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2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2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29)     

第一節縱身亡魔心仍不悔

“方源,乖乖地交出春秋蟬,我給你個痛快!”
  “方老魔,你不要妄圖反抗了,今日我們正道各大派聯合起來,就是要踏破你的魔窟。塵×緣?文?學?網這里早已經布下天羅地網,這次你必定身首異處!”
  “方源你個該死的魔頭,你為了練成春秋蟬,殺了千萬人的性命。你已經犯下了滔天的罪孽,罪無可恕,罄竹難書!”
  “魔頭,三百年前你侮辱了我,奪走了我的清白之身,殺光我全家,誅了我的九族。從那刻起,我恨不得吃你肉,喝你的血!今天,我要讓你生不如死!!”
  ……
  方源一身殘破的碧綠大袍,披頭散發,渾身浴血,環顧四周。
  山風吹得血袍飄蕩,如戰旗般嚯嚯作響。
  鮮紅的血液,從身上數百道傷口向外涌著。只是站著一會兒,方源腳下已經積了一大灘的血水。
  群敵環伺,早已經沒有了生路。
  大局已定,今日必死無疑。
  方源對局勢洞若觀火,不過即便死亡將臨,他仍舊是面不改色,神情平淡。
  他目光幽幽,如古井深潭一般,一如既往的深不見底。
  圍攻他的正道群雄,不是堂堂一派之長者尊貴,就是名動四方之少年英豪。此時牢牢包圍著方源,有的在咆哮,有的在冷笑,有的雙眼瞇起閃著警惕的光,有的捂著傷口恐懼地望著。
  他們沒有動手,都忌憚著方源的臨死反撲。
  就這樣緊張地對峙了三個時辰,夕陽西下,落日的余暉將山邊的晚霞點燃,一時間絢爛如火。
  一直靜如雕塑的方源,慢慢轉身。
  群雄頓時一陣騷動,齊齊后退一大步。
  此刻,方源腳下的灰白山石,早已經被鮮血染成了暗紅。因為失血過多而顯得蒼白的臉,被晚霞映照著,忽然增添了一份嫣然之光彩。
  看著這青山落日,方源輕聲一笑:“青山落日,秋月春風。當真是朝如青絲暮成雪,是非成敗轉頭空。”
  說這話的時候,眼前忽的就浮現出前世地球上的種種。
  他本是地球上的華夏學子,機緣巧合穿越到這方世界。輾轉顛簸三百年,縱橫世間兩百余年,五百多年光陰悠悠,卻是晃眼即逝。
  深埋在心底的許多記憶,在此刻鮮活起來,栩栩如生地在眼前回現著。
  “終究是失敗了呀。”方源心中嘆著,有些感慨,卻并不后悔。
  這種結果,他也早有預見。當初選擇時,就有了心理準備。
  所謂魔道,就是不修善果,殺人放火。天地不容,舉世皆敵,還要縱情縱橫。
  “若是剛煉成的春秋蟬有效,來生還是要做邪魔!”這般想著,方源情不自禁放聲大笑。
  “老魔,你笑什么?”
  “大家小心,魔頭死到臨頭要反撲了!”
  “快快交出春秋蟬!!”
  群雄逼迫而來,恰在這時,轟的一聲,方源悍然自爆。
  ……
  春雨綿綿,悄無聲息地滋潤著青茅山。
  夜已經深了,絲絲涼風吹拂著細雨。
  青茅山卻不黑暗,從山腰至山腳,閃著許多瑩瑩的微光,好像是披著一條燦爛的光帶。
  這些光來源于一座座高腳吊樓,雖稱不上萬家燈火,卻也有數千的規模。
  正是坐落在青茅山的古月山寨,給廣袤幽靜的山巒增添了一份濃郁的人煙氣息。
  古月山寨的最中央,是一座大氣輝煌的樓閣。此時正舉辦著祭祀大典,因此更是燈火通明,光輝絢爛。
  “列祖列宗保佑,希望此次開竅大典中能多多涌現出資質優秀的少年,為家族增添新血和希望!”古月族長中年模樣,兩鬢微霜,一身素白莊重的祭祀服裝,跪在棕黃色的地板上,直著上身,雙手合十,緊閉雙目誠心祈禱。
  他面對著高高的黑漆臺案,在臺案有三層,供奉著先祖的牌位。牌位兩側擺著赤銅香爐,香煙裊裊。
  在他的身后,也同樣跪著十余人。他們穿著寬大的白色祭服,都是家族中的家老、話事人,執掌著各方面的權柄。
  祈禱了一番后,古月族長率先彎腰,雙手平攤,掌心緊緊貼著地板,磕頭。額頭碰在棕色的地板上,發出輕輕的砰砰聲。
  身后的家老們各個表情肅穆,也隨著默默效仿。
  一時間,宗族祠堂中盡是額頭碰撞地板的輕響。
  大典完畢,眾人慢慢地從地板上站起身來,靜靜地走出莊嚴的祠堂。
  在走廊中,眾家老默默地舒了一口氣,氣氛為之一松。
  議論聲漸漸地起來。
  “時間過的真是太快了,一眨眼,一年就都過去了。”
  “上一屆的開竅大典就像是昨天發生的一樣,依舊歷歷在目呢。”
  “明日就是一年一度的開竅大典了,不知道今年會涌現出什么樣的家族新血呢?”
