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8)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8)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8)     

蠱真人240 爭奪永生

方源眼皮抖了抖。看。毛線、中文網
  其余亞仙尊心頭則狠狠一沉。
  反觀天庭諸仙都是士氣大振!
  方源痛失戰部渡這個主力分身,他的仙竅也被瘋魔大陣迅速吸收進去。
  不過好在種種仙蠱,都在戰部渡意志的操縱下,及時送到了寶黃天中。
  然而黑火仍舊在至尊仙竅中肆虐!
  巨陽仙尊再度殺來。
  方源咬牙,只好指揮氣海分身擋災。
  氣海分身根本沒有戰部渡那樣皮糙肉厚,在巨陽仙尊的攻勢下必死無疑,但方源為了本體安危,只能選擇痛失這個分身。
  然而下一刻,星路搖晃,迅速扭曲,形成蔚藍線團,將氣海老祖困在當中。
  巨陽仙尊猝不及防,殺招轟擊在了星路線團上,將后者瞬間轟潰。
  巨陽仙尊猛地回頭,和星宿仙尊對視一眼,后者嘆息一聲。
  陸畏因等人卻是心頭一振,交戰至今,雙尊還是第一次配合失誤!
  這真的是太幸運了!
  氣海分身因此撿回了一條性命,繼續拼死護持在方源的身邊。
  至尊仙竅中的局面只是稍微好轉了一點點,只要方源稍稍放松自救的力度,就又會失控,整個仙竅面臨毀滅。
  一聲巨響,虛空震顫。
  瘋魔窟第八層徹底消散,最后一統的大世界化為烏有,無數生靈淪為了祭品。
  生死門混同仙墓,遙遙飛來,被星宿仙尊接住,收入自家仙竅。
  至此,一共九層的瘋魔窟,前七層被方源一掃而空,第八層徹底消散,只剩下最后的第九層。
  而在第九層中心的瘋魔大陣,終于只剩下了最后那一塊事實浮冰。
  瘋魔三怪站在浮冰表面,一齊催動實踐蠱,似乎在進行最后的雕琢。
  見到這一幕,在場諸仙皆是心頭大震,而方源則悄然松了一口氣。
  危機渡過了!
  最艱難的時刻,他終于挨過來了。
  果然不出方源所料,星宿仙尊、巨陽仙尊再沒有向他出手攻擊,而是雙雙停駐原地,彼此對視。
  場中氛圍頓時微妙起來。
  雙尊原本聯手,是想先收拾掉這些亞仙尊們。結果方源卻是動用各種手段,千方百計地茍活下來。
  雙尊的計劃落空了。
  現在,永生成果已經接近完成。看‘毛.線、中.文、網最重要的,就是要搶奪到這個成果!
  誰再和這些亞仙尊糾纏,就會給另一位尊者創造機會。
  “成功了,我們成功了!”瘋魔窟三怪用嘶啞的聲音忽然大喊,累癱在地上,興奮至極。
  仙道殺招——賭運!
  雙尊僵持片刻,星路忽然搖晃出秦鼎菱來。
  她再次催動殺招,打向巨陽仙尊。
  與此同時,金箍仙王也再次出現,施展出金箍,要罩住巨陽仙尊。
  和巨陽仙尊相比,星宿仙尊明顯占據優勢。
  只要巨陽仙尊中了這個手段,戰斗體系的根基就被挖掘,勢必落入下風。即便不中,他也會因為出手對付秦鼎菱、金箍仙王,緩上那么一刻。
  星宿仙尊有了這么一刻的優勢,恐怕就會保持到最后,最終奪走永生成果。
  然而就在下一刻,巨陽仙尊微微一笑:“星宿仙友好手段,可惜你似乎忘記了什么?”
  下一刻,一座八轉仙蠱屋陡然綻放光明,瘋魔窟第九層大半都被這種光充斥。
  赫然是鎮運天宮!
  這座仙蠱屋早先時候被巨陽仙尊安插在瘋魔大陣之中,巨陽仙尊借此脫困,方源等人也因此沾光。
  從那之后,這座仙蠱屋便一直參與瘋魔大陣的運轉,直至被排遣而出。
  鎮運天宮畢竟不是事實浮冰,被排斥出來后,它就深深隱藏起來,似乎星宿仙尊也發現不得。
  鎮運天宮很不簡單,一直參與瘋魔大陣的運轉,切合了這片天地。
  此時被巨陽仙尊發動,立即牽動了瘋魔大陣,導致無極鎖鏈的躁動。
  星宿仙尊布置下來的這座星宿棋盤陣,既強行融合了一條條無極鎖鏈,又牽扯了包括方源在內的眾多亞仙尊,其實早已逼近自身的極限。
  此刻,巨陽仙尊猛地爆發,終于讓無極鎖鏈掙脫了星路,從而導致整個星宿棋盤陣崩潰。
  噗。
  星宿仙尊口吐鮮血,遭受了一次威能可怖的反噬。
  趁此機會,巨陽仙尊一飛沖天,迅速拉近自己和瘋魔大陣的距離。
  星宿仙尊來不及治療自己的傷勢,再次取出那座神秘莫測的天地秘境。
  這座秘境宛若提燈,又好像是一個鳥籠。
  星宿仙尊將提燈模樣的天地秘境,對準巨陽仙尊的后背,輕輕一晃。
  巨陽仙尊頓時遭受無窮情緒干擾,速度驟降。
  星宿仙尊暴射星芒,迅速追上。
  轟轟轟……
  雙尊交手,打得風雷激蕩,鬼神驚悚。
  幸虧這里是虛空一片,否則萬物不存!
