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6)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6)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6)     

蠱真人159 風兄你

數日后。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商量山第二內城。
  商睚眥等人剛聚在一起密謀不久,就驚怒地發現他們被包圍了。
  “周全、衛德馨!你們狗膽包天,居然敢在第二內城糾集大批蠱修!”
  “你們想干什么?我們都是商燕飛的兒女,是你們主子商心慈的兄弟姐妹!”
  “你們這些外人,難道還想在這商量山中,對我等商家族人動手不成?”
  商睚眥等人皆是滿臉怒容,大聲呵斥,故意讓聲音傳播,擴散到整個第二內城。
  第二內城乃是商家族人的居所,這番動靜立即引起無數族人的重視。
  很快,就有數百位族人來到事發之地,反把衛德馨、周全帶的這些人包圍起來。
  “這是怎么回事?”
  “是衛德馨統領,還有周全總管,是商心慈的左膀右臂。”
  “他們圍困的,可是商囚牛、商睚眥等人呢。”
  “周衛二人也太大膽了,居然敢堂而皇之地對我們商家一族動手!”
  “別急,周衛二人若是沒有商心慈的指示,怎么會敢動手?”
  “有好戲看了!這明顯涉及到權利之爭。”
  商家的族人們議論紛紛,事情鬧大了,有更多的族人正在趕來。
  衛德馨冷笑。
  周全則大聲宣布道:“近日來,商量山市場假蠱泛濫,我等已查明真相。你們皆是幕后真兇,快快束手就擒。我主仁厚慈善,或可從輕懲處。”
  商睚眥等人心頭狠狠一跳。
  商一帆站出來:“放屁!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明明是商心慈在位無能失德,處理不好這個大問題,就拿我們這些兄弟姐妹開刀。她好狠的心腸啊!”
  “放心,你們不要急著狡辯。”衛德馨打斷道,“我們既然能公然圍捕你們,自然是有確鑿的證據。”
  “什么證據?”
  “商心慈呢?讓她出來說話。”
  “是啊,你們倆算什么東西,你們不過是商心慈的兩條狗而已!”
  商睚眥等人紛紛怒喝。
  周全冷笑道:“諸位,你們是害怕了嗎?”
  “我們都是商家子孫,從不恐懼什么!只是很多時候,強逞勇氣只是愚蠢。我們若隨你們走,到了你們的地盤,你們屈打成招,我們總是是冤枉的,也會被你們栽贓成真!”
  “你們既然說有證據,那就在這里,當著大家伙的面,在光天化日之下對峙!!”
  商囚牛、商螭吻相繼開口道。
  商睚眥、商一帆暗皺眉頭。
  “是啊是啊,有什么事情當著我們的面說清楚!”
  “就是!你們包圍的這些人大多數都是我們商家曾經的少族長!”
  “即便他們現在不是少族長了,也不是任由你們這些外人拿捏的。看1毛線3中文網”
  最外圍的商家族人們紛紛鼓噪道。
  周全哈哈一笑:“一切都不出族長所料。好,既然你們要證據,那我們就讓你們死心。這是物證!”
  周全一招手,地上立即出現了一大堆的蠱蟲。
  衛德馨補充道:“如今商量山市面上的假蠱,都已經在此了。”
  商一帆嗤笑一聲:“就這個?拿出一堆東西來,就憑空栽贓到我們頭上?”
  周全笑道:“當然不是平白無故。我們有確鑿的證據表明,這些假蠱都是風天語煉制出來的。而他現在就在你們當中,他是受你們指使的。”
  一瞬間,無數道目光都集中在了風天語的身上。
  商睚眥等人密謀,風天語乃是關鍵人物,自然也在其中。
  “果然是風天語啊!”
  “這位煉道大師怎么在這里?”
  “我也才剛剛認出來。”
  “真的是風大師啊。”
  周圍聲浪明顯嘈雜起來。
  商睚眥終于忍不住,猛地邁前一大步,將風天語擋在身后:“周全!你血口噴人,污蔑我商睚眥的至交好友。這個事情絕不算完!因為此事遠比你污蔑栽贓我更加嚴重!!你若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這些假蠱都是風兄煉制的,那我一定要求見父親,求他老人家主持公道!”
  周全哈哈一笑:“我當然有證據。說吧,風天語,這些假蠱是不是你煉的?”
  商睚眥等人微微一愣。
  然后,這伙人就聽到風天語用十分平靜自然的語氣,坦誠道:“周總管說的一點都沒錯。我是受商睚眥一伙人的指使,才煉制這些假蠱,特意擾亂市場,想要對商家現任族長不利。”
  “什么?”
  “哈?!”
  “風,風兄你?!!”
  一瞬間,全場嘩然。
  商一帆等人死死地瞪著風天語,臉上全是難以置信的神情。
  商睚眥猛地轉身,滿臉都是怒容和震驚。
  風天語居然臨場反水了?
  他圖什么?
  怎么會這樣!
  難道商心慈給他開了更高的價碼?
  這不可能!
  為了請動風天語出手,商睚眥和其他人都幾乎掏空了家底。商心慈短時間內怎么可能籌集到足夠的籌碼?!
  但事實偏偏就這樣發生了。
  這對商睚眥等人完全是致命一擊!
  “不,你不是風兄!”商睚眥神情扭曲,還想掙扎,“你一定是別人假冒的,就算你是真的,恐怕你也被商心慈那個毒婦控制了!”
