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4)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4)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4)     

蠱真人330 費霧重生

巨陽仙尊有些面色古怪。wap.kanmaoxian.com
  就在剛剛,一場交易在他和煉天魔尊之間完成。
  兩人都得到了他們想要的東西。
  只是……
  “方源竟是在生育方面有所需求,他在醞釀什么陰謀?”
  這項交易讓巨陽仙尊不免心生疑慮。
  但他也很清楚,蠱仙道痕加身的確是很難生育的。而在蠱仙生育這方面,所有尊者當中的確又屬他巨陽仙尊最為出眾。
  遍觀所有尊者,誰能有他巨陽仙尊的兒女多呢?
  當初為了生養更多的兒女,巨陽仙尊可是不惜廣搜博采,搜羅無數美人,建立五大后宮!
  “若非方源忽然在這方面有所需求,這場交易恐怕很難達成。唉……沒想到在這時候,我還會因你而受益啊。朱珠。”
  巨陽仙尊念叨著一個人名,心底深處的一幕又浮現而出。
  北原。
  臨時駐扎下來的部族,帳篷林立。
  一座破舊的帳篷的門簾猛地被掀開,中年的巨陽闖了進去,喝道:“朱珠,你又給我暗中用了什么蠱?”
  中年巨陽袒露胸膛,露出魁梧的身軀,但脖子上卻頂著一個豬頭。
  朱珠看到他,笑了:“果然有用!”
  中年巨陽怒氣沖沖:“朱珠,我可是在與族老們商討要事呢,忽然間就變成了這樣。你這樣做,會讓我成為笑柄的。”
  朱珠嘆息:“對不起,夫君,但我只是想要一個孩子啊。”
  中年巨陽一愣,猛然泄了氣,怒色迅速消解:“都怪我沒用。”
  “不,是我的問題。我的身軀,算是半個蠱仙之身。都是我的問題!”朱珠站到巨陽的面前,雙手捧著他的豬頭,深情又充滿希望地道,“這一次,我用了變化道的蠱。”
  “你知道嗎?這叫播種豬,已經絕跡的奇妙野獸。雄豬會在秋天吃得膘肥體壯,然后吐出一種晶花。到了來年春天,晶花綻放,母豬吞食晶花,就會孕育新的生命。”
  中年巨陽雙眼一亮:“如此強力?”
  朱珠對他一笑,拉住他的手,將他拽向床榻:“來吧。”
  中年巨陽哈哈一笑,低吼一聲,撲倒了朱珠。
  兩人所處的帳篷頂端,有一面旗幟。
  旗幟開始搖晃起來,仿佛微風吹拂。
  但只持續了幾個呼吸,旗幟的旗桿就靜止下來了。
  帳篷內傳來巨陽的聲音,蘊含愧疚之情:“對不起,朱珠,我不行了。看.毛.線.中.文.網”
  朱珠卻一笑:“放心,我有手段。”
  隨后,巨陽再次發出低吼,帳篷的邊角開始抖動起來,仿佛刮來大風。
  這一次持續了十幾個呼吸。
  帳篷陡然靜止。
  巨陽喘息道:“對不起,我不行了。”
  朱珠一笑:“沒事的,看我手段。”
  第三次,帳篷劇烈抖動,仿佛狂風刮來。
  但這股不存在的狂風,也只是刮了二十幾個呼吸的時間,就停歇了下來。
  巨陽艱難喘息:“對不起,我實在不行了。”
  朱珠在笑:“放心,我還有手段。”
  “等等。娘子啊。”巨陽有氣無力,“你手段太多了。為夫佩服,但且讓我緩緩……緩緩……”
  朱珠則謙虛道:“我手段雖有不少,但效果并不佳。唉……最強的還是人祖之法,五域兩天的所有人族,都是人祖的子孫吶!”
  巨陽立馬拍胸脯保證:“娘子放心,總有一天,我會參悟出人祖的手段來。咱們必定兒孫滿堂!”
  回憶戛然而止。
  一股悵然之情縈繞在巨陽仙尊心中。
  他在上一世就已然掌握著這樣的手段,否則怎么可能留下這么多的子嗣。
  只是他無法將這個方法,交給朱珠。
  他再也見不到她了。
  他的孩子也都不是她朱珠的血脈。
  收斂心神,巨陽仙尊的神色重新變得冷靜。
  他審視這一次的交易成果,從方源那里,他得到了大量的血道成果。
  雖然,他一直也在暗中推算血道,但方源的這些成果仍舊為他節省大量時間和精力。
  除此之外,還有足足五只血道仙蠱!
  巨陽仙尊將他們統統煉化,然后一起投入血海。
  “血海……”巨陽仙尊目光穿透長生天的大地,俯瞰血海。
  九轉光蠱就算復原,也不適合巨陽仙尊。
  然而沒有沒有九轉仙蠱,巨陽仙尊卻是可以用血海暫時替代。
  散落天地的道痕、道痕聚集有一定產出的資源點、最頂尖的資源點天地秘境,以及天地真精——蠱。這四者便是道痕凝聚的不同程度的代表。
  天地秘境可以算是半只九轉仙蠱。
  蠱仙用仙材組成殺招,仙陣等等,仙材都是消耗品,不能固定自身形態,只能讓道痕流散出來。
  但天地秘境卻可以用來充當固定長期的核心,組成殺招。
  方源的逆流護身印、蕩魂落魄印皆是此例。
  “星宿仙尊已有心境,方源也不排除會有煉海。血海便是我抗衡他們的底蘊!”
