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9)     

蠱真人134 火雷真傳

曾經,武庸追殺方源,直接把他從南疆攆到西漠去。看1毛2線3中文網而現在武庸則十分擔憂方源找上門來,來搶奪乎地!
  武庸知道,若是方源上門來搶,他一定攔不住。
  仙蠱很容易摧毀,讓方源投鼠忌器,但這種天地秘境可就難銷毀了,幾乎是一搶一個準。
  “方源擁有至尊仙體,各種流派都能修行,這點著實恐怖。乎地對他是絕對有用的。如果這個秘密泄露出去,我武家必定守不住,肯定會被奪走。到那時不僅是犧牲了物力財力和時間,甚至還有傷亡。武家的名望也會遭受重創,反倒不如不取乎地!”武庸深思熟慮。
  他決定秘密派遣人手,悄悄地將乎地取走。一旦這個過程中,這個消息被泄露出去,他就立即罷手。
  武家雖大,但絕非方源這等人的對手!
  天下大勢,不在人多,只在人強。
  “腐臭爛泥山的那幾個山寨,并無蠱仙,但也要防備凡人和蠱師走漏風聲。或許可以借助‘獸潮’處理掉。”
  “孔日天不急著去找,悄然調查蹤跡即可。但愿他在我取得乎地之前,不要暴露了行蹤。”
  若是仍舊大張旗鼓,就會惹來懷疑——你武家蠱仙居然沒有捉住孔日天,這很奇怪啊。孔日天究竟動用了什么手段,能在武家的七轉蠱仙手中逃跑的?
  屆時,好奇的目光就會投向腐臭爛泥山。
  所以,武庸反倒是希望孔日天最近這段時間,能夠好好的躲藏起來。
  “為了吸引南疆蠱仙界的注意力,或許我還要提前發動巴家那邊的布置,為取走乎地打掩護。”
  “當然,整個計劃還有一個最大的弊端。那就是孔日天。”
  “孔日天身上懷有孔升天的意志,可以聯通寶黃天。關鍵時刻,若是他主動暴露乎地的秘密,那就武家無異于引火燒身。”
  “不過,這種可能性并不大。”
  武庸暗自分析。
  第一點,孔升天修行氣道,孔日天也必然轉修氣道。武家獲取了乎地,站在他們的角度,他們最想的是暗中和武家較量,能夠重新奪回乎地最好不過。不會廣而告之,惹來其他無數競爭對手。
  第二點,孔日天若是暴露乎地的秘密,等若是和武家魚死網破,這是非常不明智的行為。因為此舉會招惹到武家的報復。同時,也會暴露出孔日天仍舊在逃的關鍵信息,惹來其他蠱仙繼續追捕的行動。
  雖然可能性不大,但也有可能暴露。
  偷偷取走乎地的風險,對于武家而言,還是非常巨大的!
  但乎地牽扯到的利益太大,這點風險武庸愿意承擔。
  數天之后。
  赤龍江面上空,武家、夏家、巴家三方蠱仙緊張地對峙著。
  河水滔滔,浪花如火,時而陣陣炸響,這里是赤龍江的火雷河段,盛產炎道、雷道蠱蟲。
  新發現的一份八轉真傳,就藏在這河段的底層。
  布置真傳的乃是火雷神君,此人主修炎道,兼修雷道,雖然是散修出身,但氣運不俗,有著不少奇遇。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他卻并非南疆蠱仙,而是來自西漠。
  他曾經大鬧西漠蠱仙界,被好幾個西漠的超級勢力追殺。雖然險死脫身,但是到了赤龍江的火雷河段的時候,傷重難返,在垂死之際,悄然做出了布置。
  正是因為他的布置,導致赤龍江的這片河段,逐漸成為了火雷河段。
  火雷神君的手段大巧不工,貼近自然,即便這里是巴家、夏家的交接之地,也沒有讓這兩家超級勢力察覺到什么不妥,只以為是自然演變。
  火雷河段雖然盛產炎道、雷道蠱蟲,但是從未有過仙蠱誕生。所以,從未被巴家、夏家放在眼里。
  對于凡人蠱師而言,雖然炎道、雷道凡蠱頗有吸引力,但是環境險惡,也很少有五轉蠱師冒險涉足。
  火雷神君的真傳因此隱匿長久,直到氣潮卷席天下,這才暴露出來。
  火雷神君乃是八轉蠱仙,留下的八轉真傳,品級相當的高,立即引發了幾乎所有南疆正道超級家族的爭奪。
  經過一番試探和較量之后,只剩下最后三方角逐。
  一方是武家,另外兩方則是巴家、夏家。
  巴家如今的太上大長老巴德,身高九尺,相貌古樸。體格雄健,肩寬背闊,裸露在外的肌膚像是千年老樹的樹皮,有的上面還長著青苔。
  他獅口闊鼻,一雙眼睛上繞著一圈黑色布帶,將他雙眼蒙住。一大把墨綠的胡須一直垂到胸前,翠綠的頭發也垂至腰后。
  巴德懸浮高空,對武庸低喝道:“武家,你們撈過界了,這里可是我巴家的地盤。出現的不管是什么真傳,都應當是我巴家之物。武庸,你貴為南聯盟主,南疆蠱仙的領袖,難道不以身作則,不顧正道規矩嗎?”
