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10)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10)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10)     

蠱真人222 光彩奪目

北原。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兩道身影在空中激射,殺招不斷施展,掀起一陣陣氣浪和雷鳴聲響。
  其中一位男仙,專修光道,一身白袍,身材頎長,鞋拔子臉,眼睛小如黃豆。
  而另一位女仙,則一身黑金裝甲,面帶半片面具,舉手投足間,霸氣凌人。
  除去這兩仙交鋒,周圍還有十幾位蠱仙觀戰。
  “哥哥,快快將這賤女人擊殺了!”觀戰的女仙劉蘿叫喊著,雙目緊緊盯著戰場。
  在她身邊,還有劉家的蠱仙長者。
  除此之外,北原黃金部族的蠱仙也來了不少,單于家的單于雄,宮家的宮痛快。
  作戰的男仙,便是北原正道中有名的七轉強者——劉長。
  而女仙正是黑樓蘭。
  黑樓蘭化名為黑月,四處挑戰強者,打從一開始連續戰勝了陳誠、殷無缺之后,陸續挑戰散仙、魔仙中的強者,無一敗績,聲名大噪,北原側目。
  劉長、劉蘿兩兄妹之前招攬殷無缺失敗,過程中和黑樓蘭產生沖突。
  劉長為報前仇,公開挑戰黑月仙子。
  消息一出,立即引起北原蠱仙界的震動。
  因此,才有了眼前的這場戰斗!
  仙道殺招——駒光過隙。
  劉長催動殺招,胯下凝聚出一個小馬駒的光影,載著他在高空中四處飛竄。
  這個移動殺招非常優異,令劉長和黑樓蘭始終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劉長自從上一次在黑樓蘭手中吃過大虧,此戰便明智地選擇遙攻戰術。
  “哥哥,就是這樣!讓這賤女人在你后面吃虧,最終就這樣白白被打死!哈哈哈。”劉蘿尖叫不斷,給劉長打氣加油,笑聲十分刺耳。
  但就在這時,黑樓蘭的身影竟在原地消散。
  是個幻影!
  “什么時候的事情?”劉長大驚,心知中計,下意識就要躲閃。
  但黑樓蘭的真身瞬間出現在了他的身后。
  轟轟轟……
  拳影翻飛,宛若暴雨傾盆,將劉長死死罩住。
  劉長大喊一聲,拼命催動防護殺招,不斷挨打。
  劉蘿的笑聲戛然而止。
  黑樓蘭一連串的攻擊,狂猛爆烈,讓觀戰的正道蠱仙們都看得眼皮子直抖。
  “好!”
  “打得太好了。”
  “終于抓住了這個狡詐的劉長!”
  觀戰的散仙、魔仙們則歡呼起來,稱贊聲不絕于耳。
  他們當中,除了陳誠、吳廣、殷無缺他三人之外,還有其他不少人。
  這些人有的是被黑樓蘭擊敗,有的則是聽聞黑樓蘭的事跡,主動一路跟隨。看.毛.線.中.文.網
  “黑月大人占據上風了。”吳廣笑著傳音,私下交流著。
  “你有沒有覺得,黑月大人變得比之前更強了?說起來,黑月大人不斷挑戰,過程中她的戰力也在迅猛提升呢。吳兄,你難道沒有感覺嗎?”殷無缺則有些驚疑不定。
  吳廣沉吟了一下,微微搖頭,傳音回道:“這個情況我當然發現了。但這世間怎可能有如此迅猛的進步呢?只怕是黑月大人之前隱藏了實力,亦或者她一直在閉關,隨著實戰經驗不斷增加,各種手段融匯貫通,才給人戰力突飛猛進的感覺。”
  殷無缺點點頭,正要說話,戰況又有改變。
  蠱仙劉長不愧是名傳北原的強者,經過一番努力之后,總算是逃避開來,脫離了黑樓蘭的攻勢范圍。
  黑樓蘭當然不愿放過他,立即起身追趕。
  哪知劉長忽然停頓身形,轉身面對她,陰笑一聲:“黑月,你中我計也!”
  仙道殺招——光彩奪目!
