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5)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5)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5)     

蠱真人219 方源入元境

人祖三人站在河邊打量。看‘毛.線、中.文、網
  光陰長河水面上的每一塊浮冰,都是一個事實。
  人祖觀察了很久,這才用手指著一塊浮冰道:“這塊浮冰不大不小,表面平滑,我們就踏這一塊吧。”
  但是大力真武卻道:“這塊浮冰明明很小啊,根本站不了我們三人。”
  逍遙智心則搖頭:“這塊浮冰很大,但表面有許多冰錐,會刺破我們的腳的。”
  同一個事實,對不同的人而言,有大有小,有輕有重,有難有易。有的能夠接受,有的不能接受。
  人祖三人商量了半天,好不容易挑選出了一塊浮冰,大家都站了上去。
  當人祖踩在這塊冰上時,立即痛哭流涕起來。而大力真武憤怒大吼,逍遙智心卻開懷大笑。
  同一個事實,對不同的人而言,感受不一樣,心情不相同。
  人祖三人只好強忍住。
  “光陰長河水面上的每一塊浮冰,都只是冰冷寂靜的事實。但我們人有心,一旦接觸到事實,就會產生情緒,事實和情緒加起來,就成了我們每個人的事情了。”逍遙智心回憶起腦海中的知識。
  浮冰載著人祖三人,漂浮了一段路,浮冰逐漸變小,開始沉沒。
  “我們跳到那一塊浮冰上去吧。”人祖手指著左前方。
  于是三人在腳下浮冰沉沒之前,又跳到了身旁的第二塊浮冰上繼續跋涉。
  這塊事實又讓人祖三人,產生了不同的情緒。
  站在浮冰的時間越長,這些情緒積累的就越多。
  隨著浮冰不斷沉沒,三人感受到的情緒也會發生變化。有的人從憤怒變成了開心,有的人從高興變成了憂郁。
  “我支撐不住了,我覺得心好難受。”堅持了一段時間后,人祖捂住心口喊道,“我們跳到那一塊浮冰上去吧。”
  三人跳上去后,很快逍遙智星又說:“我最受不了這個事情了,我的心也難受了。我都有點想死了。”
  人祖三人連忙又換浮冰。
  不管什么事實,其實咬咬牙,就能挨過去。最怕的是心難受。
  心一旦受不了,人也就過不下去了。
  又換了幾次浮冰,大力真武受不了的次數最少:“我感覺還好啊。”
  強蠱在勃勃雄心中驕傲地道:“世間的事情有太多了,向來都是弱者比強者更難受。”
  定力蠱則喊道:“這里面可有我的功勞,因為我一直在幫助你呢。”
  定力蠱能鎮壓情緒。
  忽然有兩只蠱蟲,從逍遙智星的手心中生長出來。
  左手的那只蠱,叫做好。wap.kanmaoxian.com右手的那只蠱,叫做壞。
  “人啊,我們能幫助你們分辨,什么事情是好的,什么事情是壞的。”好蠱、壞蠱一齊說道,聲音稚嫩。
  于是,人祖三人在好蠱、壞蠱的幫助下,總是能挑選到好事情的浮冰。
  站在浮冰上,三人都感到開懷。
  當浮冰沉沒,好事變成壞事的時候,三人就提前跳走。
  就這樣,人祖三人都漸漸開心起來,然后變得十分高興,最后狂喜連連,都不走了,沉溺在狂歡的情緒中。
  三人忘記了自己的處境,一直到腳下的事實浮冰完全沉沒,他們統統掉落到了河水當中。
  ……
  瘋魔窟,第八層。
  兮地!
  乎地!
  兩座天地秘境各自散發出蒙蒙白光,光輝交相輝映,鏈接一體,形成一道橫放的光柱。
  “最后一步。”方源催動殺招,吐出一口濁氣。
  氣息飛入光柱當中,旋即光柱中央形成一道漩渦。
  渦流噴涌而出,直射蒼穹,待白色螺旋光流碰觸到元境的表面,便擴散開來,好像是一團光霧,全面地籠罩住了元境。
  方源順著白色螺旋光流,順利進入了元境!
  “妙哉,妙哉!元境位于兮地、乎地中間,借助這兩座天地秘境,就能將元境精準定位。”陸畏因口中贊不絕口,緊隨其后。
  隨后是戰部渡、氣絕魔仙、氣海老祖等亞仙尊戰力。
  等到眾仙都入了元境,白色螺旋光流迅速消散,讓其他蠢蠢欲動的蠱仙們失望無比。
  方源懸浮在元境之中,眉頭緊皺。
  一踏足其中,無數的感悟便浮現心頭。
  但這并非水到渠成的事情,等若強行灌輸,方源體會到了難以描述的痛楚。
  這種痛楚不是來源于肉身,也不是魂魄,而是他的心。
  心境如湖,原本波瀾不驚,平如巨鏡。然而現在,卻是波濤洶涌,翻騰起驚濤惡浪。
  這就好像是嬰孩,只知道吃喝、睡覺和排泄,結果卻要讓嬰兒知道孩童蹦跳玩耍的快樂。若是讓嬰兒蹦跳玩鬧,反而會傷及自身。
  又好像是一個孩童,覺得玩具最珍貴,卻被強行灌輸成人的認知觀念——金錢是最重要的。
  蠱修的境界,是很難提升的。方源進入元境,等若是拔苗助長,違背自然。
  方源咬緊牙關,吃力地承受著。
  之前進入元境的星宿仙尊、巨陽仙僵都不見人影,方源也不顧上這兩人,連忙審視自身,勉強體悟。
  “許多流派的境界都在迅速上升!煉道也在其中,但是律道上升的最多。”
  方源想了想,開始在元境中轉移。
  他催動手段,身影如鳥,在元境中自由飛翔。
  所到之處,元境分崩離析。
  方源心頭微沉。
  元境雖然是天地秘境,但卻十分脆弱!
