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30)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30)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30)     

蠱真人122 夢道大師

此時擺放在方源手掌心中的夢道仙蠱,宛如一顆渾圓如球的紅寶石,然后又被劈成了一半。看1毛線3中文網
  這只圓滾滾的半球形蠱蟲看起來就十分可愛,并且朱紅的色彩也非常瑰麗。
  它的頭部,只占整個身軀的一成。巨大的背部表面圓潤光滑,有著黑色的縱橫紋路,讓人聯想到了龜殼。
  這是夢道七轉仙蠱——夢甲蠱。
  它是防御性的夢道仙蠱!
  方源手中的仙蠱有很多,但夢道仙蠱只有一只,就是八轉如夢令,龍宮的核心仙蠱。
  如夢令形如蜻蜓,圓腦袋,長身軀,一對粉紅寶石般的復眼,有四對透明的翼翅。輕盈的翅膀上細細查看,還會發現有著一層淡淡的七彩斑斕的光暈。
  兩者結合來看,方源發現了一點,似乎夢道仙蠱都十分漂亮。
  “不知道夢翼仙蠱,入夢游又是何等模樣?”方源不禁遐想。
  他帶著前世五百年的記憶,知道眼下夢翼仙蠱是在鳳金煌手中,入夢游仙蠱則在毒蝎娘子那里。
  方源也不是沒有動過這方面的心思。
  但一直以來,他對鳳金煌都難以下手,而毒蝎娘子那塊,則把握很小。
  五百年前世,入夢游和定仙游、酒神游、逍遙游,并公認為天下四大移動仙蠱。方源雖然強大,但毒蝎娘子卻可依仗入夢游,轉瞬穿梭到任何一處夢境之中。
  “如今,夢道還未真正彰顯,并沒有到夢境四處外顯的時間。夢道仙材罕見,夢道仙蠱更加稀少,但我已經掌握了其中三只了。”方源對這個成果也是比較滿意的。
  前世五百年,夢境外顯的規模,要比幽魂夢境還要龐大,堪稱是五域泛濫。
  如此一來,世人皆可入夢探險,再不像現在這般,夢境只被高層壟斷。
  海量的夢境提供海量的機會,讓蠱修們挖掘出海量的夢道蠱材。有了這些蠱材作為基石,夢道流派這才真正進入到飛速發展的階段。
  所以,方源眼下這段時間,只是夢道剛剛開幕的時期。盜天夢境、樂土夢境、幽魂夢境的遺留,算是一把火,但燒不開大鍋中的冷水。
  要讓夢道這鍋水徹底鼎沸起來,幽魂夢境的規模還是太小了,需要的是整個天地發力。
  對于方源而言,做夢蠱、如夢令的重要性,都要小于夢甲蠱。
  因為夢甲蠱乃是防御仙蠱。
  有了這只仙蠱,他就有了資本,可以抵抗夢道災劫,從而幫助純夢求真分身成功升仙!
  方源回想之前的察運結果。
  純夢分身的氣運,是一個粉色的沙盤,規模很小,但周圍不斷有黃沙落進來,轉變成粉沙,壯大沙盤。
  沙盤氣運預示著純夢分身將得到樂土這邊的資助,此時看來,果然如此。
  方源現在再次催動煮運鍋,來觀察氣運。
  他自身的銀柱氣運,并沒有多少變化。wap.kanmaoxian.com只是光柱隱約大了一圈,光柱底部的黃沙消弭了大半。
  而純夢分身的氣運,則仍舊是粉色沙盤模樣,只是再沒有黃沙落進來。沙盤中的粉沙堆得高高,處在一種崩潰或者突破的關鍵時刻。
  “我吸收樂土南疆真傳,得到資助,令純夢分身有了突破的契機。但即便如此,還是有著巨大風險,需要我再做更多更充分的準備。”
  方源立即明白過來。
  煮運鍋升上八轉之后,方源從運道上獲得的便利有很多。
  他現在越發感覺到運道的好處,難怪當年巨陽仙尊能夠崛起!
