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2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2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29)     

蠱真人231 斬殺幽魂

“這個手段,真的不錯。看1毛2線3中文網”方源暗暗觀察巨陽仙僵,心頭微動。
  能夠將自身的霉運都利用起來,用作攻勢。自己的運勢時刻保持旺盛高昂的狀態。
  巨陽仙僵擁有良好的戰斗體系,這個手段一定在這戰斗體系中,地位很高。
  有了巨陽仙僵的支撐,樂土成功地抓住良機,終于將殺招催動出來。
  仙道殺招——天地無情!
  白色光波從樂土的眉間擴散而出,波光迅猛,立即擴散到整個戰場,覆蓋幽魂魔尊全身。
  一陣陣光波接連發動,幽魂魔尊起先渾然不覺,但很快就有了反應,血紅的瞳眸中殺意迅速削減,開始流露出理智的光輝。
  但就在這時,一個身影在幽魂魔尊的肚腹中,顯露出光輝的輪廓。
  眾仙只聽這個身影說道:“天地無情,這話不錯,可是人有情啊。”
  說完,這個身影還笑了一聲。
  于是,幽魂魔尊的瞳孔中再次充滿了殺意,原本剛剛還有一絲流露的理智的跡象,也都全然消散無蹤無影了。
  “這個身影是誰?”眾仙驚愕。
  很明顯,是這個身影主導,讓樂土的殺招失效了。
  “難道是太日陽莽嗎?”方源腦海中蹦出一個念頭來。
  按照幽魂的記憶,以及《人祖傳》中的記載,安魂湖畔臥躺著人祖大兒子太日陽莽的魂魄。
  但是現在,安魂湖畔空無一物。
  很可能,這位太日陽莽的魂魄是被幽魂魔尊吞入肚腹當中了。
  然而不知道為什么,主修魂道兼修食道的幽魂魔尊,竟沒有“消化”得了這個太日陽莽,反而被他所制。
  可以推算,這個過程中,星宿仙尊定然也起到了關鍵作用。
  看著自己的殺招做了無用功夫,樂土也面露一抹難色。
  幽魂再度攻殺過來,巨陽仙僵、和方源對視一眼,前者一嘆:“不知方源仙友可有所悟?”
  方源搖頭,面色凝重:“可以說是毫無頭緒。”
  “我倒有些想法。”沈傷忽然開口,“宿命大戰以來,我便一直潛伏在神帝城中,專修人道。大有斬獲之外,我也在琢磨如何脫困,便設想了一記人道手段。到現在,這記手段已經被我推算了九成,只剩下最后一成殘缺。方才我見樂土大人催動的天道殺招,怦然心跳,直覺告訴我,這就是我需要的最后一塊。有了它,我便能補足這個殺招。”
  “這個……”其余蠱仙聽了這話,紛紛沉吟不語。
  沈傷言下之意,是想索取樂土的天道成果,這很是冒失。看‘毛.線、中.文、網
  沒看到方源雖然掌握三座關鍵的天地秘境,但巨陽仙僵也從未提出過,將這些天地秘境交給他,讓他來推算出方法,布置脫離生死門的生路么。
  不過,放在眼下的情勢下,沈傷原本過分的請求,又有幾分道理。
  關鍵是他和樂土之間本來就有一層微妙關系。
  沈傷乃是東海蠱仙,為了修行人道,暗中積累了許多罪孽。樂土知曉后,對其下手。
  沈傷連樂土一擊都接不住。但樂土沒有殺他,也沒有囚禁他,而是給了他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沈傷因此進入蒼藍龍鯨,在里面閉關苦修。
  得到樂土幫助后,沈傷屢屢突破,穩步進展。
  從扶傷仙蠱出發,先后開創了救死扶傷、輕傷、重傷、致命傷、感傷、五勞七傷等等殺招。而后又創造出了傷痕累累殺招,更進一步推出傷痕仙蠱的仙蠱方。最后,他還傷痕仙蠱煉成,又替換成自己的本命蠱。
  方源進入蒼藍龍鯨探索,將沈傷放出。
  沈傷依照樂土本尊的指點,配合方源,參與宿命大戰,在關鍵時刻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為方源大勝天庭奠定了關鍵基石。
  沈傷和樂土的關系,可以說十分緊密。
  當年沈傷在蒼藍龍鯨中修行人道,也有樂土指點之功。
  可以說,兩人之間緣分很深。僅次于陸畏因和樂土之間的關系。
  所以,沈傷提出了這個看似過分的要求。因為當初,樂土指點過他,現在樂土復活,指點他的可能性很大。
  唯一不同的是,之前是人道,現在是天道而已。
  果然,如同沈傷料想的那樣,樂土沒有絲毫猶豫,將之前有關天地無情殺招的成果,在當場直接傳授給了沈傷。
  “謝大人指點!”沈傷拱手長揖,聲音激動得都微微顫抖起來。
  樂土點點頭,面帶微笑:“沈傷,宿命蠱雖毀,但你此時此刻出現在這里,也是有緣法的。我們能否撤離這里,多半還是要依靠你的才華。”
  “晚輩必竭盡所能,不辜負大人期待!”沈傷更加激動了。
  他貴為亞仙尊,但是在樂土面前,永遠以小輩自居,謙遜恭敬至極。
  樂土對他有恩!
  事實上,樂土對許多人,很多勢力都有大恩。
  眾所周知,樂土乃是十大尊者中最得人心的,即便是在中洲也有許多人崇敬熱愛他。
  樂土一生做了的好事、善事,幫助的人難以計數!