  武庸微微一笑,風度翩翩:“這片火雷河段,何時是你巴家的地盤了?你們巴家和夏家的交界之地,位置敏感。巴德你說話可要仔細一些,至少關注一下夏家同道們的的想法吧。”
  話音未落,夏家蠱仙夏兆便開口:“武庸大人,不管這里是夏家還是巴家的地盤,終究是我們兩家之事。武家大本營遠在南端,即便是喬家也和火雷河段并不接壤啊。”
  夏兆雖然只是七轉修為,但夏家原本的太上大長老夏槎已經被方源擼成了凡人蠱師,所以夏兆作為當今夏家的太上大長老,地位和巴德相若。此時夏兆開口,并不突兀。
  夏家和武家早有矛盾,歷來關系就不好。
  遠的不說,單說近些年的。
  夏家就和武家爭奪過廣寒峰,當時方源假扮武遺海,擊敗夏飛快,贏得了這場爭奪。
  后來夏家還主動出擊,吞并了喬家的歸空天坑。喬家乃是武家附庸,入侵喬家,就是得罪武家。所以,武庸借助玉清滴風小竹樓力挽狂瀾之后,夏家又不得不歸還了歸空天坑。
  夏家的客卿太上家老炎荒仙人,曾經擁有拜月碗,但這份基業也被武家侵占。
  所以,雖然夏家、巴家關系也緊張,但武家勢力最大,所以夏家和巴家反而隱隱站在了一起。
  喬絲柳面色微變。
  她是當代南疆三大仙子之一,美貌容顏和妙音仙子齊名。
  如今她的修為,已經升上七轉。
  此次武家出動,喬家作為武家的附庸,必須有所表示,便派遣了喬絲柳來追隨武庸。
  喬絲柳深諳正道的游戲規則,看到巴家、夏家一起排斥武家,心中暗自焦急。
  正道蠱仙行事,自有一套規則,遠不如魔道那般自由,散修那般灑脫。
  武庸雖然強大,堪稱南疆第一人物,但沒法占據大義,并不好對火雷真傳下手。
  此時此刻,武庸的名聲,身為南聯盟主的職位,反而成了武庸的束縛。
  武庸若真要強行動手,必然會大失人心,被南疆正道普遍懷疑他身為盟主的公正性。
  武家勢大,又不主修炎道、雷道,一份八轉的火雷真傳對武家意義并不大。武庸若是強硬搶奪,武家的損失比得到的要更大!
