容英俊,但目光卻有些癡傻。
  “池傷?池傷?”池謗輕聲喚道。
  但池傷卻是聽不到一樣,雙眼呆愣地看著前方。
  屋內三仙對望一眼,齊齊一聲嘆息。
  很顯然,池傷又走神了。他乃是池家最有望成為陣道大宗師的天才,號稱陣癡,經常性走神。為了思索一個陣道難題,甚至忘了吃飯。若非家族關照,他很可能因為忘記吃飯,沉浸在思考中而餓死。
  池傷根本不理睬池謗,池謗心中惱怒,但表面上還得和顏悅色地對他。
  參加宿命大戰之前,池曲由就特意將池謗喚進書房,秘密囑托,關照過他:池傷便是父親留給池謗的最佳助力。
  事實上,書房中的三位池家七轉蠱仙,便是池謗的賴以依靠的心腹了。
  但這些心腹卻無法幫助池謗解決難題。
  池謗問了一圈,結果還是得他來拿主意。
  正在這時,忽有一只信道蠱蟲順著寶黃天傳達過來。
  池謗神念探入,迅速閱覽之后,雙眼放光,流露出喜悅之色:“好極了,武家武庸盟主聽聞了此事,愿意與我們池家合作。驅逐羊家之后,叱咤傳承家一概不要,武家還會派遣仙蠱屋來助陣。但需要和我家達成更進一步的盟約,主要讓我家為武家的資源點建設多處仙陣。”
  “還有這等好事?”池規大感意外。武庸開出的條件十分優渥,令他暗暗心動。
  “你們二位怎么看呢?”這一次,池謗直接舍了池傷,索性只詢問池大霹和池規。
  池大霹雙手拱拳:“一切全憑大長老做主。”
  池規則有些猶豫道:“我族這一次依靠武家擊潰羊家,目前看是大占便宜,但武庸乃是當代梟雄,怎會做吃虧買賣呢?”
  池大霹道:“你忘記了嗎?當初,武家勢弱,羊家奪取武家毒瘟瀑布,虎視武家詐尸山。結果先被我家池曲由大人駕馭仙蠱屋逼迫,隨后被武家奪回毒瘟瀑布。武家和羊家可是有仇呢。”
  池謗一拍額頭:“對,池大霹說的對。說起來,武家似乎一直在拉攏我族。當初義天山夢境還在的時候,武家每次做仙緣生意,必定要把我池家捎上。武庸是梟雄,我父雖然故去,但我池家仍有拉攏價值。這一次,不妨就讓武家替我們出血出力,哈哈,我池家坐享其成!”
  池規見池謗已經做出決定,只好壓下心中的不安。
  他想了想,補充道:“此次,我們若和武家結盟,還得考慮巴家的情緒和看法。”
  “是啊,巴家……”池謗嘆息一聲,大感頭疼。
  超級勢力雄踞已久,關系盤根錯節,真要處理起來,十分復雜,掣肘頗多。
  巴家一直想沖擊南疆霸主的地位,想取代武家。巴家和武家之間,很不對付。
  而巴家和池家過往關系緊密,不只是普通的聯盟,而是聯姻!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