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5)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5)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5)     

蠱真人250 被方源嚇哭

東海。看。毛線、中文網
  沈家大本營,紫檀萬雀島。
  一位蠱仙老者站在一座石門面前,默默等候。
  蠱仙老者身上散發著八轉氣息,并且位高權重,乃是沈家當代的太上大長老——沈從聲!
  隆隆……
  閉關密室的石門緩緩打開,從中走出兩位蠱仙來。
  領頭的一位,一身灰袍,長發黑白交雜,披散肩頭,正是沈傷。
  他專修人道,神帝城中的潛伏是他的一場際遇。從神帝城中突破而出后,他仙竅內的黑火之傷已是徹底痊愈,戰力上漲,乃是絕對的亞仙尊戰力。
  沈傷跨出石門之后,便停留在側,對后面的蠱仙微笑:“陸道友,請。”
  這一位蠱仙一身麻布衣服,十分樸素。體格強健如熊,頭戴斗笠,露出的半面臉蒼白虛弱。
  正是從瘋魔窟活著出來的陸畏因。
  陸畏因微微一揖道:“沈前輩的人道手段絕妙非凡,晚輩的傷勢已是治愈了三成。此份恩情只能留待將來回報了。”
  沈傷哈哈一笑:“陸道友不必寄掛在懷,也不必稱呼我為前輩。瘋魔窟中你我并肩而戰,緊密合作,如此戰友情誼直接平輩論交即可。”
  沈從聲笑道:“二位,宴席已經備好,還請移駕。”
  不待陸畏因再謙虛,沈傷哈哈一笑,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熱情地帶著他入宴。
  宴會露天擺布,正是在紫檀萬雀島的最頂端。
  亭臺中只有三座,沈傷坐主位,陸畏因坐客位,沈從聲敬陪末席。
  石桌上的美酒佳肴自不必多說,陸畏因淺嘗輒止,目光遠眺。
  只見海面如鏡,波瀾不興,夕陽余暉,霞云如火。
  “好一番美景。”陸畏因剛輕贊出聲。
  這時,海島上萬千鳥雀鳴叫,無數紫檀木枝在鳥鳴聲中微微顫抖,迸發出美妙和音。
  一時間,混雜一起的天籟之音徐徐蕩蕩,在廣闊的海天之間遠遠擴散出去。
  陸畏因不禁流露出沉湎之色,閉上雙眼細細欣賞。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好半天,他才緩緩睜眼,吐出一口濁氣:“早就聽聞東海沈家紫檀萬雀島的美名,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能從瘋魔窟中活著出來,目睹眼前此景,心中一片安寧平靜,唉,活著真好。”
  陸畏因的實力已經是八轉巔峰,防御方面更是在亞仙尊中突出。
  然而,瘋魔窟一戰卻是充分地讓他感受到了弱小的滋味。
  其中艱難困苦且不去說,很多次陸畏因都是生死一線。回想起這些兇險的情形,陸畏因此時仍舊心有余悸。
  沈從聲頓時流露好奇之色,探詢道:“若非天庭、長生天宣稱,整個五域都還蒙在鼓里。瘋魔窟之中,究竟發生了什么?不僅巨陽仙尊、星宿仙尊復活,就連古月方源也成為了煉天魔尊?”
  天庭、長生天方面都吃了虧,雖然也都收獲不小,但方源才是最大的贏家。所以,關于瘋魔窟的情報他們兩家都沒有詳細敘說。
  眼下天下震蕩,蠱仙震驚之后,就是噴涌而出的巨大好奇。
  沈從聲當然也免不了。
  陸畏因、沈傷對視一眼,你一言我一語,帶著復雜的神情將瘋魔窟之爭敘說了一遍。
  沈從聲聽聞之后,久久無聲。
  無極魔尊的追求,星宿仙尊的籌謀,巨陽仙尊的強勢,樂土仙尊的遺憾,以及古月方源的隱忍……
  這場交鋒的規格太高了!
  以至于氣絕魔仙、戰部渡、氣海老祖、陸畏因、沈傷這等人物,都成了陪襯。
  這場交鋒的代價也令人驚悚至極。
  戰部渡、氣絕魔仙這等亞仙尊都陣亡。方源麾下損失的蠱仙將近半百,長生天八極子只剩下一半。瘋魔窟中,包含聶狂風、步天空、斷虎在內的億萬生靈滅亡!
  最終,無極魔尊沖刺永生失敗,方源成了最大的贏家。
  沈從聲皺起眉頭,又向兩仙請教:“在下還有三事不明。第一件事,若我是無極魔尊,為何要如此匆忙,如此弄險呢?有如此實力,堪稱力壓天下,這座瘋魔大陣不成,不妨再行布置另一座好了。”
  沈傷微微搖頭:“無極魔尊矢志求道,上百萬年積累和籌謀,不經檢驗豈能甘心?”
  陸畏因補充道:“他當時的狀態恐怕并不能持久。他看似復活,實則并非活生生的蠱仙。至少當他死亡之后,并非血肉,也無仙竅落下,而是還原成了諸多事實浮冰。”
  “原來如此。”沈從聲點點頭,又問道,“第二件事,幽魂魔尊就真放任不管,將他留在瘋魔窟第九層的虛空中嗎?”
