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2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2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29)     

第三節請一邊玩蛋去

邦、邦邦,邦、邦邦。塵↙緣↘文?學↘網
  巡游的更夫,敲著有節奏的梆子。
  聲音傳入高腳吊樓,方源睜開干澀的眼皮,心中暗道:“是五更天了。”
  昨夜躺在床上思索了很久,計劃安排了一大堆,算起來只睡了一個時辰多丁點。
  這個身體還沒有開始修行,精力并不旺盛,因此一陣陣的疲累困乏之意,仍舊籠罩著身心。
  不過五百多年的經歷,早就打造了方源鋼鐵般深沉的毅志。這點嗜睡之意,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當即便推開身上的薄絲被褥,干凈利落地起了身。
  推開窗戶,春雨已經停了。
  混合著泥土、樹木和野花的香味的清新濕氣,頓時撲面而來。方源頓感頭腦一清,昏沉的睡意被驅除了干凈。
  此時太陽還未升起,天空藍的深沉,似暗似亮。
  放眼望去,用綠竹和樹木搭建的高腳吊樓,和群山相襯著,一片幽靜蒼綠之色。
  高腳吊樓至少有兩層,是山民居住屋的特有結構。因為山上崎嶇不平,因此一樓是巨大的木樁,二樓才是人的居所。
  方源和弟弟方正是住在二樓。
  “方源少爺,您醒了。奴家這就上樓來,伺候您洗漱。”就在此刻,樓下傳來一個少女的聲音。
  方源低頭一看,是自己的貼身丫鬟沈翠。
  她姿容只能算上中等,但打扮得好,穿著一身綠衫,長袖長褲,腳下是繡花鞋,黑發上還有一個珍珠簪子,全身上下都散發出青春的活力。
  她歡喜地望了一眼方源,端著一盆水,蹬蹬蹬的就上了樓。
  水是調好的溫水,用來洗臉。漱口則用柳條沾著雪鹽,能凈齒白牙。
  沈翠溫柔的伺候著,臉上帶著笑顏,眉目含春。而后又為方源穿衣結扣,在這過程中時不時地用豐滿的胸脯蹭方源的胳膊,或者后背。
  方源面無表情,心如止水。
  這個丫鬟不僅是舅父舅母的眼線,而且愛慕虛榮,性情薄涼。上一世曾被其蒙蔽,到了開竅大典之后,自己地位一落千丈,她頓時就翻了臉,沒少給過自己白眼。
  方正來的時候,正看到沈翠為方源撫平胸口衣衫上的褶皺,眼中不由地閃過一絲羨慕嫉妒的光。
  這些年跟著哥哥一起生活,受方源的照顧,他也有個奴仆伺候著。不過卻不是沈翠這樣的年輕丫鬟,而是個體型肥腫的老媽子。
  “若是哪天,沈翠能伺候我這樣,該是什么滋味?”方正心中有些想,又有些不敢想。
  舅母舅父偏愛方源,這是府上眾所周知的事情。
  本來他都沒有奴仆伺候,還是方源主動為方正要求來的。
  雖說有著主仆的身份區別,但是平日里方正也不敢小瞧這個沈翠。皆因沈翠的母親,就是舅母身邊的沈嬤嬤,也是整個府里的管家,深受舅母之信任,有著不小的權柄。
  “好了,不用收拾了。”方源不耐地拂開沈翠的柔軟小手,衣衫早就平整,沈翠更多的是在引誘。
  對她來講,自己前途光明,甲等資質的可能性極大,若是能成為方源的側室,就能從奴轉為主,可謂一步登天。
  上一世方源被蒙蔽過,甚至喜歡上這個婢女。重生之后卻是洞若觀火,心冷似霜。
  “你退下罷。”方源看也不看沈翠,整理著自己的袖口。
  沈翠微微撅嘴,為方源今日的不解風情感到有些奇怪和委屈。想要說什么撒嬌的話,但是被方源若有若無的莫名氣質震懾著,張口幾次,最終說了聲“是”,乖乖地退下。
  “你準備好了?”方源看向方正。
  弟弟呆呆地站在門口,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腳尖,輕輕地嗯了一聲。
  他其實四更時就醒了,緊張的睡不著,偷偷起床早早就準備好了,兩個眼圈都是黑的。
  方源點點頭,弟弟心中的想法,在前世他并不清楚,不過今生他又怎么不明白?
  但此時點破毫無意義,淡淡地吩咐著:“那就走吧。”
  于是兄弟倆就走出了居所,一路上,碰到不少的同齡人,三三兩兩的,顯然有著相同的目的地。
  “你們看,那是方家兩兄弟。”小耳邊傳來小心翼翼的議論聲。
  “前面走著的就是那個方源,就是那個作詩的方源。”有人強調著。
  “原來是他呀,面無表情、旁若無人的樣子,果真和傳聞中一樣拽。”有人語氣酸酸,帶著嫉妒和羨慕。
  “哼,你要是能像他一樣,你也可以這樣拽!”有人冷哼著這樣回答,隱藏著一種不滿。
  方正面無表情地聽著,這樣的議論聲他早已習慣了。
  他低著頭,跟在哥哥的身后,默默走著。
  此時天邊已經亮起晨光,方源的影子就投在他的臉上。
  朝陽在漸漸升起,但是方正卻忽然覺得,自己正走向黑暗。
  這個黑暗來源于他的哥哥,也許這一輩子,自己都不能掙脫哥哥籠罩自己的巨大陰影。
  他感到胸口傳來一陣陣的壓抑,甚至是呼吸不暢,這該死的感覺讓他甚至聯想到“窒息”這個詞!
  “哼,這樣的議論,果真是木秀于林風必催之。”聽著耳邊的議論聲,方源心中冷笑著。
  難怪在測出自己的丙等資質后,會四面環敵,很長一段時間都受著苛刻、白眼、冷遇。
  身后弟弟方正越來越沉悶的喘息聲,他也盡收耳底。
  前世沒有察覺到的,今生則是明察秋毫。
  這都是五百年人生經歷帶來的敏銳洞察力。
  他忽然想到舅父舅母,真是有些手段。給自己配了沈翠來貼身監控,給弟弟配的老嬤嬤。其實還有其他生活細節上的差別待遇。
  這都是有意為之,就是要挑起弟弟心中的不平之氣,挑撥和自己的兄弟情誼。
  世人皆不患寡,而患不均。
  前世自己經歷太少,弟弟又太傻太天真,被舅父舅母挑撥成功。
  重生以來,眼看著就要開竅大典,局面看似積重難返,但是以方源魔道巨擘的手段和智慧,也不是不可以改變。
  這弟弟完全可以鎮壓收服,沈翠一個小小的丫頭片子,更能提早收入后.宮。還有舅父舅母、族長家老,敲打他們至少有數百種方案。
  “但是,我卻不想這么做呀……”方源在心中悠然一嘆。
  就算是親弟弟又如何,沒有親情可言,只是個外人罷了,舍了也就舍了。
  就算是沈翠長得再漂亮又如何,沒有愛和忠心,不過是一具**。收入后.宮?她還不配。
  就算是舅父舅母,族長家老又如何,都是生命中的過客,何必費盡心機,耗散精力,來敲打這些路人?
  呵呵。
  只要不阻礙我趕路,那就一邊玩自己的蛋去,踩都不屑踩。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