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8-13)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8-13)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8-13)     

蠱真人238 雙尊vs方源

巨陽仙尊攻勢受阻,方源乘機反攻,但就在這時,一道星光打來,速度迅猛如電,正中方源額頭。看‘毛.線、中.文、網
  方源被打得腦袋微微后仰,見身上的防御手段削弱三成,連忙隨意騰挪,不斷轉移。
  星宿仙尊飛來,從另一個方向和巨陽仙尊配合,夾攻方源!
  一時間,方源面對兩位尊者的合攻!
  在場諸仙看得瞠目結舌。
  方源縱然再強,風頭再勁,又如何值得兩大尊者聯手針對?
  不過仔細一想,眾人也開始理解。
  畢竟,戰場所有的亞仙尊中,就屬方源最具威脅!除了方源本體之外,氣海老祖、戰部渡還是方源的分身。所以,也就輸他勢力最大。
  而看似孤家寡人的氣絕魔仙,早在方源追殺戰時,就已經和方源暗通曲款,合作已久了。
  壓力暴漲,方源以避讓為主,一邊抵御雙尊圍攻,一邊對樂土諸仙高呼:“我等必須聯手,團結一致。否則永生成果在前,雙尊絕不會讓我們輕輕松松地撿了便宜。他們一定會先鏟除掉我們!”
  沒有多少猶豫,沈傷、樂土、氣絕魔仙等人呼喝,統統出手。
  只是他們的奮起,也難以分擔方源肩頭的壓力。
  星宿棋盤陣中,天庭蠱仙拼死糾纏沈傷等亞仙尊們,即便犧牲了性命,也在所不惜。
  方源漸漸地開始四處逃竄,越發被動。
  星宿仙尊忽然調動星宿棋盤陣,延緩了方源的飛行速度。巨陽仙尊趁機殺過來,一道金光從他手中發出。
  方源躲閃不開,被金光照住。
  關鍵時刻,方源不得不催動一記名傳天下的防御手段。
  一件長袍瞬間加身。長袍大袖飄飄,潔白如雪。袍面上,漣漪微蕩,竟都是逆流河面緩緩流淌的景象。
  不僅如此,長袍表面還有淡淡的云霧籠罩。又有一道虹光,湛藍清純,彎彎曲曲,仿佛是仙衣綬帶,盤繞方源的胳膊、后頸,又圍繞腰際一圈。
  仙道殺招——逆流護身印!
  逆流護身印不是蓋的,立即將巨陽仙尊的金光,以及隨后而來的諸多飛星,統統逆反回去。
  方源終于得到一絲喘息良機,他不敢有絲毫怠慢。
  雙手十指大開。
  左手釋放五色煙氣,正是殺招五禁玄光氣!
  而右手同樣張開,狠狠按上星路,乃是一記陰損惡毒的復合殺招,名為腐毒陰燼!
  此招囊括木道、毒道、暗道、炎道四大流派的奧義,能夠侵蝕一切,在內部造成嚴重的破壞。wap.kanmaoxian.com時間拖得越久,傷害就越是猛烈。就算停止了這個殺招,仍舊會有不斷的傷害,只是傷害逐漸減弱。
  方源曾經在一頭太古年獸上嘗試過此招。
  只是幾個呼吸,方源就停止了這個殺招。
  但中招的太古年獸,卻是足足哀嚎了三天三夜,最終化為一堆腐爛的灰泥。方源輕輕一口氣,就直接吹散了。
  方源動用此招,卻不是對付星宿仙尊或者巨陽仙尊。
  而是這片星宿棋盤陣!
  必須先要攻破此陣!
  天道殺招——天綱地常!
  另一邊,樂土再次催發殺招,他和方源的想法一樣,英雄所見略同,同樣是想先拆掉這座大陣。
  天道殺招威能不同凡響,所到之處,星路消退,星光彌散,還原本來的虛空。
  “樂土……”星宿仙尊皺起眉頭,手中灑下一蓬蓬的飛星。其中大半仍舊重點照顧方源,但剩下的一小半則打向樂土。
  樂土縱然只有亞仙尊的修為,但是轉修了天道,星宿仙尊一時間也摸不準他的路數,必須時刻留神。
  星宿仙尊掌控全局,始終無比冷靜,但凡有什么蹊蹺和苗頭,都會提前出手蓋壓。
  有了星宿仙尊出手,樂土也變得保守起來。
  “這逆流護身印果然是難纏,不過方源仙友,你又能支撐到什么時候呢?”巨陽仙尊連續施展殺招,威力驚人。
  這些殺招都被逆反回來,但逆流河的水位也因此噌噌地下滑。
  方源的逆流護身印天下皆知,巨陽仙尊對此并非沒有準備。只是本來就沒有親手對付過方源的逆流護身印,其后方源又加以改良,導致如今巨陽仙尊只能選擇消耗之法。
  星宿仙尊見此,眉頭微皺。
  她旋即念頭一動,星路搖晃,一座恢弘的八轉仙蠱屋順著星路,迅速插入戰場。
  正是神帝城!
  神帝城中,元蓮意志滿臉肅穆之色,施展出早已醞釀許久的一記手段。
  畫道殺招——對景掛畫!
