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2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2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29)     

蠱真人113 八轉狗屎運

“我池家此次遭遇困難,巴家可沒有什么表示。看.毛.線.中.文.網甚至我要上位的關鍵時刻,巴家還在暗處干擾,想要扶持池須芝。可恨這池須芝自從娶了巴家女仙,野心一天比一天大。”池謗回憶起來,語氣含恨。
  說著,他一拍桌子:“我意已決,答應武家的結盟,至于巴家……我會書信一封,給予解釋,希望他們能夠理解。”
  池謗答應結盟的消息,傳到武庸這里。
  武庸哈哈大笑:“池謗小兒,不足為慮!”
  顯然,武庸的計劃開展得相當順利。
  池曲由陣亡,池家內虛。而巴家改朝換代,原來的太上大長老巴十八,因為被方源俘虜,取走了仙竅而退位重修。巴德上位,造成巴家動蕩。
  武庸敏銳地察覺到了這兩家的破綻。叱咤傳承這檔子事,是上天將機會送到了武庸手中,武庸豈會不一把抓住?
  “大喜,大喜啊。”這時,武八重忽在門前求見。
  “進來吧。”武庸開口,“何喜之有?”
  他很少見到穩重的武八重有如此喜色。
  武八重便道:“武碑在探索悟空天坑時,意外發現了大量的乾清一氣!”
  武庸微微一愣,旋即叫好:“這的確是個好消息。”
  武獨秀臨死之前,有三大憾事。
  首件是兇峽七鬼,如今武庸已經盡數鏟除。其次則是沒有煉成八面威風仙蠱。
  這八面威風仙蠱的仙材,武家已經籌備多年,只缺一份主材,便是乾清一氣。
  武碑這次意外收獲的乾清一氣,足夠武家開煉八面威風蠱了。
  “武碑的確是我家的福將啊。該賞!”武庸迅速思考一番,旋即開口。
  “八面威風蠱乃是八轉仙蠱,若要開煉,是一件大事,必須得鄭重,做多方籌謀。武家上下都要拼盡全力煉蠱。”武庸說到這里,嘆息一聲,“煉制八轉仙蠱,難、難、難!就算是方源,有瑯琊福地之助,也難以煉制八轉啊。茲事體大,我們雖然籌備全了仙材,也要慎重考慮。”
  武八重心中的激動漸漸平復下來。
  “大人所言甚是,是屬下莽撞了。”
  武庸始終保持冷靜和理智,武八重對他越感佩服。
  最后,武庸對武八重道:“煉制八面威風蠱的事情,先放在一邊。池謗已經答應和我家結盟,現在我需要做的是向巴家施壓,讓他們自顧不暇,難以干擾此事。”
  武庸未雨綢繆,思慮周詳,已經開始提前消滅障礙。
  又是一番計劃安排。
  武八重退出書房,在心中暗暗贊嘆:“武庸大人如此雄韜武略,我武家何愁大事不成?”
  數天后,至尊仙竅。看1毛2線3中文網
  方源的宙道分身坐鎮四元方悔血煉池。
  “起!”宙道分身忽然大喝,八轉仙元瘋狂灌輸。
  轟隆一聲。
  四四方方的水池中,鮮紅如血的池水忽然逆沖向天,宛若倒掛的瀑布。
  整座四元方悔血煉池都發出嗡嗡的聲音,被催動到了極致。
  血水瀑布沖到半空中,在最頂端形成一道漩渦。
  漩渦猛烈自轉,透射出璀璨光輝。
  漩渦汲取了大量的血水之后,漸漸平緩下來。
  最終,漩渦中緩緩飛出一只仙蠱來。
  漩渦消散,逆沖的血水瀑布也砸落到四方池中,血水只剩下池底薄薄的一片。
  血光消退,宛若倦鳥歸林,又回到池中小亭的亭頂。那里正是血本仙蠱的位置。
  方源宙道分身調息片刻,念頭一動,懸浮半空中的仙蠱就降落,飛到了他的手掌中。
  這只仙蠱乃是蜣螂模樣,俗稱屎殼郎。
  它全體都是黃金作色,身軀分為頭、胸腹、尾三段。頭部如半月鏟,兩側有船槳一般的觸角。胸腹部有橫行的隆脊,尾部橢圓。
  在胸腹部有兩對足肢,尾部有一對。每一個觸腳都十分粗壯,觸腳的最末端還有黑色的堅硬毛刺。
  正是狗屎運仙蠱,經過方源的一番煉制之后,已然上升到了八轉層次。
  狗屎運仙蠱乃是煮運鍋的核心仙蠱。
  巨陽仙尊開創運道,留下三大真傳:己運、眾生運、天地運。煮運鍋便是己運真傳中精華凝聚的巔峰造物。
  宿命大戰之前,方源幾乎將所有的運道仙蠱,都投資到了煮運鍋仙蠱屋上。
  這一次他將煮運鍋徹底拆掉,升煉其中的運道仙蠱。
  狗屎運仙蠱是首要選擇,方源只是第一次嘗試升煉,就成功了。
  四元方悔血煉池即便煉制八轉仙蠱,成功率也在五六成,這個概率極其恐怖。宣揚出去的話,必定會震動整個蠱仙界,乃至于可能引起長生天、天庭的瘋狂進攻。
  有了八轉狗屎運,煮運鍋的轉數就已經提升到了八轉層次。
  換做尋常蠱仙,必然已經見好就收。但方源卻遠遠不滿足,接下來他還要升煉氣運仙蠱、連運仙蠱、運籌仙蠱、察運仙蠱等。
  宙道分身繼續催動四元方悔血煉池。
  隨著八轉仙元迅速消耗,原本接近干涸的池水,開始緩緩上漲起來。
  這池水乃是煉海雛形中的煉水,結合光陰支流的河水,通過水煉仙蠱為核心的煉道手段,形成的奇妙造物。
  宙道分身又打開仙蠱屋中的庫藏暗門,里面的運道仙材一份份投放到了水池當中。
  其中就有寵心。
  方源已經將白兔姑娘、妙音仙子二人,接應回來。
  用的是定仙游殺招。
  現在的方源,因為體內道痕太過龐大,曾經的翠流珠殺招已經不合用了。
  但是沒有關系,方源開創復合殺招碩果累累,已經改良出了天地游殺招!