  面對夏家、巴家的聯合抵抗,武庸嘴角的笑容反而越發明顯:“把人取出來吧。”
  他輕輕地吩咐一聲。
  他身后的武家蠱仙,立即打開仙竅,取出一位凡人蠱師。
  武庸當場介紹道:“這位西漠蠱師,便是火雷神君的血脈傳人。火雷河段究竟是巴家的,還是夏家的,這一點都不重要。應當明確的是,河中的火雷真傳它是屬于這位小友的。”
  巴家、夏家的蠱仙們臉色齊變。
  武庸再笑,從容淡定:“我們身為正道,豈可搶奪他人傳承?這真傳乃是有主之物,屬于這位西漠小友。我身為南聯盟主,必當處事公正,諸位若是懷疑他的身份,大可抽血驗明正身。”
  “果然不愧是武庸大人!原來他早有準備。”喬絲柳雙眼微微發亮,心中大定。
  這下子,武家占據大義,可以堵住天下悠悠之口,武庸能夠全力出手了。反倒是巴家、夏家處境尷尬起來。
  巴德、夏兆迅速對視一眼,臉色都不太好看。
  武庸的準備如此充分,讓他們意外。
  武庸雖然上位不久,但他的手腕,整個南疆蠱仙界都有深刻領教。
  巴德、夏兆深深明白:武庸既然公然將這血脈后裔展示出來,那這位后人的身份必然是真的。就算武庸造假,也必定手段高超,短時間內沒有破綻。
  巴德、夏兆迅速商量了一下,一齊向前幾步。
  巴德滿臉肅穆之色:“南疆之物,豈能回歸西漠?”
  夏兆接著附和道:“既然火雷神君死在這里,將真傳留在南疆,就是天命之意。”
  巴家、夏家都不能退。真傳就在兩家的夾縫之間,這要輕易退走,兩家名聲還要不要了?
  武庸對這兩家的反應毫無意外,他一揮袖口:“那就你我三方之間就做過一場吧。”
  情勢發展到眼下這個地步,也只有比試一場,才能定奪結果了。
  “正要領教閣下高招!”巴德低喝一聲,率先動手。
  夏兆修為只有七轉,立即飛退一旁,遙遙出手,輔助巴德,努力牽制武庸。
  武庸朗聲一笑,狂風驟起,天地昏暗。
  巴德修行木道,殺招催起,掀動萬千古木,漫天飛葉。
  但在武庸的殺招之下,古木切碎,落葉凋零。
  僅僅三個回合,巴德、夏兆就被武庸擊敗,優勢極其明顯。
  “二位可還有話說?”武庸再笑。
  夏兆臉色鐵青,沉默不語。他不禁回想起夏槎還有八轉修為時的境況。至少那個時候,武庸不會如此囂張。
  “他竟然變得這樣強了!”巴德心中震動,雙拳捏緊,“但我還有壓箱底的殺招未施展出來。如果我睜眼……能否擊敗武庸?”
  巴德想了想,拳頭松懈下來。
  為了區區一份火雷真傳,還不至于讓他苦修秘藏多年的殺招曝光。
  巴家、夏家最終退走。
  武庸帶著西漠蠱師,深入河底,將火雷真傳取出。
  西漠蠱師當場跪拜,要求加入武家。
  武庸當即應允。
  這位西漠蠱師叫做鐘義,品性、才情皆不弱,稍加培養便是蠱仙種子,值得武家收下。
  因為方源的關系,武家的蠱仙在近些年犧牲了不少。武庸需要更多的武家蠱仙出現,所以收下了周圍外域蠱師,將來充當客卿太上家老。
  “恭喜武庸大人,輕松挫敗巴家、夏家,獲取火雷真傳。”喬絲柳恭賀道。
  “當今南疆,誰能與我家大人爭鋒?”武家蠱仙們也是士氣上漲,興奮出聲。
  武庸嗯了一聲,面色平靜地道:“將今天的戰報傳播開來,我要南疆蠱仙界都知道這件事情。”
  “是。”武家蠱仙立即領命。
  “武庸大人,菇人蠱仙可信鴻求見。”就在這時,一位菇人蠱仙從東南方向,踏浪而來。
  “什么?”
  “菇人蠱仙!”
  “莫非來自菇人樂土?好大的膽子。”
  武庸身邊的蠱仙們微微變色。
  可信鴻身著白衣,面容普通。他并沒有遮掩真容,額頭上頂著一個大蘑菇,好像是帽子戴在頭上。
  武庸心中咯噔一下。
  下一刻,可信鴻傳音給武庸:“武庸大人,在下來自菇人樂土,受命于古月方源大人。”
  武庸面不改色,傳音回道:“所來何事?”
  可信鴻微笑:“正是為了升天真傳而來。”
  武庸的瞳孔狠狠一縮。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