  一瞬間,神帝城的壁畫世界中出現了方源的影像。
  方源影像就站在元蓮意志的面前,一動不動,雙目睜著,面無表情。
  元蓮意志施展完這個殺招,形體開始不穩。
  他咬緊牙關,又催動一記畫道殺招,名為引繩切墨。
  一道細細的墨線,驟然從元蓮意志的手中飛出,切在方源影像的面頰上。
  幾乎與此同時,正在和巨陽仙尊交戰的方源,忽然身軀一震。
  他的左邊面頰上猛地被切開,傷口如一條細線,從傷口中流淌出黑色的墨水。
  “怎么回事?!”方源瞳孔微縮,幾乎一瞬間,就將犀利如鷹隼的目光,投向了神帝城。
  “這是畫道的手段,定然是神帝城的手筆,極可能牽扯到元蓮仙尊!”方源腦海中念頭如電。
  他猜測得一點都沒有錯。
  星宿仙尊謀定而后動,既然能為巨陽仙尊準備了賭運殺招,那么她同樣也不會漏了方源。
  方源雖然一直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用出逆流護身印,但并不代表他沒法再施展出來。
  星宿仙尊思考對敵之策,絕不會漏掉方源的逆流護身印!
  所以,對景掛畫殺招本來就已經被元蓮仙尊所創。其后,星宿仙尊借助元蓮意志,兩者聯手,專門為了對付方源的逆流護身印又加以改良。
  方源借助逆流護身印剛剛穩住陣腳,星宿仙尊便立即動用了這個手段。
  逆流河本身有著逆反一切的本質,然而逆流護身印卻是方源所創。方源對畫道了解極其稀少,境界方面更是一片空白。
  方源心知這個漏洞,早前也盡量搜羅了一些畫道凡蠱。然而面對對景掛畫這等層次的手段,仍舊力所不及。
  如此一來,方源便中了對景掛畫殺招。
  這也就是大多數的蠱尊,都會兼修兩門的緣故了。
  星宿仙尊修行智道、星道,元蓮仙尊修行木道、畫道,巨陽仙尊修行運道、血道,樂土仙尊修行土道、天道,狂蠻魔尊修行變化道、力道,盜天魔尊修行偷道、宇道……
  蠱尊兼修,通常都是一正一奇。
  即,有一種流派當做主要手段,可以廣為流傳出去。另一種流派則保持神秘,克制交流。
  比如星宿仙尊以智道為正,以星道為奇,那么元蓮仙尊以木道為正,畫道為奇。
  方源此刻的遭遇,就是這樣做的有利之處。
  方源可以逆反木道的手段,但是對于畫道非常陌生,所以畫道的手段就能收到良效。
  巨陽仙尊的情況有點特殊,他是打算將血道當做正,運道用作奇。
  巨陽仙尊第一世的時候,開創了運道,但究其一生只有運道一種流派。因此他對運道十分保密,僅僅為了資助方源以及家天下的野望,這才在八十八角真陽樓中勉強留下的三分之一的運道真傳。
  他死后,千方百計地借助分身之能,開創出了血道。他原本是打算將血道當做最常規的手段,因此血海分身四處傳播血道,無非是想借助天下人之力,幫助他完善、發揚血道。
  神帝城中,元蓮意志又施展一記畫道殺招,名為筆伐。
  畫筆在方源的影像上不斷劃動,所到之處,留下一條條墨痕。
  與此同時,方源身上一道道黑墨傷口顯露而出,方源的傷勢迅速加深。
  復合仙道殺招——人如故!
  方源又催動一記殺招,不斷治療自身。
  但如此一來,他不得不撤銷了之前的腐毒陰燼殺招,只留下五禁玄光氣反擊。
  同時催動的殺招,并沒有超出方源的智道能力極限。但是方源必須留下思考的余地,好用來對付突發情況。
  否則一旦有意外情況發生,方源反應稍慢一拍,就會為敵所趁。
  畢竟他的敵人,可不是什么秦鼎菱、冰塞川之流,而是尊者!
  并且,還是兩位尊者聯手!
  壓力,巨大的壓力仿佛山巒一般壓來,綿綿不絕,不殺死方源誓不罷休。
  方源一直在處于下風,處境越發艱難。
  這是他重生以來,最為艱苦的戰斗!
  比較起來,宿命大戰時的情景,遠沒有此刻煎熬。
  “方源危矣!”樂土等人想要支援,卻總是被星宿仙尊或者巨陽仙尊抽手阻擋。
  雙尊將主要的火力都集中在方源的身上,只余下一小部分精力阻截其他亞仙尊的援手。
  終于,方源的逆流河被消耗將盡,方源不得不撤銷此招。
  沒有了此招阻礙,巨陽仙尊放聲一笑,將早已醞釀好的殺招施展出來。
  殺招無形,方源瞬間中招。
  至尊仙竅猛地動蕩起來,天雷滾滾,災云匯聚。
  巨陽仙尊微笑:“方源仙友,這一招的核心乃是劫運壇,能轉福為禍。你的至尊仙竅資源太多,發展得太好了。如此深厚福分,一旦轉變成災禍,形成的災劫該有多么巨大呢?”
  方源色變。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