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2)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2)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2)     

蠱真人273 萬物為一

宋亦詩修行了三個時辰,終于停止催動殺招。看‘毛.線、中.文、網
  她吐出一口濁氣,睜開雙眼,就見一股氤氳水汽,隱隱約約,朦朦朧朧,從自己的從手臂流到小腿再到胸口停駐。
  宋亦詩仔細觀察水汽規模,心中欣喜:“按照這種程度,我只需要再修行半個月左右,便能修成流水不腐防御殺招了。”
  “奇怪,為什么這一次修行,效果比之前更加明顯?是我的錯覺嗎?”
  宋亦詩微微搖了搖頭。
  她又查看自家仙元。
  仙元并不充足,仙元石更是不多了。
  “唉,天庭乃是仙元石的源頭,它一停止派發,整個市場中的仙元石就急劇縮減。我這還是得到爺爺的暗中資助,換做其他蠱仙,日子更不好過!”
  宋亦詩嘆息一聲。
  若是仙元石充足,她這個時候就會消耗仙元石,迅速補充仙元,來繼續修行流水不腐防御殺招了。
  現在卻是要暫緩腳步,令自家仙竅本源產出仙元。達到一定的規模后,再進行修行。
  “將流水不腐殺招修成之后,就要修行流水無情殺招。我家的流水傳承乃是招牌,東海聞名,放到五域都論優異。被動防御手段本就罕見,一般而言,蠱仙往往只能修行一種,很難兼修多種被動防御手段。”
  “但是我族的流水傳承,卻是精妙構思,匠心獨運。因為核心統一,可以疊加多道被動防御殺招。”
  宋亦詩念及于此,不禁心頭微微驕傲。
  但旋即這股情緒就被她撲滅。
  “唉,我現在還差得遠。”
  “等到流水無情殺招修成,我就立即渡劫,晉升七轉。”
  “三尊對峙,兩天混淆,五域亂戰或許明天就可能爆發!”
  宋亦詩原本是天之驕女,受到爺爺溺愛,家族支撐,不愁修行資源,自身美貌動人更是當今東海公認的六大美人之一。
  但無憂無慮的生活,已經一去不返了。
  局勢變化得太快,讓宋亦詩心中的安全感蕩然無存。時至今日,整個東海正道超級勢力都投靠了方源,這在以前根本無法想象!
  外在的壓力刺激著宋亦詩,讓這位天之嬌女擁有了強烈的修行意愿。
  尤其是前幾天,來自宋家太上大家老,也就是宋亦詩的親爺爺宋啟元的來信,給宋亦詩帶來了別樣的刺激。
  雖然信中,宋啟元絮絮叨叨一大堆,最后提及到天地一家大愛盟傳下命令,要從鮫人王庭中挑選一批鮫人蠱仙,進駐至尊仙竅修行生活。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方源雖然沒有明確規定鮫人蠱仙的男女比例,但是鮫人王庭卻是有意挑選出了最為美貌,最具氣質的一些女仙。
  再加上方源本人并未有過什么伴侶,出道以來一直遭受外在巨大壓力,直至現在成就了尊者,可以和天庭、長生天正面對抗,可謂壓力劇減。
  宋啟元順著這個話題,就又說到巨陽仙尊。
  當年巨陽仙尊可是成尊之后,就廣招天下美人,布置五大后宮。
  然后又提到其他的尊者。
  十大尊者中都有伴侶,只是或多或少而已。
  即便是從未婚嫁的星宿仙尊,都似乎曾經有過一段愛戀,涉及到某個異人蠱仙……
  宋啟元隱晦含蓄地提出一個想法,當然,試探自家親孫女的意思居多。
  “大愛仙尊若是有意挑選女伴,宋家就會將我獻上去嗎?!”起初,宋亦詩是很憤怒的。
  但幾天后,她的情緒穩定下來,冷靜思考:“爺爺不會這么逼我的,他只是稍稍提了一下這個可能。一切都主要看我的意愿。”
  “然而,若是大愛仙尊強自下令,如同巨陽仙尊曾經那般,搜羅各地美人。我又怎么能逃得過?宋家又怎么能護得住我呢?”
  一直驕傲宛若天鵝的宋亦詩,意識到這一點后,心中充滿了酸楚和無奈。
  “如果這種情況發生,我不能拖累這個養育我,栽培我的家族。爺爺如此愛護我,資助我,之前就偷偷給我水服仙蠱,若不是這只仙蠱,我又怎么能改良殺招,現在如此順利地修行流水傳承呢?而我又如何回報他呢?因為自己不情愿,就給宋家帶來滅頂之災嗎?”
  “我又怎么能這樣自私呢?”宋亦詩想到這里,心中不由地就生出一股愧疚之情。
  她順著這個思路,再深思一層。
  “假設大愛仙尊是有這樣的想法,我為了家族,定然會獻上自己。那么何必要等到那個時候呢?為什么不更進一步,主動爭取呢?犧牲一個我,若是此事能成,我宋家必定繁華鼎盛!”
