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2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2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29)     

蠱真人362 炸了(4千大章)

星宿仙尊見有氣道仙材不夠的憂患,臉色不禁微微暗淡了一分。看1毛線3中文網
  天庭的底蘊也有見底的一天!
  事實上,她此前布置漫天繁星精算陣,栽培太古星獸,已是幾乎耗盡了天庭的星道真傳。
  最近一段時間,天庭成員頻繁復活,也讓殘留下來的仙墓消耗得只剩下一兩畝地,再不能支撐任何蠱仙的復活了。
  天庭經營了三百多萬年,原本底蘊雄渾至極,但是屢屢遭受大戰,戰損非常嚴重。幽魂魔尊逃離天庭的時候,將仙庫都端了底朝天。之后天庭不得不開啟秘庫,同時還暗中抽調十大古派的庫藏。
  支撐到今日,天庭底蘊干涸之象越發明顯了。
  當然,此次氣道底蘊干涸的主要緣由,還是在于仙材消耗太過猛烈。
  原本在元始仙尊規劃當中,氣功果的生長主要是汲取氣潮,他布置下來的氣道手段只是一個備份,防止意外,促成完美。
  氣潮對氣功果的貢獻占據大頭。
  但現在氣潮沒了,氣道手段也殘損不堪,氣道仙材消耗成了主要來源。
  顯而易見,氣道仙材消耗得越多,氣功果越大,復生回來的元始仙尊就越強大。
  星宿仙尊再次開始推算。
  她仍舊是動用了全力,腦海的念頭無數次碰撞,思考到頭疼不已的程度,再度令她算成一記殺招。
  嘗試一番后,殺招又得到了些微改良。
  星宿仙尊氣息不穩,面色越發蒼白,下一刻轟然打開仙竅門戶。
  不待其他尊者有所反應,她就照準門戶催動殺招。
  天庭門戶頓時籠罩一層玄光,開始瘋狂抽取外界的天地二氣。
  天地二氣龐大無比,洪流滾滾不休,透過門戶玄光,注入到之前的仙陣之中。
  天地二氣以量取勝,有了這樣的充沛助力,氣功果再沒有憂患了。
  天庭群仙嚇了一跳,議論紛紛。
  “怎么星宿仙尊大人忽然又打開了天庭門戶?”
  “這是好事啊。氣功果越是壯大,元始仙尊大人復活過來,氣道底蘊就越強大!”
  “若是方源乘機攻來,如何是好?”
  “哈哈哈,他之前嘗試一戰,不敵我星宿大人神威。現在還敢來嗎?”
  方源果然沒有來。
  不僅如此,幽魂魔尊也沒有被吸引過來。
  他在中洲肆虐,屠戮億萬生靈,傷勢大為好轉。
  魂霧洶涌,所到之處,青山化為石山,草木凋零,野獸橫尸遍野。
  魂嘯聲起,在河面上掀起巨大的波濤。波濤過后,水面付出密密麻麻的魚蝦龜蛇等等尸體。
  海量的魂魄被幽魂魔尊吞吸,他就像是一個巨大的黑洞,不斷屠戮,身上的傷口迅猛修補,體格再次暴漲。
  在這個過程中,一只野生仙蠱在幽魂魔尊的身上產生了。
  八轉仙蠱殺!
  這番動靜不小,立即引發了方源、星宿仙尊、巨陽仙尊的注意。
  一時間,三尊神情各異。
  他們都知道一個過往的秘辛。看1毛線3中文網
  曾經的幽魂最初是想要開創殺道,結果吞食了黑天天靈之后,仍舊失敗,轉而開創出了魂道。
  沒想到當他神志不清的時候,反而有了開創殺道的跡象。
  仙蠱殺明顯就是殺道的核心仙蠱,這絕非簡簡單單就成形的。
  這是天道在煉蠱!
