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31)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31)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31)     

蠱真人179 打醬油

夢求真搖頭,故意急切地道:“小米哥哥是好人……”
  還未說完,光頭青年就打斷了他的話,急忙揚聲大吼道:“果然是菇人狗賊脅迫了小芳姑娘。看。毛線、中文網我們現在就去寨子中,向家老匯報。走!”
  在眾目睽睽之下,夢求真便順水推舟地,和光頭青年、黃小米等人一路,深入土家寨。
  路上,光頭青年壓低聲音,不斷指點夢求真:“小芳妹子,你待會可要好好匯報,不然連你都要栽進去了。菇人這等異族絕不是什么好東西,他已經死定了!”
  夢求真不語。
  被綁的動彈不得的黃小米則叫道:“沒錯,是我騙了芳土,又強逼脅迫她。你們捉住我,會給你們土家帶來大麻煩!一定會有人來救我的。”
  黃小米被芳土救下,顯然也不愿意牽連到自己的救命恩人,因此故意這樣說。
  光頭青年最終將黃小米押入土家寨的大牢,得到了土家家老的贊許和勉勵。
  眾人分散之后,光頭青年又邀請夢求真去他家:“天色已晚,小芳妹妹,你干脆來我們家吃晚飯,暫住在我們家吧。曾經我們是鄰居的時候,我們經常一起玩的。還有我娘要是見到了你,一定很開心!”
  “原來,這個‘青獸’還和芳土有這層關系?”夢求真點點頭,順應情節發展下去。
  很快,夢求真跟隨光頭青年來到了他家。
  這是一間很普通的兩層竹樓。
  只有光頭青年和他的母親兩人居住。
  推開廚房的門,光頭青年便大吼道:“娘,快我給你帶回了誰?”
  “是你呀,小芳姑娘。許多天不見了。你爹娘還好嗎?”光頭青年的母親很是熱情。
  “他們都很好,謝謝大娘。”夢求真敷衍道。
  光頭青年的母親點點頭,笑逐顏開:“既然小芳來作客了,你們去坐,我再炒點菜。”
  光頭青年迫不及待地炫耀道:“娘,今天你可得多做點好吃的。這頓飯還是你兒子的慶功宴呢。”
  “你個臭小子,又想搞什么鬼?”光頭青年的母親頓時皺起眉頭。
  光頭青年拍拍胸膛:“娘,你兒子我這次真的立下大功了!我可是當街逮到了一個菇人,將他押進族中大牢了。”
  “什么?”光頭青年的母親動作一頓。
  光頭青年連忙將事情述說了一遍。
  光頭青年的母親卻皺著眉頭,看向夢求真:“小芳丫頭,我家這個混小子向來喜歡胡扯,他說的可是真的?”
  “是真的。”夢求真點頭,然后又補充道,“不過菇人大哥黃小米真的是個好人。wap.kanmaoxian.com我……”
  話還未說完,又再次被光頭青年打斷:“好了,小芳妹子,我都告誡你好幾回了。你這話就在家里說,千萬可別在外面嘀咕了。”
  “行了,行了。”光頭青年的母親揮了揮手,“臭小子,家里的醬油用光了。你去街角的鋪子里,去打點醬油吧。”
  “啊?”
  “快去啊,沒有醬油怎么做菜?”
  “哦,好的,好的。”
  光頭青年走后,大娘就走到夢求真的面前:“來,小芳,和大娘好好說說究竟怎么回事?”
  于是,夢境的第三幕就這般過去了。
  第四幕來臨。
  深夜,地牢。
  “又換了身份?”夢求真回過神來,立即發現了這點異狀。
  他脫離了凡人芳土的身份,再次成為了一名蠱師,并且修為高達四轉!
  “竟然是光頭青年的母親?”夢求真旋即又發現,光頭青年的母親赫然是一位菇人。
  夢求真立即有所猜測:“恐怕,我現在的這個身份應當就是那位黃婉了。”
  這片夢境來自于樂土,比較獨特的一點是,各幕夢境中身份并不固定。
  “說不定接下來的夢境中,我還能扮演樂土仙尊呢。”夢求真笑了笑。
  到目前為止,他還不沒有在夢境中看到樂土仙尊的身影。
  第一幕夢境當中,夢求真便得知,黃小米所在的菇人部族中,有一位前任巫女黃婉。她實力高強,是唯一有希望能夠治好菇人種族病瘟的大醫師。
  然而從菇人老婆婆口中得知,這位前代巫女黃婉似乎是因為某種原因,被部族逐出。
  “這位菇人黃婉隱姓埋名,潛藏在人族勢力土家寨中生活。為了完美地遮掩身份,她甚至還領養了一位人族少年。若是那個光頭青年知曉,自己的‘娘親’竟也是菇人,不知道會有什么表情?”
  夢求真笑了笑。
  他用了很短的時間,迅速熟悉了自己身上的蠱蟲。
  蠱蟲十分齊全,全面涵蓋了攻防、騰挪、治療等各個方面。從一些輔助蠱蟲中,夢求真敏銳地察覺到,這些蠱蟲極可能還可相互組合搭配,形成凡道殺招。
  可惜現在,情景并不允許,夢求真無法嘗試出殺招的組合。
  “第三幕已經給了很明顯的線索。這位菇人黃婉雖然被部族逐出,但顯然心系菇人一族。當晚就來營救黃小米了。”
  “我必須盡快行動!”
