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2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2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29)     

蠱真人307 打天庭的兩大巴掌(3月4000加更)

華語老仙被說動了,咬著牙道:“不知天庭是否有著轉移我洞天的法門?”
  秦鼎菱微微一笑:“這當然是有的。看。毛線、中文網我天庭底蘊,絕非長生天,更非方源所能及的。相信我,你們投靠天庭,絕對是明智的選擇!”
  華語老仙長嘆一聲:“茲事體大,請恕老夫回轉洞天,召開朝議,和其他蠱仙商討一番。”
  “那我等就在此地等候仙友的佳訊了。”秦鼎菱表現得相當大氣。
  華語老仙回到洞天,召集群仙后,將情況說明。
  群仙震動,商討了三天三夜,都決定跟隨華語老仙轉投天庭。
  李小白混跡其中,也明確表示投靠天庭,實則內心惴惴不安。
  星宿仙尊若是檢查他,極可能會發現李小白和方源本體的關系。但他一個人獨木難支,轉投天庭已經成了眾仙的共識了。
  華語老仙率領群仙出了洞天門戶,拜見秦鼎菱、君神光。
  “好好好。”秦鼎菱笑著接納他們,“諸位棄暗投明,不只是自身的前途受益,更是為貴族爭取到了一個光明的未來。”
  華語老仙則道:“是啊,這等好事當與人共享。還請秦鼎菱大人、君神光大人相助,老朽愿意冒險,從天地一家大愛盟這個魔窟中拯救更多的仙友出來。”
  秦鼎菱、君神光聽了這話,皆是暢極而笑。
  有著華語老仙這樣的帶路黨,又有梁晶晶這樣的例子擺在眼前,當然還有秦鼎菱之前施展的運道殺招輔助,秦鼎菱接下來的勸降策反工作進行得順風順水。
  數日后。
  兩天洞天中的人族勢力,幾乎全部背叛了方源,轉投天庭而去。
  說實話,原先秦鼎菱只是想策**語老仙,但真的行動之后,沒想到成果如此豐碩。
  不出意外,這個消息根本隱瞞不住,一經傳出,立即引發整個五域蠱仙界的震蕩。
  “天庭果然還是天庭啊!”
  “方源又吃虧了。”
  “之前在西漠,就是天庭的勝利,逼得房家賣掉所有的資源點,舉族逃竄。”
  “現在方源在兩天中的勢力也幾乎被天庭連根拔起了。”
  “方源雖是尊者,但主修的是煉道。天庭的星宿仙尊可是智道,最擅長布局,以及利用人心啊。”
  “說實話,兩天勢力投靠天庭,我也能非常理解。畢竟方源始終沒有作為,任憑幽魂魔尊侵略屠戮,這不是一個有擔當的盟主所為。甚至還傳聞,明明梁晶晶供奉了光天,方源收下了東西,卻沒有出手!”
  蠱仙們皆是議論紛紛。看.毛.線.中.文.網
  有關尊者的一舉一動,哪怕再小,都是五域蠱仙界的大事,時刻牽動著整個天下的注視。
  很多人開始猜測方源接下來會有什么舉動。
  他會報復嗎?親自出動,追殺那些背叛了自己的洞天勢力嗎?
  亦或者,他吃下這個悶虧?
  “若換做是我,肯定要動手!叛徒必須受到嚴懲,如果生活得反而更滋潤了,這讓天地一家大愛盟的其他成員們怎么想?”
  “說背叛就背叛的,這明顯就是不把大愛仙尊之名放在眼里嘛。”
  “或許就是欺負方源大人是最新晉的尊者呢。”
  “尊者的尊嚴,豈容如此挑釁?”
  很快,就有一股輿論掀動起來,成為寶黃天中的主流聲音。
  “呵呵。”南疆武庸冷笑,他不用猜都知道,這是長生天在背后發力。
  如果能讓煉天魔尊、星宿仙尊親自下場爭鋒,對于巨陽仙尊而言,是極為有利的。
  “方源是不會動手的,我太了解他了。”武庸望著東海方向,長嘆一聲。
  換做是他,他也會見死不救。
  一旦出手,方源就要和幽魂魔尊爭斗,這對方源而言,明顯弊大于利。
  “觀眼下三尊對峙,明顯巨陽仙尊超出一頭,占據最上風。星宿仙尊和巨陽仙尊皆有大本營可以駐守,方源底蘊最為薄弱,仙元最為稀少。”
  “這樣的情勢,更應該小心謹慎。冒然動手,極可能會被對手們拉開差距。”
  “傳聞應該是真的,方源收下了光天,卻沒有出手相助。單從這一點看,我是不如他的。”
  武庸比較方源,然后反思自己,覺得自己在無恥的程度上還要多向方源學習。
  面子和名譽算什么?
  只是某種有利于生存和勝利的因素之一而已。
  如果面子、名譽不利于生存和勝利,那就果斷舍棄它們。
  該無恥的時候,就要果斷無恥!
  “是時候了。”
  “該加入天地一家大愛盟了。”
  武庸眼中精芒爍爍。
  在幾乎所有人都不看好方源的時候,都認為方源是三尊中最弱者的時候,武庸卻做出了一個有別于他人的選擇!