  當年,巨陽仙尊可是和長毛老祖聯手煉蠱,便知曉長毛老祖有這樣的大計劃。
  巨陽仙尊認為:短時間內,煉化天地自然道痕才是最重要的。得到適合自己的九轉仙蠱不切實際。這個時候,天地秘境就是最佳的替代品。
  “尊者當中,最有希望得到九轉仙蠱的非方源莫屬。論潛力,也是他最大。”
  “幸好他仙元不足,無力煉制九轉仙蠱。”
  “一旦他開始煉蠱,就是他最大的破綻。屆時,就算是找星宿仙尊聯手,也要阻止他!”
  “若是讓方源煉成某只九轉煉道仙蠱,那他接下來煉制九轉仙蠱,就會越發容易,優勢宛若滾雪球般不可遏制,越積越快。”
  巨陽仙尊暗中叮囑自己。
  血海波濤洶涌,潮起潮落,規模一直在緩緩擴張。
  巨陽仙尊暗自點頭:“多增了五只血道仙蠱,血海成形的速度又加快了幾分。大約半年之后,就會徹底完成!”
  血海目前還是雛形。
  天地秘境雛形雖然可以充當殺招核心,但很吃虧,本身會消耗很多。
  比如方源之前的煉海雛形,以及人海(人海雖然曾經一度完整,但必須是人山人海才算是徹底的天地秘境)。
  “嗯?”巨陽仙尊微微變色,一股強烈的運道直覺在他心中猛然產生。
  上一次他有這種感覺的時候,就是他復活光帝君。
  而光帝君的復活,間接地帶來了九轉光道仙蠱。
  現在呢?
  巨陽仙尊不禁流露出些許期待之色。
  盡管此時復活他人,會令血海雛形消耗,但他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再一次催動仙道殺招——應運而生。
  嘩嘩嘩!
  血海滾滾,掀起數丈的血浪。
  血海迅速消耗,再次形成大漩渦。
  光影交替間,一位七轉蠱仙浮現而出。
  “這是何人?”一旁的藥皇沒有辨認出來。
  巨陽仙尊臉上的期待之色反而更加濃郁了一些。皆因這位蠱仙復活,所消耗的仙元、血海都還要比光帝君更多一絲。
  而偏偏他本身只是一位七轉水道蠱仙而已。
  “啊,你莫非是費霧?”藥皇凝視片刻,終于驚呼出聲。
  “費家末代太上大家老——費霧?”巨陽仙尊眉頭微皺。
  他也記起來了。
  費家,是北原曾經的超級家族,也是貨真價實的黃金血脈。
  費家第一代先祖并不是巨陽仙尊的兒子,而是隔了許多代的血脈。但是費家在北原歷史上也非常有名。
  只是這個名聲并不好。
  費家是自我毀滅的超級黃金家族勢力。
  費霧作為末代太上大家老,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很多人都認為,是他昏庸無能,貪婪無度,拖累了整個費家,最終導致費家覆滅。
  他在任期間,耗用了費家海量的修行物資,幾乎掏空了費家。費家其余蠱仙們因為修行資源緊張,實力進步緩慢,自然而然就展開了內斗。
  而外界也給費家提供了龐大的壓力。
  但費霧卻沒有處理妥當,一直對外態度頗為懦弱。
  費霧甚至為了滿足自己的修行,擅自割讓費家的多處資源點。卻也沒見到他修為上有多少提升。
  費霧的表現一再令人失望,最終他竟率領費家開拓北原十大禁地之一。結果,惹出了禁地中的恐怖獸潮,獸潮傾覆了費家的領地,甚至將費家的大本營都攻陷。費家大半蠱仙都死于獸潮當中,剩下的一些人也旋即被其余超級黃金部族吞并吸收。
  獸潮散去后,費家覆滅,費霧慘死在禁地之內,費家地盤也徹底被其余超級部族瓜分。
  費家淪為了笑柄,被后人作為反面例子而謹記。
  “這樣無能昏庸之人,禍害了整個家族的罪魁禍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藥皇一時間驚疑不定。
  明白了自己復活的緣由之后,費霧反應過來,當即向天跪拜巨陽仙尊:“不肖子孫費霧參見尊祖!”
  巨陽仙尊此時已經催動察運手段,觀察費霧底細。
  他驚訝地地發現:費霧的氣運竟然規模不小,遠超尋常七轉,但仍舊弱于普通八轉。更關鍵的是,費霧的氣運和極遠處的某個存在聯系極其緊密,這個存在的氣運竟反過來影響到了巨陽仙尊本人。
  巨陽仙尊可是九轉尊者,居然還有氣運如此劇烈影響到他。
  很快,巨陽仙尊的聲音穿透地面,傳達到血海海面上來:“真相常常埋在歷史深處。費霧,我的子孫吶,說說實情吧。”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