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31)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31)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31)     

蠱真人135 方源做買賣

武庸強自鎮定,又和菇人蠱仙可信鴻一番傳音。看。毛線、中文網
  “原來方源是想要我手中的升天真傳,并沒有發現乎地!”武庸試探之后,心中的重擔總算是放下了。
  事實上,只要孔日天不跳出來主動暴露這個秘密,乎地被武家之外的人發現的可能很小。
  當時,孔日天等人利用乎地飛走的情景,沒有蠱仙看到。
  “孔日天那伙人逃走之后,就再沒有消息了。所以,方源等外人會認為,孔日天已經落入了我的手中。所以,他向我來討取升天真傳。”
  武庸思量著:“我之前做的還不到位。我應該先宣布,孔日天已經被我武家俘虜了!”
  雖然事實不是如此,但若是武家宣傳出來,孔日天也不會主動跳出來反駁這話的。
  孔日天一旦再次暴露,那圖謀升天真傳的蠱仙們又會像鬣狗一般,爭相而來,要將孔日天這個脆弱的小身板撕扯成碎片。
  “孔日天若知道我武家宣布的這樣消息,一定也能明白我武家的打算。他保守乎地的秘密,也是為了他自己的安全著想。他應該不會拒絕。”
  武庸想出了一條妙計,也是為自己之前的行動查漏補缺。
  乎地乃是天地秘境,價值巨大,武家想要擁有它,必須悶聲發大財!
  “升天真傳可以給你帶走。”武庸迅速傳音,回應可信鴻。
  為了乎地,舍棄一份升天真傳,這是明智的。
  況且這份升天真傳,也不過是武家剛剛奪取過來的,只有內容,沒有仙蠱。仙蠱和仙元,都還在孔日天手中呢。
  可信鴻微微一愣。
  武庸如此干脆,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他是菇人樂土中的蠱仙強者,陸畏因攜帶菇人樂土投靠了方源,他也就成了方源的麾下。
  此次,是方源派遣他的第一個任務。
  可信鴻接到這個任務的時候,心中壓力是巨大的。武庸的大名他早已聽聞,來的路上他還在絞盡腦汁地設想,若是武庸推托、拒絕,他又該怎么去做。
  沒想到真正見了面,武庸答應的非常干脆和容易。
  “主上的威儀,我總是是明白一二了。”可信鴻心中長嘆,感慨萬分。
  可信鴻接著道:“武庸大人,我家主上愿意出資,收購完整的升天真傳。”
  這次輪到武庸發怔。
  聽可信鴻的話音,似乎方源真的想公平買賣?沒有想直接索要和強奪?
  武庸迅速反應過來,提出了一個交易的要求。看‘毛.線、中.文、網
  可信鴻微微皺眉,因為武庸想要的是一份九轉風道仙材,在市面上十分罕見。
  這個可信鴻做不了主,連忙聯絡方源。
  得到肯定的答復之后,可信鴻面對武庸的臉上,再次浮現出了微笑。
  借助寶黃天,這場交易迅速達成了。
  方源獲得了升天真傳的全部內容,而武庸則獲取了一份風道九轉仙材。
  “方源有大量的兩天洞天,市面上罕見的仙材,他擁有并不稀奇。只是,他居然真的和我做交易?!”
  意外的收獲了一份九轉風道仙材,武庸煉制八面威風仙蠱的籌備工作,也有了不小的突破。
  但是武庸卻高興不起來!
  方源明明有這樣的戰力,來強搶升天真傳,但他卻沒有這樣去做。
  他只是派遣了一位菇人蠱仙,表達了公平交易的誠意,然后真的履行了商議的結果,支付了九轉風道仙材。
  “好一個方源!”武庸嘆息不已。
  俗話說,善泳者溺水,善戰者陣亡。一味地依賴自己的長處,其實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情。
  因為一旦有依賴,久而久之人就會走進一個舒適區,形成思維定勢。遇到事情,幾乎都用自己的這一個長處去處理,久而久之,其他的手段和思想角度都會消失。最終走入人生的困境,乃至絕境。
  方源沒有這樣做。
  他的確有強大的戰力,可以直接出手搶奪。但這樣一來,必定耗費大量的時間、精力,說不定還得不到。
  畢竟這種信息完全可以抹去。
  而用這樣交易的方式,方源卻能輕輕松松地換取升天真傳。
  武庸分析:“這至少說明兩點。”
  “第一點,方源擁有眾多仙材,一份九轉的風道仙材在他眼里,并不有多重要!”
