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9)     

蠱真人272 沉魚宋亦詩(2月加更1/2)

兩天混淆,照得海面忽明忽暗。kanmaoxian.com
  日月同輝,萬物紊亂,三尊共世,這是前所未有的亂局。
  海潮起伏,海風陣陣,方源端坐云端,此刻緩緩睜開雙眼。
  煉化東海的煉道道痕,已經有一段時日了。對此,他頗有心得。
  此時,他煉化的煉道道痕已經覆蓋了大半個宋家的地盤,在西北方向觸及詩情海域,在東南方向涵蓋了登天野。
  在這片范圍內的煉道道痕,都為方源所有。
  此時此刻,方源不需要閉上雙眼,都能感應到許多和煉道相關的東西。
  他對這片區域內的煉道道痕的多寡、分布,有著清晰無比的認知。
  深藏海底的種種煉道蠱材,以及蘊含煉道道痕的魚蝦、水草等等具體位置,都有模糊的感應。
  此時此刻,方源腦海中縈繞著許許多多的想法,急需驗證。
  他心念一動,暫時停止煉化道痕,催起偵查殺招。
  下一刻,他的目光就穿透海面,深達海底數千里,看到了一條大魚。
  這魚體型之大,堪比五六層的樓閣。魚身前后小中間大,仿佛巨型梭子。魚鱗黑灰之色,并不光滑,摸起來充滿了粗糙之感,仿佛是摸著砂石。
  這是沉魚,蘊含律道、煉道道痕。
  沉魚的實力至少是上古荒獸,也有太古荒獸。
  方源看到的就是太古荒獸級別的沉魚。
  沉魚習性特別,每隔數年才會甩擺魚尾,游到水面上呼吸空氣,因此它常常隨波逐流。又因為它體重,所以隨波逐流的過程中,它在海水中不斷下沉。
  每當它開始甩動魚尾,用自己的力量游向水面,沉魚全身的鱗片就會在這個過程中迅速脫落。當沉魚呼吸夠了新鮮的空氣,身上會長滿新的鱗片,又開始一動不動,隨波逐流,繼續下沉。
  這些脫落的鱗片看似很重,其實非常輕巧,多數會浮在水面上,天長地久之后,沉魚的鱗片沖到沙灘,被蠱師撿起來,以為至寶。
  沉魚鱗片是煉制美顏蠱等等的關鍵蠱材,具備很高的價值。
  在這點上,它和落雁的羽毛一樣。
  “但是要煉制美顏仙蠱,就得同時采用仙材級數的沉魚鱗片、落雁羽毛。”方源看到這頭沉魚的時候,嘴角就微微溢出一絲笑意。
  這和他剛剛的煉道感應完全一致。
  “如果我煉化了沉魚身上的煉道道痕,會怎么樣?”
  方源煉化的煉道道痕,是天地間的自然道痕,并不包括沉魚這等生靈身上的相關道痕。看1毛線3中文網
  方源想到就做,他選擇了一個煉道殺招,又稍稍改良一番,能令他間隔很遠,就能對這只沉魚進行強煉!
  強煉剛剛開始,原本懶懶散散的沉魚,就像是觸電了一般,猛地甩起魚尾,哧溜一下,竄出去老遠。
  它爆發出了和體格很不相符的速度,因為體格太大,立即掀動一股不小的海底激流。
  “哪里走?”
  方源冷哼一聲,立即催動另外手段。
  沉魚頓時動彈不得,被方源強行煉化了身上的煉道道痕。
  煉化之后,方源對沉魚的感應頓時清晰了數倍!
  方源放開束縛,沉魚重歸自由,卻情緒很是低落消沉,又夾雜著恐懼、憤怒、麻木、酸楚,仿佛遭遇了魚生最慘重的挫折,再無法面對接下來的生活。
  “怎么回事?”
