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7)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7)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7)     

蠱真人168 方源你給我等著

消耗了這片天道仙材,方源的至尊仙竅立即增添了九道天道道痕。看1毛線3中文網
  一場讓石宗絕望的浩劫,全部還原成天道道痕,也不過區區九道。而這場浩劫威能遠超平均,正常的浩劫轉化之后,天道道痕數量還要小于九道。
  “大概是七道左右。”方源估算了一下。
  這和吞并兩天洞天的收獲,是完全不能比的。
  每吞一個兩天洞天,方源收獲數千天道道痕。方源連續吞并洞天,至尊仙竅已經達到極限,發展度高達八成。
  現在他身上的天道道痕,已經突破了二十萬!
  因為方源的煉道成尊大計,他著重吞并煉道洞天,導致煉道道痕最多,高達六百多萬!
  “目前,至尊仙竅不能再吞其他洞天了。所以我只能夠用這個法門來增長天道道痕。”
  “雖然每一次增長的很少,但蠱仙渡劫那是源源不斷的。用這個法子,完全可以積少成多,滴水成海。”
  從長遠來看,幫助蠱仙渡劫的這條路,反而更光明一些。
  兩天洞天積累了百十萬年,才有這份底蘊。但方源吞一個少一個。
  而蠱仙卻是源源不斷的。
  石宗渡劫成功,從七轉晉升成了八轉。
  他回到至尊仙竅之中,立即得到了許多人的恭賀,紛紛打探具體情形。
  石宗早有準備,在渡劫的當天,就用信道蠱蟲記錄下了完整的影像。
  這些影像傳播開來,帶給至尊仙竅的蠱仙界強烈的震蕩和沖擊!
  “主上竟如此強大!”
  “一瞬間,就施展出了二十多個八轉殺招,這還是人嗎?”
  “這就是圖騰殺招?似乎很方便的樣子!”
  蠱仙們一開始都被圖騰殺招吸引,隨后看到賊巢出現,又齊聲驚呼。
  到了最后,彌天黃塵云被方源徹底消弭,蠱仙們皆是感慨萬分。
  “主上手段匪夷所思,真的能讓災劫提前消弭。”
  “歷來這些災劫都必須發泄完畢,方能平定。但方源大人竟是如此深不可測,提前就能將災劫消除干凈。”
  “照此來算,這個任務是大賺啊。不僅能提升修為,還有一筆相當可觀的貢獻可以領取。”
  “別忙,你沒聽石宗說么?他雖然渡劫成功,成為了八轉蠱仙,但根本沒有增添一絲新道痕啊。”
  “啊?還有這樣的事情。難怪這個任務是補償給我們貢獻了。”
  石宗沒有隱瞞結果,他原本還有些猶豫。但渡劫之后,方源親自命令他要將真實的結果公之于眾。
  沒有道痕增長,這個消息好似一盆冰水,澆在了激動興奮的蠱仙們的頭上。看1毛線3中文網
  蠱仙們逐漸冷靜下來。
  這個結果可要好好考慮考慮了。
  沒有道痕增長的話,對于蠱仙而言,損失是很大的。畢竟渡劫是道痕增長的主要來源。
  接下來的數天沒有任何動靜,但當石宗用這筆貢獻換取了兩只七轉土道仙蠱,三記土道殺招后,便開始有第二人接取渡劫任務了。
  然后,越來越多的蠱仙開始效仿,很快就在至尊仙竅的蠱仙界中形成了一股風潮。
  這些蠱仙當然是精明的,他們算計得很清楚。
  雖然損失了一筆道痕,但這筆貢獻的價值遠遠大于損失啊。
  蠱仙的戰力、仙竅的環境,的確會因為這筆道痕的損失而減弱,但道痕這是其中一個因素而已。
  決定蠱仙戰力的因素有很多。比如仙蠱就是主要因素,仙道殺招也遠比數千道痕更加重要。
  仙竅的環境受到影響,但蠱仙完全可以換取種種仙材,栽培更多的資源點彌補回來。
  更讓蠱仙們選擇這條路的原因是,兌換榜中有專門的項目,可以讓蠱仙們自己提供仙材,然后消耗一定的貢獻,從而讓方源分身出手,施展食道殺招,為他們增添相應道痕!
  如此種種緣由,讓渡劫的蠱仙絡繹不絕。
  方源的天道道痕也因此不斷增加著。
  南疆。
  可信鴻在云層中穿梭。
  他和好友在通信。
  “你不知道現在周圍的蠱仙們,都在接取這個渡劫任務。有的蠱仙距離渡劫還早,就開始選擇兌換榜單中的一項,讓主上的宙道分身出手,令自身仙竅的光陰流速加快!千方百計地接取這個任務。”
  可信鴻看到這里,便用信道仙蠱回應過去:“因為這個任務的貢獻很可觀,而且誰先得到這筆貢獻,誰就能領先一步,率先啟動,進入良性循環。你看那石宗,最近一定是風生水起。他實力大漲,能接取更難的任務,做更多的任務,更快地得到更多的貢獻。”
  “可惜我此次接到了強制任務,必須要出使武家。否則我應當是第一個接取這個任務的人。”
  他的好友很快回應:“你務必小心,此次你可是要去武家大本營索要乎地的。那可是天地秘境!武庸更是南聯盟主!”
