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1)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1)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1)     

蠱真人154 從今天起你就是詩仙

眼看著劫雷就要射中李小白,蘇琪涵一飛沖天。kanmaoxian.com
  她奮不顧身地沖上去,想要犧牲自己擋下劫雷。
  “唉,癡兒。”一個身影忽然出現,攔下了蘇琪涵。
  蘇琪涵看到來人,驚喜交加,叫道:“爹!”
  來者正是當朝的蘇尚書,華文洞天中的七轉蠱仙。
  “李小白乃是我蘇家的姑爺,你爹我怎么會放任他不管?你安心待著,不要搗亂。”蘇尚書寬慰蘇琪涵,心中嘆息。
  女大不中留啊。
  蘇尚書雖然也看好李小白的潛質,但對李小白的行徑卻是頗有意見。
  本來蘇尚書是想要將李小白招為蘇家的女婿,傳授他蘇家家傳,使得李小白升仙,安排他在朝中做官,一步步為他鋪路,同時也為蘇家建造棟梁人物。
  但李小白終日晃蕩,在外面采風,一點都不想為官,這等行徑讓蘇尚書心底十分反感。
  他也做過嘗試和努力,但李小白眼界極高,怎可能將華文洞天中的一個小朝廷放在眼里?他可是古月方源的分身之一,志向遠大,絕非一個華文洞天能夠束縛的。
  “這小子雖然不識時務,但終究是我蘇家的人,我女兒心愛的男子。雖然他此次升仙渡劫,著實莽撞,不知天高地厚。但我還是要保住他!”蘇尚書心中暗嘆,一揮官袍,催出一道亮麗虹光,向三顆慘綠劫雷攔截而去。
  “可惡,可惡!果然是蘇尚書!”杜志曉看到這一幕,氣得渾身顫抖,口中大吼,“我不甘心!李小白,你的命太好了,得到如此大人物的青眼。我恨啊,太可恨了!”
  杜志曉眼看自己的陰謀算計就要落空,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從他的左邊地下,猛地鉆出一個身影來。
  這身影破空而飛,赫然是一位蠱仙。
  蠱仙蒙著面,向蘇尚書殺去。
  蘇尚書只能和其交手,臉上怒意滿滿:“好得很!蘇某人政敵頗多,你是當中的哪一位?居然有如此手段!”
  蒙面蠱仙故意讓聲線沙啞:“蘇尚書,你是個明白人。你有一個好女婿,但這個女婿太過優秀了。你們蘇家還是不要如此強盛得好!從現在起,你別想再幫到他。”
  “竟有人幫我?!哈哈哈,好,太好了!”杜志曉微微一愣后,旋即狂喜,不禁手舞足蹈起來。
  “爹!”蘇琪涵站在地面上驚呼,“快幫幫小白啊。”
  咻。
  劫雷又至,李小白只能催動殺招,形成詩壁。
  杜志曉狂叫:“你休想擋住!”
  從他身上再次升騰一股灰煙,竟再一次族長了災劫威能。
  劫雷轟破詩壁,雖然絕大多數的威能都被抵消了,但是還有慘綠色的火焰附著到了李小白的身上,開始不斷灼燒。看‘毛.線、中.文、網
  “小白!”蘇琪涵大驚失色,就要奮不顧身地沖過去。
  即便她沒有解決之法,也想要和李小白同生共死!
  但關鍵時刻,李小白的手臂從氣繭中猛地鉆出來,對下方的蘇琪涵揮手:“不要輕舉妄動,此情此景,危在旦夕,我心中情緒涌動,靈光閃爍,我有一股,有一股吟詩的沖動。”
  “啊?”蘇琪涵愣住。
  蘇尚書和蒙面蠱仙的廝殺,也僵滯了一下。
  蘇尚書忍不住側目,如今的朝廷和江湖都流傳著李小白吟詩翻盤,絕境重生的事跡。
  “又來?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能勝過老天!”杜志曉面色陰沉至極。
  當初他就是在巨大的優勢下,勝利在望。忽然李小白吟詩一首,直接反敗為勝。
  這個經歷從此成了杜志曉心中最濃重的陰影!
