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2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2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29)     

蠱真人360 巨陽撤離

“星宿仙友,寶黃天中的傳言是不是真的?”巨陽仙尊一邊和幽魂魔尊交鋒,一邊聯絡星宿仙尊責問。ahref="http://www.booksrc.net"target="_blank"www.booksrc.net/a
  星宿仙尊只是敷衍“這是方源之謀,用來動用巨陽仙友你的決心。”。
  巨陽仙尊一邊閃過幽魂魔尊的反撲,一邊繼續試探“眼下方源劫掠中洲,星宿仙友為何不去阻撓?若是星宿仙友你甘愿放棄中洲資源,那就不如和我一同來對付幽魂魔尊!要除掉幽魂魔尊,不是你一力主張的嗎?”
  星宿仙尊卻是推脫“巨陽仙友且勉力為之,待我療傷片刻,便來助你一臂之力。”
  巨陽仙尊只得長嘆“真是好一個星宿仙尊!好算計,好算計。”
  他身為尊者,見到星宿仙尊擒拿了氣海老祖后,便龜縮于天庭足不出戶,甚至甘愿放棄中洲資源,將中洲十大古派的蠱仙們都召回天庭內部,就已經猜測到了真相。
  還有什么能夠讓堂堂天庭,堂堂的星宿仙尊甘愿做如此犧牲?
  只有復活尊者了!
  星宿仙尊默然,沒有再回應。
  巨陽仙尊只得后撤,不再故意和幽魂魔尊交鋒,而是對方源傳音“方源仙友,我誘騙不出星宿仙尊來。元始仙尊重生復活,恐成定局。唉,我現在想來,此事早有蛛絲馬跡。”
  “還記得瘋魔窟之爭嗎?當時有一幕,星宿仙尊和我配合壓迫你,卻首次失誤,喪失良機。其時正是你用氣海老祖抵擋,令星宿仙尊故意放水。”
  方源冷哼一聲,回應道“星宿仙尊不愧是古往今來的第一人!我智道造詣不如她很正常!而且,現在說這些還有什么用?為今之計,只有你和我聯手,攻入天庭,方能有一絲轉機!”
  巨陽仙尊一邊全面收手,只躲閃幽魂魔尊,拉開兩者距離,一邊陷入沉吟當中。
  他眉頭緊皺,急速思索。
  天道夢境一戰,從現在看來,他是最失敗的。
  方源得到了天道夢境,卻失去了氣海老祖分身,但此時也劫掠了諸多中洲資源。
  星宿仙尊雖然犧牲了中洲資源,但是卻捕獲了氣海老祖分身,一旦元始仙尊因此復活,那她就是此戰最大的贏家。即便中洲生靈都被方源屠戮絕了,也是穩賺不賠!
  多一位尊者,對局面完全是質變。中洲資源、人力損失再多,也只是量變。
  這根本是兩個概念。wap.kanmaoxian.com
  傻瓜都知道如何取舍。
  只有天庭雙尊聯手,那么就能輕易壓制方源、巨陽仙尊、幽魂魔尊人任何一方。
  方源、巨陽、幽魂任何人想要煉化自然道痕,基本上都成了奢望。因為天庭一旦出動雙尊進行打擊,任何人都只能敗退,更不能進行煉化道痕這種持續性的事情。
  反過來,天庭只要派遣一尊進行騷擾,另一尊就能從容煉化道痕。
  長久以往,天庭優勢越來越大,煉化五域中的自然道痕后,基本上就沒有其他尊者的活動空間了。
  當然,這種情勢下,巨陽、方源、幽魂必定聯手。
  但他們聯手,能比得上天庭尊者的聯手嗎?
  幽魂魔尊神志不清,主要還是依靠巨陽仙尊和方源聯手。
  但巨陽仙尊自己對此都很沒有信心。
  這很顯然不行!
  不管是配合的默契程度,還是理念之分,這些差距都會在生死戰中得到放大的體現。
  不僅如此,還有天庭三代仙王元蓮仙尊!
  一旦有兩位尊者復活,那么復活第三位元蓮仙尊的難度將會暴跌谷底。
  “所以,天庭已經到了最關鍵的轉折點了。”巨陽仙尊無比清楚地認知到這個事實。
  這就像之前方源煉蠱的時候,受到尊者氣運反撲一樣。只要熬過去了,就能迎來質變,占據上風之后不管做什么,難度都遠遠低于之前。
  尊者之間之所以形成對峙,是因為大家不是剛剛復活,就是才晉升尊者,都在同一個起跑線上,或者說雙方差距微小。
  但如果天庭尊者再有人復活,那就直接打破這種對峙的基礎,哪怕巨陽和方源聯手,也比不上天庭。
  “如果不能阻止星宿仙尊,或許這就是天庭重新制霸天下,擊敗其他尊者的關鍵崛起的時刻了。”
  基于這樣的認知,氣海被押入天庭的事情發生之后,巨陽仙尊的立場就已經翻轉。
  他主動和方源聯絡,設下計謀,偽裝自己繼續和幽魂魔尊交手。
  “可惜星宿仙尊洞悉人心,我誘騙不出她來!”
