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5)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5)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5)     

蠱真人308 天上地下我最閃耀

天庭。看。毛線、中文網
  星宿仙尊吐出一口濁氣,此時的她臉色蒼白,虛弱感、疲憊感纏繞身心。
  “總算是建成了這座大陣,接下來便是人道突飛猛進之時了。”
  星宿仙尊看著眼前的衍化大陣,心中欣慰。
  她煉化了天庭當中蘊含的所有智道道痕之后,并未立即出發,而是利用了這段時間,堪稱爭分奪秒一般,將衍化大陣建設完成。
  星宿仙尊雖然主修智道,輔修星道,但布置仙陣并非她的短板。
  甚至于,她比絕大多數的陣道八轉強者都要厲害。
  當然,那種傳奇一般的陣道大能,星宿仙尊在陣道方面還有比不上的地方。
  總之,星宿仙尊拼盡全力,此刻已然將衍化大陣建設完成!
  這座大陣的核心,便是九轉衍化仙蠱。
  這是傳奇仙蠱,早在《人祖傳》中就有記載。曾經被無極魔尊得到后,便一直用于瘋魔大陣,充當核心。
  瘋魔窟之爭后,星宿仙尊奪取了一塊事實浮冰,其中就蘊藏著衍化仙蠱。
  星宿仙尊利用天庭的天道成果,破解了事實浮冰,將衍化仙蠱取出。
  之后,她就將衍化仙蠱當做第一核心,圍繞著它,建成了這座大陣!
  無極魔尊利用衍化仙蠱,以及天外混沌,推演并打造出了本不屬于這個世界的事實浮冰。
  而星宿仙尊則是采取瘋魔大陣的精髓,建設了衍化大陣,專門用來助推人道發展。
  一個流派的發展,通常是需要無數精英嘔心瀝血,以及十萬年、百萬年的不斷發展。但是在衍化大陣下,流派發展就仿佛插上羽翼,從行走奔馳一躍而起,上天飛翔!
  檢查了一番衍化大陣后,星宿仙尊又檢查了更早之前催發的種種智道殺招。
  這些智道殺招擁有防備偵查,遮掩衍化大陣,增強天庭防御等等威能。
  這些智道殺招縱然核心仙蠱只是八轉,但在天庭智道道痕的增幅之下,即便是其他尊者全力猛攻,也能支撐一段時間。
  做到這一步后,星宿仙尊罕見地選擇休整。
  她的仙元消耗太多了,自身仙竅雖然已經在經營著,但九轉仙元產出跟不上這段時間的劇烈消耗。
  另外,鋪設這樣的九轉大陣,星宿仙尊到底不是專修陣道,心神念頭都消耗很大。
  說起來,自從星宿仙尊復活以來,她還沒有如此好好地休息過。看‘毛.線、中.文、網
  尊者對峙帶給她沉重的壓力。
  三天時間一過,星宿仙尊立即著手處理天庭事務。
  天庭諸仙(意志)再次集結議事。
  秦鼎菱前來復命,匯報了在兩天中發生的一切。
  星宿仙尊勉勵了她一番,秦鼎菱、君神光兩人這一次的確是立下了功勞,居然策反了大半個兩天洞天超級勢力。
  而對于秦鼎菱運道殺招得到莫名增幅的事情,星宿仙尊也打算抽個時間,好好推算一番。
  北原無事,散修魔修已經在巨陽仙尊的威勢下,逐漸凝聚在一起。不是被黃金部族招攬,就是集結在了楚度、百足天君、黑月仙子身邊。
  西漠方面,房家動亂,四處襲擊西漠的超級勢力,并且得手多次。西漠正道焦頭爛額,萬家等勢力正積極地向天庭尋求幫助。
  南疆方面,武庸鬧出了幺蛾子。原本親近于天庭,忽然一改態度,直接加入了天地一家大愛盟。
  星宿仙尊否決了向西漠正道,增派大量援助的建議,而是調遣中洲十大古派幾乎所有蠱仙,全力布置漫天繁星精算陣。
  西漠方面仍舊以周雄信、萬紫紅為主。
  “房家只是小麻煩,單靠房家能劫掠多少資源點?對于至尊仙竅而言,并不多。”
  “房家出手的越多,就會留下越多的線索。總有一天,他們會被我方摸清位置。”
  “西漠正道損失,并非是我天庭中洲的損失。”
  “至于南疆武庸,且由他去。此刻,還遠不到天庭興兵之時。他野心勃勃,但連亞仙尊都不是。天底下野心勃勃的蠱仙還少么?將來還會更多。”
  “兩天混淆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這是天道演變。而今的幽魂魔尊已經喪失人性,一舉一動皆是天性。我已算到,不久之后便有大變。”
  “我中洲需得及時鋪設漫天繁星精算陣,未雨綢繆,迎接這等天道劇變。”
  星宿仙尊一番話后,便有蠱仙疑問:“布置此陣,規模之空前,絕對是史上第一。屬下十分擔心,如此大張旗鼓不加掩飾,會引來尊者攻伐。”