  “唉,不想這些了……”
  方源并不知道,他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個命令,實施之后,就被麾下扭曲了原意。
  方源也不知道宋亦詩心中的復雜心思,他正在琢磨剛剛的收獲。
  宋亦詩修行的時候,方源悄然動用手段,通過利用詩情海域周圍的煉道道痕,給宋亦詩帶來了增幅。
  方源淺嘗輒止,相當于稍稍吹了口氣,宋亦詩此次修行的成果就上漲了一成有余。
  “如果我全力出手,宋亦詩修行效率將暴漲數十倍!”
  “她這是水道修行,因為是被動防御手段,所以擦了煉道的邊。若是正兒八經的煉蠱,我的影響程度還要更深。”
  “如此一來,我可以利用煉道,幫助其他人煉蠱。同時反過來,我也能暗中破壞。至少沒有我的允許,在這片我煉化的煉道道痕的范圍里,誰都別想煉成一只仙蠱!”
  這就相當可怕了。
  尊者的恐怖在這一方面展露無疑。
  方源欣喜之余,心頭也是沉重。
  他在煉道上有這樣的影響力,同樣的,巨陽仙尊在運道,星宿仙尊在智道上也是等同的。
  “如果我煉化了五域兩天中的所有煉道道痕,并且時刻監控,但凡有蠱仙煉制仙蠱,我就暗中破壞。能否讓全天下只有我一方可以自由煉蠱呢?”
  方源想到這個問題。
  旋即,他就搖了搖頭。
  蠱仙若是在自家仙竅中煉蠱,方源是影響不到的。
  因為仙竅自成天地,內外隔絕。
  但若是蠱仙在外煉蠱,方源感應到,就能影響到。
  將宋亦詩拋之腦后,方源又將注意力集中在了某個海底的珊瑚群中。
  這片珊瑚群蘊含豐富的煉道蠱材,乃是天然的煉道資源點,價值很高,目前還并未被發現。
  方源細細琢磨,精心研究。
  他運用宙道殺招,觀察這片珊瑚群的形成過程。
  為什么會形成這樣的一塊煉道資源點呢?
  數千年前,這里空無一物。
  但有一頭沉魚死在了這里。
  沉魚的煉道道痕、律道道痕擴散開來,影響了周遭環境。
  數百年過去后,沉魚尸體徹底消解,周圍的環境穩定下來。
  起初,是有各種普通魚蝦成群結隊地來到這里。隨后,中型、大型生物遷徙。
  海流洶涌,將種子、珊瑚等等沖刷過來。
  這些緩慢的改變在經過數千年后,有物競天擇,有機緣巧合,又順勢演變,終于形成當下的局面。
  方源重點關注這塊珊瑚群的煉道道痕。
  數千年來,這里的煉道道痕不斷增增減減,起伏不定,最終變成現在這個模樣。
  “只要我仿造這個煉道道痕的演變,時間又足夠充裕的情況下,我能在至尊仙竅,在任何地方建造出這樣的煉道資源點!”
  當然,還有更便捷也是更通用的法子。就是直接布置煉道大陣,消耗煉道仙材,勾勒環境,營造出相同材質的珊瑚資源點。
  但是這個法子,往往布置大陣需要一些仙蠱,需要耗費仙元。
  而自然演變出來的道痕布局,積蓄出這片煉道資源點,卻不會耗費仙元,也不需要仙蠱。
  事實上,方源經營至尊仙竅,一直都采用后者的方法,大量地布置仙陣,瞬間營造出資源點來。比如現在的地脈節點、水脈節點,都是一個個分布各處的大陣。
  這些大陣不僅利用了仙蠱,基本上還以本身資源點為核心,布置大陣。
  這樣做非常快捷,所需時間很少,但是代價很高昂。
  而自然演變,代價很低(不需要仙蠱,仙材是一點點積累出來的),但需要的時間很長。
  “不管是哪種方法,兩者的本質是相同的,都可以將它們看做是——殺招。”
  仙陣自然是殺招,而自然演變出的道痕布局,就可看做是被動殺招。只是這個殺招不是防御,而是用來營造環境。
  “等等。”方源旋即想到了神不知、鬼不覺以及無間道殺招。
  神不知、鬼不覺殺招,都是在魂魄上形成了一層密實的道痕絲衣。宛若絲綢,非常緊密。它們不損耗仙元,乃是被動防御殺招。
  而無間道殺招,也是盜天魔尊創造,在五域兩天各處施展,縮短路程。這是三十多萬年前的仙道殺招,至今仍舊有效。不過現在兩天混淆,恐怕被破壞得差不多了。
  “這些殺招從本質上而言,和珊瑚群資源點并無區別啊。”
  方源又想到了鴻運齊天蠱。
  這只仙蠱乃是一次性的消耗蠱,運用之后,就能讓蠱仙鴻運齊天,再不消耗仙元。
  它的本質和珊瑚群資源點,又有什么不同呢?
  方源又想到了煉海雛形。
  這是瑯琊地靈拼盡全力想要打造出來的煉道天地秘境!
  “什么是天地秘境?不過是特定流派道痕的聚集,形成了某種特殊的威能。蕩魂山產生膽識蠱,乾坤晶壁映照世間一切發生的事情。”
  “天地秘境就是極致的資源點,也是蠱蟲、殺招的另一面。”
  “所以,萬物為一么?”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