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10)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10)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10)     

蠱真人175 方煥重生

中洲。看‘毛.線、中.文、網
  地溝極深之處。
  一座黑暗幽深的壁洞中,忽然亮起兩道冷冽的光。
  這是白凝冰的眸光。
  她結束了這一次的閉關,不僅修成了一記冰雪殺招,而且還對冰雪道隱有所悟。
  “我可以明顯感到,自己對冰雪的理解又深刻了幾分,距離宗師境界并不遙遠了。”白凝冰口中輕聲呢喃。
  “可惜自從我轉變成龍人之身后,冰雪道的領悟效率就明顯降低了很多。如今的,大師級境界大多都是先前的積累。”
  白凝冰之前乃是北冥冰魄體,對于修行冰雪道、魂道有著極強的優勢,境界能夠迅速拔升。
  但是轉變了肉身后,這方面就被影響。
  龍人擅長的是奴道,白凝冰如果轉修奴道,也會有優勢。只是這個優勢的程度,比不上北冥冰魄體對冰雪道、魂道修行的幫助。
  人是萬物之靈,十絕體的天賦絕對要強過異人種族天賦。
  白凝冰小心翼翼地出了壁洞。
  這處壁洞乃是天然成形,位于地溝的一側的山壁上。
  白凝冰悄然催動殺招匿息冰珠,很快,她的脖頸上就浮現出了一條冰絲般的細線,正要繞著她修長優雅的脖頸一圈。
  這招乃是白凝冰所創,并非來源于白相真傳。
  白凝冰之后催發出來的殺招,都不會泄露氣息。因為這些氣息都已經儲存起來,化為一顆顆小小的冰珠,排列在冰絲細線上。
  此招的弊端在于,一來它會犧牲一些殺招威能,二來一旦這些冰珠過多,就會融匯一體,化為一副絞索,死死地勒住白凝冰的脖頸,令其損傷,甚至是死亡。
  “在這地溝深處探索,必須要有隱藏氣息的手段。”白凝冰神情平靜,悄然催動偵查殺招,四處查探。
  她之前從藏地中出來后,就在地溝深處修行,被野生的獸群追擊,很是吃虧。
  幸虧有白相殺招,即便殘余一塊碎片,都能令白凝冰不死不滅,否則白凝冰絕不會存活至今。
  “方圓百里,就有三頭太古荒獸,還有一支上古荒獸群。”白凝冰很快了解到了情況。
  她只有七轉修為,而這里的環境十分險惡,通常八轉蠱仙下來探索也十分夠嗆。
  風險巨大的另一面,則是利益巨大。
  這里的修行資源,乃是八轉層次。白凝冰即便自己運用不了,也可以拿到寶黃天中販賣,買下自己需求之物。
  白凝冰生性喜歡冒險,這種日子大多數人會過得提心吊膽,她卻沉浸其中,十分享受在屢屢在生死邊緣上來回的刺激。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我在這里修行,雖然兇險,但還有生機。回到五域兩天之中,才更加危險。不管是方源、影宗,亦或者天庭,都是要追捕我的。”
  白凝冰對形勢也有清晰的判斷。
  “嗯?”白凝冰剛要走出壁洞,神情微變。
  她察覺到大多數盤踞一方的野獸,忽然都像是聞到了腥味的貓,開始瘋狂轉移,向著一個方向奔騰而去。
  雖然也有有一部分野獸、獸群不為所動,但很快難抵大多數野獸的意志,也被夾裹卷席而走。
  于是,一場規模浩大的獸潮,就在白凝冰眼下迅速成形了。
  “怎么回事?這些野獸似乎被某個神秘的事物吸引住了,放棄了原本的爭斗和廝殺,瘋狂地想要奔騰而去。究竟是什么東西?”
  白凝冰不由好奇心大起。
  她沒有猶豫,立即催動移動殺招,匯入到獸潮當中去。
  獸潮逐漸匯集起來,密密麻麻的上古荒獸,時不時夾雜著個頭顯眼的太古荒獸,包圍著一處角落。
  這處角落也在地溝的峭壁上,它緩緩凸起,宛若墳堆。此時此刻,它散發出黃褐色、鮮紅色的光輝。
  光輝如水,不斷流轉,璀璨奪目。
  而在墳堆土丘的最頂端,竟還樹立著一塊墓碑!墓碑上似乎有著文字,但被光輝遮擋。即便是用殺招偵查,也察覺不清。
  白凝冰早已轉化成白相,和獸群擠在一起。
  “這是什么地方?竟有如此濃郁的土道、炎道的氣息。里面藏著什么?難道是仙材?亦或者仙蠱?”
  “但為什么還有一塊墓碑?墓碑上隱約有字。是人為的嗎?是誰葬在了這里?”
  白凝冰又掃視身邊的野獸。
  她心中又有一絲了然:“這些獸群中絕大多數,都是土道、炎道的猛獸,難怪會被吸引過來的。其他流派的猛獸只是一小部分,都是被卷席而來的。”
  轟!
