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9)     

蠱真人270 暗解事實浮冰

方源一邊說著,一邊又放出太古魂獸。看1毛2線3中文網
  幽魂魔尊動作極快,一下子就抓住了這些太古魂獸,將它們吞食入腹。
  星宿仙尊眼皮跳了跳,巨陽仙尊的臉色也陰沉下來。
  方源剛剛一番話,在“中洲、北原”這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明擺著就是用這兩域來威脅。
  星宿仙尊提出圍殺幽魂魔尊,不管她真正的目的如何,這個建議本身著實是個好建議。
  但方源頻頻出手,就是擺明了要干擾雙尊,并且依次為要挾,企圖從雙尊手中勒索一些東西,來彌補他此次的重大損失。
  雙尊暗自冷笑,同時又很理解方源的想法。
  換位思考,若他們是方源,恐怕也會這樣做。
  畢竟方源是新晉的尊者,沒有雙尊上一世的底蘊,仙元儲備不足,遠遠落后于雙尊。這要和幽魂魔尊開戰,他必定風險最高。
  就算幽魂魔尊被殺了,戰利品的搶奪方面,方源因為仙元儲備稀少,后勁不足,極可能搶不過雙尊。甚至可能幽魂魔尊被殺,方源露出仙元干涸跡象的話,雙尊隨即就會對他下手!
  在這種情況下開戰,對于方源而言是十分不利的。
  而對于雙尊而言呢?
  星宿仙尊暗中傳訊:“巨陽仙友,煉天魔尊看守天相殺招,所耗仙元極多,眼下正是他最虛弱的時候。巨陽仙友應當知道,他可是比幽魂魔尊更具威脅!不若……”
  星宿仙尊還未說完,巨陽仙尊就立即接道:“不若星宿仙友先下手為強,我隨后攻擊!”
  星宿仙尊冷哼一聲:“巨陽仙友如此說法,太過沒有誠意了。”
  誰先對方源出手,誰就會遭受方源的打擊。
  巨陽仙尊說的好聽,星宿仙尊一出手,巨陽仙尊還會出手嗎?他巴不得星宿仙尊和煉天魔尊相互對耗呢。
  星宿仙尊想要聯手巨陽仙尊,對付方源。說心底話,她對方源更加忌憚!
  巨陽仙尊其實也想搞死方源。
  誰都知道方源現在的仙元儲備是最低的。
  但是究竟低到什么程度?
  這是雙尊都想搞清楚的事情。
  按照目前的偵查結果,方源的仙元儲備還是有一部分的。
  不管是雙尊中的任何一方,想要收拾方源,都得付出巨大的代價。看‘毛.線、中.文、網而這種代價,在三尊對峙的情勢下,是萬萬不能接受的。
  雙尊一齊聯手,其實是最佳選擇。
  但是巨陽仙尊、星宿仙尊誰也信不過誰,可以說,一點點的信任都沒有!
  這兩位尊者還擔心一點,那就是方源若是被逼急了,對中洲、北原下手!
  一般而言,蠱仙都約定俗成,不會對凡人、蠱師下手。這是很沒品的事情。尤其是尊者,在這方面更加驕傲,不會隨意下手。
  “但按照方源的底線和原則,這家伙肯定會這么干的。”雙尊對此的看法前所未有的統一。
  巨陽仙尊號稱護短仙尊,他怎么可能忍心看到方源屠戮自己的子孫后代?
  星宿仙尊乃是天庭二代仙王,又怎么可能眼睜睜地看著中洲十大古派,這樣的大好局面被方源破壞呢?那她就是天庭的罪人!
  所以,雙尊頗有些投鼠忌器。
  “唉,如此看來,方源對付不了,幽魂魔尊也圍剿不掉了。”星宿仙尊在心中深深一嘆,“既然如此,何必在這里空耗時間呢?”
  星宿仙尊已有退意,巨陽仙尊同樣如此。
  巨陽仙尊還對星宿仙尊有些怨氣,暗中傳音:“不是我說,星宿仙友啊,你若是真想利用幽魂魔尊來打擊方源,應當更拖延一些時間,讓他為了穩定天相殺招付出更多仙元才是!”
  星宿仙尊冷哼一聲:“兩天融合的過程劇烈又短暫,眼下是最激烈的時刻,也是最難維持天相殺招的時段。方源乃是煉道尊者,按照他的實力,一邊維護天相殺招,一邊對抗幽魂魔尊還是有能力的。”
  “沒想到他如此果決,居然毫不猶豫地犧牲了白天天靈,舍棄了這記九轉殺招!”星宿仙尊流露出遺憾的神情。
  她并不知道實情。
  方源當時已經全力出手了,暗中升煉九轉仙蠱牽扯了太多的心神。所以他才迅速舍棄天相殺招。
  巨陽仙尊也跟著嘆息一聲:“星宿仙友,你到現在還不明白嗎?方源雖是魔道,但一直十分求穩。他看似種種冒險的舉止,實則骨子里都很謹慎。他有很多看似激進的選擇,主要是因為他利用春秋蟬重生,把握極大!”
  星宿仙尊冷哼一聲,不再和巨陽仙尊暗中交流,而是開口道:“既是如此,此戰作罷。二位,后會有期!”
