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5)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5)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5)     

蠱真人294 萬古愁

九轉的存在,不管是蠱仙還是仙蠱,都遭受著天妒,難以保存。kanmaoxian.com
  所以,人族歷史上僅僅只有十一位尊者,并且每一個都有壽命限制。
  九轉仙蠱現存于世的,也非常少。
  巨陽仙尊最后又看了自己的氣運一眼。
  他不禁微微皺眉。
  情況并不好。
  比之前更惡化了。
  但是根據情報,巨陽仙尊還揣摩不出,究竟這壞運來自于何方。
  他心中最懷疑的,當然是天庭。
  “星宿仙尊這老女人,又想弄什么幺蛾子?”
  巨陽仙尊并不著急。
  他其實有手段來改變自身的氣運。
  不過還是那個弊端。
  他仙元緊巴巴,要用來煉化道痕。他的運道仙蠱沒有九轉,八轉運道殺招來改變自身九轉的氣運,很艱難,消耗的仙元會很多。
  巨陽仙尊很快就停止催動偵查手段。
  三尊對峙時間越長,情報就越來越重要。但巨陽仙尊每次偵查的時間,卻是越來越短。
  他得顧及仙元損耗,盡量節省仙元。
  巨陽仙尊陷入沉思:“我的壞運究竟源自何方?”
  “天庭有最大嫌疑,但是方源也不能放松警惕!他是至尊仙體,全流派通修,未來的潛力恐怖絕倫。除了這點之外,他還有一項優勢。那就是煉道本身!”
  “煉道雖然不擅長攻伐,但發展程度卻要遠超過運道、血道,因此九轉仙蠱的數量遠遠多過運道、血道,乃至智道、星道。”
  流派發展的強弱,各有利弊。
  巨陽仙尊保留運道,運道沒有流傳出去,發展很少。其他蠱仙難以防備巨陽仙尊的運道手段,但是運道仙蠱能夠達到九轉的,就很少了。
  反觀煉道,恐怕是所有流派中發展最廣的流派。因為煉蠱是一件蠱修難以回避的事情。
  哪怕是修行其他流派的蠱修,都會進行多多少少的煉蠱。
  如此一來,煉道發展上去了,修行煉道的蠱修變多,煉道的道痕就多了,煉道的資源源源不斷,煉道的仙蠱種類繁多,并且能夠升上九轉的煉道仙蠱也變得越來越多。
  “好在方源現在仙元短缺,距離煉制九轉煉道仙蠱,可謂遙遙無期。”
  “或許,我的壞運不是方源,也不是星宿仙尊,而是其他尊者。若是其他尊者重生復活,誰會對我最不利?”
  方源有著煮運鍋墊底,關鍵是天機混淆殺招,導致巨陽仙尊雖然有能力偵查,但結果其實并不理想。wap.kanmaoxian.com
  “若是我在血道仙蠱貿易上有所突破,而今的氣運應當能有改善。”
  不僅是方源在血道仙蠱方面,卡住了巨陽仙尊,天庭早在血海老祖的年代,就已經這樣做了。
  誅魔榜的核心仙蠱血緣,赤心行者手中的心血仙蠱都是巨陽仙尊渴求之物。
  目前,百足天君仍舊和方源分身進行著漫長的談判。
  長生天和天庭方面,也在暗中就血道仙蠱進行磋商,進展幾乎為零。
  西漠。
  房功殺到蕭夜壺面前,轟出一拳。
  蕭夜壺驚懼之下,只得催動仙蠱屋夜壺擋在胸前。
  一聲爆響,夜壺當場破碎。
  恐怖的拳勁余威稍減,轟擊在蕭夜壺的胸口。
  蕭夜壺宛若流星般射出老遠,胸膛凹陷出一個深坑,大股的鮮血混同破碎的內臟從他口中狂噴而出,灑下一路血紅之色。
  一拳之下,蕭夜壺重創瀕死,夜壺破碎。
  “先撤!”
  “不能再打了。”
  討房盟軍肝膽俱裂,戰意幾乎消弭殆盡。
  房功的強悍大大超出了他們的意料,他居然不受夜壺克制。
  這位房家太上大家老簡直是仙蠱屋的克星,自從房家突襲萬家的高松綠洲到現在,他已經先后摧毀了彎光臺、赤河車以及蕭家的夜壺。
  這三座仙蠱屋可都是七轉層次,能匹敵八轉戰力!
  “還有最后一座!”房功微微轉身,不管撤退的七轉蠱仙,一雙虎目再次盯住了萬歲樓。
  討房盟軍中的仙蠱屋,只剩下萬歲樓這一座了。
  萬歲樓也是七轉仙蠱屋,能匹敵八轉。它是討房聯軍最后的支柱,只要它一倒,房家將大獲全勝。
  這是最關鍵的一點。
  其余的蠱仙,雖然都是七轉中的精英,各有各的擅長,但沒有了萬歲樓鎮壓陣腳,這些人一沖就散,完全是烏合之眾。
  “房家有六座仙蠱屋,均是七轉級數。而我方只剩下萬歲樓了。”
  “快撤,快撤!”
  “天庭還不出手嗎?唉,真是太過無能了。看看煉天魔尊支持了房家多少,整整三座仙蠱屋!天庭拿出了什么?”