  陸畏因沉吟道:“幽魂魔尊起先被星宿仙尊操縱,情緒暴漲至極,幾乎失去記憶,只依稀記得樂土大人。等到后來,幽魂魔尊被星宿仙尊放出生死門,竟然主動鎮壓世界胎壁的漏洞,著實出乎我等意料。”
  “他并沒有如我之前設想的那樣,恢復了記憶和理智。情緒上變得沒有起伏,可以說是漠然無情。并且將胎壁漏洞,視作最大目標。以身鎮壓,不顧其他,狀態之古怪,宛若……魂獸。”
  沈傷則道:“幽魂魔尊為何變成這種樣子,我和陸道友早有討論,但沒有成果。就我看來,恐怕幾位尊者心中都沒有肯定的答案,至多是一些猜測罷了。自方源占據上風,搶走了最后一塊事實浮冰,而幽魂魔尊一心想要鎮壓胎壁漏洞之后,三尊就都罷手了。歷經整個瘋魔窟之戰,他們當時的狀態也很虛弱,既然胎壁漏洞有幽魂魔尊處理,暫時放任不管也是明智之舉。”
  說到這里,沈傷看向陸畏因繼續道:“至于今后如何處置,幽魂魔尊又是否會恢復理智,我等都不好估量。”
  陸畏因點頭,面色不免凝重幾分。
  幽魂魔尊嗜殺,沒有恢復理智,只能待在第九層虛空中,無法突圍。但若是恢復了理智,恐怕五域兩天難以安寧。
  沈從聲最后問道:“第三件事,那方源成就尊者的一系列陰謀,已是被星宿仙尊、巨陽仙尊二人道破。但晚輩還是不太明白,為何方源竟擁有如此多的新穎殺招?那些層出不窮的復合殺招,那些圖騰殺招,更關鍵的是蕩魂落魄印,以及利用蕩魂山、落魄谷、逆流河組成的殺招。在下想不通,若說其他方面也就罷了,方源在智道上擅長的一直是防備他人推算。他的智慧蠱也在天庭中毀滅。如何能有如此豐厚的殺招成果呢?”
  “難道說,他在智道上面也有極其重大的進步嗎?但這樣的進步未免太大了吧?”
  “蕩魂落魄印也就算了,能夠讓他從生死門中輕松脫離的那記殺招,可是以三座天地秘境為核心的,并且似乎成功仿造出了生路。”
  陸畏因、沈傷雙雙搖頭,皆表示不知。
  前者嘆息:“若非方源不如此出人意料,恐怕也輪不到他成為最大贏家。”
  后者道:“關于這點,我倒是有許多猜測。”
  三仙邊吃邊聊,就這些猜測議論了一番。
  酒足飯飽之后,沈從聲取出杯盞,當場為陸畏因、沈傷制茶。
  陸畏因看了一會,察覺端倪,不由大感興趣,問道:“莫非是六聲茶?”
  沈從聲笑道:“微末小伎,在下獻丑。”
  陸畏因正色道:“沈家六聲茶聞名天下,不想今日有這口福。運道上有一說法,叫做否極泰來,又有說法,叫做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哈哈,今日我真是有幸了。”
  六聲茶乃是一套茶水,共有六小杯。
  這六小杯茶水的煉制工序、茶水溫度、茶杯種類、喝茶順序、具體喝法都有極其詳細的講究。
  沈從聲連連消耗八轉仙材,先是制作了第一杯茶,名為秋桐音。
  茶水清明透亮,仿佛秋日晴朗的高空,一塵不染。茶水入喉,陸畏因只覺得一片清爽甘冽,腦海中一片空明澄澈,不帶一絲一毫的污染。整個人就好像是無憂無慮,化身成飛鳥,亦或者輕風,在秋天的高空中飄飛,忘卻一切煩惱。
  沈從聲又做第二杯茶,名為云流聲。
  此茶口感奇特,軟綿綿的仿佛不是茶水,而是棉絮。偏偏又入口即化,化為一股股的略帶冰涼的流水,從咽喉流淌入肚,一路傾瀉,毫無阻攔。
  再做第三杯茶,喚作江娥泣。
  但沈從聲做到一半,忽然眼淚流下,制茶失敗。
  “慚愧、慚愧。”沈從聲忙拭淚告罪。
  陸畏因受益于沈傷治療,又得到沈家如此盛情招待,此刻心中有數,知道戲肉來了,便接茬問道:“沈家太上大長老何故哭泣呢?”
  沈從聲便道:“勞煩陸仙友關心,在下是慚愧至極而落淚啊。我沈家自開創基業,已有上千年。不想傳到我這一代,我沈從聲無能無德,令我沈家有了滅亡之兆。這大好的紫檀萬雀島,沈家上下人丁萬千,都要化為夢幻泡影了啊。”
  沈傷長長地嘆息一聲。
  陸畏因道:“二位仙友是憂慮方源嗎?”
  “正是如此啊。不久前情報傳來,這位魔尊大人已是回到了東海,坐落一處凡島,五禁玄光氣籠罩方圓萬里!在下心中憂慮恐懼,沈家上下憂慮恐懼,東海蠱仙界更是憂慮恐懼啊!”沈從聲說到這里,又是大股大股的眼淚流下。
  ps:感謝老盟主“歇斯底里的優雅”的大力打賞,一直以來多謝你的支持了。恭賀“第三瑯琊”成為本書的新盟主!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