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9)     

蠱真人201 木像君吳廣

前一陣剛下過了雨。看‘毛.線、中.文、網
  北原的天空,一片湛藍,清澈至極。
  一位蠱仙壓低高度,只距離地面數丈,迅速飛行,目光不斷地掃視地面,似乎在尋覓什么。
  這位蠱仙袒露胸膛,身材勻稱,肌肉結實。他面容普通,鼻翼堅挺,緊抿雙唇,給人堅毅不拔的印象。
  他巡視的地面,草地茂盛,一片蒼綠之色。但細細觀察,就會發現被茂密的青草遮蓋的地面,其實四處碎裂,大有蹊蹺之處。
  北原蠱仙正是察覺到了一些端倪后,開始探查。
  如今,已是查探了上百里路程。
  忽然,一道青綠色的暗影在地面的裂縫下一閃而過。
  “找到你了!”北原蠱仙目光驟亮,猛地撲下,帶動一股灰色的光影,宛若蒼鷹撲食,勢態迅猛,充滿必得的決心。
  轟隆!
  北原蠱仙直接撞入大地,瞬間大地炸裂,土石翻飛,草屑飛舞。
  蠱仙一擊即中!
  “嗯?”下一刻,他瞳孔微縮。
  地面破裂開來,露出藏在地下淺層的一個巨大的身軀,宛若一條巨大的黃龍。
  但細細查看,卻非龍身,而是一條巨大的人參主干。
  人參主干一片枯黃色,布滿了褶皺,給人剛勁有力的感覺。
  驟然遭受重擊,人參主干旋即爆發出恐怖的力量,宛若巨龍翻身。
  轟隆隆,周圍地面再次遭秧,草泥四處飛濺,北原蠱仙也被這股力量拋飛出去。
  他升上半空,這才一睹人參全貌。只見方圓百里之地,到處都有枯黃的參須冒出來,仿佛長出了一片森林。
  數百根參須仿佛黃色蛟龍,狂舞著朝北原蠱仙打來。
  蠱仙深吸一口氣,周身冒出灰色光影。
  他在灰色光影的籠罩之下,身形也變得模糊,影影倬倬,虛虛實實。
  參須打來,打在他的身上,就好像是穿過一層幻影,毫無建樹。
  北原蠱仙仿佛水中月影,不管水面上漣漪如何,月影難損分毫。
  蠱仙因此立住陣腳,開始醞釀攻伐手段。
  殺招催動出來,一記記青灰色的木刺,每一根都有古木般粗壯,紛紛扎進參須上,將各個參須都釘在了地面上。
  蠱仙不斷施為,圍攻他的參須也越來越少。
  “好東西!”北原蠱仙姓吳名廣,乃是七轉木道蠱仙,號稱木像君。
  他打量參須越久,眼神就越發熱切。wap.kanmaoxian.com
  這個枯黃人參乃是神秘品種,即便是專修木道的吳廣,也不清楚。
  不過這個情況最近相當常見。五域合一,地脈翻滾,氣潮卷席,海量修行資源紛紛出現。其中稀奇古怪的東西多了去了。
  這頭上古荒植也是如此。
  在機緣巧合之下,被木像君吳廣發現。
  這株巨大人參價值非凡。
  如果吳廣能夠成功豢養,絕對是一項利潤豐厚的長久買賣。不過收服這種野生的上古荒植,并不容易,不像從幼苗栽種起的那些荒植。
  收服上古荒植涉及到奴道的手段,這點吳廣并不擅長。
  他現在也不想奢求太多,只想先將這株巨大的人參斬殺,獲取眾多仙材。
  夜長夢多,眼下的領地乃是黃金血脈的地盤,若是被這些蠱仙發現,身為散仙的吳廣可落不到什么好處。
  仙道殺招——槁木死灰!
  圍攻吳廣的參須稀疏到了一定程度后,吳廣猛地雙掌平推,轟隆一聲,一道灰色的光柱,劃破長空,射中人參主干。
  在人參主干上,頓時被灰光巨柱射破,形成一個大洞。
  還在攻擊吳廣的那些參須,像是被抽空了全部力氣,瞬間跌落摔在了地面上,像是軟趴趴的毛蟲,再不復方才的堅挺有力。
  “結束了。”吳廣淡淡一笑,但旋即臉色猛變!
  轟隆隆。
  下一刻地動山搖,天翻地覆。上千根的參須齊齊出現,參須高高翹起,每一根都至少有十丈之長,參須遮天蔽地,映照下的陰影籠罩吳廣全身。
  吳廣驚駭地發現,原來他之前確認的人參主干并非主體,而只是一個更大的分支而已。
  “這頭上古荒植,恐怕有上萬年的歷史。它已經瀕臨八轉,處在上古荒植的最巔峰!”吳廣心頭震蕩不已。
  無數參須砸下來。
  吳廣連忙躲閃。
  但就在這時,寄居在人參的某個部位的野生仙蠱發動,令吳廣速度暴降。
  吳廣被參須連連砸中。
  關鍵時刻,灰色光影再現!
