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5)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5)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5)     

蠱真人139 大獲真傳

“我們還有希望!”
  “還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地步呢。看‘毛.線、中.文、網”
  “沒錯。雖然我們集結了諸多蠱仙精英,但我們各家都還沒有拿出真傳,來給他們參考。”
  “有這些真傳的內容,相互交流,發現解決蟻災的方法是大有希望的!”
  氣海老祖沉默良久,這才緩緩點頭:“眼下情勢之嚴重,相信老夫不說,諸位也都明白知曉。所以各家貢獻真傳,請務必拿出你們至誠之意!誰若有隱瞞或者私自藏匿,可就不要怨老夫來主持公正了。”
  “只要能解決蟻災,對整個正氣盟都有好處。各大家族所付出的,必有補償。老夫相信,貢獻榜會是最好的回答!”
  為了解決蟻災,各大家族開始出血了。
  華家拿出了蛇毒氣線真傳,南宮家拿出了太玄真傳,謝家取出了殘葉真傳,蘇家貢獻了大肚真傳……
  原本,正氣盟的貢獻榜雖然建立,但是榜單上并無多少名號。
  之前,氣海老祖也呼吁各家進行傳承、殺招之間的交流,這些交流也都是流于表面的。誰會無緣無故地將自家獨到的傳承,拿出來交換?
  但是現在,情況完全不同了。
  貢獻榜上不僅名號數量暴漲,而且貢獻榜單的排位競爭異常激烈,變動非常的頻繁。
  不同的傳承內容,自然價值不一樣,各有高低貴賤,尋常人很難估價。
  但氣海老祖乃是方源分身,因為境界共享,眼界很高,評價各家傳承的價值都非常恰當。
  即便貢獻的一方有所不滿,氣海老祖便召集群仙,一同商量,每一次氣海老祖的評論都能說服全場的蠱仙。
  這樣的次數越多,氣海老祖的威望也就越發上漲。
  正氣盟上下都對氣海老祖的博聞廣識,欽佩不已。
  “太上大長老,我們真的要交出天難真傳嗎?”
  “這可是天難真傳啊!”
  “想想當初,我們為了奪取登天野,奪取這份真傳,耗費了多少心思和心血!”
  宋家的幾位蠱仙找到宋啟元,都非常的不情愿。
  宋啟元深深的嘆息一聲,很是無奈:“眼下的情勢,你們難道不清楚?這局面已經不是我們能控制的了。我們得到天難真傳的消息,大家都知道。早就有呼聲,要我族將這份真傳貢獻出來。能拖到現在,已經是極限了。現在夏家拿出了熔鑄真傳,湯家貢獻了萬融真傳,我族再不取出天難傳承,實在說不過去。大家都盯著我們,誰能放過我們?”
  宋家蠱仙們一片沉默。看.毛.線.中.文.網
  局勢就是在不知不覺間崩壞的。
  起先,各家的出發點是好的,為了盡量避免開戰,也為了解決蟻災,貢獻一些真傳吧。
  這些真傳雖然都涉及木道、食道等等方面,但都并不重要,價值普遍不高。
  但價值不高,相互之間也定然有所差異的。
  有的人高,有的人就低了。
  若是高低不明顯,也就算了。
  但偏偏有這么一個貢獻榜,把大家的貢獻都標明了上去!
  排在前面的家族一看,心里自然就不平衡了:“為什么我們貢獻這么多?其他人貢獻這么少?別的不說,單說某某家族,不就是有那個什么真傳嗎?為什么不貢獻呢?你看我們家連這份啥啥真傳都上繳了啊!”
  被這么一催,排在貢獻榜后面的人士就只能出手,左挑右選拿出幾分傳承來。
  這樣一來,原本后面的人一躍成為前排,心里也會不平衡。如果還是后排,就會被前排的人恥笑,更加催促,甚至還帶著一些侮辱性的批判:“你們某某家族,就這份底蘊?連什么什么都拿不出來?還好意思自稱超級家族?”
  蠱仙都是精明的,拿出自家傳承的時候,都在想:拿一些價值相當的,只要排名差不多就可以了。
  但怎么可能?
  榜單上那么多排位,你拿什么標準就可以覺得“差不多”?
  往往蠱仙覺得差不多了,其他人卻覺得你差的很遠。
  就算所有人暫時都滿意了,嘿嘿,別忘了評斷傳承價值的是哪位高人!
  氣海老祖居中調節的意思,就是在居中搞事!
  于是,各家相互攀比,相互諷刺,讓競爭越發激烈。各家拿出的傳承價值越來越大,各家就越心痛,越心痛就越看排行榜后面的其他家族不順眼。
  于是就這樣,情況失去了控制。
  各家不得不拿出頂尖傳承出來,宋家并不是第一個。但天難真傳早已是他人的眼中釘、肉中刺了。
  “我都上繳了某某真傳,你宋家扣著天難真傳,是什么意思?”
