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6)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6)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6)     

蠱真人293 如虎房功

一盤散沙這一招的威能和上房揭瓦類似,同樣能克制仙蠱屋。看。毛線、中文網
  毫無疑問,這是討房聯盟對付房家的大殺器!
  房家最擅長的就是仙蠱屋。
  擁有一盤散沙的左丘散沙,正是壓制房家的關鍵人物。
  “不能讓他催出殺招!”房睇長指明左丘散沙的威脅,當即下令,“房芝、房東西,你們去!”
  兩位房家七轉蠱仙飛出雞籠犬舍,猛地取出一座仙蠱屋。
  這仙蠱屋只有兩層,乃是一座矮樓。
  仙蠱屋催動而行,樓頂上就散發出滾滾濃煙。
  七轉仙蠱屋——煙波樓!
  “一座全新的仙蠱屋出現了!”
  “房家交易了那么多的資源點,果然是從煉天魔尊手中又籌建了一座仙蠱屋。”
  聯盟諸仙震動。
  按照之前商議的計劃,石抗挺身而出,惴惴不安地接近煙波樓,進行試探。
  畢竟,他最擅長防御。
  煙波樓速度不快,但樓頂的濃煙卻是越發洶涌,很快就蔓延大半戰場,企圖將左丘散沙卷席吞沒。
  聯盟諸仙不明濃煙威能,全都謹慎后撤。
  仙道殺招——漩澄凈空!
  秦朗催出生平最得意的手段,一瞬間,浩蕩煙波消散大半,天地重現清明。
  “哼!”房睇長見此,親自動身,臨走前丟下一句話,“房棱、房云你們給我看好雞籠犬舍。”
  房睇長飛出來,立即取出一座仙蠱屋,飛了進去。
  “又是一座七轉仙蠱屋!”
  討房聯盟一片嘩然,大為震動。
  房家新增了三座仙蠱屋,并且都是七轉!
  東海的煉天魔尊到底支援了房家多少東西!
  第三座仙蠱屋名為念去亭,乃是智道仙蠱屋,正和房睇長匹配。
  房睇長催動仙蠱屋中的手段,射中左丘散沙。
  左丘散沙已經接近成功,結果腦海中的念頭猛地離去,飛出腦海,在他身邊盤旋!
  仙竅中各個蠱蟲頓時散亂不堪,左丘散沙催動殺招失敗,噗的一聲,噴出血來,遭受嚴重反噬,重傷委頓下去。
  拓跋乘風、弓焦車見機不妙,連忙放棄圍攻落英館,前者救走左丘散沙,后者遙攻念去亭。
  念去亭硬頂著弓焦車的炎道殺招,又故技重施。
  唐爛柯哎呀一聲,從高空向地面墜落。
  “擋不住了!”石抗滿身都是漆黑之色,被煙灰涂滿了一般,大喊著爆退。
  煙波樓散發的濃濃黑煙,讓他防御十分艱難,眼下已經到達了極限。看.毛.線.中.文.網
  就在這時,一道黃色流星猛地貫穿戰場,狠狠撞向石抗。
  是土行梭!
  石抗瞳孔縮成針尖大小,恐怖的死亡危機籠罩他整個身心。
  砰。
  關鍵時刻,習熟銅飛來,舍身從側面一撞,將土行梭的沖撞路線強行改變。
  石抗幾乎和土行梭擦身而過,僥幸撿回一條性命。
  他戰意消散大半,拼命后撤。
  “敵勢已亂。”房睇長見此,悍然催動念去亭,又找上田大雞。
  田大雞嚇得連忙從仙竅中放出一頭頭上古荒雞保護自己。
  哪知房睇長只是虛張聲勢,立即又將矛頭轉向孫望。
  孫家蠱仙最是保守,剛將念去亭有如此動向,立即飛奔后撤,速度驚人。
  萬家蠱仙臉色難看至極。
  房睇長不愧是智道蠱仙,洞悉人心,憑借著念去亭的威懾力,并沒有真正出手幾次,就有了種種戰果!
  “太上大家老,此時就是我房家取勝之時!”房睇長語氣隱隱激動。
  問津塢中,房功等的早已不耐煩。
  聽到房睇長這聲呼喚,他哈哈大笑,將問津塢拋給其他房家蠱仙,身若流星狠狠飛出。
  萬歲樓被房功狠狠一撞,整個樓體差點栽倒下去。
  仙道殺招——上房揭瓦!
  房功掌影紛飛,掀起疾風暴雨般的攻勢。
  萬歲樓的防御殺招也難抵擋上房揭瓦殺招,樓體迅速崩潰。
  “好!”蕭夜壺眼中精芒爆閃,他終于見到了只身在外的蠱仙了,這就有了夜壺仙蠱屋發揮的空間。
  但是他正要出手,就見土行梭襲來。
  蕭夜壺大罵一聲,只得后撤,先保自身。
  萬歲樓迫不得已,催動最強防御手段,房功的壽命開始被迅速抽取。
  房功冷笑一聲,果斷飛速離開。
  他逼出了萬歲樓的這個手段,已經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萬歲樓的這個手段一旦催動,至少得一個時辰之后才能停止下來,周圍的蠱仙盟友都紛紛撤退,遠離萬歲樓。
  討房聯盟的陣型已經徹底散亂了。
  房功舍棄萬歲樓,殺到赤河車面前。
  “你們不是要報仇嗎?那就來!”房功大吼。
  上房揭瓦殺招再次爆發開來,赤河車連忙后撤,熊熊火焰逼向房功。
  房功不閃不避,在熊熊烈焰中貼著赤河車打。
  董明尖叫:“房功,你欺人太甚!”
