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2)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2)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2)     

蠱真人298 有人就有希望

端坐在一座荒丘上,房睇長靜默如石。kanmaoxian.com
  自從兩天混淆,就再無明確的白天、黑夜的區分,取而代之的是天空中的黑白交錯。
  因此導致一塊地方,有明顯的光暗之分。
  房睇長此時便置身在黑暗之中,他面無表情地看著荒丘之下,那里是一片荒涼的戈壁,寸草不生。
  但是因為兩天混淆,這片規模巨大的戈壁也被分割成一塊塊光暗交錯之地。
  這里是流蘇戈壁,房家的超級資源點。
  每年到了一段時段,這里就會生長出地須,地須宛若稻草,仿佛柳條,柔軟又帶著韌性。
  地須又長又短,從普通蠱材到八轉仙材皆有。
  茂盛的時候,地須會鋪滿整個流蘇戈壁,大風吹鼓之下,放眼望去,就是如山如海的地須“浪濤”,波瀾壯闊,蕩氣回腸。
  這是房家第一的資源點,是每個房家蠱仙的驕傲。
  但現在,卻要賣給方源了。
  這一賣,就再也回不來,幾乎就是永別。
  房睇長神情木然,心中卻是宛若眼前的戈壁,一片荒涼、冷漠。
  房功身影疾飛而來,旋即落到荒丘上,站在房睇長的身邊。
  “你果然在這里。”房功嘆息一聲。
  坐在地上的房睇長忽然神色扭曲,雙拳握緊:“方源是故意的!”
  “恐怕他早就清楚萬古愁的存在,但他就是不說,讓我族大敗虧輸!”
  房功微愕。
  房睇長又道:“即便他不知道萬古愁復活,但他隱瞞了自己能夠復活我族蠱仙的秘密!只要他提前說一下,哪怕透露半句,我就知道了。”
  “我就知道尊者有輕易復活蠱仙的手段,我就會防備萬古愁這樣的隱患!”
  “說不定,我們就會提前交易換得那只忘憂仙蠱,我們對萬古愁殺招有了最基本的防御之能,我們就不會潰敗,反而是討房聯盟崩盤了啊!”
  房睇長說到最后,幾乎是吼叫起來。
  他說的一點都沒有錯。
  當時的戰況其實就在一線。
  房家、討房聯盟的勝敗只是咫尺之間。
  若是知曉萬古愁的存在,房家當然不會六座仙蠱屋齊齊圍殺萬歲樓。萬古愁殺招也是有范圍的。
  但在當時,房家上下不知情的條件下,壓服逼降萬家殘余,是獲取利益最大的舉措。
  “好了。”房功苦笑,“事情已經發生了,二家老,不要再糾結過去了。wap.kanmaoxian.com我們可沒有春秋蟬可以回去。”
  “之前天庭復活蠱仙,都是他們的成員。世人皆猜測,他們的復活和之前貢獻仙竅有關。再加上仙墓幾乎被方源徹底摧毀,萬古愁的復活很難推算得到的。”
  房睇長神情寒冷如冰:“不,是方源,一切都是方源。他才是幕后最大的黑手。”
  “我現在非常清醒!”
  “我們房家擊潰討房聯盟,不是天庭想要看到的。但也不是方源想要看到的。”
  “因為我們房家即便大獲全勝,也不會再去入侵其他超級勢力了。”
  “而現在這種情況,我們房家卻是要緊急轉移,資源點都賣給方源換取仙蠱,以及蠱仙的復活。”
  “接下來,我們會怎么做?”
  “我們沒有了資源點,不能自我補給,只能更加依賴于方源!”
  “我們只能不斷地侵略其他超級勢力的資源點,然后交易給方源,換取仙蠱等等修行資源。”
  “我們房家已經成了他的先鋒,他的強盜,為他劫掠西漠。”
  “而偏偏他,古月方源,仍舊穩居東海,是高高在上的大愛仙尊!”
  “他會對外宣稱,他不插手西漠的內斗。所有的丑惡和罪名,都只有我房家背負。他古月方源是干凈的!”
  “呵呵呵,哈哈哈……”
  “什么天地一家大愛盟?什么大愛仙尊?”
  房睇長仰頭望天,發出嘲諷的凄厲的笑聲。
  他雙眼通紅,披頭散發,眼中已有淚光。
  “房功大長老,回頭想想,你不覺得萬家太上大家老死得太過蹊蹺了嗎?”
  “他這樣一死,我們房家就被逼得只剩下一條路可走了。”
  “這才是方源啊,披著一張虛偽的人皮,實際上一直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惡毒兇獸。”
  “我恨,我恨吶。”
  房睇長咬牙切齒。
  “我恨我房家,和他方源牽扯太深。”
  “我恨那些東海超級勢力,太過孱弱可欺,竟真的讓方源在他們頭上作威作福!”
  “然而,我最恨的是我自己!”
  “我枉為智道蠱仙,沒有識破方源的詭計,連累整個房家都成為他方源的棋子!”
  “被他操縱,被他玩弄!”