  房睇長再次展現出了智道蠱仙的謀略,在這微妙的關頭,他勒令房家全軍不要阻截追殺這些七轉蠱仙,而是紛紛操縱仙蠱屋,圍困住萬歲樓。
  沒有房家追殺,聯盟中除了萬家之外的所有蠱仙,都已經在瘋狂撤離當中。
  萬逍、萬豪光臉色鐵青,紛紛回歸萬歲樓。
  房家六座仙蠱屋包圍著萬歲樓,房功神態從容,緩緩飛到萬歲樓之前。
  “投降吧,萬家諸位仙友。老夫以房家的名譽保證,只要你們主動投降,愿意割讓一部分的領地,我房家也不會索要你們的全部仙蠱,更不會取走你們當中任何一人的性命。”房功開口道。
  他的條件居然很是寬容。
  “我們贏了!!”房棱、房云已經開始歡呼。
  對房功的勸降,房家諸仙都沒有什么異議。
  房家早就商量好了,如果發生這樣的情況,就會如此勸降。
  萬家如果投降,這個結果對房家而言,是極為有利的。
  一旦萬家承認失敗,就令房家有了正大光明的正道名義,名正言順地占據一部分的萬家領地。
  萬家再沒有大義,來號召其余的超級勢力再次組成討房聯盟。
  當然,萬家的大本營以及一些重大的資源點,都會被萬家重新索回。
  但對于房家而言,總體的收獲絕對比損失要大得多。
  “陸畏因大人,看來房家贏了。”
  “那是當然的。也不看看是誰在支持他們!”
  兩位石人蠱仙就在陸畏因的身旁,見到此刻情景,紛紛流露出驕傲的笑容。
  但陸畏因卻是微皺眉頭,察覺到了不妥之處。
  “這兩位天庭蠱仙仍舊神色從容,看來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
  天庭一方的周雄信、萬紫紅皆是一臉平淡,甚至還帶著期待的目光。
  萬歲樓中,忽然響起一個女子的聲音:“房家后人果然了得,謀算也是周詳,但是我萬家豈是能被如此欺辱的?”
  房家諸仙紛紛驚疑。
  在這個關鍵時刻,這個陌生的女音,竟然代表了萬家出聲,她究竟是誰?
  難道是天庭插手進來了嗎?
  但萬紫紅的情報,房家也知曉不少,不是這樣的聲音啊。
  “敢請教這位仙子姓名,這是我房家和萬家之爭。”房功眉頭緊皺,試探地問道。
  “哈哈哈!”神秘女仙放聲大笑,她聲音沙啞,并不悅耳,但此刻卻充滿了從容自信。
  伴隨著笑聲,一股澎湃的八轉氣息洋溢而出。
  “風塵花落盡,
  人非事事休。
  年鐘寒聲碎,
  難銷萬古愁!”
  一詩吟罷,天地晦暗。
  陰風凄切,愁云慘淡。
  方圓數里內,萬物生靈囊括雙方蠱仙,都感到一股強烈的哀愁之意籠上心頭。
  愁愁愁!
  失落、失望、憂郁、憂愁、苦悶、頹唐……種種情緒讓人當場落淚,胸中發堵,幾乎無法喘息。
  包圍萬歲樓的房家六座仙蠱屋東倒西歪,搖搖晃晃,幾乎要栽倒到地面去。
  念去亭中身為智道蠱仙的房睇長,更是半跪著,滿臉猙獰之色,極力抵擋萬家的恐怖殺招,口鼻溢出鮮紅的血!
  房功勉強抵擋,驚惶爆退,口中驚呼:“你是萬古愁?!”
  短短功夫,他的臉上皺紋猛增,迅速老邁,自身壽元被抽取了近百年!
  “撤……”房睇長艱難發聲。
  房家六座仙蠱屋倉皇而退。
  已經撤退到戰場邊緣的聯盟諸仙,看得目瞪口呆。
  “萬古愁?!那不是萬家歷史上最強大的八轉巔峰女仙嗎?”
  “她在位時,萬家幾乎蓋壓整個西漠!”
  “她活了一萬年,萬歲樓就是她所創的。”
  “她居然活了?!”
  “沒錯,這極可能就是天庭的手筆。”
  “一定是她!她這招同名的殺招萬古愁,名垂青史,非得是兼修宙道、智道的她才能施展。也只有她,才能將此招,將萬歲樓催發出如此可怕的威能!”
  “這一招,已有亞仙尊的風采!!”
  群仙震動。
  下一刻,萬古愁撤銷了殺招,對盟軍蠱仙們呼喊道:“爾等還不動手嗎?”
  群仙恍然,紛紛呼號,重新殺奔過來。
  房家中了萬古愁殺招,苦郁憂愁的情緒難以排解,一身戰力發揮不到兩成,一路潰敗。
  萬歲樓領袖群雄,展開追殺。
  群仙先是擊潰了煙波樓,又破壞了念去亭。
  為了拯救念去亭中的房睇長,房功等諸仙被迫出動。
  一場死戰之后,房睇長被搶救而回,房家為此付出慘重代價。
  最優秀的仙蠱屋落英館毀滅,房東西、房安蕾兩位七轉精英命喪當場。
  最終,房家帶著殘破不堪的三座仙蠱屋,總算逃離了戰場。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