  商睚眥的全力吼聲在此刻顯得如此淺薄無力。
  周全繼續道:“放心,我的人證可不只是風天語大師一人。其他幾位,你們怎么說?”
  下一刻,商囚牛深深一嘆:“我承認,我們的確犯過這樣的事。”
  “商囚牛!!!”
  “老大,你?”
  “你是瘋了嗎?”
  然而,瘋了的不只是商囚牛,還有商螭吻。
  她也站了出來,親口承認周全的指證。
  商睚眥差點一口老血當場噴出來,商一帆氣得渾身發抖:“你們倆個,大事就敗壞在你們倆身上。”
  商螭吻淺笑:“可不止我們倆。”
  她曾經執掌演武場,一直和商心慈關系很不錯。當年商心慈的情報生意,也助長了她的業績。
  而商囚牛則攤開雙手:“不久前,風天語和商心慈一同找到我,既然風大師都已經投靠了商心慈,我們還能怎么辦?根本沒有任何勝算。商心慈有如此手段,族長之位是我們撼動不了的。我們失敗了,承認這一點吧。”
  所以一切的關鍵還在風天語的身上!
  商睚眥明悟到這一點,用幾乎可以吃人的目光鎖定風天語:“風天語,你給我交代!我知道,你絕非貪圖美色之人。你秉性如此清高,只對煉道有興趣。我絕不信商心慈的魅力如此巨大,將你徹底招攬。你告訴我,這一切到底是為什么?”
  “哼。”風天語冷笑一聲,“區區凡俗,怎能懂得我的追求?快快束手就擒!”
  “你們都給我死!”商睚眥心態徹底爆炸了,當即動手。
  商一帆等人緊隨其后。
  商囚牛、風天語以及周全、衛德馨一伙也早已嚴陣以待,雙方立即爆發了一場混戰。
  商家族長們仍舊圍觀,沒有插手的人。
  “情勢已經很明朗了。”
  “沒想到商心慈族長如此厲害!”
  “這真是奇跡。居然有人能夠折服風天語大師啊。”
  “曾經武姬大人也招攬風大師,當眾開出高價,誠意十足,風天語大師理都不理!”
  商睚眥、商一帆等人很快就陷入下風。
  周全等人有備而來,商囚牛、商螭吻等人更被策反,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太詭異,讓商睚眥等人猝不及防。
  “不!我不能輸,我還有底牌。這是你們逼我的,都是你們逼的!!”眼看著自己就要被俘,商一帆忽然大吼起來,猛地拋出一座凡蠱屋。
  凡蠱屋宛若牢籠,轟隆爆炸,放出里面的一個泥怪。
  這泥怪一眼看去,就知道非同尋常。
  它呈現模糊的人形,表面泥漿滾動,浮現出無數人臉。
  這些人臉扭曲猙獰,充斥極端的怨恨之色。讓人看了,都不禁心頭發寒。
  “你賤!”泥怪忽然大吼一聲,撲向周全等人。
  周全等人與其交手,立即處于下風。
  戰場局勢頓時顛倒。
  “我們快走!”商一帆大聲呼喝。
  泥怪敵友不分,實力強悍恐怖,沖入圍觀人群,大肆屠戮無辜,讓現場一片混亂。
  趁著混亂,商睚眥等人驚險逃走。
  商量山他們是不能待下去了,一路逃竄出去,淪為魔道蠱師。
  而泥怪給第二內城造成了巨大的胡亂和損失。
  它不僅戰力恐怖,更難纏的是幾乎殺不死,恢復力極為強悍。
  最終,周全、衛德馨等人費盡全力,之后又有商心慈全力支援,犧牲了十幾位蠱修,這才將泥怪勉強再度封印起來。
  假蠱風波平息了,商心慈不僅保住了族長之位,還將風天語收為下屬,聲望大增。
  但商一帆的反撲手段,也給商心慈留了一個爛攤子。
  商燕飛接到匯報后微微一笑。
  商心慈的表現,不僅沒有讓他失望,更讓他有一種驚喜之感。
  他從未想過商心慈會做到這種程度。
  最讓他滿意的一點是:商心慈從未對商睚眥等人動手,最后也只是對付鬧事的泥怪。
  至于商一帆、商睚眥等人,既然本事不濟,淪為魔道蠱師,那也很好。
  “他們體內都藏有我的血道手段,可以在危難關頭護身。氣潮掀翻塵土,到處都是仙緣和傳承。他們想要成仙,那就看他們各自的努力和機緣了。”
  商燕飛從不溺愛子女,當初他為了登上族長之位,將個兄弟,一個姐妹逼得自殺。
  他曾力排眾議,耗費巨資遠征,將山寨一干老小盡數屠戮。頭顱堆成小山,擺在當初反對遠征的家老們的面前。
  他又任人唯賢,就算是對自己的子女也不例外。原先商家少主之位,有十五個。他上任之后,直接縮減了三分之一。
  “此事已定,我也該動手,尋找其他的血海真傳了。血海老祖……我越是琢磨,越覺得此人來歷神秘。”商燕飛徹底放下心來,兒女都長大了,讓他們去走自己的路,迎接自己的命運。而他自己也該去謀求自身的發展。
  ps:11.11,今天是方源的生日,大家的祝福好多啊!
  恭喜恒亙之旦同學成為本書盟主!
  感謝輪回吧中二子同學打賞的?100000起點幣!
  所以,我又要加更兩章。那么一共就是四章加更。沒錯了,小本本上記得很清楚,嗯,又算了一遍,一三得四,沒有算錯。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