  星宿仙尊若是身處中洲,巨陽還有希望。畢竟,星宿仙尊借助中洲的地利優勢絕不像身處天庭那般巨大。
  但是星宿仙尊現在一味龜縮,這讓巨陽仙尊根本無從下手。
  善戰者無赫赫之功!
  關鍵時刻,星宿仙尊沒有任何擴大戰果,也沒有受到天庭名聲等等的干擾,甚至背負承擔犧牲和放棄中洲萬民的莫大壓力,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
  察運。
  巨陽仙尊猶自不甘,又動用察運手段。
  察運的結果讓他失望。
  天庭氣運凌駕于其他人,并且還有擴增暴漲的跡象。不管是巨陽仙尊還是方源、幽魂魔尊,各自氣運都被天庭壓制。
  除此之外,巨陽仙尊也沒有看到什么巨大變數,可以影響眼下局勢。
  “巨陽仙尊,你還在猶豫什么?!”方源的催促聲又至。
  巨陽仙尊嘆息“方源仙友,此戰我們敗了,接受這個現實吧。我們如何進入天庭,都要大費周章。即便殺入天庭,你我縱然毫無芥蒂和防備地精誠合作,又能是星宿仙尊的對手嗎?再加上幽魂魔尊也不行!”
  “反而冒然攻擊,正是落入星宿仙尊的陷阱中去,令你我實力大損。依我之見,不如留著有用之身,以待將來。”
  方源冷哼一聲,相當不悅“還沒有努力到極致,如何讓我甘心接受這樣的事實?星宿仙尊乃是智道第一人,算計我等如此輕易。將來有了元始仙尊,必定更加從容。”
  “對付智道蠱仙的方法是什么?就是立即鏟除!絕不能讓智道蠱仙有從容布置的時間。現在你我的情況,就是最佳的證明!”
  巨陽仙尊便問“那么方源仙友,如今依你之見,該當如何?”
  方源咬牙切齒“劫掠中洲,屠戮萬物,我不信星宿仙尊坐得住!即便坐得住,將來元始仙尊復活,也只有一片荒蕪。”
  巨陽仙尊搖頭不止。
  這種行徑,太過殘暴魔性了,這本身就不符合他的性情。
  巨陽仙尊有顧忌。
  他若是這樣做,將來星宿仙尊或者元始仙尊也反過來,屠戮北原黃金部族,他能怎么辦?
  巨陽仙尊還有一點想法“方源是想誘使我和他站在一起,若我也參與屠戮中洲億萬生靈,那么和天庭就無法緩和,被釘死魔道身份。”
  沒有緩和,就沒有騰挪的空間。
  將來雙尊的壓力,將直接壓在他巨陽仙尊的肩頭。而他也不像方源那樣冷酷,可以毫不顧及下屬的安危。
  “我有長生天大本營,縱使天庭三尊都復活,我也有基業可守。這就是談判的本錢!”
  “方源卻是孤家寡人,沒有一座大本營。”
  “這對他而言,非常不利。所以要拉我下水。”
  “但我若是不參合此事,將來天庭必定以方源為首要目標,我就有更多的時間修行。一切都還未到定局的時候呢。”
  巨陽仙尊想到這里,拒絕了方源的建議。
  不過巨陽仙尊也沒有完全得罪方源,而是道“屠戮億萬生靈,我于心不忍。我勸仙友你也不必親自動手,有一人來做更加合適。我這就將他應給你罷。”
  “懦夫!”方源大罵,“沽名釣譽之徒!”
  巨陽仙尊毫無怒意,他理解方源被算計后有許多不甘和惱怒。
  他將幽魂魔尊引給方源,方源順勢降落中洲。
  幽魂魔尊不像巨陽仙尊,沒有辜負方源的期待,也離開了幽天,來到中洲后便大肆屠戮。
  這點在方源和巨陽的意料之中。
  幽魂魔尊傷勢很重,但他能夠通過屠戮生靈,捕獵魂獸等等為自己療傷,增強實力。這之前就在幽天中有過表現,現在同樣也如此做了。
  天庭。
  星宿仙尊一直都在關注雙尊動向。
  她看到幽魂魔尊屠殺中洲一切生命時,深深嘆息。但見到巨陽仙尊隨后脫離中洲,回歸北原后,便又雙眼微亮,心中喜悅。
  身旁天庭蠱仙多有不解。
  巨陽仙尊縱使不嘗試侵犯天庭,至少也要在中洲搜刮一些資源吧?
  但他就這樣走了。
  星宿仙尊卻理解巨陽仙尊的謀算。
  她對一旁的金箍仙王道“當年你的舉措,并非勞而無功,如今已經收到最大的效果了。”
  原來曾經,金箍仙王將巨陽仙尊邀請天庭參觀,目標就是想招攬他,讓他成為天庭的第四代仙王。
  這個舉措雖然失敗了,甚至還被巨陽仙尊利用,暗中在天庭留下運道手段,宿命大戰的時候這個運道手段開啟,給天庭造成嚴重損失。
  但實際上,金箍仙王的這個行為并非對巨陽仙尊毫無影響——在巨陽仙尊心中,天庭連招攬自己,甚至將領袖之位拱手出讓的事情都做得出來,那么天庭始終是可以交流的,可以相互妥協的。
  。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