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6)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6)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6)     

蠱真人253 不我是大愛仙尊

末了,房睇長又強調道:“縱觀五域,北原、中洲、東海皆有尊者領袖,南疆也有一個正道聯盟。看1毛線3中文網惟獨我們西漠,仍舊是勢力割據,一盤散沙的狀態。”
  “可以說,我們西漠在五域當中是最為弱小的一方。”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切不可主動挑頭,做什么表率。”
  “若是由其他勢力招攬我們,我們便左右逢源,暗中投靠,以我族利益為先。之前我們房家遭受圍攻,是因為獲得了神帝城。這樣的錯誤我們不能再犯了,再做眾矢之的,就顯得太過愚蠢了。”
  房功、房化生再次點頭。
  房睇長雖然修為不夠,但是他的格局還是在的。
  南疆。
  天藍山,羅家大本營。
  大堂上,幾乎所有的羅家蠱仙都聚集于此,沒有親自趕來的,也有一股意志替代本體參會。
  羅家太上大長老羅足只有七轉修為,他環視一圈,開口道:“三尊共世,亂戰將起啊。羅家該何去何從?諸位有什么想法,都說出來。”
  羅家蠱仙們相互對視,很快,其中就有一人開口。
  此人專修宇道,乃是羅家大將羅然,擁有七轉巔峰戰力,比太上大長老羅足還勝一籌。
  羅然開口:“諸位,三尊共世的消息震撼人心,我苦思良久,換位思考。若我是三尊中的任何一方,就會先將南疆、西漠兩域吞并。畢竟柿子撿軟的捏,三尊之間開戰,對東海、中洲、北原的本土都很不好。最明智的決策,便是先努力壯大自己,吞并更多的地域和資源,再進行尊者交鋒。”
  “我們羅家位于南疆北端,最是靠近中洲。若是星宿仙尊向我南疆伸手,我們羅家必然首當其沖!”
  羅家群仙紛紛點頭,臉色冷峻。
  自從五域界壁消失之后,他們的壓力就與日俱增了。也在私底下不斷思索自己、羅家的出路。
  羅然繼續道:“三尊共世,我們南疆除非出現尊者,否則即便將所有的南疆蠱仙聯合起來,親密無間,也不是三尊中的任何一人的對手。其他位于腹地的超級勢力,或許還有待價而沽的選擇余地。而我羅家位于南疆、中洲接壤之地,恐怕沖突一起,必定要率先做出抉擇。”
  話音剛落,席間羅家群仙就都微微躁動起來。
  其中一人直接站起來,憤然出聲道:“羅足,以你的意思,是想我們羅家不戰先降嗎?我們羅家世世代代的清正之名,你都不顧了嗎?我們羅家守護正義的榮耀,你也摒棄了嗎?”
  眾人視之,出聲責問之人乃是羅霏。
  隨后,不少羅家蠱仙紛紛附和羅霏。
  “我們羅家曾經輝煌的時候,幾度逼近武家的地位。怎可作出如此懦夫之舉呢?”
  “是啊,尊者無敵不假,但當今時代,卻是三尊共世,未必就沒有其他尊者復活。未來充滿可能,我們不能先行放棄。”
  “依我所見,當世三尊沒有一人值得我族投靠。天庭乃是師門制度,我們羅家投靠過去,就要改制。巨陽仙尊乃是護短仙尊,北原的百足家、楚家屢屢遭受黃金血脈的排擠。而煉天魔尊和我族有許多舊仇,若是向他低頭,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見群情激憤,羅然連忙擺手:“諸位,我一時考慮不周。”
  羅霏瞪眼:“羅然大人,你可是我們羅家的第一強者。看1毛2線3中文網若是連您都有這樣的想法,可就太令人失望了!”
  羅然面露愧色:“是我錯了。”
  羅霏順勢又道:“依我所見,局勢并不是十分險惡的。三尊共世,彼此忌憚,相互牽制,并不會那么容易出手。瘋魔窟之爭中,氣絕魔仙、蕭荷尖等人都已經隕落,方源麾下損失慘重。就連他本人還在休整,東海都未評定,根本沒有染指其他地域的余力。”
  “另外,我們南疆雖然沒有尊者,但也有南盟,有盟主武庸大人。宿命大戰時,便是武庸大人領袖我等南疆正道。他從沒有讓我們失望過!我們為什么就不能對他,對我們自己保留一份期待呢?”