  一瞬間,強光爆發,整個戰場都被籠罩。
  觀戰的蠱仙連忙閉眼,黑樓蘭也下意識地閉上雙眼。
  但是當她再次睜開的時候,仍舊眼前白茫茫的一片。
  中了光彩奪目殺招,視野立即一片空白,再不能視物。
  “糟糕,劉長竟然練成了這個殺招。”
  “難怪他有恃無恐,公開挑戰黑月大人!”
  “此招乃是劉家的招牌手段,除非動用劉家特有的殺招,否則蠱修一旦中招,極難康復。”
  眾多散修、魔仙都變了臉色,氛圍立馬沉重起來。
  皆因這場戰斗,絕不只是單純的劉長和黑樓蘭的交鋒。
  在當下的環境中,這場比試已經蘊含了更多的政治意義。
  作為無根無源的黑月仙子,代表的是散仙陣營。而劉長自然代表的是北原正道。
  自從宿命大戰之后,北原長生天就積極整合北原蠱仙界。
  殷無缺這類散仙、魔道中的強者,被黃金部族們大肆招攬,并且招攬的態度十分強硬。
  個別散仙心甘情愿不必提及,關鍵是大多數散修、魔道蠱仙都不愿意,卻又勢單力孤,不想過分得罪這些北原正道,許多人敢怒不敢言。
  在這種情況之下,黑樓蘭的出現給這些蠱仙仿佛樹立起了一面旗幟。
  黑樓蘭敢于四處挑戰,絲毫不畏懼黃金部族的精神,給予這些散仙、魔仙們非常大的鼓舞。
  尤其是在當下,雪山福地毀滅,雪胡老祖這等魔道頭面人物隱匿不見的情勢下,散修、魔修們都需要一個領袖人物。
  正是因為如此,黑樓蘭才得到了吳廣、殷無缺這等人的主動追隨。此戰有許多散仙、魔仙主動過來觀戰,給黑樓蘭掠陣。
  黑樓蘭此時中了殺招,雙眼不能視物,這些蠱仙的緊張擔憂,也都是發自內心的。
  劉長從容后退,面泛微笑。
  仙道殺招——容光煥發。
  他身上的傷勢開始緩慢治愈。
  仙道殺招——波光粼粼。
  他周遭亮起一陣陣的光,仿佛萬千魚鱗閃光。
  “不妙了!”陳誠深深皺眉,“這招正克制偵查手段。”
  殷無缺、吳廣停止了暗中交流,緊張地注視著戰場。
  蠱仙雖然看不到了,但是總有各種各樣的偵查手段。只是現在,劉長施展了這個殺招之后,其他的偵查手段恐怕都不太好使了。
  既然看不到了,黑樓蘭索性閉上了雙眼。
  她臨危不亂,輕嘆一聲:“劉長啊劉長,真是可惜,你錯過了最后的機會。”
  劉長聞言一愣,嗤笑一聲:“黑月仙子,你何必虛張聲勢?你已經敗了,我劉家的光彩奪目殺招豈是你能在這一戰中破解得了的?你拖延再多的時間都沒有用!”
  黑樓蘭卻不再反駁。
  她用實際行動做出了回應。
  一記殺招施展而出。
  仙道殺招——幽都力彪!
  一頭黑虎凝聚而出。
  “又是這招么?”劉長閃過一抹凝重之色。
  “不一樣了!”殷無缺雙眼精芒爆閃,“那頭黑金巨虎的背上似乎長了翅膀?!”
  “什么?我沒有看清。”吳廣忙道。
  圖騰黑虎剛一凝聚,便瞬間消失,包括吳廣在內的很多人都沒有看清楚。
  “到哪里去了?難道有了隱藏的能力?”劉長臉色微變,連忙施展偵查手段。
  但下一刻,他的瞳孔猛地縮成針尖大小,臉上充滿了震恐。
  黑金巨虎陡然出現在他的身后!
