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6)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6)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6)     

蠱真人146 圖騰殺招

黑樓蘭迷迷糊糊地睜開了雙眼。看1毛線3中文網
  “這是……哪里?”她模糊的視野迅速清晰,很快就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石板床上。
  在石板床周圍,是一圈皮質的大帳篷。
  帳篷的中央,豎立著鐵支架,駕著一口大鍋。
  大鍋中咕咕作響,似乎在燒著熱湯。而在鍋底,有一只火紅的老鼠正在不斷地噴火。
  “你醒了?”帳篷的門簾忽然被拉開,一個人走了進來。
  這是個中年美婦,身上穿得很簡陋,身穿皮裙皮衣,露出臂膀、腹部和大半胸膛。
  在胸膛和后背上,有一個藍鳳凰的紋身,不僅栩栩如生,而且還散發著微微藍光。
  黑樓蘭掙扎著,坐起上半身。
  在這個過程中,她發現了自己身上的服飾也徹底變了,和眼前的中年美婦完全是一個風格,粗狂野性。
  “我是荒極子魯桐蘭,你現在已經到了萬獸混彩天了。”中年美婦走向黑樓蘭,微笑著道。
  黑樓蘭徹底清醒過來。
  長生天有八極子,以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排號。玄極子便是孫名錄,專修陣道。眼前的美婦則是荒極子,一直潛伏在萬獸混彩天中。
  “我應該怎么做?魯大人。”黑樓蘭詢問。巨陽仙僵只是告訴她,來到這里后,一切聽從荒極子的安排。
  魯桐蘭笑道:“在這里,你還是叫我藍鳳族長。你現在的身份,是我的私生女,是我早年所生,遺落在外的血脈。在最近部族遷徙的時候,被我意外發現,帶了回來。”
  “萬獸混彩天中有無數部族,與獸同居,風情和五域大不相同。每隔萬年,所有部族都會齊聚,舉辦萬族祭典。這便是你的機緣!”
  “好了,現在你要開始喝湯了。”
  魯桐蘭將鍋中的熱湯,盛了滿滿一大碗,遞給黑樓蘭。
  黑樓蘭坐在床邊,端起熱燙的鐵碗,一股濃郁的食物香氣就撲鼻而來。
  她也餓了,立即張口喝了一口。
  熱湯入口,卻是味道古怪又辛辣,一點都不好喝!
  “咳咳咳!”黑樓蘭猝不及防之下,差點要吐出來。wap.kanmaoxian.com
  魯桐蘭卻是一臉嚴肅:“喝下去,這湯對你極為重要,你要將鍋里所有的熱湯一滴不剩地喝下去。喝吧。”
  黑樓蘭心知這是巨陽仙僵的安排,皺著眉頭喝了一碗,隨后又喝了一碗。
  喝到第三碗時,她忍不住,腹部又漲又痛。
  魯桐蘭一直在她的身邊照看,見此情形,微微點頭道:“先暫停一下,你的身體到了極限了。”
  黑樓蘭開始腹瀉,十分嚴重的腹瀉,幾乎讓她虛脫。
  但魯桐蘭卻沒有放過她,即便黑樓蘭無力地躺在石板床上,魯桐蘭就自己端著大碗,將大鐵鍋中所有的熱湯,都一一灌入她的口中。
  黑樓蘭一邊喝,一邊腹瀉,苦不堪言。
  “喝這個熱湯,究竟有什么用?”黑樓蘭詢問。
  魯桐蘭道:“萬獸混彩天和五域大不相同,能混得開的,都是能吃的。我這鍋熱湯是我精心調配,專門給我開胃的。你腹瀉的過程,便是身體適應這里的過程。別看你剛開始腹瀉十分嚴重,幾乎要命,但很快這種癥狀就會越來越輕。最多三天,你就會恢復如初,感到極其饑餓。”
  黑樓蘭躺在石板床上,足足兩天兩夜,這才恢復了力氣,可以勉強下床走動。
  到了第三天,她果然如魯桐蘭所說的那樣,力氣完全恢復,腹瀉徹底消失,并且胃口大開,肚子從早上就餓得咕咕直叫了。
  魯桐蘭又給黑樓蘭煮湯。
  “這是肉湯,和之前的不一樣。”魯桐蘭一邊說著,一邊取出五六只老鼠扔進鍋里。
  老鼠在鍋里掙扎,發出吱吱的叫聲。
  魯桐蘭面色不變,又取出幾條五顏六色的毒蛇,放入鍋中。
  毒蛇和老鼠逐漸在熱湯中融化,像是彩色的爛泥,鋪滿水面。
  魯桐蘭又拿出幾塊黑不溜秋的石頭,好像是煤炭,也統統扔進鍋中。
  黑樓蘭起先看得眼皮子直跳,而后逐漸看出端倪。
  “藍鳳族長,你是在煉蠱么?”黑樓蘭好奇地問道,她看出魯桐蘭燒鍋煮湯的時候,帶著許多煉道手法的影子。