  方源當然接受。
  消息傳出,南疆蠱仙界嘩然一片,五域蠱仙齊齊震動。
  加入天地一家大愛盟的房家,成了喪家之犬。大量兩天洞天超級勢力,從天地大愛盟中脫離而出。
  在這樣的大勢下,武家卻反而逆流而上,公然主動地加入天地一家大愛盟,實在叫人疑惑和鄙夷。
  南疆蠱仙界震動,質疑武庸的輿論很快就掀起了狂潮。
  在浪潮中央的武家,卻仍舊緊密團結,宛若礁石般不管海浪如何洶涌,都是巋然不動,不露絲毫破綻。
  西漠。
  “南疆武庸……我早已聽聞他的名號,這等膽略的確令人欽佩啊。”房功感慨道。
  房睇長點頭:“就是不知道,他以整個武家作為籌碼,公然加入天地一家大愛盟,從方源身上獲取了多少好處?”
  “不管結果如何,這是一個野心勃勃的豪雄啊!武家乃是南疆長久以來的第一超級勢力,卻仍舊這樣行險。我房家原先的地位比之武家,大大不如,又有什么好放不下的呢?”房化生笑著道。
  “太上三長老所言極是!眼下我房家休整完畢,種種資源點交易了諸多仙蠱,房安蕾、房沉兩位前輩也已經回歸,仙蠱屋也得到補足和再一次的改良。我們該動手了!”房棱呼喚道,神情熱切。
  房家完全喪失了領地,成為了一個沒有根基的流浪勢力。
  但這種情況,反而令房棱這樣的年輕人迅速成長起來,變得更主動,更奮發。
  房睇長緩緩轉動目光,掃視其余蠱仙:“你們的想法呢?”
  “我也覺得可以動手!”
  “總是窩在這里,我這身骨頭要銹了。”
  “那些討伐我房家的超級勢力,該讓他們知道知道,得罪我房家的代價了!”
  見到家族蠱仙士氣都很旺盛,房功欣慰又歡喜:“很好,那就給他們一個印象深刻的教訓!”
  太上大長老明確表態,房家諸仙都雙眼發亮,神情愈加振奮。
  房睇長點頭微笑,拋出信道蠱蟲,化為半空中的一片地圖:“那么目標就定在這里吧。”
  眾仙定睛一看,神色微變,沒想到房睇長玩這么大。
  “這里是……地炎樹林?”
  “這是董家的第一資源點啊!防御相當森嚴。”
  “是否有些過于激進呢?”
  房睇長微笑:“諸位且聽我說。地炎樹林并非樹木,而是地底火焰洶涌激蕩,突破極限后,噴涌出了地表,形成類似樹木形態的火焰。其根源在于地下的炎道道脈。”
  “然而,五域一統,界壁消散,地脈遷移影響十分廣泛。如今,那處的炎道道脈也發生了遷移。”
  “之前董家在那里布置的仙陣,是依據當時的環境所置,沒有動用任何的仙蠱。眼下已經是強弩之末,仿佛是一層窗戶紙,稍稍一捅,就能捅破!”
  “還有一點關鍵是,盟主大人的任務榜已經發生了變化。土道資源點能兌換的貢獻比以前低得多,而風道、炎道資源點卻是提升了上來。我們進攻此處,就能換來更多的貢獻!”
  房家群仙聽了之后,立即明白房睇長早就做出了充分的推算和籌碼。
  “不愧是房睇長大人吶。”房沉感慨道。
  “既然太上二長老這樣說了,我們當然相信你!”房安蕾也表態了。
  “那就讓我們奪了這片地炎樹林吧,哈哈哈。”敗軍老鬼作為房家的奴隸蠱仙,也不甘落后。
  “我已經等不及了。”房東西摩拳擦掌。
  他雖然復活,修行仍舊是七轉,但仙竅空蕩蕩的,急需經營。
  之前房家族人販賣,他專門去找蕭夜壺交易,結果發現王小二早就被人買走了。
  至于其他真正的房家族人,在房睇長的規勸之下,房家蠱仙為了以防萬一,都沒有回購。
  數日后。
  房家全族出動,成功偷襲了地炎樹林。
  房家勢大,董家卻是剛剛痛失了赤河車不久。
  董家太上大家老沒有猶豫,第一時間向其他超級勢力求援。
  當董家好不容易集結了諸多蠱仙和數座仙蠱屋,趕赴支援的時候,只有一片巨坑廢墟,滿目的瘡痍。
  房家不僅從容撤退,消失無蹤,而且還將地炎樹林連同龐大如山的土地,都搬入了寶黃天中去了。
  西漠蠱仙界震驚!
  五域蠱仙愕然。
  正在董家太上大家老猶豫著,是不是該組建第二次討房聯盟的時候,房家蠱仙們再次連續出動,分別襲擊了其他超級勢力的資源點,統統得手,然后從容而退。
  五域震蕩了!
  西漠的超級勢力們都恐慌起來,人人自危。
  方源始終沒有出動,去追究兩天洞天的反叛。但南疆武家、西漠房家的行動,就像是兩個巴掌,甩在天庭的臉面上,發出啪啪兩聲的脆響。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