  雙尊相互牽扯,幾乎同時到達最后那一塊大若山巒的事實浮冰。
  雙尊忽然又同時止步,神色有異。
  瘋魔窟三怪中的胖山,此時蘇醒過來。他原本肥胖至極,此刻瘦骨嶙峋,仿佛全身精華都被榨干了。
  “怎么回事?”
  “為什么我們還沒有永生?!”
  “還差一點,還差一點啊!”
  “可惜我們都已經沒有力量了……”
  胖山雙眼目光渙散,狀態很不對勁,神情癡傻,一個勁地嘀咕著。
  被他的聲音驚動,其余兩仙也蘇醒過來。
  秘謀人臉色難看,癱倒在地上,對外面兩位尊者勉強拱手道:“兩位尊者,永生成果就差一步,不,半步之遙。只要兩位中的任何一位,稍稍催動實踐蠱,就能徹底塑造了這座事實浮冰!”
  雙尊沉默不語。
  最后的這座事實浮冰非同小可!
  誰進去了,一時間就出不來。想要出來,似乎只有徹底將這座事實浮冰雕塑成功。
  但這豈是那么容易的?
  眼下,第八層都毀掉了,再沒有什么大世界給瘋魔大陣提供運轉的燃料和線索。
  也就是說,想要雕塑好這座事實浮冰,就得貢獻自身的力量。
  貢獻多少很關鍵,若是貢獻太多,進入事實浮冰的尊者就算搶占了先機,也會折損很多戰力。恐怕到最后,又會被另外狀態完好的尊者所趁!
  不管是星宿仙尊,還是巨陽仙尊都有顧慮,一時間只有沉吟駐足。
  而另一邊,亞仙尊們和天庭蠱仙的戰斗還在繼續。
  “銅公,你不是很喜歡攔我么?”氣絕魔仙獰笑,手指連點。
  轟轟轟!
  氣團爆炸,將銅公炸得四分五裂,旋即尸骨不存。
  “槍林!”車尾大吼,周邊無數長槍突出,密集如林。
  陸畏因一路橫沖直闖,沖破槍林,伸手一抓。
  土黃巨手飛出,抓住車尾。
  “沒有星宿棋盤陣,縱然你才情無雙,又如何擋我?”陸畏因嘆息一聲,土黃巨手猛地一握,將車尾生生握成了肉泥。
  天庭蠱仙們終究和亞仙尊是有差距的。
  之前,即便是星宿棋盤陣中,這些天庭蠱仙也難以抵擋亞仙尊,頻繁戰死沙場。
  都靠仙墓重生復活之后,迅速奔赴,趕來參戰,這才形成一種羸弱危險的戰場平衡。
  現在沒有星宿仙尊統籌全局,沒有星宿棋盤陣,這些天庭蠱仙立即崩盤,被紛紛屠戮,難以阻擋亞仙尊的腳步。
  星宿仙尊見此,冷哼一聲,立即出手相助。
  巨陽仙尊怎會放過這等良機,旋即出手,阻截星宿仙尊。
  雙尊再度大打出手!
  雙尊勢均力敵,難分高下。趁著喘息之機,巨陽仙尊打開仙竅門戶,放出劫運壇。
  同時傳音:“冰塞川,你去!”
  劫運壇迅速沖向事實浮冰,冰塞川受到巨陽仙尊之命,就要飛撲而入。
  星宿仙尊冷哼一聲,手中提燈再次一晃。
  劫運壇頓時沖勢停滯,負責操縱劫運壇的冰塞川忽然捂住心口,半跪下來,低頭垂淚。
  他自責不已,哭泣起來:“都怪我,都怪我!是我的錯,是我不好。若是我表現再強一點,早就能輔佐主上擊敗天庭,奪取了永生成果的。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我有負主上所托。嗚嗚嗚……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說著,冰塞川竟真的催動殺招,想要自裁!
  巨陽仙尊嘆息一聲,硬接了星宿仙尊一輪猛攻,又將劫運壇召回身邊。
  金霞流轉,浸透冰塞川的身心。
  冰塞川得到巨陽仙尊的幫助,這才從自責的情緒中掙脫而出。
  他一頭冷汗,后怕不已:“若非主上出手,我就要自殺了!這就是星宿仙尊的手段?主上一直在飽受如此恐怖的情緒折磨嗎?”
  這么一想,冰塞川心中恐懼激增。
  他臉色蒼白,癱倒在地上,渾身顫抖,體如篩糠。
  他張開大口,拼命喘息,卻仍舊感到窒息。
  他心中充滿了恐懼,就要被自己嚇死了!
  巨陽仙尊再次出手,將冰塞川救下來。
  星宿仙尊微笑,她吃定了巨陽仙尊護短的性子,更欺負巨陽仙尊手中暫時還沒有為下屬重生的上佳法門。
  巨陽仙尊暫時避讓,星宿仙尊便打開自家仙竅門戶,放出秦鼎菱等諸仙。
  這些蠱仙雖然被陸畏因等人剿滅,但是很快又從仙墓中重新復活。
  這些人一出星宿仙竅,便猛地分散開來,向事實浮冰沖鋒而去。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