  說完這番話,羅霏就坐了下去。
  但不少的羅家蠱仙都微微點頭,認為很有道理。
  羅家上下對武家都抱有好感。
  因為當初,羅家探索氣絕洞天失利,遭受追殺,就是向武家求援,保存了家族實力。
  一盞茶的功夫后,羅足宣布散會,只把羅然暗中留下來秘密交流。
  “這一次,是委屈你了。”羅足含著歉意道。
  羅然直接搖頭:“向中洲投誠,乃是我本來的心意。只是今天試探下來,羅家上下并不想輕易低頭,覺得是屈從了。另一方面,那只信道仙蠱也只是仙鶴門的意向,就算我們羅家真決定要轉投中洲,至少也得和天庭搭上線吧?”
  羅足嘆息:“我們羅家一直都是有清正家風,我才德淺薄,深深擔心我羅家的安危啊。不過你所言甚是,此時的確未到火候。還是繼續暗中和仙鶴門保持聯絡罷。”
  中洲,仙鶴門。
  綠樹蔥蘢,清風拂面。
  山腰小亭中,一位少年蠱仙正吹奏著玉簫。
  簫聲悠揚,一只仙鶴在半空中翩然飛舞。
  少年蠱仙一身白袍如雪,溫潤如玉眉毛碧綠修長,眉間一直垂到腰間。正是專修奴道的鶴風揚,號稱鶴羽飛仙。
  “我這一次渡劫成功,晉升了七轉。沒想到剛一出關,就聽到三尊共世的驚人消息。”
  “不僅是星宿仙尊、巨陽仙尊復活,還有一位新晉的煉天魔尊!”
  “古月方源……”
  鶴風揚心緒復雜。
  想當初,就是他指示天鶴上人,前往南疆古月山寨,又對付方源,謀取狐仙福地。
  “若是我當初狠一狠心,親自出手,是否就能直接殺掉方源呢?”
  這個念頭忍不住在鶴風揚的腦海中冒出。
  但旋即,鶴風揚搖了搖頭。很大概率,他會遭受失敗。因為方源的背后,乃是天意和其他尊者的糾纏。但就算有提前鏟除方源的可能,現在說這些還有什么用呢?
  方源已經是魔尊了。
  而他鶴風揚才剛剛脫離六轉,晉升七轉而已。
  鶴風揚心中,失落、羨慕當然是有很多的。
  他辛苦修行這么多年,卻眼睜睜地看著方源從一介凡人突突突地猛升,最終竟成為了尊者!將他遠遠甩在后面,讓他連方源的背影都望不到。
  不過在這簫聲當中,鶴風揚的情緒漸漸平復下來。
  “個人有個人的緣法。”
  “方源能有此成就,除了機緣際遇之外,也有他的智謀和拼殺,多少次看清混亂局勢,多少次仍舊命垂一線。”
  “而我并非沒有希望。和平時期,奴道有耗費門派資源之嫌疑。而五域亂戰將起,我專修奴道,必定會被門派更加重視,得到更多的照顧和資源傾斜。”
  “再者,我之前自作主張,偷偷以仙鶴門的名義,向南疆羅家送去信道仙蠱,進行招降。羅家太上大長老并未即刻毀去信道仙蠱,已經是一個很明顯的態度了。”
  “如果此事能成,就是一場巨大功勞,門派貢獻定然十分可觀。到那時,我就為你兌換了天庭仙丹,助小九你成為上古荒獸!”
  鶴風揚望著眼前飛舞的九宮鶴,泛起微笑。
  這只九宮鶴乃是荒獸,和鶴風揚關系十分親密。曾經它身中堪回首宙道仙蠱,從成年不斷回溯,變成青年,再變幼年。鶴風揚積極救治,不惜耗費巨額代價,終于令它恢復原狀。
  東海。
  五色煙霧滾滾蕩蕩,不斷收縮,最終匯入到方源的至尊仙竅中去。
  方源盤坐在無名小島上,眼前一片空闊,再無煙霧遮掩。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大批的蠱仙相伴而來。距離他尚有千步,便落到海面上,對他納頭就拜,主動臣服。
  這些人都是東海正道蠱仙,各大家族的太上大長老都在此處。
  當中,又以亞仙尊沈傷、陸畏因為首。
  方源微微一愣,旋即了然,哈哈一笑:“識時務者為俊杰也,諸位賢達仙俊都起身來罷。從今往后,我會對你們和其余下屬一視同仁。”
  群仙頓時流露出感激之色,齊聲道:“我等拜見煉天魔尊,愿為魔尊大人效死力!”