  九千多道天道道痕輔助,天地游殺招載著方源直接傳送到藏地附近。
  在浩蕩的地脈中心,方源悠然地頂著地脈強壓,將整個藏地收入仙竅之中。
  白凝冰卻已提前溜走,方源也不管她。眼下在她身上浪費時間,顯然毫無必要。
  剛剛升煉狗屎運仙蠱,九轉運道仙材寵心縮小了一點。這一次池水沖刷,又將它表面上的一層沖刷,融入進了池水當中。
  如此利用仙材,已經是妙到毫巔的手段。
  血光再次從血本仙蠱上彌漫開來,覆蓋整個水池。
  池水掀起瀲滟,里面的仙材徹底消融,和血紅的池水混為一團。
  醞釀片刻,一切就已經就緒。四元方悔血煉池處理仙材的效率,是非常驚人的。
  宙道分身手掌輕輕一拋,將察運仙蠱拋入池水。
  第二輪的升煉開始了!
  太古黑天,鎮運天宮。
  黑樓蘭的福地中,一場災劫剛剛消散。
  黑樓蘭面露喜色,這一場災劫的收益相當可觀。單憑她自己是不能撐過去的,但有巨陽仙尊指點,冰塞川親自護持,黑樓蘭輕輕松松就渡過災劫。
  “我來到鎮運天宮的時間并不長,但這些天來,我已經渡過數次災劫,實力不斷暴漲,簡直是一日千里。”
  “我之前的預感無差,看來長生天是真的想著重栽培我!”
  黑樓蘭觀察自家仙竅。
  她初次拜見過巨陽仙僵之后,就被冰塞川施展了宙道手段,自家仙竅光陰流速提高到驚人程度。
  與此同時,長生天又支援黑樓蘭海量的力道仙材,根本不存在拔苗助長的隱患。
  力道仙材如此充沛,自然引發出力道災劫。
  而長生天掌握著天底下最強的運道手段,對于渡劫幫助極大,黑樓蘭直接躺贏。
  背靠天底下第二大的超級勢力,黑樓蘭又被巨陽仙僵看重,她深深感受到依靠勢力的優勢。
  根本不需要操心養蠱、煉蠱的事情,也不需要留心收集蠱方、殺招等等,自有人直接送上來。
  甚至仙竅如何經營,如何布置資源點,都有專門的智道蠱仙為她謀劃。
  黑樓蘭只需要在用蠱方面多多琢磨,鍛煉自己的殺招。
  她雖是仙二代,但命途多舛,經歷坎坷,遭遇方源之后,更是顛沛流離,多少次面臨生死險境。所以,得到栽培之后,她除了萬分感激之外,更極其珍惜這樣的機會!
  她深深的明白,這樣的機會是多么的難得和可貴。
  她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排除必要的休息,每一天她都在勤修苦練。
  每隔一段時間,巨陽仙僵就會召見她,加以考量和指點。
  這一次召見,巨陽仙僵都對黑樓蘭的自虐式修行有些看不過去,寬慰道:“黑樓蘭,我的子孫后代。不要太過刻苦了,世間萬事都講究一張一弛,平衡有度。蠱仙修行也是如此。你長此以往,緊繃心弦,反而不美。”
  黑樓蘭面對巨陽仙僵,卻仍舊堅持自己的想法:“先祖大人,我這點刻苦算得了什么?在過去的一段時間里,我在方源身邊修行,親眼見證他的奮發努力。世人皆以為他得到尊者資助,方才有如今成就。但在我看來,即便沒有任何人資助他,僅憑他這份品性,也足以能夠脫穎而出,為禍一方。”
  巨陽仙僵微微一愣,微笑點頭,對黑樓蘭越加欣賞:“看來你是將方源當做了你的敵人,心中的目標,趕超的對象。很好,有這份心氣勁,這才不愧是我巨陽的后代!”
  “但是,你要趕超方源,難度之高,宛若凡人登天吶。也不瞞你,在最近這段時間,方源的實力節節暴漲,程度極其驚人。”
  黑樓蘭疑惑地看向巨陽仙僵。
  巨陽仙僵便解釋道:“眼下察運仙蠱雖不在我這里,但我這處鎮宇天宮卻蘊含類似察運的殺招,并且因為盤踞太久,五域兩天的運勢都在我眼底。”
  “最近這段時間,我就屢屢瞧見,在那東海方向,夏家的大本營方位上,運勢不斷上漲,層層勃發,態勢之猛烈,即便是我也生平罕見。”
  “魔尊幽魂、天庭以及我方劫運壇,沒有斬殺得了方源,終于讓他得到了修養之機。他得到數位尊者資助,又有上佳品性,屢次重生經歷豐富。給與他時間越長,他就成長得越高。你要追上他,還得要拼死努力才有一絲希望。”
  黑樓蘭面露凝重之色,立即語氣堅定地問道:“還請先祖賜教,究竟是什么方法?”
  巨陽仙尊卻微微搖頭:“時機未到,你且繼續苦修罷。”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