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5)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5)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5)     

蠱真人158 崇拜方源

看著老者的影像,商心慈在一瞬間想到了許多。看1毛線3中文網
  神秘老者實力強大,潛伏在蠱蟲中的手段,商心慈根本無從發覺。
  他來意莫測,可能是善意,也可能是懷揣惡意。甚至他很可能就是此次假蠱的真兇,亦或者這是商睚眥布置的另一個計謀。
  但商心慈更愿意去相信,這位神秘老者是帶著善意來的。
  商心慈鄭重地道:“我方才嘆息,是因為商睚眥等人為了爭奪仙緣,想要把我從族長之位上拽下來。但他們卻從不顧及這些陰謀暗算,會給其他人帶來多少的損失和痛苦。甚至,他們更將整個商家的名譽置之一旁而不顧,只是為了自己。”
  “但我卻理解他們的選擇,誰不想成為蠱仙,出入青冥,摘星拿月呢?但是成為了蠱仙,就一定要視蒼生為螻蟻嗎?難道就沒有另外的一種,更溫和的,對待弱小的方式嗎?”
  老者聞言,長嘆一聲:“商心慈啊商心慈,老朽蝸居在商量山已經多年。老朽相信你的所言完全出自你的肺腑。這正是我幫助你的理由!”
  商心慈深深一禮,臉上并未有絲毫激動神色:“敢問前輩尊姓大名?”
  老者苦笑一聲:“老朽不過是一個走投無路,難以公開露面的可憐人。我知你對我有所懷疑,但我幫你是出自好意。你這樣的人,值得老朽去做些什么。你擔任族長之位多年,也當知道如何信任一個人,不是看他說些什么,而是做些什么。”
  商心慈點頭:“請前輩指教,晚輩洗耳恭聽。”
  老者便道:“制作假蠱的人,老朽知道他的來歷,也知道他的住所。他姓風名天語,被你二哥商睚眥刻意結識,又以重利誘使他出手。”
  “風天語?”商心慈眸光一閃,“此人我知曉,他是正道出身,曾經是一個山寨的少族長。他在煉道上造詣深厚,乃是煉道大師,擁有四轉修為。他在三轉修為的時候,就煉出過五轉蠱蟲,雖然此蠱只存活半天,但已足夠令風天語名聲大噪。遺憾的是,他的家族在爭斗中敗北,山寨毀滅,他從一位少族長淪為了一屆散修。”
  商心慈乃是商家族長,對南疆蠱師界的強者情報了若指掌。
  老者點頭道:“風天語真正的修為,已經達到五轉。只是他秘而不宣,仍舊以四轉修為示人。老朽這里有一個法子,可令你將他折服,從此之后為你所用,忠心耿耿。”
  商心慈大為好奇。
  風天語修為已經高達五轉,和商心慈齊平,又是煉道大師,在南疆非常吃香。這樣的人走到哪里,都會得到禮遇。若是他現在想重建家族,必然能重建風家,成為山寨族長,蠱師界中的一方正道領袖。
  這樣的人物,如何能輕易折服?
  老者也沒有賣關子,直接將具體的方法傳授給了商心慈。
  商心慈面色微變:“前輩是要讓晚輩去欺瞞風天語?”
  老者便笑:“也談不上欺瞞,畢竟你和方源的確是舊識。當然,嚴格意義上而言,這的確是欺騙。只是商心慈啊,你若欺瞞一人,卻能拯救無數人,你去不去做?你現在已經沒有其他的辦法,況且風天語正是假蠱風波的第一兇手。”
  老者臉上笑意更濃:“在這世上,要做壞人不容易,要做好人更不容易。因為好人要戰勝壞人的同時,還要堅守內心的道德和良知。商心慈啊,老朽只是提供你一個方法,你具體想要怎么去做,全賴你自己的心意。”
  商心慈沒有猶豫:“多謝前輩,前輩的方法很好,心慈已經決定去試一試。看。毛線、中文網”
  “很好。”老者大笑一聲,“我最欣賞你的正是這一點。你有仁善之心,卻絕不迂腐,懂得變通,能用種種手段和罪惡周旋。在這世上,純粹的好人完全是自殺,甚至害己害友。但你不是,你是一個切合實際,能真正有用的好人。”
  老者最后道:“這只蠱蟲藏有一份蠱仙真傳,老朽以為,這是最適合你的修行之道。你大可看看,修行與否,也全在你自己選擇。”
  說完這話,老者的影像迅速消失。
  與此同時,一只蠱蟲從桌上的一對蠱蟲里緩緩飛升,懸浮半空,脫穎而出。
  商心慈小心翼翼地接過來,探入心神一覽。
  片刻后,她臉上喜色微微一閃,口中呢喃一聲:“行善蠱?”