  魯桐蘭一邊繼續煮湯,一邊回頭笑著道:“黑樓蘭,你的眼光不壞。瞧,這鍋蛇鼠一窩湯,已經好了。”
  黑樓蘭楞了一下,就見到魯桐蘭停止煮湯的動作。
  “煉蠱失敗了嗎?真是可惜。”黑樓蘭愕然,“剛剛耗用的蛇鼠,皆是上古荒獸。”
  魯桐蘭卻搖頭:“我說過,我是在煮湯,并非在煉蠱。蛇鼠一窩湯煮得很是完美,你要把它統統喝下。”
  “啊?”黑樓蘭再楞。
  魯桐蘭又用大碗舀湯,遞給黑樓蘭。
  黑樓蘭喝了一口,頓時大皺眉頭,這湯比之前的腹瀉湯還要難喝十倍!只喝下一小口,她的舌頭就全麻了,咽喉也麻了一大半。
  當她把所有的熱湯都喝下去后,她整個人膨脹了一圈,整個皮肉都浮腫起來,并且皮膚表面的汗毛開始瘋長。
  這些毛發瘋長得十分迅猛,半柱香的時間后,黑樓蘭的毛發幾乎已經充斥整個帳篷。
  這些毛發的顏色還不一樣。
  赤橙黃綠青藍紫白黑,各種色彩,有多有少,不一而足。
  魯桐蘭仔細查看了這些毛發,甚至細數各色毛發的數量。
  隨后,她念頭一動,胸膛前的藍鳳紋身竟然浮空而起,張口噴出一團藍火。
  藍火燒灼毛發,幾乎在瞬間,就將黑樓蘭身上的毛發灼燒一空。
  黑樓蘭瞪大雙眼,大感驚奇,不由問道:“這是什么手段?居然如此靈巧玄妙,不傷我分毫。”
  魯桐蘭笑道:“這便是我的藍鳳圖騰。在萬獸混彩天中,圖騰是最主流的修行之路。我們雖然也動用蠱蟲,但圖騰卻是我們力量和地位的象征。”
  黑樓蘭雙目綻**芒:“我若是沒有看錯,這圖騰非同小可,圖騰的每一種紋路,每一段線條,都是道痕!所以這圖騰本質上是一記殺招!世間居然有這樣奇妙的手段。在這里,所有人都修行圖騰嗎?”
  “哈哈哈。”魯桐蘭笑得更大聲,“黑樓蘭,你不愧是主上看重的天才。一針見血就看出了圖騰的本質。沒錯,我們蠱修的殺招,都是催動蠱蟲,或者消耗蠱材醞釀成形。而蠱蟲是大道碎片,蠱材則是道痕聚集。這里的圖騰,同樣如此。只是修行方法,依靠蠱蟲稍微輔助,主還是依靠我們自身的吞吃和消化。”
  “萬獸混彩天乃是狂蠻魔尊的仙竅,這位魔尊將仙竅種在了貪食太魔蛙的體內,從而使得這片洞天擁有了食道環境。”
  貪食太魔蛙乃是太古傳奇,身上蘊含著難以想象的食道道痕。
  有著食道道痕的影響,在萬獸混彩天中,人族可以吞食蠱材來增添相應的道痕。然后借助這里的蠱蟲,逐步搭建出自己的圖騰。
  黑樓蘭猜的沒錯,圖騰乃是一種奇特的殺招。平時的時候,它附著在蠱修的身體表面。一旦灌注真元、仙元下去,立即充實成實體,飛身對戰。
  “圖騰殺招有很多的優勢。常規的殺招,都需要動用蠱蟲,耗費念頭,臨場催動起來。但圖騰只要構造好,就省去了這份臨場功夫,省時省力省心!”
  “在五域外界,雖然也有蠱屋這等形式的固定殺招。但是圖騰卻可以不斷完善,不斷增添。強大的仙蠱屋卻很難有進一步的空間了。”魯桐蘭繼續介紹道。
  黑樓蘭卻是皺起眉頭:“我乃是大力真武體,專修力道,但這圖騰似乎是變化道的殺招?”
  魯桐蘭笑著搖頭:“并非如此。”
  “圖騰殺招的另一個妙處,就在于它適用于所有的蠱修流派。就比如說我,我專修炎道,通過吞食種種食材,借助蠱蟲凝造出了藍鳳圖騰殺招。這圖騰就是炎道殺招,和我十分契合。”
  “而你專修力道,完全可以擁有屬于力道的圖騰。”
  黑樓蘭抱拳一禮,肅然道:“還請前輩賜教。”
  “好說。”魯桐蘭手指著空蕩蕩的鐵鍋,“我剛剛給你喝的蛇鼠一窩湯,就是要辨明你的體質,知曉你適合吃什么樣的食材。哪些食材對你而言,吸收最好,營養最佳。至于你的圖騰,那是獨屬于你的東西,究竟是什么樣的,只看你自己的情況。”
  圖騰有無數種,哪怕形態相近,也因為每個人不同而不同。
  魯桐蘭又關照道:“黑樓蘭,你要抓緊每一分每一秒,盡全力培養出你的圖騰。這個殺招是你參加萬族祭典唯一能動用的手段。”
  黑樓蘭搞清楚了各種緣由,便一心一意修行這個手段。
  每一次魯桐蘭煮的東西,她都全力吃下,借助這個食道環境,讓身體吸收外在道痕。
  魯桐蘭起先只是燒湯,漸漸的有了肉和菜,又逐步的開始增添了谷物之流。
  這些食物都有個共同點,就是難吃。
  不過黑樓蘭乃是野心勃勃之輩,再難吃的東西只要能增長力量,她就能吃得下去。即便很多時候,她都吃到肚痛難忍,死去活來。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