  眾人全力傾聽,就聽見李小白吟誦道:“松下問童子,言師采藥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處。”
  二十個黑字,從李小白的口中飛舞而出,形成四段,圍繞他身邊飛旋。
  幾個呼吸之后,這四段詩詞化為一股濃郁的云霧,不斷翻卷。
  李小白身上灼燒的慘綠火焰,統統被這些云霧吸納進去。
  呼的一聲,白色云霧驟然消失,慘綠火焰也點滴不存,再不能折磨李小白了。
  杜志曉目瞪口呆。
  蘇尚書交口稱贊:“好詩,好詩。辭藻簡煉明直,更貴在抒情,平淡中見深沉。以簡筆寫繁情,情真意切又有起伏不平!”
  蘇琪涵雙手抱拳在胸,仰望李小白,雙目閃著崇拜的光:“李郎就是如此不俗!此詩白描無華,造型自然,卻又色彩鮮明,濃淡相宜。郁郁青松,悠悠白云。青翠挺立中隱含無限生機,茫茫白云,深邃杳靄,捉摸無從,令人起秋水伊人無處可尋的浮想。太美了,這詩情畫意真的太美了!”
  蒙面蠱仙哈哈大笑:“我懂了,我聽懂了。李小白,你是一個真隱士,詩中白云彰顯了你的高潔,蒼松是你的風骨。你想要脫離繁俗,去往超塵絕俗的青松白云之中。是我杞人憂天,你這樣的人物怎可能屈居于朝堂之中呢?罷了,罷了,我這就走,這就走。你這樣的才情,毀了你,真的太可惜了。是詩詞文壇的損失!我可不想成為歷史罪人。”
  蒙面蠱仙說完,竟真的抽身而走。
  留下一臉復雜神情的蘇尚書。
  “走了?就這樣放過他?!”杜志曉直接吐出一口鮮血,他踉蹌幾步,勉強撐住身體,沒有往后栽倒。
  “又是這樣,又是這樣被李小白的詩詞才情所折服。我不甘啊,我不甘,這樣的待遇應該是獨屬于我才對!”
  “啊啊啊!”杜志曉狂叫,再次沖身上催出一縷灰煙。
  與此同時,杜志曉年輕的面龐迅速滄桑起來,從一位青年轉變成為中年男子。
  灰煙飛上半空,終于被蘇尚書發現:“是你暗中作梗?杜志曉,你曾經是天下聞名的第一才子,居然做這樣的勾當!”
  杜志曉慘笑:“天下第一才子?我已經不是了,所以這個稱號我要重新奪回來!”
  蘇尚書低喝:“看來今日,我只好對你痛下殺手了。”
  “你想得美!”忽然又有一人,從杜志曉右邊的山谷中飛出來。
  這位蠱仙也是蒙面。
  “還有人助我?”杜志曉大喜。
  蒙面蠱仙和蘇尚書交手,蘇尚書被纏住,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灰煙融入劫運。
  災劫威能暴漲,這一次又是三顆慘綠雷球,射向李小白。
  蘇尚書怒不可遏:“蘇某人政敵頗多,你又是當中的哪一位?”
  蒙面蠱仙冷笑:“你猜中了,又能如何?這次劫雷,你的女婿絕對擋不住,他死定了!”
  “小白!”蘇琪涵高喊,聲音凄涼,滿臉絕望之色。
  李小白卻是再次伸手:“此情此景,危在旦夕,我心中情緒涌動,靈光閃爍,我又有一股吟詩的沖動了。”
  “嗯??你還來?我不信,我不信!”杜志曉瘋狂搖頭。
  蘇尚書心中擔憂:“危機刺激,令蠱修靈感爆發,臨場創造出絕世佳作,從而改變自身處境。縱觀朝代歷史,這事情發生過不少。但這種事情通常都是壓榨了極限潛能,幾乎可遇而不可求。李小白這次危險了!”