  就在這時,墳堆上籠罩的兩色光輝忽然沖天而起,化作黃紅相間的巨大光柱。
  野獸們齊齊咆哮,興奮不已。
  一些野獸開始沖向光柱,似乎想拔得頭籌,但很快就被身后的野獸撲倒、踩踏。
  獸群陷入混亂和瘋狂之中,開始相互廝殺,力爭沖入光柱之中。
  但即便有些野獸沖在了最前面,碰撞到了光柱,也無法得償所愿。因為光柱巋然不動,防御森嚴,獸群撞擊到光柱,宛若撼動巨山雄峰,難進分毫。
  白凝冰畢竟乃是蠱仙,智慧遠超野獸,一直龜縮在外圍,雖然也受牽連,但主要還是靜觀其變。
  隨著時間推移,獸群傷亡慘重,橫尸遍野,而紅黃光柱也逐漸縮小,似乎都收斂到了墳堆土丘當中去了。
  猛獸們更加瘋狂、嗜血,嘶吼聲、痛嚎聲、啃噬聲充斥白凝冰的耳膜。
  “大千世界,萬般自然果然是玄妙無窮,擁有無盡的神秘可以探索。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凝冰開始從最邊緣處,不斷深入,接近土丘。
  當野獸廝殺得百不存一,剩下的也都渾身傷痕累累的時候,黃紅之光全數被土丘吸收。
  土丘上的墓碑,也縮進了土丘之中。
  土丘似乎達到了質變的關鍵點,忽然裂開細縫。
  咔嚓嚓。
  一條條的細縫,迅速蔓延開來,遍布整個土丘。
  隨后,轟的一聲,土丘從內部爆炸開來,蠱仙的氣息昂然四溢。
  一位赤身的男仙,睜開雙眼,看著周圍,一臉迷茫之色:“我,我是誰?”
  然后,下一刻他開始逐漸清醒,回憶起了許多。
  “我,我記起來了,我是方煥。”男仙瞳孔微縮,流露出一抹震驚之情。
  嗷吼——!
  獸群嘶吼,似乎氣急敗壞,向赤身男仙殺去。
  男仙猛地瞪眼,身軀飛升到了半空中,大吼道:“我又活了!我是方煥,我是——熔巖魔君!”
  轟隆。
  一聲巨響,從男仙身上陡然散發出赤紅的光波。
  光波洶涌,宛若海潮,向著四面八方卷席而去。
  所到之處,赤紅光波焚燒一切,將獸群當場燒死一大半,剩下的猛獸原本就各個帶傷,此刻傷上加傷。有的癱倒在地上,半死不活,還有一小部分則被徹底激發出兇性,繼續殺向男仙。
  男仙方煥臉色凝重起來,再三發出赤紅光波。
  紅光刷過整個戰場,造成大量死傷,但仍舊有數頭太古荒獸,沖殺到了方煥面前。
  方煥再不能保持鎮定,對白凝冰大吼道:“這位仙友,速速助我一臂之力。方某事后必有重謝!”
  “好。”白凝冰沒有絲毫猶豫,直接答應下來,閃電般出手。
  很快,她就輕松地殺死這幾頭太古荒獸。
  它們原本就傷勢沉重。
  “多謝仙友!幸虧有仙友之助,我才能……呃!”方煥忽然被攔腰切斷。
  白凝冰一把抓住他的腦袋,提著他的上半身,冷酷地笑道:“我想了想,還是搜魂更加直接方便。”
  方煥瞪大雙眼,死死地盯著白凝冰。
  這位女仙有著淡藍的豎眸龍瞳,額頭一對紅珊瑚龍角。銀發晶瑩,宛若流蘇,垂至腰際。肌膚若雪,絕世的容顏盡是瘋狂的冷漠。
  “如此佳人……”方煥死不瞑目!
  白凝冰搜了方煥之魂,卻得不到什么有價值的訊息。作為當事人的方煥,雖然是從土丘中重生,但他本身也是懵懵懂懂,不知內情。
  白凝冰又降落到碎裂的土丘中,進行現場詳細勘探。
  仍舊一無所獲。
  “這片地方原本有規模巨大的土道、炎道道痕,但現在統統消失了,和平常的地面無異。”
  但白凝冰又傲視方煥的身軀:“不,更準確地講,這些道痕都凝聚到了仙軀之中。”
  “奇妙,真的太奇妙了。”白凝冰連連贊嘆。
  她通過搜魂,得知這位方煥乃是前輩先賢。他專修土道,而后因為繼承了心火真傳,又兼修炎道。他經營火怪生意,在這個方面曾經是寶黃天中的巨頭之一。
  他早已經死了,但不知為什么,居然在這里又重新復活!
  “這塊墳堆般的土丘,和天庭的仙墓似乎功效一致,能讓蠱仙重生?!”白凝冰為這個發現感到興奮。
  這一次,她收獲十分巨大。
  不僅是發現了神秘土丘,還俘虜了方煥的魂魄,得到了他的傳承,種種修行經驗。
  更重大的戰利品是覆蓋了整個戰場的獸群殘尸。
  這里面可是有著規模眾多的八轉仙材!七轉仙材則數量更多。
  至尊仙竅,小南疆。
  轟隆!
  一聲巨響,一座名山宛若一方大印,重重地落在地面上。
  名山赤紅作色,方方正正,山上沒有一絲泥土,完全是各種各樣的銅組成的。正是銅印山。
  原本銅印山遭受三千天道道痕的災劫,被雷電劈得矮了一半,黑不溜秋,冒著煙氣和電光。而且整個山體都徹底熔化成一體,散發出強烈的焦味。
  但現在,經過方源發布任務,銅印山先后經歷了多位蠱仙之手,不僅修復了舊觀,而且還比之前更大一籌。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