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4)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4)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4)     

蠱真人314 方源冒險

光帝君的忽然出現,讓星宿、方源都微微驚愕。wap.kanmaoxian.com
  他們沒有料到居然有人就躲藏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
  “此人身上有著運道的玄妙手段,定然和巨陽仙尊關系緊密!”星宿仙尊瞳孔微縮,星霧迅速合攏。
  方源也迅速出手,殺向光帝君。
  光帝君急得怒目圓瞪,他在心中大吼:“干我何事?!為什么要對付我,我只是路過的!”
  然后下一刻,他回轉一看,看到野生的九轉光蠱綻放著白光,包裹著佑天光,正緊隨他而來。
  “我……”光帝君欲哭無淚,徹底明白過來。
  野生的九轉光蠱有著強烈的求生本能,它寄托在佑天光的身上,一來是因為這頭太古傳奇乃是光道道痕居多,天然親近,二來佑天光的實力不足以煉化它。
  但要是落到尊者手中,那就不同了!
  光帝君打開星霧的唯一缺口,也是主修光道,并且還只是八轉氣息,野生光蠱當然選擇靠攏他,朝著這條生路逃亡了。
  “老爹救我!”生死一線,光帝君果斷大吼。
  “我兒勿憂。”巨陽仙尊從天邊飛來,迅速接近。
  人未至,殺招已至,成功攔下方源的攻伐手段。
  方源念頭不夠用,攻伐手段無法靈活變化,否則的話,巨陽仙尊必定不會如此輕松攔截。
  當然,這在其他二尊眼中,并非破綻。
  眼下三尊對戰,方源選擇節省念頭,留作后手,保守作戰也是人之常情。
  畢竟,在雙尊看來,方源的仙元是最少的。
  星宿仙尊冷哼一聲,已是辨認出光帝君的身份,立即催動星霧,追趕卷席光帝君,彼此距離迅速縮短。
  巨陽仙尊再度催動殺招,金霞在光帝君身后憑空產生,攔住星霧。
  “單靠我真的能逃脫嗎?恐怕還得借助九轉野生仙蠱光的威能,才有希望逃生啊!老爹,你可害苦了我。”
  光帝君也是有決斷的人,想到這里,他狠狠咬牙,竟然猛地回轉,將佑天光一把抓住。
  “不想死,就跟我走!”光帝君大吼一聲,帶著佑天光以及九轉野生仙蠱,瘋狂地逃向巨陽仙尊。
  佑天光早已經重傷瀕死,正在當場昏迷的邊緣,難以反抗光帝君,索性放任光帝君行動。
  畢竟光帝君和他都主修光道,天然親近。
  星宿仙尊微微跺腳,身若星光,飛射追去。看。毛線、中文網人在半途中伸手一拋,拋出星宿棋盤。
  另一邊,巨陽仙尊相向而來,一拍仙竅,門戶迅速開合,飛出鎮運天宮。
  星宿棋盤上無數棋子飛射而下,宛若傾盆暴雨。
  鎮運天宮周身金霞爛漫倒卷,盡全力遮掩光帝君,被棋子洞穿,打成篩子。
  仍舊有大量棋子,靈活多變,紛紛襲擊下來。
  光帝君拼死掙扎,滿臉猙獰之色。
  他在星宿仙尊的攻勢下,左閃右躲,實在躲不過,只能硬挨。
  幸虧星宿仙尊的攻勢已經被巨陽仙尊的金霞削弱了大半威能,而光帝君到底是亞仙尊戰力,傷勢沉重,鼻口不斷噴血,卻仍舊速度不減。
  “堅持住!”巨陽仙尊大吼,情勢危急,事關大兒子生死,他拼盡了全力!
  星宿仙尊咬牙,巨陽仙尊使出全力,招招浩蕩,頓時讓她感受到巨大壓力。
  眼看著光帝君就要逃生,星宿仙尊一邊全力動手,一邊對方源喝道:“大愛仙尊,你還要旁觀到什么時候?!”
  巨陽仙尊出現,方源只出手了幾次,都是小打小鬧。
  星宿仙尊已經大感不滿。
  方源如此束手,對她而言,也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萬一方源和巨陽仙尊早就暗中聯絡,設局埋伏星宿仙尊,星宿仙尊若是全力對付巨陽,方源冷不丁突襲,星宿仙尊那就被動了。
  方源有苦難言。
  他其實已經拼盡了全力!
  天機蠱升煉到了最難的關口,牽扯了巨量的念頭和心神。
  方源擅長的只是智道防備手段,在催生念頭方面,遠遠不如星宿仙尊。而他的復合殺招偏偏在這方面,也有很大的需求。
  “堅持。”方源只能暗中咬牙,為自己打氣。
  “巨陽仙友,且接我一招!”與此同時,方源口中大喝,身形疾飛,迅速接近巨陽仙尊。
  方源并沒有催動什么攻伐殺招,僅僅是調度一直維持的移動手段。
  但只是一個小小的動作,就讓星宿仙尊松了口氣,巨陽仙尊提心吊膽起來。
  皆因方源遠離星宿仙尊,接近巨陽仙尊,大大減少了星宿仙尊的忌憚之情。
  而巨陽仙尊要在雙尊的攻勢下,護住自家兒子,頓感壓力無邊。
  他大吼一聲,不得不催動更多殺招底牌。
  比如眼下的這一招——蹇運銀勾!