  夢求真立即出發,深入地牢。
  地牢結構很是簡單,堪稱一目了然。
  很快,他就在地牢的最深處,發現了被鎖在墻上的黃小米。
  夢求真催動蠱蟲,悄無聲息地將牢門的鎖消融掉。
  “黃小米,快醒醒。”夢求真迅速來到黃小米的身前,正要查探他的身體狀態。
  忽然,“黃小米”猛地自爆,化為一蓬飛灰,籠罩夢求真全身。
  旋即,鐺鐺作響的警鐘,引起了看守的喊叫聲。
  并且整個牢房,綻射出玄黃之光。隱蔽的蠱陣發動,將周圍全部禁錮起來。
  “不好,是個陷阱!”夢求真無奈地發現,眼前的“黃小米”已經徹底消散。
  他急忙撤退,用毒蠱侵蝕蠱陣,但收效甚微。
  “大膽!居然來我土家寨劫獄!”
  “果然如同那俘虜所言,必有人回來救他。哼!乖乖束手就擒,還能饒你一命!”
  兩位家老面容十分相似,陷入是一母雙胞,順著蠱陣傳送,殺到了夢求真的面前。
  夢求真冷笑一聲,直接開戰。
  戰至六十個回合,他不敵戰敗,被兩位家老俘虜。
  夢境至此陡然潰散。
  “失敗了。”夢求真魂歸肉身,嘆了一口氣。
  樂土夢境并不好探索,不過夢求真經驗到底是十分豐富的,一直深入到了第四幕,這才首次失敗。
  魂魄受傷不輕,夢求真一邊療傷,一邊回顧反思。
  “那兩個家老實力很強!不僅都有四轉修為,而且戰斗起來十分默契,宛若一人。”
  “我不僅要和這兩個家老對戰,而且還要對付蠱陣,十分吃虧。”
  “當然,還有一個主要原因,就是我不熟悉手中的毒道蠱蟲。趁著這個機會,不如靜下心來推演一番,找出隱藏其中的毒道殺招。”
  “嗯,還有一個原因……”
  夢求真反省深刻,又意識到了自己在夢境中的焦躁情緒。
  那個假的黃小米,雖然瞞過了他初步的偵測手段。但若是按照平常心態,他定不會冒然邁入牢房,而是會再動用蠱蟲偵查虛實。
  “當時,黃婉的心情一定非常焦躁。所以我就在不知不覺間,被這股急躁的情緒感染,失去了平時的判斷力。”
  之前三幕夢境,當然也有情緒的干擾,但都被夢求真壓制住。
  到了第四幕,夢境帶動的情緒遠比前三幕自然更深。
  這也是探索夢境的難點之一。
  趁著這個休整的時機,夢求真很快推算出了五個毒道殺招,多以蜂毒蠱為核心。
  重新進入夢境,這一次夢求真耐心偵查。
  他驚異地發現:原來不僅黃小米是假的,而且整個地牢也是假的。
  “這是一座假牢,真的牢房還在下一層。蠱陣的主體布置也在下一層!”
  夢求真小心翼翼,進入到了真正的地牢。
  土家寨真正的地牢,出人意料的復雜,竟有一種恢弘氣相!
  地牢宛若蟻巢,密密麻麻、成千上萬的通道相互縱橫、交叉,讓夢求真置身其中,如墜迷霧,眼花繚亂。
  “整個山體似乎都被洞穿了,化為了地牢。”
  “這土家寨明明是普通勢力,居然能做到這樣的地步?”
  “不對,這里有地道的痕跡!”
  夢求真一路仔細探索,很快發現了十地之一的地道跡象。
  “這山體定然是名山級數,竟暗含天然地道。土家寨借助地道,稍加開發,便有大量資源收益。難怪能栽培出兩位四轉級數的家老。”
  夢求真在土家地牢中四處轉悠。
  地牢中十室九空,關押的野獸遠遠多過凡人。
  耗費了一段時間,夢求真仍舊找不到線索。在這個過程中,夢境消耗了很大一筆的魂魄底蘊。
  “是那兩個蠱師!”夢求真忽然聽到前方傳來蠱修穿梭地道的聲音。
  他連忙閃避一邊,躲藏起來。
  咻、咻。
  兩個蠱師從地道中飛速滑出。
  “是那兩個四轉家老。”夢求真暗中窺視,立即辨認出來。
  原來他們一直在地牢當中,因此才能在之前的情況下,第一波趕到假牢上。
  兩位家老一邊行走,一邊交談。
  “這個菇人囚犯嘴還挺嚴,居然硬生生挨過這么多的嚴刑拷打!”
  “他就算不說,我們也早就清楚,土家寨周邊就藏著這么一伙菇人部族。只是我們一直不清楚具體位置而已。”
  “對,一定要從這個囚犯身上得到菇人部族的具體位置,將其剿除!”
  “稍等幾天,他魂魄上的防護手段就會被我們化解。到那時,搜次魂就什么都知道了。”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