  “我房睇長是房家的罪人吶……”
  說到這里,房睇長已是跪倒在地上,垂首看著地面,以拳擊地,痛哭流涕起來。
  這位驕傲的智道蠱仙,已有上百年光陰沒有如此失態,如此痛哭過。
  房功嘆息一聲,緩緩地坐到房睇長的身邊。
  “萬家太上大家老死的蹊蹺,我豈會沒有懷疑?”
  “但是即便是方源的陰謀,我們又能如何?”
  “我們有證據嗎?”
  “呵呵。”房功露出無奈的卑微的苦笑,“即便有證據,我們又能拿煉天魔尊怎么辦?”
  房功將手搭在房睇長的肩頭:“不要如此失態了,太上二家老,你可是我房家的頭腦啊。如果讓其他房家蠱仙看到,他們會怎么想?我們房家的士氣會怎么樣?”
  房睇長狠狠咬牙,止住不哭。
  他重新坐到地上,和房功并肩。
  房功繼續道:“我也恨。我恨天庭,我恨萬家,我恨方源,我也恨你。但同樣的,我更恨我自己!”
  “我身為房家太上大家老,卻只能潰敗在萬古愁殺招之下。我像是一條狗,狼狽逃竄,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我的拳頭是如此的軟弱,我的身軀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房睇長,你不是大家老,我才是!”
  “房家眼下局面,是誰的錯?”
  “沒有誰犯下的錯,會比我更重!”
  “如果能以死謝罪,我會立即自裁于討房聯盟面前。但是不能!我們都清楚正道的本質,一旦房家失去我這位八轉,那些人會更加變本加厲。”
  “我只有活著,捏著拳頭,鐵著臉,硬挺著胸膛活著!”
  “我才能對房家更有利,我才有希望償還我背負的罪孽。”
  “我要將功贖罪!”
  “我不想成為千古罪人,我不想房家在我手中終結!”
  “你明白嗎?房睇長!”
  房功大吼著。
  房睇長咬牙切齒,瞪著房功:“我當然明白!!”
  房功站起身來,望著眼前的戈壁和天際,繼續道:“今日的流蘇戈壁,就如曾經的走石裂縫。我們當效仿房家一代仙祖,迎難而上。”
  “家園是什么?”
  “不是這些資源點,而是我們自身。”
  “有人的地方,就有希望。”
  “你說的沒錯。”房睇長也站起身,一臉堅毅,“我們房家還有希望!”
  太古兩天。
  幽魂魔尊龐大如山的身軀,向君神光、車尾二位天庭蠱仙沖來。
  氣浪噴涌,無形的壓力籠罩君神光、車尾的身心。
  “糟糕,怎么把他惹來了?”君神光眉頭緊皺。
  車尾嘆息一聲:“幽魂魔尊哪怕神智不清,我們也絕非是他的對手。撤!”
  “可是,這些星辰是我們辛辛苦苦,好不容易引導過來的。還有這層天幕,可是星宿仙尊賜予的。”君神光咬了咬牙,終究還是明智地選擇了避退。
  三頭千臂的幽魂魔尊大吼一聲,舉起數百根參天巨木般的粗壯黑臂,向著眼前的空白之處狠狠撕扯。
  一陣陣咵哧的巨響,原本空無一物的天空忽然撕裂開來,好像是一塊巨大的幕布被撕裂成無數碎塊。
  而隱藏在幕布中的,是數以十萬計的巨大星辰。
  砰砰砰……
  幽魂魔尊闖入星辰群中,沿途的星辰不是被他用如山般的雄軀撞碎,就是用成百上千的巨手捏碎。
  天庭二位蠱仙看著自己多日來的心血苦功打了水漂,一個個都氣憤難平。
  不過好在,很快星辰就四散飛舞,幽魂魔尊沒了神智也只是摧毀一小部分。
  車尾、君神光商議了一番,決定接下來收拾天幕,然后將殘余的星辰繼續包裹,帶向中洲。
  畢竟這是星宿仙尊親自下達的任務。
  “這是天幕?”沈傷忽然出現。
  車尾、君神光頓時心頭一沉,十分警惕。沈傷在瘋魔窟之爭中展現出亞仙尊戰力,對于他們而言,是貨真價實的強敵。
  沈傷也收取了一些天幕,他看了一眼還在深入星群中,四處破壞的幽魂魔尊,對天庭二仙笑道:“能告訴我你們天庭搜集這些星辰做什么嗎?”
  車尾、君神光面沉如水。
  沈傷繼續笑道:“不告訴我也沒有關系。你們既然動用天幕來收攏星辰,必然是想隱秘行事,不想此事被干擾。”
  “那我就直接收了這些破碎天幕,再將你們的行為公之于眾。”
  車尾冷哼:“沈傷,你不要做得太過分。房家的下場,就是投靠方源的所有超級勢力的下場!你們沈家的好日子也沒有幾天了。”
  沈傷瞇起雙眼:“我沈家的事情,就不勞費你們擔憂了。我倒是更明確地知曉,你們兩人的好日子現在就要到頭了!”
  “撤!”君神光開口,車尾立即響應。
  沈傷追趕一陣,將天庭雙仙逼退后,又返回遠處,將所有的天幕都收入囊中。
  “這些天幕都是非常珍貴的天道仙材,獻給方源盟主最妙不過!”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