  方源瞳孔一縮,偵查到殺招來攻,腳底下的風火光電輪猛烈飛轉,帶動他瞬間撤離原地。
  下一刻,在原處猛地閃亮起來,形成一道純銀彎勾。
  彎勾迅速閃現,又迅速消失。
  快得宛若閃電,又仿佛泡影。
  方源不斷轉移,身形宛若魅影,從不在原處停留一息。
  而銀光彎勾也接連不斷地閃現,攻擊方源只差毫厘之別。
  星宿仙尊氣極,在她看來,方源還在偷奸耍滑。明明有煮運鍋護身,可以硬挨銀勾,強攻光帝君,但他偏偏選擇四處閃躲,這就中了巨陽仙尊下懷,讓巨陽仙尊很是輕松。
  星宿仙尊完全不清楚方源的真正處境。
  “這運道殺招巨陽仙尊從未施展過,我若中了這一招,氣運將敗壞很多。在這三尊氣運聯合反撲的關鍵時刻,等若是致勝一擊!”
  方源對情勢洞若觀火。
  他原本就無法催動攻伐手段,現在幾乎全神貫注地升煉天機蠱。
  但是雙尊不好蒙騙,他偽裝得極其艱辛!
  方源動用種種手段,幾乎榨干了腦海,但是他的念頭已經下降到極其危險的境地。
  天機蠱升煉牽扯了他絕大多數的念頭,而眼前的戰況也著實緊張。
  這銀色彎勾,方源碰都不想碰一下。
  他等若在懸崖邊上走鋼絲!
  稍有不慎,就是滿盤皆輸。
  星宿仙尊殺向巨陽仙尊,倒是給方源稍稍解圍。
  此時,光帝君已經距離巨陽仙尊很近了。
  星宿仙尊想要對他出手,卻被巨陽仙尊全力攔住。
  “方源!”星宿仙尊低喝催促。
  “那就讓我來賭一把!”方源雙眼放光,幾乎要榨干腦袋,驚險至極地催出了逆流護身印。
  方源帶著逆流護身印,宛若蒼鷹撲食,狠狠俯沖,帶出一陣劇烈的風雷之聲,撲向光帝君。
  “老爹救我!”光帝君被方源的架勢嚇得肝膽俱裂,只能大聲呼救。
  巨陽仙尊硬挨星宿仙尊的猛攻,催動殺招,金光如柱暴射轟擊,攔截方源。
  方源不閃不躲,迫近光帝君。
  “敢在我面前搶仙蠱?給我拿命來!”方源冷笑,腦海中幾乎空空蕩蕩。
  光帝君被唬得怒目圓瞪,死死咬著牙關,一時間全身都僵硬如石。
  關鍵時刻,野生九轉光蠱也爆發了。
  刺瞎雙眼的白光猛然沖擊整個戰場。
  方源先是被白光擊中,隨后又被金光巨柱襲擊,整個人宛若流星一般,朝著地面飛墜下去。
  他的腦海中的念頭不斷產生,然后投入到煉蠱當中,以及維持自己的防御殺招,根本沒法支持方源思考。
  幾個呼吸之后,逆流護身印都有了不穩的跡象。
  一旦此招崩潰,方源不只是身受反噬重創,還會被其他尊者看出蹊蹺!
  方源的境況非常危險,此時一旦被尊者攻擊,他幾乎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但一切都在方源的計劃之中。
  星宿仙尊和巨陽仙尊爭奪九轉光蠱,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他們根本無暇顧及方源。
  光帝君在巨陽仙尊的全力掩護下,終于飛到了自家老爹身邊。
  星宿仙尊攻伐犀利,巨陽仙尊傷勢不輕,嘴角已然溢血。
  雙尊對峙,目光如電,在半空碰撞,彼此之間都打出真火。
  巨陽仙尊咬著牙,沒有輕舉妄動。
  他很想打開仙竅門戶一絲,將光帝君,以及昏死的佑天光,以及九轉野生光蠱都塞入九轉仙竅。
  但他知道,在此時此刻前往不能冒然行動。
  時間拖延下去,另一邊,至尊仙竅中的四元方悔血煉池里,猛地傳出毛民蠱仙們震天的歡呼聲。
  升煉天機蠱最難的步驟順利通過了,接下來的升煉難度,簡直是瀑布般暴降,一馬平川。
  支撐升煉的念頭迅速減少,方源很快就有了足夠的念頭可以思考。
  他立即意識到自己正在飛落,立即翻身而起,再次射向巨陽仙尊。
  當他看到光帝君緊緊站在巨陽仙尊身側,他滿臉焦急,立即喊道:“絕不能讓巨陽獲得九轉光道仙蠱!實在不行,我們就毀了它。”
  巨陽仙尊冷哼一聲,瞪著方源,滿是殺機:“你盡管放馬過來,我定會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
  星宿仙尊沉默不語。
  方源一邊暗中加緊升煉天機蠱,一邊看向星宿仙尊,幾乎嘶聲力竭地強調:“星宿仙友,這可是九轉仙蠱啊!”
  星宿仙尊面容冷峻,對方源大為不滿:“若大愛仙尊你動用全力,怎可能落到如今這等地步?”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