  商量山有外城、內城之分。而內城中又細分為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內城。
  第一內城乃是商家政權中心,亦是軍事重地,商心慈的居所所在。
  第二內城別名家城,是只提供給商家本族子弟居住。需要令牌進出。
  風天語住在第三內城。
  第三內城,寸土寸金。整個內城,都采用星星石。不僅是建筑物,甚至連街道上都鋪著星星石料所制的石板。放眼望去,星光連綿一片,視野清晰。
  這里的街道上行人稀少,幽靜怡人,恍若星宮。
  沒有客棧,只有一座座園林。
  小型園林的租金,都是每天三十塊元石。大型園林更超過每天一百塊的高價!
  風天語就住在一座大型園林之中。
  他喝著上等好茶,半躺在軟塌上,屋門大敞,看著庭院里涼風微雨,竹林搖曳的美景。
  “風兄真是好興致。”商心慈的聲音,忽然淡淡傳來。
  風天語身心大震,驚得差點從軟塌上跌滾下去。
  但下一刻,他就反應過來,空竅內的蠱蟲蓄勢待發。而他本人緩緩回頭,看到了商心慈,強自鎮定:“原來是商家族長大人大駕光臨,真是令風某三生有幸。族長大人您的手段真是了得,要知道我在此處布置了至少三層蠱陣。而您如此悄無聲息,進出隨意如入無人之地,天下何處不能去?”
  風天語暗諷商心慈的類如盜賊般的行徑,商心慈毫不著惱,反擊回去:“我的手段又豈能和風兄的手段媲美呢?風兄大鬧整個商家市場,昨天就是因為假蠱橫行,街口鬧事,令我這位商家族長差點顏面掃地呢。”
  風天語心頭一震,他沒有料到商心慈居然這么快,就發現了他。
  “怎么會?我自信假蠱沒有留下任何線索,難道是商睚眥那邊出現了紕漏?”
  風天語一邊暗想,一邊坐起上半身,死不承認道:“族長大人莫要嚇唬我,假蠱的重罪可不是我這等小人物能夠擔負得起的。”
  商心慈呵呵一笑,輕走幾步,來到門前,望著門外,背對風天語徐徐道:“風兄還不明白嗎?我已認定的事情,就算沒有任何證據,那也是事實。”
  風天語心中不禁愕然:“這商心慈仁善之名,廣為傳播,但今日真正見面,竟是如此霸道的人物!”
  他感到壓力重重。
  商心慈忽然出聲,現出真身,就令風天語陷入極端被動地步。
  風天語因為躺在軟榻上,姿態很差,只得全神戒備,用言語和商心慈交鋒,然后借機調整身形,從半躺姿態轉為半坐。
  但商心慈卻似乎毫無察覺,反而邁過風天語身側,來到門前,面朝院子,背對風天語,毫不在意風天語的暗中動作,甚至給了風天語背后襲擊的大好機會。
  但風天語不敢動彈!
  商心慈如此自信從容,讓風天語已經十分緊張忌憚。雖然他修為和商心慈相當,但已經下意識地將自己擺在了弱勢者的地位。
  商心慈緩緩轉身,面泛微笑:“風兄,來為我做事吧。”
  “什么?”風天語瞪大雙眼,一時錯愕,旋即他笑出聲來,“商家族長,你可知道商睚眥為了請我出手,付出了多少代價?”
  商心慈呵呵一笑:“不管他付出多少代價,我這邊開出來的籌碼你絕對無法拒絕。”
  風天語吐出一口濁氣,雙目精芒爆閃,緩緩站立起來。
  商心慈招攬他的那一刻,令他瞬間明白,商心慈并無把握解決假蠱風波,若非如此,她大可大張旗鼓,率大隊人馬來這里捕殺風天語。
  “原來她還是有求于我。”風天語心理再度占據上風。
  他仔細打量商心慈上下,笑意莫名地道:“那我就要洗耳恭聽,我相信堂堂商家族長,開出來的籌碼一定符合您的身份地位。”
  商心慈豎起右手食指:“首先,是你的命。”
  風天語頓時色變,聲音壓低,如冰般寒冷:“族長是覺得吃定我了?”