  瘋魔窟是必須要去的,但方源不可能立即就去。
  眼下是他實力暴漲的關鍵時期,方源打算將實力提高到極限,這才會前往瘋魔窟。
  盡管陸畏因那邊將情勢渲染得相當緊迫,但方源可以察運自己,知道還有一段珍貴的時間。
  “磨刀不誤砍柴工,先讓我鉆研夢道的手段,幫助純夢分身升仙!”
  方源回顧自身,他在夢道上的造詣可謂當世第一人。
  重生帶來的夢境探索的常識,仍舊是眼下最尖端的研究成果,但這份優勢正在迅速減弱。
  然而方源重生之后,亦在夢道方面有著巨大收獲。
  他原本記憶自帶解夢殺招。從影宗那邊獲得了引魂入夢、夢中換魂、純夢求真變。在龍宮收獲殺招夢里輕煙、夢啟、夢中之夢。現在又從南疆樂土真傳中,獲取夢道殺招三世夢渡有緣人。
  方源掌握的夢道殺招,遠比夢道仙蠱要多。
  許多夢道殺招的核心仙蠱是其他流派的,不得已之下,用海量的夢道凡蠱替代夢道仙蠱的作用。比如引魂入夢、夢中換魂等等殺招。
  “我最需要的,是以夢甲仙蠱為核心,開創出夢道防御殺招。其次是夢道的轉移騰挪的手段,萬一危險時刻轉移出去,便能爭取到寶貴的喘息時機。再其次是治療手段,攻伐手段最后增添一些。”
  雖然方源的夢道境界只是普普通通,但是他卻對開創新的夢道殺招飽含信心。
  原因就是他有自在天痕加身,可以大量開創復合殺招!
  長生天、天庭肯定在籌謀瘋魔窟之爭,所以根本不會出動兵力,去和長毛老祖聯手,討伐方源的異族大聯盟。
  更別提來找方源的麻煩。
  至于南疆以武庸為首的南聯,方源不去找他們的茬,他們已經十分慶幸了。怎么可能來到方源這里找死。
  外部環境前所未有的安定,方源閉關靜修,開創夢道殺招,每一天都有可喜的進展。
  十幾天后,方源忽然停手,微微發怔。
  他晉升夢道大師了!
  這一切都是厚積薄發,日積月累而得,所以順利而又自然。殺招開創的過程中,就不知不覺的成功了,徹底邁進新的層次。
  重生以來,方源一直迫于外界壓力,從未在夢道這個流派上花過功夫,投入過精力。
  一直到了現在,他才開始真正修行夢道,在這個方面下功夫。
  因為積累的很深厚了,這便導致他一旦開始發力,就提升了夢道境界。
  大師境界——蠱修對于蠱蟲的運用,已然上升到藝術的層次,脫離了膚淺的匠氣。
  最明顯的特征是產生了專有直覺。對于蠱蟲的認知,對于該流派的仙道殺招的設想,已經化為了蠱修身上的一種本能。近乎于天賦,就好像是與生俱來的感知那般自然、輕松。
  比如方源對于很多種夢道蠱蟲的搭配,是很模糊的,只能一一嘗試,才能知道成敗結果。但現在,他在嘗試之前,就會時不時的有直覺告訴他,一些嘗試可行,一些嘗試根本不需要去做,肯定失敗,嘗試的話也只是浪費時間、精力和物力而已。
  “很好!有了夢道大師境界,對我而言是如虎添翼!我在夢道上的成就,絕對是站在當下蠱仙界中的最前列。但……再過一段時間,就不好說了。”
  方源前世五百年的記憶中,涌現出了許許多多的夢道天才。其中又以鳳金煌、毒蝎娘子這等人物最是驚才艷艷,提升夢道境界對她們而言,難度遠遠小于常人。
  有的人天生就適合某個流派,天賦這種東西是最讓人無語的。尤其是鳳金煌、毒蝎娘子這種大夢仙尊種子!
