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3)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3)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3)     

蠱真人292 討房大戰

雷霆般的炸響此起彼伏,種種殺招輪番交鋒。看.毛.線.中.文.網即便激蕩起來的恐怖余波,也帶著致命的兇險!
  房家的襲擊得太突然了,大大出乎討房聯盟的意料。更讓聯軍眾仙懊恨的是,他們沒有選擇一處資源點駐扎,而是一片尋常沙漠。
  他們即將向房家大舉進發,只是臨戰之前,要商討好交易的內容。
  房睇長的計謀起到了良效,他屢屢公開和方源交易,讓討房聯盟內部不穩,大大拖延了他們正式進攻的時間。
  而這一次突襲,也是房睇長的主張!
  “房家房睇長!!!”萬逍咬牙切齒。
  不只是他,聯盟諸仙都在此刻,感受到了房睇長的厲害。
  雞籠犬舍中,房睇長面色冷峻,眼眸綻射著銳利的鋒芒。
  戰場的情勢映在他心中,他斷喝一聲:“放出所有的上古荒獸,不求斬殺,但定要沖散敵方諸仙。”
  下一刻,雞籠犬舍爆發出刺眼的光輝。數十頭上古荒獸有雞有犬,勉強結成兩隊,悍然沖向前方。
  萬豪光看得睚眥欲裂,頓時明白房家的打算,他出聲狂吼:“不要被沖散,誰要是落單,就要有性命之憂!”
  房家的蠱仙都縮在三座仙蠱屋中,而聯盟的蠱仙都飛于半空。
  這些蠱仙臉色都變了,誰能用肉身抵擋這些上古荒獸呢?
  就算用殺招,也一時間無法消滅。
  一旦邊打邊退,本就松散的己方陣型立即就會被破壞,就給房家得逞了。
  就在這時,聯盟中的一位蠱仙忽然大笑一聲,模樣驟然變化。
  “該我出手啦!”他身著青色大袍,哈哈大笑,聲音聒噪,帶給人深刻印象。
  “你不是田風尨,你是田大雞!”聯盟中的其他蠱仙驚呼,臉上涌出喜悅之色。
  田大雞乃是七轉修為,專修奴道。
  他并非田家嫡系,原本只是一位沒有修行資質的卑微少年,一生只能成為農夫。
  但一次照料田地的時候,意外從田地中翻出了一份蠱仙傳承。
  正是這份傳承,讓他的命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轉變。
  他先是暗中修行,隨后被發現,不得不將蠱仙傳承貢獻給了田家。
  當時接手的蠱仙田剛輝,為人正派,沒有貪圖這份傳承,反而在隨后的日子里力保田大雞。
  田大雞繼承了這份奇特傳承,只能奴役雞類對象,但效果奇佳。
  下一刻,田大雞猛然出手,催動奴道殺招,竟將房家釋放出來的雞類上古荒獸,全數策反。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這些上古荒獸立即掉轉矛頭,對付身后的犬類上古荒獸。
  一時間,雞犬交鋒,殺得戰場沙土漫天。
  討房聯盟危機頓時解決,萬逍、萬豪光、孫望等人紛紛出手。
  風道、光道、炎道等殺招依次爆發,形成完美的三波攻勢,沖向雞籠犬舍。
  房家有謀算,萬家也有準備。
  田大雞的身份是一個秘密,直到現在才暴露出來,這就是萬家特意和田家溝通的結果。
  聯盟雖然被房家拖延了腳步,但萬家沒有浪費這些時間,在內部商討的同時,萬家積極組織蠱仙進行演練。
  聯盟的蠱仙們彼此難有默契,單打獨斗沒有問題,但群戰是最大弱點。
  畢竟異種流派的道痕,是相互排斥的。
  針對這個弱點,在天庭源源不斷提供仙元石的條件下,聯盟諸仙勤修苦練,養成了初步群戰的基本默契。
  “房化生。”房睇長一邊操縱雞籠犬舍后撤,一邊呼叫援手。
  雖然雞類上古荒獸臨陣倒戈,但雞籠犬舍仍舊操縱著犬類上古荒獸。這座仙蠱屋很重要,若是被轟炸得損失了什么關鍵仙蠱,那就糟糕了。
  犬類上古荒獸會不聽命令,迅速潰敗。
  房化生在落英館中坐鎮,聞言立即趕來。
  仙道殺招——鏡花!
  落英館表面頓時爆發出一陣光輝。
  光輝潔白如雪,先是爆發而出,旋即猛然收斂,在屋頂中化為一個巨大的花骨朵兒。
  花骨朵兒迅速綻放開來,片片花瓣猶如鏡片,折射著光線。
  綻放的過程中,花瓣相互碰撞,發出一連串的叮當脆響。
  花朵徹底綻放后,比落英館的屋頂還要大上三分,美輪美奐。
  鏡花眨眼成形,猛地爆發出一股強勁的吸攝之力。
  不管是萬豪光,還是萬逍,亦或者孫望的殺招,大半威能被鏡花吸攝進去。
  但還有一小半威能,讓落英館不斷震動,鏡花花瓣飄零破碎,剩下的花瓣重新收攏,再次形成花骨朵兒。
  “還給你們!”房化生低喝一聲。
  鏡花的花骨朵兒再次綻放,將之前吸攝進來的殺招威能,猛地釋放出去。
  花朵徹底消散,釋放而出的殺招逼得萬豪光等人不斷后撤,只能再催手段辛苦抵擋。
  房化生見到三仙狼狽不堪,知道是戰機出現,正欲追擊,忽然對面敵陣中陡然冒出一座炎道的仙蠱屋!