  “唉,希望有甲等資質的少年出現。我們古月一族已經有三年沒有這樣的天才出現了。”
  “不錯,白家寨、熊家寨這些年都有天才涌現。尤其是白家的白凝冰,天資真是恐怖。”
  不知是誰,提及到白凝冰這個名字,眾家老的臉上不由地浮現出一層憂色。
  此子的資質極端出色,短短兩年功夫,就已經修行到三轉蠱師。在年輕一輩中,可謂獨領風騷。甚至就連老一輩們都感覺到了這位后起之秀的壓力。
  假以時日,他必然是白家寨的頂梁柱。至少也是獨當一面的強者。沒有人懷疑過這一點。
  “不過今年參加開竅大典的少年里,也不是沒有希望。”
  “不錯,方之一脈出現了一個天才少年。三月能言,四月能走。五歲時就能作詩誦詞,聰慧異常,才華橫溢。可惜就是父母死的早,現在被其舅父舅母撫養著。”
  “嗯,這是有早智的,而且有大志向。近些年他創作的《將敬酒》、《詠梅》,還有《江城子》我也聽說過,真是天才!”
  古月族長最后一個走出宗祖祠堂,慢慢地關上門,便聽到走廊中家老們的議論聲音。
  頓時就知道,家老們此時議論的是一位叫做古月方源的少年。
  作為一族之長,對于那些優秀而突出的子弟自然會關注。而古月方源就是小輩當中,最為出色耀眼的一位。
  而經驗表明,往往從小就過目不忘,或者力氣大如成人等等天賦異稟的人,都有優秀的修行資質。
  “若是此子測出甲等資質,好生培養,也未必不能和白凝冰抗衡。就算是乙等資質,日后定也能獨當一面,成為古月一族的一面旗幟。不過他這樣的早慧,乙等資質的可能性不大,極有可能就是甲等。”這一念生出,古月族長的嘴角不由地微微翹起,浮現出一抹微笑。
  旋即,咳嗽一聲,對諸位家老們道:“諸位,時候不早了,為了明日的開竅大殿,今晚請務必好好休息,保養精神。”
  家老們聽了這話,都微微一怔。看向彼此的目光中都隱藏了一絲警惕之色。
  族長這話說的含蓄,但大家都深曉其意。
  每年為了爭奪這些天才后輩,家老們彼此之間都是爭的面紅耳赤,頭破血流。
  是該好好的養精蓄銳,待到明天,爭上那一番。
  尤其是那個古月方源,甲等資質的可能性非常的大。而且他雙親已經亡故,是方之一脈僅剩下的雙孤之一。若是能收入自己這一脈中,好好培養,可保自己這一支百年的昌盛不衰!
  “不過,丑話先說在前頭。爭要堂堂正正的爭,不可以動用陰謀手段,損害家族的團結。諸位家老們請牢記在心!”族長語氣嚴肅地關照道。
  “不敢。不敢。”
  “一定牢記在心。”
  “這就告辭了,族長大人請留步。”
  家老們滿懷心思,一一散去。
  不久,長長的走廊上就冷清下來。春雨斜風透過窗戶吹拂過來,族長輕輕舉步,走到窗前。
  頓時,滿口都是清新濕潤的山間空氣,沁人心脾。
  這是閣樓第三層,族長放眼望去,大半個古月山寨都一覽無余。
  此刻深夜,寨中大多數人家卻還有著燈火,和平時大不相同。
  明天就是開竅大典,關乎著每個人的切身利益。一種興奮、緊張的氛圍,籠罩著族人的心,自然有很多人睡不安穩。
  “這就是家族未來的希望啊。”眼中倒映著點點燈光,族長長嘆一聲。
  而此時,同樣有一對清亮的眸子,靜靜地看著這些深夜中閃閃的燈光,滿懷復雜情懷。
  “古月山寨,這是五百年前?!春秋蟬果真起作用了……”方源眼神幽幽,站在窗戶旁,任憑風雨打在身上。
  春秋蟬的作用,就是逆轉時光。在十大奇蠱排名中,能名列第七,自然非同小可。
  簡而言之,就是重生。
  “利用春秋蟬重生了,回到了五百年前!”方源伸出手,目光定定地看著自己年輕稚嫩的有些蒼白的手掌,然后慢慢握緊,用力感受著這份真實。
  耳畔是細雨打在窗扉上發出的微微聲響,他緩緩地閉上眼,半晌后才睜開,喟然一嘆:“五百年的經歷,真像是個夢啊。”
  但他卻清楚的知道,這絕不是夢。
  (ps:好了,新書終于和大家見面,就像在《御妖至尊》結尾和大家打的招呼,主角很邪惡,本書會飽受爭議。本書的序,希望讀者朋友們能夠看看,知道這是一本什么樣的書。該說的話,我都在序里面說了。如果朋友們喜歡,那就請我們一起攜手共進這場奇妙的冒險旅程。新書伊始,朋友們的收該藏、推薦票以及評論,是最好的鼓勵。)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