  方源有自知之明,早有估計未來在夢道境界上,會被其他人超越。
  但方源絕不會放棄夢道上的發展,前世五百年的錯誤他不會再犯了。
  夢道絕對是大趨勢,未來的潮流,新流派的優勢是很巨大的。
  “但現在還不是真正修行夢道的良機!”方源對自身處境也有清晰的認知。
  他先得成尊,才能抵抗外在的危機,才有將來徐徐發展夢道的時間和機會。
  從陸畏因口中得知了成尊的四個條件之后,方源深思熟慮,估計自己最后可能成尊的流派便是煉道。
  先煉道成尊,然后還能圖謀其他流派,繼續成尊。
  這是至尊仙體的優勢!
  其他尊者只能干瞪眼。
  幽魂魔尊縱然知道如何煉制至尊仙胎蠱,但追殺方源失敗后,他在進度上已經落后方源一大截了。
  方源的成長空間遠超其他尊者。
  與此同時,中洲,靈緣齋。
  在靈緣齋專設的煉蠱秘室中,鳳金煌此次煉蠱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快要成功了。”鳳金煌雙眼發亮,“只要煉成這只夢道凡蠱,我就能在夢境中擁有防御之能。這絕對是一個巨大的突……噗!”
  忽然,鳳金煌面前的火光爆散,煉蠱失敗,鳳金煌大吐一口鮮血,仰頭而倒。
  “怎么會這樣?!”鳳金煌驚愕萬分,這是不應該的事情,這份夢道凡蠱方她前前后后推敲了十幾遍,怎么會有疏漏?
  就算有什么錯誤,也絕不是在這個關頭發生的。
  “這不是我的蠱方錯誤,而是蠱材有問題!”鳳金煌頭腦炸裂般的疼痛,但仍舊想明白了這件事。
  “我在煉蠱的時候,也做了檢查。蠱材一定是被人動了手腳,而且定是仙人的手筆,所以我也察覺不到。”
  “被人算計了。”
  “有人想要置我于死地!”
  鳳金煌想到這里,一股徹骨的寒意就從內心深處不斷涌出。
  她掙扎著想要坐起來,但在半途中,又一頭摔倒在地上。
  她滿臉金紙之色,氣息越來越弱,身上的力氣也傾瀉而出。
  “我就要死在這里了。”鳳金煌咬牙,眼眶泛淚。她嬌美華貴的臉龐貼在冰冷的地磚上,卻無力再抬起來。
  “師父……”臨死之前,鳳金煌想到了龍公,又想到了母親,還有她的父親。
  “真的不甘心啊!”鳳金煌在心中吶喊。
  門外忽然傳來爭吵之聲。
  “大人,大人,您不能進去啊!”
  “我趙憐云乃是當代靈緣齋的仙子,能夠隨意征用任何的煉蠱密室。如何不能選擇最好的一號室?”
  “仙子大人,一號密室早已經有人了。您冒然強闖,萬一干擾了里面煉蠱的人,造成什么意外的話……”
  “意外?哼!能有什么意外?”話音剛落,砰的一聲,密室的第三道內門就被強硬蠻橫地推開了。
  “啊,這是怎么回事?”看管煉蠱密室的蠱師大驚失色。
  “她煉蠱失敗,遭受了反噬。快讓開,你區區一位蠱師,如何能救得如此傷勢?”趙憐云一把推開蠱師,眼中閃爍著幽芒。
  蠱師滿頭大汗,立即聯想到了鳳金煌和趙憐云的爭斗歷史,心中慌亂無比,手足無措,滿頭大汗。
  “還不快滾?干擾我救治,你能擔待得起嗎?”趙憐云又喝道。
  蠱師咬牙:“仙子大人……啊!”
  卻是被趙憐云一揮手,就被一團玄光裹住,強行飛送了出去。
  趙憐云走近鳳金煌,緩緩地半蹲下來。
  兩位絕色佳人相互對視。
  煉蠱密室中一片死寂。
  命運弄人,曾經兩人之前的地位,已經互轉。
  鳳金煌卻沒有臨死前的半點慌張,面色平靜至極:“原來,要我死的人是你們。”
  她聰穎至極,立即從趙憐云的身上,聯想到了李君影和徐浩二仙。后者兩人和鳳九歌的矛盾十分深厚。
  趙憐云嘆息一聲,向鳳金煌緩緩伸過手去。
  鳳金煌毫無反抗之力,旋即沉淪黑暗之中。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