  這座仙蠱屋宛若巨大車輪,將董家的兩位蠱仙董珠、董明吸攝進去后,立即翻滾而來。
  董家的仙蠱屋赤河車!
  赤河車中,董明一臉仇恨之色,大聲喊道:“房家,你們曾經用偷道仙蠱屋偷襲我董家資源點,毀害我族的寶月綠洲。這個仇,就在今天報了!”
  赤河車以碾壓之勢,掀動萬千火焰,熊熊燃燒,直接撞向落英館。
  轟。
  一聲巨響,落英館劇烈顫抖,飛速后撤。
  “哪里走?”赤河車緊追不舍。
  不多時,落英館上已經附著點點火焰,處于下風。
  赤河車在相當程度上,克制著木道仙蠱屋落英館。
  “既然有了火,那就好辦了。”聯盟陣中,弓焦車微微一笑,猛地施展出一記殺招。
  轟隆。
  下一刻,落英館上的火苗猛地竄動上去,化為大火!
  “可惡……”房化生咬緊牙關,全力操縱落英館抵擋,但一時間仍舊無法挽回局面。
  落英館中其余的房家蠱仙,正在全力搶救落英館中的蠱蟲。
  赤河車的火焰正在滲透到仙蠱屋中,向著核心仙蠱蔓延而去!
  房功見此,就想操縱問津塢支援。
  但另一座七轉仙蠱屋,始終攔截在它的前方。
  正是萬家的宙道仙蠱屋——萬歲樓!
  隨后,房睇長所在的雞籠犬舍也遭受到了眾多蠱仙的圍攻。
  房睇長深深一嘆,心中揣摩:“萬家此次果然是準備充分!”
  不管是隱藏身份的田大雞,還是克制落英館的赤河車,亦或者始終糾纏著問津塢的萬歲樓,都證明了萬家此次反攻,絕對是有備而來。
  房家的這三座仙蠱屋,早就不是什么秘密。而此次討房聯盟,涵蓋了超過十個的超級勢力,從他們手中找出克制房家的辦法,當然不困難。
  自從雞類上古荒獸被策反的那一刻,房睇長就知道不妙了。
  當討房聯盟站穩腳跟,反應過來后,房家反而受到了壓制。之前突襲的優勢,早已蕩然無存。
  不過情勢危急,房家諸仙卻仍舊是忙而不慌,仍舊擁有著充沛的自信。
  土行梭——出動!
  房沉、房安蕾飛出仙蠱屋,旋即遁入土行梭中去。
  “就是這座仙蠱屋,壞我高松綠洲的陣基!”萬逍見了大怒,立即轉變攻擊目標,將醞釀許久的狂暴風刃,甩向土行梭。
  土行梭不閃不避,承受這記狂暴風刃后,反沖向敵陣。
  所到之處,聯盟蠱仙慌忙閃避,誰敢拿自己的肉身和一座七轉仙蠱屋對撞?
  萬逍見此,瞳孔猛縮。
  土行梭仙蠱屋全面增強了,上一次突襲高松綠洲時,它的防御很是薄弱。但這一次卻是截然不同。
  不過,這座土道仙蠱屋也在萬家的應對范圍之內。
  甚至,就連土道仙蠱屋增強的情況,也沒有出乎萬家所料。
  關鍵時刻,莫沙塔站了出來,催動殺招,阻截土行梭。
  土行梭表面立即積累了一層厚實的沙土,讓其速度暴降。
  砰。
  土行梭猛地一震,沙土破碎。沒有了束縛,土行梭直接殺向莫沙塔。
  莫沙塔大驚失色,掉頭就跑。
  聯盟的陣腳開始亂了。
  蕭夜壺咬牙,不得不提前出手。
  他舉起手中的夜壺,遙遙照準土行梭,發出一團漆黑的光輝。
  “休想!”房化生呼喝一聲。
  落英館再次發動。
  仙道殺招——曇花一現!
  漆黑光團原本速度極快,但在半途中受到曇花一現的影響,猛地變慢了許多。
  土行梭輕輕松松地就閃避開來,氣得蕭夜壺雙眼怒瞪。
  “你還有心思管其他人!”拓跋乘風出招。
  他是西漠蠱仙界中有名的蠱仙,極為擅長輔助手段。
  這是一記風道的輔助殺招,罩住落英館后,立即火借風勢,讓大火覆蓋了落英館大半表明,熊熊燃燒起來。
  房化生臉色頓沉,他剛剛雖然替土行梭解圍,卻令落英館處境更加兇險。
  “要支援落英館嗎?”房睇長掃視整個戰場,旋即見到一個身影,不由瞳孔微縮,“不,先救問津塢!”
  左丘散沙自從開戰以來,就龜縮在敵陣后方,醞釀著殺招。
  此時,殺招氣息已經接近圓滿。
  房家擁有上房揭瓦殺招,克制著仙蠱屋。左丘家同樣有一殺招,名為一盤散沙,就是左丘散沙所創!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