  呼。
  巨虎一拍爪子,就將劉長像是皮球一般拍飛。
  劉長耳邊狂風呼嘯,視野中天旋地轉,心中充滿了驚駭之情。
  剛剛那一擊,巨力涌來,差點將他的防御殺招擊潰。
  “不是黑虎有什么隱藏手段,而是它的速度,它的速度太快了,太快了!”
  黑金巨虎速度之快,已經超越了蠱仙肉眼可以捕捉的極限,它宛若魅影,驟然出現又驟然消失。
  每一次出現,就一爪將劉長拍飛。
  劉長完全陷入下風,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他若是催動駒光過隙殺招,興許還能逃竄一時。但是眼下他完全陷入被動,必須全力催動防御手段,否則下一刻就要被黑色巨虎排成一灘碎骨肉泥。
  轟隆!
  黑虎最后一擊,將劉長直接拍進地面。
  煙塵滾滾,劉長身陷深坑,一動不動,陷入昏迷之中。
  “哥哥!”劉蘿尖叫,手指著黑樓蘭,“你這個賤人,你居然殺了我哥哥。你怎么敢這樣做!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她想要沖過來,但被身后的劉家蠱仙長者死死拉住。
  就在這時,一股喜悅之情忽然傳達過來。
  劉蘿愣住。
  對自己難以置信:“哥哥如此下場,我怎么會感覺高興?!”
  其余等正道眾仙,也在同時微微色變,都感受到了一股歡喜之情。
  宮痛快微微搖頭,強做鎮定,低聲道:“劉家仙子稍安勿躁,劉兄并未死亡,還有一口氣呢。”
  “你給我鎮靜,這么多人看著呢,不要丟了我劉家的臉面!”劉家蠱仙長者訓斥一聲后,便動身緩緩飛進場內。
  他對黑樓蘭抱拳一禮:“黑月仙子,此戰是你勝了。”
  話音剛落,劉家太上長老險些落下淚來。
  一股強力的悲傷之情,忽然充斥他的心頭。
  黑樓蘭點點頭:“既然如此,此戰的賭約呢?”
  她也不好受。
  先是感受到莫名的歡喜,隨后又是強烈的悲傷,究竟怎么回事?
  劉家蠱仙長者強自鎮定,立即回答黑樓蘭道:“已是送入寶黃天中了。”
  劉長既然輸了,這么多人看著,劉家長老便做坦然之色,將一筆豐厚的修行資源直接送達到寶黃天中去。
  寶黃天自有寶光分辨價值,同時,也顯得劉家光明磊落。
  在場的諸仙紛紛動用蠱蟲,溝通寶黃天,果然看到劉家的賭約。
  “那處天地秘境還在呢!”
  “準確的說,這是一部分的元境。”
  “不知是那一位大能,居然拿元境公然販賣!”
  蠱仙們的注意力都被牽扯到其他方面去。
  不久前,一部分元境忽然驚現寶黃天中,帶給五域蠱仙界強烈的震撼。
  殷無缺這是出聲高喊,喊聲又將眾仙的注意力調動回來:“按照約定,還請劉家解了黑月仙子身上的光彩奪目殺招。”
  “這是自然。”劉家蠱仙長者也很痛快,當即施展殺招,讓黑樓蘭重復光明。
  黑樓蘭對劉家蠱仙長者微微點頭,收回了劉長身邊的幽都力彪。
  這記圖騰殺招經過改良,已經成為她的獨到手段,戰力暴漲!
  陳誠見此這才暗中吐出一口濁氣,放下心來:“經此一戰,黑月主上聲名將更上一個臺階。”
  劉蘿浮起劉長,恨恨地道:“黑月,你休要得意。我們正道強者比比皆是,你雖然僥幸勝過劉長,但你勝得過其他人嗎?其他人且不去說,單單楚家的太上大家老楚度,你就無法逾越。”
  然而就在這時,一股強烈的愛意從她心頭流淌而出。
  劉蘿面色當即扭曲起來。
  “怎么回事!為什么我看著黑月這婊子,居然有強烈的歡愛之感?”
  黑樓蘭也不好受,只是神情不變,冷笑一聲:“楚度?我早已聞名,他同樣專修力道。我下一個就挑戰他!”
  散仙、魔仙們等人頓時面色微變。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