  “第二點,他雖然是當世第一人,卻依舊冷靜,算計至深,從不逞強。唉,當初我若是能殺了他該有多好。方源如今已經成長起來,這樣的品性,未免太過可怕了。”
  就在升天真傳交易成功的時候,方源本體已經遠赴西漠。
  西漠,房家大本營。
  房家諸多太上家老,幾乎齊聚一堂,如臨大敵地死死盯著方源。
  “還請諸位不要太過緊張,我此次前來,真的只是想和房家做一筆買賣。”方源微笑。
  房家諸仙卻感到壓力極大。
  房家太上大家老房功沉聲問道:“我房家能被閣下看中,這算是榮幸,還是不幸?”
  “諸位,我和你們的淵源可深的很。”方源開始催動殺招。
  氣息流露出來,立即讓房家蠱仙們都從座位上蹦跳起來,紛紛催起仙蠱,大戰一觸即發。
  “方源,你想干什么?!”
  “這里可是我房家大本營!”
  “剛剛在外,是你坦言要和我族交易,你現在若要動手,將來誰人能信你?”
  房家蠱仙們紛紛大喝,緊張至極。
  方源冷笑一聲:“我若要對你們不利,直接攻打即可,你們房家能擋得住我嗎?”
  話音剛落,他的面貌就變了。
  房家蠱仙們愕然:“算不盡?”
  方源再次催動見面曾相識殺招,又變作另外模樣。
  房家蠱仙見到方源的模樣,再度驚愕:“房睇長?”
  房云皺起眉頭,他是房睇長的養子,見到方源變作房睇長的模樣,非常反感:“方源大人,您千里迢迢來我房家,難道就是變變模樣,戲弄我等嗎?”
  方源看向房云,意味深長地道:“云兒,為父不在的這段時間,你為何不轉修智道呢?為父給了你足足三只智道仙蠱,還有智道傳承。而今房家并無智道蠱仙主持,你不頂上來,還能指望哪一個?”
  “你,你!”房云手指著方源,雙眼瞪圓,驚駭欲絕。
  其余房家蠱仙也紛紛變色。
  他們都聽出了蹊蹺來,心中猜測到了某個真相,就是這個真相讓他們陷入了恐慌之中。
  “沒錯。我既是算不盡,也是后來的房睇長。我和你們打的交道,原本你們想象的多。”方源環顧全場,朗笑一聲。
  房功臉色鐵青,已經坐不住了,直接站起身來:“你如何證明?”
  方源一邊開口,對其他房家蠱仙拋出大量證據,另一方面則對房功傳音,冷笑著:“房功,你和房睇長打當初犧牲算不盡,盡快煉化豆神宮的計劃,你真要我說出來嗎?”
  方源證據不僅豐富,而且確鑿,很快就讓房家上下明白了前因后果。
  “原來,方源早就潛伏到了我房家!”
  “他還成為了我房家的客卿太上長老!”
  “天哪,就連房睇長二家老都被他冒名頂替了,我們到現在都沒有發現!!”
  房家蠱仙們發現了真相后,各個臉色蒼白,渾身冒冷汗。
  這太可怕了。
  若非方源主動曝光,他們還一直以為,房睇長陷落在了神帝城當中呢。
  宿命大戰以來,房家就一直試圖和天庭交涉,想要付出代價換取房睇長回來。
  “這么說來,豆神宮坑害的是你的一個分身。而我族的太上二長老是死在你的手中!”房功望著方源,目光冷峻。
  房功白須張揚,宛若獅鬃,身材雄偉魁梧,渾身上下肌肉賁發,宛若巖石磊磊。面對殺害自家太上二家老的兇手,換做其他人,房功恐怕就直接動手了。
  但面對方源,他只能按捺不發,目光復雜,有明顯的憤怒和恨意,還有無奈和忌憚之色。
  方源太強大了,魔威赫赫,戰績駭人,房功根本不敢輕舉妄動!
  方源繼續道:“若說房睇長是死在我的手中,這句話的確是對的,但也可能是錯的。房睇長的肉身是毀了,但房睇長的魂魄仍在我手中。你們房家要么?”
  當初,方源為了規避魂燈蠱的偵查,并沒有殺死房睇長,只是分離了他的肉身和魂魄。
  房睇長的魂魄,一直是方源手中的俘虜之一。
  房家蠱仙們聞言,紛紛振奮起來。
  “房睇長的魂魄在你手中?”
  “太好了,太上二家老有救了!”
  “難怪我們和中洲聯絡,他們一直都敷衍我們。原來他們手中并沒有真正關押我們的太上二長老啊。”
  “如今天下,宿命已經被我毀了。房睇長魂魄尚在,只要尋求一具蠱仙肉身,他就能再次回到房家,回到你們的身邊。”
  “若是這份蠱仙肉身專修智道,那么房睇長復活回來,帶給你們房家的幫助會更加及時和龐大!”
  “現在,房家的諸位,告訴我,你們想要達成這筆交易么?”方源發出最后的通牒。
  房家蠱仙沉默,紛紛看向房功。
  關鍵時刻,還需要房功這位八轉蠱仙定奪!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