  上千根參須宛若狂暴的巨大皮鞭,不斷抽打,攪動空氣,掀起氣浪滾滾不休。
  吳廣身形搖搖欲墜,仙元急劇消耗。
  “不妙了。”吳廣嗅到了死亡的氣息。照這種情況下去,他的仙元儲備支撐不了多久。
  他雖然依靠防御手段,保住了性命。
  但這個防御殺招有一個巨大的弊端,那就是一旦催動起來,蠱仙就不能移動分毫,只能停留在原地。
  吳廣陷入險境。
  局面變化得太快,一下子就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了。
  吳廣心中一片苦澀。
  這一次是他托大了,沒有更用心地偵查一番。
  事實上,人參在地下穿行,吳廣追擊不易,逮住它已經不容易了。要做到詳盡的偵查,有這功夫,人參早就逃之夭夭,深入地底去了。
  “現在說什么也晚了,沒想到我吳廣是死在一頭上古荒植的手中。”
  仙元開始干涸,吳廣漸漸絕望。
  嗷吼——!
  就在這時,一頭猛虎猛地撲殺進來。
  猛虎通體漆黑,散發金屬光澤,巨大如山,爪牙極其奮力,輕易間就將參須撕裂,兇猛非凡。
  “這是什么上古荒獸?不,不對。這是一個殺招。”吳廣瞪大雙眼,驚喜又好奇。
  黑虎大戰參須,兩者陷入僵持,不分上下。
  轟隆!
  下一刻,大地又是狠狠一震。
  參須陡然伸直,然后砰砰砰地倒在地上,再也沒有動彈一下。
  “什么,這頭畢竟太古荒植的神秘人參,居然竟是被人一擊斬殺了!”吳廣震驚不已,滿臉憂愁凝重之色。
  很多時候,人遠比野獸和兇植更加可怕。
  吳廣用屁股想都知道:擊殺了這株上古荒植的蠱仙實力很強,非常的強!
  吳廣脫身,便見到了一位青袍蠱仙。
  吳廣認識此人,立即拱手道:“原來救我的人是你啊,陳誠。”
  蠱仙陳誠卻擺手道:“我只是輔助而已,真正救得你命的乃是我的主上。”
  “主上,你成了什么人的奴仆了?”吳廣吃驚不已。
  就在這時,地面破開,一道身影飛升上了高空。
  吳廣瞪大雙眼看去,只見這位女仙,戴著半副面甲,面甲遮住鼻翼和下巴。
  她劍眉入鬢,雙目精芒綻射,一身黑金鎧甲,霸意縈繞周身,懾人心神。
  正是剛剛深入地底,殺死神秘人參的黑樓蘭。
  嗷吼。
  黑虎咆哮,奔騰回歸,化為紋身,落到黑樓蘭的身上。
  正是圖騰殺招——幽都力虎。
  這個殺招吳廣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看到這一幕,驚詫之色更加濃重。
  黑樓蘭望向他,目光俯視:“我救了你,你該拿什么回報我呢?”
  吳廣身軀一震,連忙施禮感謝道:“救命之恩,沒齒難忘!不知在下能為大人您做點么?只要大人說出來,在下一定拼盡全力去達成它。”
  黑樓蘭卻笑了一聲,看向陳誠:“看來你認識他,這人有什么可用之處嗎?”
  陳誠道:“主上,我們此行就是要前往月半丘陵,挑戰殷無缺。此人和殷無缺關系匪淺,十分熟絡,正可為我們帶路。”
  吳廣連忙道:“我的確認識殷兄,只是挑戰……”
  陳誠笑了一聲,解釋道:“主上此次修行有成,破關出來,就是為了挑戰四方強者,會盡天下英雄豪杰。我就敗在了主上的手中,依照賭約,甘愿成為她的奴仆。”
  吳廣深吸一口氣:“原來是這樣……”
  他有些猶豫。
  自己和殷無缺乃是好友,若是將這位強者引到好友那里進行比斗,不管勝負如何,都讓吳廣感到為難。
  但黑樓蘭可不管吳廣的心情,直接道:“那就帶路吧。”
  吳廣心中頓時凜然。
  黑樓蘭的語氣中,充滿了不容置疑的霸道。
  吳廣幾乎確信,自己若是違背了此人的意思,恐怕下場會和那株人參一樣。
  “請救命恩人,陳誠仙友隨我來。”強烈的求生欲下,吳廣在前方引路。
  至尊仙竅。
  乳白色的海水潮起潮落,海面上籠罩著大霧,伸手不見五指。
  在這同樣是乳白色的濃霧中,時刻有萬千人影行走飛旋。
  石宗腦海中一片混沌,懵懵懂懂,迷迷糊糊,時而在海水里沉淪,時而又飄飛到白霧中。
  他隱隱約約聽到一道呼喚他的聲音:“石宗,你既已蘇醒,還不出來?”
  于是,順著這道聲音,石宗走出了海水,踏上了岸邊。
  他渾身赤·裸,身上不著片縷,脫離了人海之后,就猛然清醒。
  望著身邊濃郁的白霧白海,他又查看自己的身軀。
  他難以置信地叫道:“我,我不是死了嗎?!”
  “你已經在主上的天地秘境人海成功復活了,石宗仙友。只是你修為散盡,淪為凡人,需要重修回來。”接引他的蠱仙微笑著道。
  石宗怔怔無語,半晌后,他撲通一聲,雙膝跪倒在沙灘上。
  “我能重活,都是主上的仁慈和恩德啊!”石宗仰頭大喊,激動得淚水橫流。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