  關鍵是偏偏又在幽魂魔尊身上成形,這正說明幽魂魔尊雖然神志不清,但是卻距離開創殺道越來越近。
  “殺道已有開創的跡象了。”巨陽仙尊此時已經飛回了北原,他立即下令,給前往中洲的黃金部族蠱仙們,千萬不要靠近幽魂魔尊!也不要貪圖超級資源點,防止遭遇到煉天魔尊。
  巨陽仙尊沒有親自去搶奪中洲的資源點,但他并沒有放棄,而是派遣自己的血脈后裔。
  如此一來,即便將來天庭追究,巨陽仙尊也有轉圜的余地。
  “巨陽仙友,若你來和我聯手,我所奪取下來的中洲資源點愿與你平分!”方源仍舊在傳音,沒有放棄說服巨陽仙尊。
  巨陽仙尊拒絕的語氣越發堅決。
  一方面,他覺得星宿仙尊不會露出破綻,此戰結果已定,和方源聯手不值得。
  另一方面,他也是有苦自己知。
  其一,他的大兒子光帝君在長生天中,被佑天光俘虜帶走了。他需要尋找大兒子。
  其二,巨陽仙尊曾經催發過兩次運道殺招眾生天地我居中,這招大有弊端,會令巨陽仙尊虛弱一段時間。巨陽仙尊需要隱蔽起來,偷偷地渡過虛弱時期。若是暴露出這個缺點,將來眾生天地我居中這個殺招的實用價值將暴降。
  天庭。
  氣功果不斷壯大。
  龐大的天地二氣,無數氣道仙材以及元始氣墻等等手段,都在轉化為氣道道痕,增添到氣功果之中。
  在這氣功果的中心,產生了一個人形的果核。
  隨著時間推移,果核的模樣越發接近清晰,越來越酷似人形。
  星宿仙尊看到這一幕,立即領悟出元始復活的手段中,包藏著人道的奧妙。
  “沒想到師尊的人道造詣,遠比我料想中的還要高深。”
  星宿仙尊淡淡微笑,記憶中的一幕自然而然地浮現而出。
  病床上,元始仙尊忽然吐血。
  “師父,你怎么了?”星宿連忙趕來,施展手段為元始療傷。
  元始仙尊剛剛抵御一場混沌大難,修補了天地漏洞,身受重傷,難以起身。
  星宿拼盡全力,這才配合元始穩住傷情。
  她神情詫異,發現元始仙尊此次受傷,完全是咎由自取!
  星宿眉頭緊皺:“師父,你傷成這種樣子,躺在病床上連行走都不能,居然還在冒險自創殺招!”
  元始仙尊卻面帶喜色:“些許傷勢無妨的。我已經成功了,徒兒。為師抓住了那抹靈感,開創了一記人道殺招。”
  “動用此招,就能利用仙竅,為蠱仙們延壽。在當下所有的延壽法門中,我的這個手段效果最佳!”
  星宿琢磨殺招內容,旋即臉色驚異,妙眸閃光,意識到這個殺招的真正價值。
  元始仙尊哈哈大笑:“有了這個手段,我們就無須強行逼壓人族中的蠱仙強者加入我們天庭了。延壽的誘惑是小不了的。”
  “今后,只要貢獻了仙竅充實天庭,他們就能成為天庭一員,并且享受這記人道殺招的延壽福利。”
  星宿點點頭,也是喜上眉梢:“師父,這個殺招你取什么名字?”
  “咳咳咳。”元始仙尊咳嗽了幾聲后,毫不在意地道,“名字不重要,你給為師拿個主意,隨意取了罷。”
  星宿忙說好啊,她最喜歡取名字,又說到:“咱們這個名字一定要取得響亮,越引人注意越好!嗯讓我好好想想。”
  “乖徒兒,去想個好名字!為師老了,腦袋轉不動了。想好之后,來告訴為師。”元始仙尊躺在床榻上,對星宿擺擺手。
  星宿點頭,然后一臉肅容:“師父,你老人家可別再亂來了。你的傷勢很重!”
  元始仙尊大笑:“這身傷,還遠不到我的極限。我曾經受過更重的傷勢,你也知道的,至少有五次,比這身傷更重。”
  星宿瞪眼:“但是你現在已經兩萬五千歲了,你該服老了。你已經為整個人族做得夠多的了。你既然受傷,就好好養病。我來主持天庭!”