  哪知方源卻緩緩搖頭:“我索性一同向天下人宣布罷。”
  他同時溝通了寶黃天,開始宣稱。
  “什么煉天魔尊?這個稱號我不接受!”
  沈傷等人愣住。
  “我非魔道,而是正道。之前種種,是為天下蒼生謀求福祉。我不顧身家性命,歷經千難萬險,毀滅宿命,令天下人徹底自由!然而卻遭受天庭等腐朽勢力的打壓,極力地阻撓!”
  “我和樂土仙尊乃是至交好友。瘋魔窟一戰,受到他臨終托付,成尊之后,會效仿樂土仙尊,為五域和諧奉獻一生!”
  “諸位切不可聽信謠言,樂土仙尊非我所殺,而是星宿、巨陽合謀致死。”
  方源義正言辭。
  沈傷、陸畏因只能呆呆地看向他。
  其余東海正道的各家首腦,也仿佛一副幻聽了的樣子。
  方源聲調猛地高昂起來:“世人謹記,我古月方源乃是大愛仙尊!從今日起,創建天地一家大愛盟,只為造福世間,五域和諧!!”
  這番消息迅速在寶黃天中傳播,天下蠱仙一瞬皆知。
  不管是正在和百足天君烤串的楚度,還是私下商量的房家三大首腦,亦或者羅家群仙、鶴風揚,都接收到了這番驚人的情報。
  但方源沒有停止,還在繼續。
  他直接在寶黃天中拋出一份清單,清單中蠱蟲海量。只要蠱師、蠱仙付出合適的代價,方源就會為其煉制蠱蟲。凡蠱不管多大的規模,仙蠱哪怕是八轉,都能煉制!
  五域嘩然。
  “這是我古月方源,一位煉道尊者的承諾!”
  “蠱蟲,是我們蠱修的核心、基石。但一直以來,都太少了,尤其是仙蠱。”
  “有感于此,我古月方源第一項造福天下的舉措,就是為天下人煉制仙蠱。不管你曾經和我有什么恩怨情仇,不管你我是敵是友,我都會不計前嫌,一視同仁地為諸位煉蠱。以此證明我的愛心!”
  “我知道你們的擔心。但事實上,我早已和許多勢力,許多蠱仙有過交易,為他們煉出了許多仙蠱。”
  “比如,西漠房家,我就多次和他們交易。這些都是證據!”
  西漠,房功、房睇長、房化生彼此等瞪圓了雙眼。
  剛剛還強調“潛伏低調,不可成為眾矢之的”的房睇長一臉慘白之色。
  “還比如,南疆的武家,我為武庸煉制的八轉仙蠱,就不只一只。證據都在這里!”
  武庸:“……”
  羅家上下:“……”
  羅霏抱頭,心仿佛碎了:“為什么?武庸大人您竟然在暗中和方源……為什么?!”
  “還比如北原的百足家,我和百足天君有不少合作意向,聯絡很頻繁。”方源繼續宣稱道。
  百足天君宛如石像,手中的竹簽已經烤得燃起了火焰。
  楚度看著他,好像在說:老哥,你怎么回事?你既然已經和方源暗通曲款,為什么剛剛還要借我的渠道和方源聯絡呢?
  方源又道:“不只是北原,就連中洲都有。比如仙鶴門的鶴風揚,我早年就和他有所接觸,可謂不打不相識。”
  “污蔑,這是純粹的污蔑!!”鶴風揚氣得將手中的玉簫摔在地上,渾身之顫。
  最后,方源道:“信與不信,其實都在你們自己。風險當然是有的,但如果是真的呢?為什么不嘗試一下呢?”
  “請大家給我一點信任!”
  “很久之前,就有許許多多的人誤解我。所以,也請讓我向普天之下所有的人證明,我是大愛仙尊!!”
  方源宣稱完畢。
  海面上,風呼呼的吹。
  尚且跪了一地的東海蠱仙們,都仰頭望著方源,神色呆滯。
  望著他們,方源泛起親切的笑容:“諸位,都起來罷,你們都加入了天地一家大愛盟,得到的優待將更多。”
  “我保證。”
  ps:快更新的時候,又緊急調整了一下,所以晚更了,所以這章是4000字。這一章結合上一章連貫地看,效果更好。
  ahref="http:///txt/2/2777/"target="_blank"http:///txt/2/2777//a
  。_手機版閱讀網址: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