  “哼,我族犧牲如此巨大,必須也要讓宋家犧牲犧牲。”
  “宋家的天難真傳絕對價值巨大。趁著這個時機,堂而皇之地獲得,輕輕松松,又占據大義,真好!”
  各家不缺蠱仙,蠱仙也不缺精明。
  貢獻真傳成了一個相互攀比,打壓,牽制的政治斗爭,正氣盟上下彼此傷害著,獲益最大的是端坐主位,高高在上的氣海老祖。
  方源因此不僅弄到了天難真傳,還有其他好幾份煉道傳承。
  食道傳承也有一些,讓他眼前微亮。
  不得不說,東海就是富裕,這些超級勢力的積累也足夠深厚。
  他們肯定還有好東西,只是這一次,不必讓他們掏出來了。再刺激下去,恐怕會過猶不及。
  稍稍讓正氣盟感到欣慰的是,各大家族付出如此巨大,終于有了成果。
  雖然不能徹底解決掉遺毒蟻禍,但是卻有了手段可以極大地遏制蟻禍的發展。
  群策群力還是有效果的。
  方源的這個殺招雖然獨到,但是在整個東海正道拼盡全力之下,被徹底破解只是時間問題。
  憑借一個殺招,就禍害掉一域的正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任何的殺招都是死物,都會有破綻。所有才有蠱仙不斷改良。
  方源也沒有寄希望于此,他真正的目的是獲取煉道傳承,其他的傳承都只是附帶。
  他要煉道成尊!
  必須要成為尊者,才有質變,才能和星宿、幽魂、巨陽等人對抗。
  當然,天難傳承這些東西,方源并非不能強搶豪奪。
  他如今的戰力,完全凌駕于整個東海正道。
  但是一來效率太低,哪有讓他們主動上繳快捷方便呢?二來真傳內容也會被毀,有風險。三來會消耗方源精力和時間,拖延方源的實力進步,以及造成方源的氣運損耗。
  各大家族都有深厚的底蘊,龐大的氣運,要和他們開戰,會損耗方源的氣運。
  而瘋魔窟之行,方源要面對尊者級數的強敵,最穩妥的還是保存戰力,不要隨意揮霍。
  這也是方源和南疆武家、西漠房家交易的一個主要因素。
  天難等諸多傳承的內容,很快被方源本體得知。
  正氣盟成員貢獻出來的所有傳承,仍舊以天難傳承價值最高。所以當今貢獻榜上,宋家排位第一。
  天難老怪在這份傳承中,講述了他那宏大又瘋狂的圖謀。
  他想要將太古兩天,甚至是五域煉化,使得它們轉變成自己的外仙竅!
  毫無疑問,他失敗了。
  就連尊者,都只能煉化外界的特定流派的道痕。而天難老怪卻想煉化所有的道痕。
  放在方源眼里:這從理論上而言,是完全可行的。蠱修煉蠱不就是煉化相應的種種道痕或者大道碎片么?
  擺在天難老怪面前的最大關隘則是——天道。
  他發現,不管自己怎么想方設法,都沒辦法煉化天道道痕。
  最終,他想到了一個極其冒險的方法,結果他失敗了。歷史記載中,天難老怪性情怪癖,因妄圖煉化天空而身敗隕落。
  有人說過,領先一個時代半步的人是天才,超越一個時代一步的則是瘋子。
  天難老怪就是這樣的瘋子。
  兩百多萬年過去,時代發展,出現了一個人解決了天難老怪的最大難題。
  那就是無極魔尊!
  他成功煉化了天道。
  又過了一百多萬年,樂土仙尊進入瘋魔窟探索,得到了無極魔尊的這方面的手段。
  沒錯,這就是自在天痕。
  陸畏因傳授給方源的自在天痕殺招,來源悠久,并非樂土仙尊所創,樂土只是改良,源頭乃是無極。
  而讓方源有些意外的是,這份天難真傳當中,還有狂蠻魔尊的筆錄。
  原來,狂蠻魔尊也曾經在登天野中,得到了天難真傳。
  他雖然學習了真傳的所有內容,但并未將其破壞,反而加固幾分,以便流傳后世。
  狂蠻魔尊晚年時期,又回到這里,在這份天難傳承中增添了自己的一些煉道心得。
  “天難這老頭子真的敢想,說起來,如果真的煉化了天道,那實在是太帥了!”
  “可惜煉道不適合我,我最喜歡的還是**的碰撞啊。”
  “不過……我倒是可以利用那些獸人余孽。他們不是想用食道手段,來反敗為勝么?嘿嘿嘿,想得美!”
  “他們以為我沒有發現,不就是那頭是貪食太魔蛙么。”
  借助這份心得筆錄,歷史的迷霧在方源面前,又解開了淺淺一層。
  歷史記載中,狂蠻魔尊晚年利用了獸人余孽,布置了狂蠻洞天,并在洞天中留下了狂蠻真傳。
  原來,狂蠻魔尊是借助了天難真傳的成果,這才將計就計,巧妙利用了那些獸人余孽的手段。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