  可信鴻卻很自信:“此行我大有希望。即便失敗,武庸定然也不會拿我怎樣。你沒有親自領略,并沒有真正認識到主上的威勢。好了,我到了,待會再聯絡。”
  可信鴻緩緩飛降。
  下方正是武儀山。
  武家大本營便坐落于此。
  看見可信鴻,武儀山上立即飛上兩位蠱仙,領頭的便是武家太上二長老武八重。
  可信鴻來此之前,就已經通報。
  武家派遣武八重來迎,足見誠意。
  “尊使請進。”武八重將可信鴻引入武家大本營。
  “尊使遠來,一路跋涉,定是勞累,不如先休息一番。”武八重態度很客氣。
  但可信鴻卻是擺手:“還是先辦了正事。”
  “也好。請稍待片刻,我家太上大長老正在處理政務。”武八重回道。
  可信鴻點頭,耐心等待。
  他可以理解。
  堂堂武家的首腦領袖,不可能隨意就見到面的。不管是不是真的忙碌,這個架子得端著。
  一盞茶的功夫后,武八重再次來到可信鴻的面前,領著他前往會客的小廳。
  在那里,可信鴻見到了武庸。
  可信鴻也不說廢話,直接開門見山:“武庸大人,在下帶著主上的誠意,來這里和貴族達成另外一項買賣。”
  武庸和武八重對視一眼,上一次交易,武家大大受益,這讓武庸面帶微笑詢問道:“不知是何買賣?”
  可信鴻笑了笑:“主上愿付出代價,買下貴族手中的乎地。”
  一瞬間,武庸瞳孔狠狠一縮,心中升騰起凜冽的殺意!
  “什么?!”武八重坐不住了,直接站起身來,“什么乎地?我武家哪里得到過這座天地秘境?方源一定是弄錯了。”
  可信鴻微微一笑,并不反駁。
  武庸面色陰沉如水,打斷武八重的話:“好了,八重。”
  武八重立即停止了辯解,他滿臉不甘和怒恨之色,雙拳捏緊,手臂上筋肉暴起,死死地瞪著可信鴻。
  如果目光能夠殺人,在這一會兒工夫里,武八重已經用目光殺死可信鴻上百次了。
  可信鴻只看武庸,對武八重置若罔聞。
  他躬身一禮:“武庸大人,不知您是何回應呢?”
  武庸的臉色忽然綻放一絲微笑:“方源要交易,當然可以。我相信他一定能夠拿出令我們武家上下都滿意的籌碼。”
  可信鴻看著這樣的武庸,心中不禁凜然。
  武庸這個人真的是太可怕了,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接受了這個事實,并且做出了最明智的回應!
  可信鴻深呼吸一口氣,說出籌碼:“主上深知,武庸大人對八轉仙蠱威風八面的渴求。主上愿意親自動手,煉制出這只八轉仙蠱,成全武家。”
  “什么?”武八重再次變色,怒氣沖沖地低喝道,“乎地可看做準九轉的仙蠱,方源卻連一只八轉仙蠱都不出,拿出這樣的條件來換。你們也太沒有誠意了!”
  武庸咬了咬牙,也道:“這的確是有些強人所難。”
  可信鴻笑道:“武家擅長風道,在氣道上的造詣也只在升天真傳上。乎地雖然貴為天地秘境之一,但對武家而言,價值并不大。”
  武八重當即反駁:“話不能這么說,任何的流派造詣都是發展出來的。我武家既然擅長風道,難道將來不能擅長氣道嗎?有了乎地,我寧愿轉修氣道,替換本命蠱!這個前景如此廣大,哪一方超級勢力愿意放棄?”
  可信鴻瞥了一眼武八重:“太上二長老見地極佳,說話也是一針見血。的確是這樣,有了乎地,氣道前景十分廣闊。但是……”
  說到這里,可信鴻故意頓了頓,這才加重語氣道:“以上的前提是……要有乎地啊。”
  “你!!!”武八重爆喝一聲,殺機勃發,蠢蠢欲動。
  可信鴻言下之意,就是武家保不住乎地。既然保不住乎地,就別提什么氣道前景了,一切都是虛的。
  可信鴻又看向武庸,他再行一禮,恭敬地道:“武庸大人在上,在下索性坦言吧。貴族若不滿意這份籌碼,我方愿意為貴族煉制三只八轉仙蠱。”
  可信鴻苦笑一聲,神情誠懇:“這絕對是我方的底線,不能再讓步了。還請武庸大人明鑒。在下也只是信使而已,做不得主。”
  武庸沉默片刻,忽的笑道:“你是一個優秀的信使。這個條件我答應了,武八重,你帶領可信鴻去取了乎地,還有七轉的扇風蠱,都讓他帶回去。”
  “大長老!”武八重滿臉不甘。
  “去吧。”武庸一臉肅容。
  “唉!”武八重深深一嘆,看著可信鴻恨得咬牙切齒。
  “隨我來!”武八重快步邁過可信鴻身邊,率先走出小廳。
  武庸一直坐在位置上,一動不動。
  會客的小廳中光線明亮,但武庸的臉色卻很是黑沉。
  痛失乎地,這對他來講,是一記重擊!
  “方源怎么會又知曉乎地的存在?難道他捉住了孔日天?”
  武庸心中有很多疑惑,但他不想再去深究。因為事情已經發展到如此地步,討論這些又有什么意義呢?
  良久之后,武八重回來復命:“可信鴻已走。大人,我們是否派遣能手,偽裝身份,對他半路截道?”
  武庸緩緩搖頭:“以方源的智謀,豈會沒有料到如此漏洞?不要去做多余的事情。”
  武八重狠狠咬牙:“可恨吶。我堂堂武家,卻保不住一座乎地!”
  武庸沉聲道:“要記住。就在這里,在武家的大本營,我們卻不得不將到手的天地秘境出讓!這是我武庸的恥辱,也是武家的恥辱。將來若有機會,我一定要洗凈這個恥辱,還要千百倍地回報過去。方源,你給我等著!”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