  “小白,我相信你,你快吟吧。”蘇琪涵卻是自信滿滿。
  李小白咳嗽一聲,心中嘆息。
  他本來不想這樣高調的,但是沒有辦法啊。
  他的手段難以抵抗災劫,只能依賴華文洞天中的殺招——濟文才了。
  這記殺招乃是華文洞天的原主人施展,只要洞天一直存在,就會一直有效。
  原主人的仙道殺招。任何一位純正的人族,只要創造、吟誦出出色的文章,題材不限,就能夠獲得這片洞天的感知和獎賞。
  剛剛,正是李小白吟詩一首,得到獎賞,將身上的慘綠火焰給消除了。
  于是,李小白再次開口吟誦道:“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詩詞一出,劫雷消退,效果好得不得了!
  “好詩,絕世好詩!獨釣寒江,幽靜寒冷。千山萬徑對孤舟獨釣,絕滅二字彰顯極端的寂靜、絕對的沉默。在如此的背景下,竟陰極陽生,物極而反,雪中垂釣,立即有了生氣,畫面浮動,一切都玲瓏剔透起來,彰顯出了詩人空靈剔透、擺脫世俗、超然物外的清高孤傲之情。我懂了,我真的懂了。李小白,你從來都沒有做官的志向!你這樣的人,如此的才情,我不忍心殺你,我走了!”第二位蒙面蠱仙感慨萬分,口中連連夸贊一番后,直接退走。
  噗!
  杜志曉狂噴一口鮮血,轟然倒地。
  “又是這樣,又是這樣!我也知道他的詩詞好,真的好。但是越好我的心就越難受啊。我實在聽膩了這些稱贊,也聽煩了。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杜志曉再次催發灰煙,從中年轉變成了一位老者。
  李小白再次面臨險境。
  “我說你至于嗎?”李小白暗自蛋疼,“又要讓我吟詩?”
  他很不想這樣做,太高調,太突出了。
  會惹來懷疑的!
  所以,之前揚名天下,李小白都是嚴格控制自己,只吟誦了三首詩詞。現在渡劫,又吟誦出了兩首新的,看樣子還要再吟出一首“新詩”來。
  “真拿你沒辦法,吟吧!”李小白瞟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杜志曉,很無奈。
  李小白高吟出聲:“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李小白因此危機頓解,劫運消散,三氣融合炸出仙竅,他成為了一位信道蠱仙!
  “蒼天吶,既生了我,又為何生李小白呢?”杜志曉大吼一聲,凄涼無比,隨后帶著一臉的悲憤、無奈、仇恨之色,當場咽氣了。
  “從今天起,你就是詩仙李小白!”蘇尚書飄到李小白的面前,一臉復雜之色。
  他嘆息道:“后生可畏,原來一直是我小看了你啊。我本來想安排你到朝中做官,但你志向如此遠大,和你相比,我就是一個俗人。可笑可笑啊。從今往后,你盡管去四處游歷山川,只要你不辜負我的女兒即可。”
  “啊?”李小白張了張嘴,他很想說其實做官真的不錯,有資源又會有人脈。但是詩詞已經吟誦出去了,“志向”已經表達了。
  所以,李小白只好最終道:“岳父大人,你盡管放心,我會保護好涵兒的。”
  李小白、蘇尚書落到地面上。
  “李郎,你真的太厲害了!你的才情浩瀚如海,根本無法用常理來判斷。”蘇琪涵飛奔到李小白的身邊。
  蘇尚書聽到自家女兒如此說,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也無法反駁什么,畢竟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親眼目睹過。
  李小白摸了摸鼻子,心想這次真的是玩大了一點,只要將錯就錯地道:“實不相瞞,從我記事起,我就總覺得自己和其他人是不同的……”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