  方源在隨后的觀察中,發現這頭沉魚竟開始絕食了。
  沉魚的食物,并非海草也非魚蝦,而是海泥。
  每隔數年它身上的魚鱗退化成普通蠱材,或者當它身上的魚鱗消失大半,不能嚴密保護它的安全的時候。它就會沉落到海底,吞食大量的海泥。
  這頭被方源折磨的太古沉魚,身上鱗片散落大半。按照常理,它應該下沉到海底,吞食海泥才是。
  “難道是被我暴力摧殘,喪失了生活的渴望?”方源搖了搖頭,隨即動用智道手段。
  稍稍一算,他就明白了。
  沉魚吞食海泥,一方面是為了果腹,另一方面則是為了產生新的魚鱗。
  而它產生魚鱗的根源,乃是它身上的煉道道痕。
  正是因為這些煉道道痕,它才能消化掉這些海泥,并從中汲取營養,轉變成厚實的仙材魚鱗。
  但是現在,它身上的煉道道痕全被方源煉化了,它就喪失了這個功能。
  明明自己鱗片缺失,它卻沒有了吞食海泥的舉動。
  為了驗證推算的結果,方源又對這頭太古沉魚動用了食道殺招。
  這頭太古沉魚很快就餓了。
  這一次,它開始主動吞食海泥。
  然而好景不長,它的腹內海泥很快就積蓄起來,無法迅速消化。如果不是方源及時撤銷食道殺招,太古沉魚就要因為吃掉太多海泥,又因為消化不良,而被自己撐死了。
  方源輕輕巧巧的幾個手段,就將一頭太古荒獸玩廢了。
  “如果我將這些道痕還給它呢?”方源又開始推算,很快就有了一個煉道殺招,以及配套的智道殺招。
  方源先用智道殺招,將沉魚的意志壯大,并且加以引導。
  隨后,方源催動煉道手段,手把手教導沉魚把身上的煉道道痕,都煉化回去。
  不久后,沉魚重獲自己的煉道道痕,它又回復了神采,仿佛原本黯淡的魚生又亮起了光輝,低沉的情緒一掃而空。
  它體內積蓄的海泥,也迅速消化,然后轉變成了滿身仙材魚鱗。
  方源點了點頭,這個結果完美證明他的猜想。
  然后,他又將太古沉魚身上的煉道道痕煉化掉了。
  太古沉魚:“……”
  它再次流露出麻木、恐懼、憤怒、驚疑等等一系列復雜而又強烈的情緒。
  方源動用蠻力強行將它趕到遠處,在那里的海底,煉道道痕更加稀少,也被方源統統煉化。
  于是,不出方源所料的,他對這頭太古沉魚的感應減弱了很多。
  而當方源將這頭太古沉魚,放到煉道道痕更多的環境中去,他對太古沉魚的感應比剛發現時候還要清晰、穩定。
  方源信手一揮,萬頃海水爆炸開來,方圓一里的煉道道痕統統都被方源毀滅。
  在方源的煉道感應中,這塊地方就成了一個小小的黑洞。
  方源將太古沉魚塞入黑洞當中,下一刻,他完全感應不到太古沉魚的存在。
  “這就證明,我的煉道感應是順著煉道道痕延伸的。宛若蛛網對于蜘蛛的意義。”
  方源的煉道感應,只局限在他所煉化的煉道道痕的范圍內。
  這些天來,他等若是在東海的腹心之地,搭建了一片蛛網。不管是他本人離開蛛網,還是標記好的獵物進入蛛網中的某塊漏洞中,他都感應不到。
  這點發現,讓方源很滿意。
  因為巨陽仙尊煉化了一部分東海的運道道痕。
  但是只要巨陽仙尊不親自接觸這片運道道痕,就沒法有什么運道感應,更沒有能力借助這片運道道痕做什么事情。
  “當然,也不排除巨陽仙尊擁有一些仙道殺招,能夠臨時令自身跨越距離,接觸到東海的那片被煉化的運道道痕。”方源暗自提醒自己。
  驗證了許多猜想,方源收獲很大。
  他故技重施,將太古沉魚的一身煉道道痕又都還給了它。
  接下來,他沒有再折磨這頭魚,而是直接放任它驚恐逃亡了。
  方源陷入沉思。
  “煉道道痕雖然分布五域兩天,但分布并不平均,有些地方濃郁,有些區域卻很稀少。”
  “對我而言,當然是煉道道痕越濃郁越好了。”
  “這樣一來,這些煉道道痕被我煉化之后,我的煉道感應會越發強力。在這種環境中爭斗、煉蠱,受到的增幅也會很大。”
  “嗯?這是什么情況?”
  方源忽然神色微動,在極遠處他忽然感應到了頗為強烈的煉道波動。
  “詩情海域么。”
  方源立即催動偵查手段,目光犀利,穿透一切,閃電般找到了煉道波動的源頭。
  是宋亦詩。
  詩情海域本身就是宋亦詩的領地,她在海底的火山中,建立了一座行宮。
  此時,她身處行宮中的修行密室,衣衫褪盡,露出白嫩如雪,窈窕可人的身姿。
  一記水道殺招被她催動著,散發出綿綿不絕的水汽。
  水汽浸潤她渾身上下,她清麗絕美的面容在水汽中更顯得朦朧誘人。
  方源恍然:“原來如此。”
  他立即辨認出來,宋亦詩正在修行水道的防御殺招。
  東海宋家擅長水道,有招牌的水道傳承,名為流水。這套傳承當中包含流水不腐、流水無情、落花流水等防御手段,分別防備毒道、智道、木道。又有車如流水殺招用于轉移騰挪,細水長流殺招減少仙元損耗,流觴曲水殺招模擬出食道效用,行云流水殺招輔助殺招催動。
  “宋亦詩現在動用的,應當就是流水不腐殺招。此招乃是被動防御手段,本質上是在肉身上刻印水道道痕。一旦有毒道攻勢臨身,就會自行發動。”
  “從本質上而言,這也是煉蠱。只是此次煉蠱的目標,乃是蠱仙的肉身。”
  “難怪會被我感應。”
  方源恍然,旋即細細查看。
  他境界高絕,煉道是無上大宗師,水道也是大宗師。
  稍稍看了一會兒,就洞悉了流水不腐殺招的所有奧秘。
  方源起了興趣。
  這是個好機會,他心中又有新想法需要驗證。
  ps:今晚8點還有一更。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