  “哈哈哈,有你在,為師還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元始仙尊大笑,繼而笑聲收斂,露出一抹落寞之色,“或許我也該服老了”
  “你不會的。”星宿搖頭,一副我已經看透你這個老人家,卻拿你沒有辦法的樣子。
  元始仙尊被星宿這表情又逗笑了,星宿臨走前,他還調皮地眨眨眼。
  星宿關照元始好好養傷,便主持天庭事務,閑暇之時,思考人道殺招的名號用來放松。
  星宿忙了三天,思考人道殺招名字這才有了成果。
  但她當時卻不知道,已經再無機會將這個名字,告訴元始仙尊了。
  當她再次從沉重繁雜的事務中勉強脫身,去看望元始仙尊的時候。
  她看到元始仙尊靜靜地躺在床榻上,雙目閉合,一臉淡然,惟獨嘴角似有笑意。
  這位人族領袖,天庭第一代仙王,以一肩挑起人族反攻的旗幟,令天下異族束手敗逃的傳奇,已是去了。
  他從容而去。
  靜靜而去。
  放心而去。
  能讓他放心的主要緣由,便是他的弟子。
  星宿看到元始的那一刻,就想明白了。
  元始仙尊的傷勢很重很重,只是故意隱瞞。
  他是為大局考慮。
  畢竟異族雖然在中洲退走,在其他四域還很猖獗。就算是中洲,也有許多異族勢力龜縮于福地、洞天之中,難以找尋。
  他自知傷重無治,便動用最后的一絲力量,苦心孤詣地開創了人道殺招來,為今后天庭的發展保駕護航。
  星宿駐足在元始仙尊的床榻前,靜默良久良久。
  最終,她才開口,用沙啞的聲音輕輕地道:“師父,我想到了這記人道殺招的名字。它和此時此情很貼切,就叫做臥榻之上。”
  臥榻之上殺招,能借助蠱仙貢獻給天庭的仙竅,形成臥榻,充斥免除蠱仙自身的災劫,并且極大地延長壽命。在當時,這是除去壽蠱外最優異的延壽法!
  星宿在之后,又在此招的基礎上,開創出了一記人道殺招,名為他人酣睡。
  他人酣睡殺招能夠讓擁有臥榻之上效用的天庭成員們,進行沉眠,將自身生命活動乃至時間流逝都降至最低點,同時蠱仙的意志不斷抽取、轉化,純化人性,用來幫助星宿仙尊以身合道之后,和天意抗衡。
  元始仙尊在生命的最后時期,即便躺在臥榻上,也在為天庭,為人族殫精竭慮。
  星宿仙尊后來同樣如此,為了守護天庭,甘愿犧牲自己,以身合道。
  這對師徒,可謂一脈相承!
  而臥榻之上、他人酣睡,便是天庭仙墓的源頭。
  氣功果中,人形果核已經長大,有正常成人的大小。
  而氣功果皮也有玄妙變化,居然化成了一堵堵的元始氣墻,將人形果核層層包裹。
  元始仙尊重生復活,已經步入尾聲。
  過程中展現出來的手段,讓星宿仙尊也不免感到驚異,私下贊嘆元始仙尊氣道手段的精妙。
  隨著時間繼續推移,一股澎湃浩蕩的氣息,逐漸從氣功果中滲透而出。
  天地二氣、氣道仙材等等轉化的氣道道痕,仍舊源源不斷地疊加在氣功果核之上。
  人形氣功果核已然是元始仙尊的樣貌了。
  已經有不少中洲蠱仙跪倒在地。
  天庭成員們則有許多熱淚盈眶,暗自激動不已。
  他是天地間第一位尊者,是所有尊者之始,也是目前所有尊者中第一長壽。
  沒有他就沒有今天的人族地位,他是人族崛起的奠基人!
  他是氣道的開創者,一生留下了無數殺招。元始氣墻、臥榻之上等等手段,為天庭保駕護航。
  他擊敗了不知多少的異人強者,受過不知多少次的傷,流過不知多少次的血。
  他搭建了帝君城,這是神帝城的雛形。
  他第一個奉獻了自己的仙竅,放棄了構建家族,而去招攬門徒,以身作則形成中洲門派制度。
  他苦心孤詣,他殫精竭慮,幾乎一生都奉獻給了天庭,給了人族。
  即便是對他恨之入骨的異人們,也不得不承認他的偉大。
  他就是元始仙尊!
  而今,他即將歸來。
  氣功果開始震蕩,恢弘的氣息不斷漫溢而出,掀起滾滾氣浪。
  天庭仙竅門戶大開,這股氣息便流露出去。
  一時間,幽天中氣流跌宕,或是卷席而來,或是群潮洶涌,或是形成種種氣流漩渦。
  異象產生,五域震蕩!
  元始仙尊重生復活,已近在咫尺。
  終于,星宿仙尊深呼吸一口氣,緩緩半跪于地,口中道:“徒兒恭迎師尊。”
  北原,尋蹤的巨陽仙尊嘆息,大局已定。
  方源卻是仰望天庭,眉頭緊皺,然而隱隱帶著一抹期待之色。
  下一刻。
  轟!!!!!!
  元始仙尊炸了!
  北原,巨陽仙尊駐足原地,遙望天庭方向,滿臉皆是震驚之色。
  而方源卻是淡淡微笑。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