  得到樂土的肯定和鼓勵,其他蠱仙這才稍稍期待一下沈傷。
  他們更多的,還是寄希望于方源身上。
  方源可是臨陣突破,開創了逆流護身印,大敗天庭的人。這是有先例的。
  況且,今時今日的地位,方源是凌駕于沈傷之上的。
  面對幽魂狂攻,群仙邊打邊撤。
  幽魂魔尊卻又長出了一個腦袋。
  這是因為巨陽仙僵、樂土以及方源的聯手反擊,將他其中一顆頭顱劈成了兩半。
  但兩半的頭顱就此分裂,一分為二,為幽魂魔尊又增添了一個腦袋。
  不僅是腦袋,幽魂魔尊不管折損了多少手臂,都能迅速生長出來。
  他的手臂數量越來越多,并且越發強硬,威能越發茁壯。
  幽魂魔尊的實力還在不斷地成長!
  方源等人抵抗得越兇,反擊得越猛烈,幽魂魔尊成長的速度就越快。
  以戰養戰!
  幽魂魔尊已經是一位特殊的尊者,他居然還能成長,和之前全力出手相比,他的實力明顯上浮了一大截。
  眾仙揣測不出他的極限,更加堅定了離開這里的想法。
  在生死門中和幽魂魔尊交手,太過吃虧了。
  魂獸無窮無盡,斬殺多少,都沒有用處。
  種種魂道殺招,遮天蓋地的籠罩下來,逼得眾仙全力抵御,一刻都不敢分心。
  “嗯?”方源忽然面露異色。
  這番神情變化,立即讓群仙側目。
  巨陽仙僵抱著希望,立即詢問:“方源仙友,可是有所得?”
  方源點點頭,又搖搖頭:“是有所得,但卻并非是生路。且讓我試來!”
  說完這話,方源氣息變得幽深莫測起來。
  至尊仙竅中,蕩魂山、落魄谷同時嗡嗡微顫,相互呼應,綻放出越來越亮的光輝。
  醞釀完畢,方源氣息收斂,平平一掌推出,從掌心飛出一團灰白方印。
  方印速度緩慢,但所到之處,魂消魄散,一切化為飛灰。
  魂獸大軍瞬間清空一大片,哪怕是其中的太古魂獸,面對這塊灰白方印,竟也是一絲抵抗能力都沒有,比紙糊的還要差勁!
  天空中一直籠罩著的浩蕩魂河,也紛紛崩解毀滅。
  大多數的魂道殺招,都在這枚灰白方印下,被大大壓制,威能暴跌。
  圍在方源身邊的眾仙,也一陣陣心驚膽戰,從魂魄深處升騰起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
  整個戰場為之一寂,就連幽魂魔尊將蕩魂落魄印抵消之后,也喘上粗氣。
  交戰以來,前所未有的第一次喘息,停下了宛如海嘯般的攻勢!
  仙道殺招——蕩魂落魄印!
  “強大……太強了……”沈傷震撼。
  就連樂土都為之瞠目,一時無言!
  “此招厲害,堪稱魂道克星!”巨陽仙僵愣了一下,旋即脫口稱贊,他看到灰白方印扶搖直上,就連幽魂魔尊的上百只巨臂都因此消弭。
  即便灰白方印最終被消滅,但幽魂魔尊損失的上百巨臂的斷肢處,一時間仍舊空空蕩蕩,似乎也力竭了。
  巨陽仙僵曾經施展的飛來橫禍殺招,威能也和蕩魂落魄印相差不多。但是飛來橫禍殺招之下,這些魂獸都還能抵擋一番。然而面對蕩魂落魄印這招,它們卻是毫無反抗之力。
  方源嘆息一聲道:“慚愧,我沒有推演出生路來,卻是推算出了這么一個成果。”
  “此招名為蕩魂落魄印,以這兩大圣地為核心,根基便是我曾經開創的落魄印殺招。”
  “幽魂曾經說過一番話,大意便是蕩魂山、落魄谷乃是魂修圣地。我這殺招從魂道的根源本質出發,從根本上進行壓制。只可惜只有兩座,若是連同安魂湖的話,或許將完全克制世間的魂道手段也說不定呢。”
  氣絕魔仙聽聞這話,眼皮子不禁抖了抖,聽方源語氣,似乎對這殺招還不滿意?
  “好!”巨陽仙僵又稱贊一聲,鼓勵道,“眼下,方源仙友已經融合了兩道關卡,再融合第三座逆流河,應當就能推演出生死門的生路。”
  戰部渡卻伸出手指,提出了另一個建議:“不,依我看來,只要我們善用此招,本體進行主攻,我等輔助,斬殺幽魂魔尊大有希望。你們看!”
  順著戰部渡的指點,眾仙立即發現:蕩魂落魄印造成的創傷之處,都一片死寂,再無法像之前那般迅速恢復。
  至于幽魂魔尊的本體,損失的上百巨臂雖然在復原,但速度十分緩慢。
  蕩魂落魄印乃是純正的魂道殺招,在生死門中竟受到增幅。此招暫時印刻下來的魂道道痕,好似落魄谷的風,蕩魂山上的震蕩之力,讓魂獸種種難以凝聚。
  巨陽仙僵皺起眉頭,分析道:“幽魂魔尊雖然已是道主,本可以操縱這里的魂道道痕,只增幅自己,壓制方源仙友的蕩魂落魄印。但他神志不清,只有道主本能,因而蕩魂落魄印也能得到增幅!”
  眾仙雙眼驟亮,看到了另外一種可能——
  斬殺幽魂?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