  星宿仙尊微微一笑:“無妨,我早有算計。”
  便在當日,中洲十大古派同時派遣大量蠱仙,齊赴中洲上空,安置星辰,開始鋪設漫天繁星精算大陣。
  涉及的蠱仙數量之多,修為之高,人族歷史上前所未有。
  如此巨大動作,立即牽扯到五域蠱仙的注意。
  很明顯,除了星宿仙尊親自下令,沒有誰會有這樣強大的號召力。
  眾多蠱仙紛紛猜測,星宿仙尊想要布置的這座大陣究竟有什么樣的威能。
  巨陽仙尊已經回轉長生天。
  他的目光穿透地表,直達地底血海。
  血海沸騰,巨浪翻騰,血海中央更是卷起了一道巨大的漩渦。
  “時機已經成熟了。”巨陽仙尊微微點頭。
  這片血海一直隱藏在長生天中,乃是巨陽仙尊曾經的分身血海老祖所制。
  意圖是打造出一份血道的天地秘境。
  血海老祖留下無數血道傳承,包含九道真傳。他當然也為長生天留下了更精華的部分,血海便是之一。
  起初這份血海規模并不大,品質也不高,但是經過這么多年的經營,已經達到了極為可觀的地步。
  巨陽仙尊沒有復活的時候,就已經著手安排血海。
  血海對巨陽仙尊而言,極為重要。為此,他不惜將麾下中最具有煉蠱能力的藥皇,安排在此處,主持大局。
  仙道殺招——應運而生。
  巨陽仙尊催動殺招,這份運道手段結合血海,就有復活蠱仙的威能!
  在長生天的運道道痕的增幅之下,金光揮灑天地,透射到血海深處,將每一滴血水都染上金黃的光暈。
  轟隆隆……
  血浪滔天,浪濤聲震耳欲聾,大漩渦旋轉越發狂暴急切。
  藥皇形容枯槁,這些時日他鎮守這里,時不時就要催動煉道手段,可謂殫精竭慮,時刻都不敢大意放松。
  他帶著濃烈的期待之色,心中思索著。
  “血海本身就有復活重生的威能,而老祖宗又用了運道殺招應運而生。兩相結合之下,這第一個復活的蠱仙必定是當下,對我長生天,對我北原幫助最大的人!”
  “他究竟會是誰呢?”
  轟!
  血浪狂暴到了極限后,猛地炸開,掀起駭人的海嘯狂潮。
  狂潮從四面八方撲入中央的大漩渦,瞬間將這漩渦填平。
  血海海面瞬間詭異地平靜下來,前一刻還萬分狂暴,下一刻卻是平和如鏡,帶給人極其強烈的突兀感。
  忽然,一道光芒從海面上透射而出。
  然后,兩道、三道……成百上千道光柱,宛若長達數十里的巨劍,刺穿海面。
  一個巨大的光團,仿佛是小太陽般從血海中緩緩升起。
  這光輝是如此的耀眼,藥皇將雙眼瞇成一條縫,催動了殺招手段,仍舊感到雙目劇透。
  “修行光道的蠱仙強者……”
  “歷史上,黃金血脈中有誰?”
  幾乎瞬間,一個人名就在藥皇的腦海中升騰而起。
  刺眼的光輝徐徐消退,一位蠱仙懸停半空,他沒有頭發,身體的每個部位都散發著強光,宛若光人。
  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口中高呼:“天下地上,我最閃耀!”
  藥皇身心劇震。
  “沒錯,這口氣這神姿,就是他。”
  “老祖宗的大兒子,專修光道的傳奇,青史留名的大能。”
  “亞仙尊——光帝君!”
  此時光帝君反應過來,看向不遠處的藥皇:“我居然又活了,你是何人?”
  “在下當代南荒仙人藥皇。”
  “是你復活的我?”
  “是我。”巨陽仙尊的聲音傳來。
  “老爹?!”光帝君震驚,他迅速眨了眨眼,“那這樣看來,除了老爹之外,天上地下我最閃耀!”
  “咳咳。”藥皇插言道,“事實上,光帝君大人,當今天下,乃是四尊并存,三尊對峙之局。”
  光帝君驚愕,摸索著下巴:“這樣啊,那我就是除了四尊之外,天上地下最閃耀之人了!”
  “亞仙尊可不只有你一位,我的兒子。”巨陽仙尊的聲音再次傳來。
  “哎呀,哎呀。”光帝君摸著自己的光頭,他沒有眉毛,皺不起來,但神情明顯很苦惱,“這個時代看來閃耀的人很多啊。不過沒關系,我可是光帝君!”
  “你應運而生,我已查探到,你的機緣就在太古兩天之中。去吧,我的兒子。”巨陽仙尊聲音漸漸減弱,人已遠去。
  “老爹,你別走這么急嘛。給我點仙蠱啊,不然我怎么閃耀?”光帝君大叫。
  “大人勿憂,老祖宗已經準備了仙蠱給您了。”藥皇說著,飛上前來,遞交數只光道仙蠱。
  光帝君很是困惱:“就這么點仙蠱?難怪老爹走這么快啊。這一次閃耀的難度很大啊。”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