  方源并沒有主動攻擊,只是他身上的道痕太多了,元境也承受不了。
  不過好在元境摧毀之前,蘊含的境界都灌輸到了方源的身上。
  方源很有緊迫感。
  “我必須盡快尋找到正確的方向。”
  “若是元境中煉道的那塊被破壞掉,可就糟糕了!”
  方源對元境并不熟悉,但腦海中各種念頭頻閃,雄厚的智道造詣讓他迅速清楚自己的處境。
  元境蘊含一切流派的奧妙,只要是蠱修都能從中獲益。
  方源靈敏地調整方向,在元境中遨游,煉道境界收獲很多。
  他前行的方向是正確的,很快,同時增加的數個境界中,煉道境界的提升幅度升到了第一位上。
  方源此時的感覺,難以用言語來表述清楚。
  他既無比痛楚,心境不穩,又感到充實和滿足,同時又越發的“饑渴”!
  這種“饑渴”是對知識,對境界的渴望。
  “難怪人祖傳中記載著,人祖或許只是知識后,并不滿足,一直灌輸自己,結果導致腦海達到極限而崩潰爆炸。”
  方源對人祖產生了一層同感。
  “快了,就快了!”方源強忍痛楚,面露喜色。
  他的預感很強烈,距離煉道無上大宗師的境界真的只差少許了。
  轟隆!
  就在這時,忽然元境震蕩,大塊大塊地崩潰毀滅。
  方源的煉道境界正提升著,因此戛然而止。
  “巨陽、星宿!!!”方源的目光驟然變得冷冽冰寒至極。
  他看到遠處,巨陽仙僵和星宿仙尊正在交手。
  他們倆交手的位置選得真好,定然是在有關煉道的要害位置。
  這部分的元境被破壞,方源的煉道境界再無提升。
  之前的交手,方源試探出了長生天、天庭的許多破綻,同樣的,他的底細也被巨陽仙僵、星宿仙尊看在眼里。
  他們都明白,方源想在煉道上有所發展。
  既然先行一步,來到了元境,這兩位尊者怎么會坐視不管呢?
  因此相互交手,順帶著將方源的前途也給斬斷!
  星宿仙尊一定是主動出擊,巨陽仙僵雖然和方源有著盟約,但肯定也是樂見其成,順水推舟了。
  星宿仙尊見到了方源本體,立即伸手一指。
  咻咻咻。
  數百顆湛藍飛星,攢射向方源。
  方源呼嘯一聲,渾身上下綻射出七色光輝。
  仙道殺招——七殺虹光!
  金道的黃光、木道的碧芒、水道的淺藍、炎道的紅芒、土道的褐光、風道的綠輝、雷道的深藍,這七種流派七種光輝糾纏一起,螺旋飛射。
  轟隆。
  七殺虹光擊破大半飛星,射中星宿仙尊。
  星宿仙尊身上星芒閃爍不定,擋住這個殺招,但仍舊身姿踉蹌,面露驚詫之色。
  “這是什么殺招?”
  自然是復合殺招。
  這一招七殺虹光,乃是改良于之前的五術虹光。后者方源曾經當中施展過,就在正氣盟攻打東海夏家大本營,企圖收復失地的那一場大戰中。
  只是五術虹光采納了金木水火土五大流派,而七殺虹光則更進一步,又包容了迅捷之風,狂暴之雷。
  星宿仙尊難以防備這樣的殺招。
  因為要抵御這一招,她得同時考慮到金木水火土風雷這七種流派!
  別看很多殺招,似乎也涉及多種流派,但都是虛有其表的。
  就比如盜天魔尊曾經在瘋魔窟中,和無極意志大戰一場,施展出來一個殺招,模擬出了其他流派的威能。
  殺招的本質仍舊是一個流派,只不過模擬出了其他流派而已。
  要對付這樣的殺招,實際上只需要對付偷道就可以了。
  但是七殺虹光殺招,是真正意義上包含了七種流派。
  只是和方源交鋒一招,堂堂的星宿仙尊就感到棘手!
  復合殺招難以抵御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方源磅礴浩大的道痕積累。
  他身上的道痕太多了,或許曾經星宿仙尊本體能夠媲美,但是現在的星宿只是剛剛復活而已。
  三相合而為一,道痕相加在一起,就是星宿仙尊此時的道痕規模。
  很顯然,星宿的道痕規模是比不上方源的。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