  商心慈從容笑道:“放輕松,風兄,你可是有五轉修為呢。不要緊張。”
  風天語心頭狂震,她竟知道自己的真正修為。既然有備而來,恐怕這次局勢真的兇險了!
  商心慈又道:“除了這個籌碼之外,若是你表現得好,你或許還能得到方源大人的召見。”
  “什么?!”風天語再度變了臉色。
  商心慈繼續道:“不必如此大驚小怪,風兄,我知道的遠比你以為的,要多得多。”
  “實話告訴你,我和方源大人的關系,你也應當知曉一二。這一次能勘破你的身份,也是我求助了方源大人麾下的毛民蠱仙。”
  “我將假蠱上繳了一份,那位毛民蠱仙大人也是難得稱贊了一句呢。他說你是個人才,將來若能再進一步,或許能得方源大人的認可,招為麾下。”
  “真的嗎?這是真的嗎?”風天語激動無比,臉色漲得通紅。
  商心慈輕笑一聲:“我騙你做什么?我既然能發現你,完全就能拿下你。何必與你說這番廢話?”
  “我的情況你想必也清楚。我之所以能成為族長,全賴我與方源大人的關系。也不怕告知你,我商家早已暗中和方源大人合作。”
  風天語嗤笑一聲:“商家算什么?如今方源大人可是天下第一魔!方源大人要取走商家的東西,商家敢說一個不字嗎?”
  “但我最敬佩方源大人的,還是大人的煉道造詣!”
  “曾經在三王山,小人有幸目睹了大人煉制出定仙游仙蠱的景象。這真的是我幾輩子修來的福分吶。”
  “我曾經以三轉修為,煉出五轉蠱蟲,只存活半日。而方源大人卻是以蠱師之身,直接煉出了仙蠱!還是在那樣危險的狀況下。”
  “他的天資,他的才情,他的實力,他的智謀都是天下第一!從那之后,我就相信,方源大人一定能在將來通知整個五域兩天。”
  “果不其然!”
  “方源大人當著全天下所有人的面,擊敗了天庭,把宿命蠱毀滅了!”
  “更讓人叫絕的是,他摧毀了宿命蠱的方式,是用煉道的方式。從此,宿命蠱就再也無法重現了。”
  “從此之后,我們所有人都擺脫了宿命的束縛!”
  “他是一個斗士,一個勇士,一個偉人。他為整個人族做出了歷史上最大的貢獻!”
  “但世人卻不理解他,還把他歸咎于魔道。太膚淺了,太狹隘了!方源大人絕對是史無前例,億年難出一位的大英雄啊!”
  “但我也理解那些所謂的正道。他們這些小人,是害怕了,這群卑劣無恥的懦夫,在無法迫害方源大人之后,他們就只有千方百計地詆毀他!他們才是阻礙人族崛起,阻礙世界發展的罪人!!”
  “方源大人他真的太出色了,太厲害了,太偉大了!”
  “我如果能跟隨他,跟隨這樣偉大的人物,我,我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呼、呼!”
  “太棒了,太不可思議了。”
  “今天真是太美好了!”
  “難以置信,方源大人可能招我為下屬。太不可思議了,我的天!”
  風天語越說越激動,激動得渾身顫抖,差點要手舞足蹈。
  他雙眼綻射出來的精芒,以及泛紅的隱有激動淚水的眼眶,都令商心慈都心中隱隱發寒。
  那位神秘老者的情報一點都沒有錯。
  風天語乃是方源最狂熱的崇拜者。
  事實上,方源的崛起,他的事跡,他摧毀宿命蠱的景象,都在廣為傳播。
  絕大多數的魔修,都將方源視作精神偶像,亦或者趕超的目標。
  即便是正道中,也有許多人暗中仰慕、崇拜方源勇往直前,挑戰天庭的強者作風,進退有據,奇謀暗算的城府。
  風天語并不特別,他只是大眾中的一員而已。
  只是因為他曾經和方源有過交集,又在煉道上極為投入,極有天分。他曾經是錦衣玉食的少族長,親族卻被屠戮一空,遭遇人生慘變,心思性情更加變得偏激狹隘。
  所以在這般人生際遇之下,他就將當今煉道最強者,他此生注定無法超越的偉大傳奇人物方源,當做他狂熱的膜拜對象。
  哪怕此刻商心慈沒有拿出一點實質性的證據來,但是只要是有一個希望,一個能令他風天語接近偶像,心中天神般存在的希望,就足以令風天語激動萬分,難以自持。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