  他催動赤河車,撞向房功。
  房功厲芒一閃,悍然反撞向赤河車。
  兩者相撞,赤河車倒退,房功乘勝追擊。
  董明臉色煞白:“這就是八轉力道蠱仙的威能?!”
  董珠一聲不吭,放出火漿鳥。
  房功拳腳相交,火漿鳥被他兇殘打爆,凄慘至極。
  十幾個呼吸,赤河車被房功揍得節節敗退,車輪表面破碎不堪。
  “房功,你休得猖狂。”蕭夜壺好不容易借助其他盟友蠱仙的幫助,終于有了出手的空間。
  為了請動他,萬家向蕭家支付了高昂的代價。
  為什么?
  不就是為了對付房功么!
  仙蠱屋夜壺體型小巧,并不能像通常的仙蠱屋那樣載人,沖撞起來也極其吃虧。
  但是它最擅長對付在外的蠱仙。
  哪怕房功也要遭受威脅!
  “房功,去死!!”蕭夜壺終于出手了,漆黑光團射向房功。
  “房功,你還不撤?!”董明、董珠齊聲呼喊,他們都十分慌張,因為赤河車瀕臨破滅。
  哪知房功哈哈大笑,看也不看來襲的漆黑光團:“這正是我房家逆世揚名之戰!我房功豈能吝惜性命?”
  轟的一聲巨響。
  赤河車被房功徹底轟碎!
  董明、董珠驚駭絕倫,他們飄飛在高空中,周圍是無數赤河車的碎片,海量蠱蟲的尸體。
  他們望著房功,就好像看到一位凜然無懼,戰無不勝的天神!
  但下一刻,漆黑光團射在了房功的身上。
  “成功了!”蕭夜壺大喜。
  萬家蠱仙狂喜。
  嘭!
  房功雙臂一振,將漆黑光團直接震碎。
  討房聯盟諸仙震恐,許多人下意識地張大嘴巴,震驚不已。
  “怎、怎么可能?!”蕭夜壺難以置信,死死瞪著一雙眼睛。
  “下一個,就是你!”房功看向蕭夜壺,平靜地開口。
  一瞬間,蕭夜壺心臟猛地收縮。
  他被房功兇猛至極的氣勢所攝,滿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逃!
  “哪里逃?!”房功飛向蕭夜壺,身如流星,擊破空氣,甩出恢弘氣浪。
  “救我!我蕭家必有厚報!”蕭夜壺瘋狂逃竄。
  弓焦車、唐爛柯、秦朗、田大雞等人紛紛出招,企圖攔截。
  房功不閃不避,種種殺招皆被他硬生生承受下來,宛若下山猛虎,入海狂龍,迅速逼近蕭夜壺。
  氣吞萬里如虎!
  蕭夜壺甩不開房功,眼睜睜地看著他逼近,一臉絕望之色。
  “就讓這一戰,開啟我房家的崛起吧!”房功在心中吶喊,戰意如火般在胸中燃燒。
  戰場邊緣,高空云端。
  萬紫紅、周雄信靜靜觀戰,看到此情此景,前者有些蠢蠢欲動。
  “二位天庭仙友,還是靜靜旁觀為好。”陸畏因現出身形,面帶微笑。
  萬紫紅、周雄信頓時臉色一變,盯著陸畏因,全神戒備。
  與此同時。
  北原。
  巨陽仙尊催起運道偵查手段。
  每隔一段時間,巨陽仙尊都會這樣做。
  他先是查看天庭。
  在他心目中,方源仙元短缺,煉化道痕最少,天庭中的星宿仙尊緊隨著他,才是主要需要戒備的對象。
  天庭方面的氣運又有所增長。
  “看來,星宿仙尊已經煉化了大半的天庭道痕了。今后我要偵查她,會越發困難。”
  接著,巨陽仙尊再查看東海。
  就見方源氣運低迷,只較之前稍有增長,沒有什么問題。
  方源、星宿仙尊的氣運,又分別分出一股,一直綿延到西漠中去。
  巨陽仙尊向西漠投去目光,便看到一處戰場上,無數氣運糾纏在一起,混淆起來,形成一片血紅之色,還夾雜著黑色。
  “看來西漠討房之戰,已經開始了。”巨陽仙尊微微點頭。
  房家的事情鬧得很大,五域都在關注,巨陽仙尊當然知曉其中詳情。
  他再細細一看,頓時了然:“房家看似占據優勢,實際上卻有巨大的變數。萬家隱藏著……原來天庭竟是如此資助了萬家。”
  巨陽仙尊洞察到了秘密,不由冷笑三聲。
  至始至終,他都沒有插手西漠的討房之爭。
  “星宿仙尊、煉天魔尊到底不修運道,不知曉他們這番較量,仍舊是在消耗彼此的氣運。這已經是露出了破綻!”
  “若是我上一世的巔峰時刻,依靠我的運道手段,必定能占取便宜。”
  “可惜,可惜……”
  巨陽仙尊現在要留著仙元,來煉化運道道痕。
  除此之外,他手中雖然有不少八轉的運道仙蠱,但是九轉級數的運道仙蠱卻并沒有。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