  說完,她就十分干脆地轉身撤離了。
  巨陽仙尊對方源笑了一下,幾乎同時動身,遠離戰場。
  方源故意晚了一步,微微一愣,也開始后撤,卻被幽魂魔尊追擊。
  方源對雙尊傳訊:“二位說走就走,還有什么顏面談誠意?!幽魂魔尊神志不清,就這樣放任他為禍天下,屠戮蒼生嗎?你們好狠的心腸,好毒的心思,怎配得上仙尊之稱?”
  星宿仙尊、巨陽仙尊聽了這話,腦海中浮起的都是方源不斷“失誤”,為幽魂魔尊療傷的戰斗情景。
  星宿仙尊那邊默不作聲,沒有回應。
  巨陽仙尊卻是笑道:“方源仙友,瘋魔窟之爭是我等小看了你,讓你得逞了。但是接下來,你可要好好應對。這樣的話今后就不必說了,尊者之爭豈是如此口舌謾罵能影響的?說多了,只能顯示自身的怯懦和無能罷了。”
  “好,好,好。”方源咬牙,連道三聲好字,也悄然無聲了。
  幽魂魔尊對方源仇恨極深,任憑雙尊撤離,也要對方源緊追不舍。
  方源和其糾纏片刻,便故技重施,利用戰場殺招遮掩了行跡。
  幽魂魔尊失去了方源這個目標,只能在原地徘徊,不斷怒吼,久久不愿離去。
  “好,趁著方源被困,正是我煉化天庭的智道道痕的時機。”星宿仙尊回歸天庭,看到這一幕,十分滿意。
  巨陽仙尊還在趕回北原的路上,心道:“此次三尊交鋒,方源吃虧最大。損失了天相九轉殺招不說,還有數只仙蠱,仙元消耗也不少。若非他足夠狡詐,救助幽魂魔尊,恐怕會更加不堪。”
  “星宿仙尊……”
  巨陽仙尊雙眼精芒一閃即逝。
  星宿仙尊煉化了許多北原的智道道痕,規模上要超過巨陽仙尊在中洲所煉化的運道道痕。
  因為巨陽仙尊此番出手,重點是方源的東海,中洲的運道道痕雖然也煉化了一些,但總量上只有星宿仙尊所煉的一半。
  但巨陽仙尊還是不放心,回到長生天后,他再次催動了運道偵查的手段。
  一聲嗡鳴之后,巨陽仙尊先是查看星宿仙尊的氣運,有一些增強。
  又看方源的氣運,仍舊是之前那個破火爐子。
  巨陽仙尊再看自身氣運,卻是微微皺眉。
  “我的氣運雖有增強,但外界的威脅竟增加了不少。怎么回事?這威脅來自哪一方?”
  能夠威脅尊者的存在,屈指可數。
  “方源?不太可能了。”巨陽仙尊微微搖頭。
  “其他的尊者?比如狂蠻魔尊等等重生復活?”
  “最可能的還是天庭!星宿仙尊此番得利很多,同時天庭另外兩大仙尊都未復活呢!”
  “看來最大的敵人還是天庭啊。相比較起來,方源雖是尊者,到底是底蘊太少了。這尊者對峙,一步落后,就步步落后。將來……保持這等優勢,然后防備他翻盤趕超的手段就是了。”
  眼下,尊者戰力中,幽魂魔尊威脅最低。
  巨陽仙尊可謂最強,尤其是在長生天中,借助他前世的道痕,他能強勢地偵查其他二尊的情況。星宿仙尊也比不上。
  但放到外界,沒有長生天的運道道痕增幅,即便巨陽仙尊運用相同的偵查手段,也沒有這等良效了。
  “或許我可以嘗試進攻天庭?”巨陽仙尊忽然泛起這個念頭。
  一旦讓星宿仙尊煉化了天庭中的智道道痕,她得到的增幅遠比巨陽仙尊更多!
  因為星宿仙尊當年不僅將自己的仙竅貢獻融匯了去,同時歷代的智道蠱仙都將仙竅貢獻進去,成為天庭的一部分。
  但巨陽仙尊旋即又搖頭,掃除了這個想法。
  一來,巨陽仙尊沒有天相殺招,之前突入天庭的運道手段已經失效,他很難進入天庭搞破壞。
  二來,現在和天庭中的星宿仙尊對決,導致仙元消耗過多,會給方源留下趕超的機會。
  “三尊對峙,不能輕易出手。只有等到類似此次的情況,才能最終得利啊。”巨陽仙尊嘆息一聲,沒有在長生天中多做停留,直接回到北原,開始煉化北原的運道道痕。
  方源則仍舊“困”在戰場殺招中,外邊的幽魂魔尊還未走呢。
  方源也不著急。
  “再示弱一會兒,讓雙尊安安心。”
  “不得不說,這天機混淆殺招真是實用!”這已經不是方源第一次感嘆了。
  眼下,天機混淆賦予的臨時天道道痕,仍舊很濃重,仿佛一層層的漁網,環繞方源全身。
  至尊仙竅中,天元寶皇蓮第一次盛放,方源的黃杏仙元瞬間激增九十九顆!
  方源眼中閃過一抹亮光,黃杏仙元迅猛消耗,很快他就催起了一記天道手段。
  在這個天道殺招下,他從瘋魔窟中奪來的事實浮冰開始徐徐消解。
  ps:上個月是4000多月票,首先感謝大家支持,然后這兩更會在最近幾天加更掉!肯定在7號之前。如有意外蠱造訪,我就把身上的責任蠱給它吃!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