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8)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8)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8)     

第四節古月方源

朝陽升起來,霞光爛漫。塵↘緣√文?學√網
  山霧不是很濃,被利劍般的陽光輕易洞穿。
  一百多位十五歲的少年,此刻匯集在家主閣前。
  家主閣就處在山寨的正中央,高達五層,飛檐翹角,重兵把守。閣前就是廣場,閣內供奉著古月先人的牌位。每代族長也都生活起居在這里面,每逢重大典禮,或者有突發大事,也會在這里召集家老們商討議論。這是整個山寨的權利中樞。
  “很好,都準時來了。今天是開竅大典,是你們人生的重大轉折點。閑話不多說了,隨我來吧。”負責此行的,是學堂家老。他須發皆白,精神矍鑠地領著少年們進入家主閣。
  不過卻沒有上樓,而是通過一層大堂的入口,往下走。
  順著打造好的石梯,就進入地下溶洞。
  少年們紛紛發出驚嘆之聲。地下溶洞美輪美奐,鐘乳石散發著赤橙黃綠青藍紫七色光華,這光彩映照在少年們的臉上,霓虹般絢爛。
  方源混雜在人群中央,靜靜地審視這一切,心中暗暗思量:“數百年前,古月一族從中土遷徙到南疆,在這青茅山駐扎下來。就是看中了這里地下溶洞的一口靈泉。這靈泉產出大量元石,可以說是古月山寨的根基。”
  行了數百步,卻是越來越暗,并且依稀聽到了水聲。
  轉過轉角,一條寬三丈有余的地下河,就展現在眾人眼前。
  此地鐘乳石的彩光,已經徹底消失了。
  但是黑暗中,河水卻散發著淡淡的幽藍之光,好像是夜空中的星河。
  河水從溶洞的黑暗深處流淌過來,清澈無比,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游魚,水草,以及河底的沙石。
  在河的對岸,是一片花海。
  這是古月一族有意栽培的月蘭花,花瓣如月牙,呈現出清麗淡雅的藍粉色。花莖如玉,花心閃耀著,好像是珍珠在光下的折射出來的溫潤光華。
  乍一眼看上去,在黑暗的背景中,河畔花海就好像是一大片的藍綠地毯,點綴著數不清的珍珠。
  “月蘭花,是很多蠱蟲的食材。這片花海,可以說是家族最大的培養基地了。”方源對此心知肚明。
  “好美。”
  “真是漂亮呀。”
  少年們算是開了眼界,一個個雙眼放光,既興奮又緊張。
  “好了,下面聽我報名,叫到的人穿過這河,到對岸去。能走多遠,就走多遠,當然越遠越好。都聽清楚了嗎?”家老此刻說著。
  “清楚了。”少年們紛紛應是。其實來之前,都聽家人或者前輩們講過,知道走的越遠,代表資質越好,日后的成就也就越大。
  “古月陳博。”家老拿著名單點出第一人。
  河水雖寬卻并不深,只及少年膝蓋。陳博一臉的嚴肅,踏上河畔花海。
  頓時他就感覺到一股隱形的壓力,好像面前有一面看不見的墻,在阻擋他前進。
  正舉步維艱之時,腳畔的花海中忽然浮起一蓬光點,光點很稀薄,呈現素白之色。
  光輝向陳博匯集過去,并投入到他的體內。
  陳博瞬間感覺到壓力劇減。那堵無形的墻壁,忽然變得柔軟起來。
  他咬牙用力向前走,硬生生的擠進去。走了三步之后,前方的壓力又大增,一如之前如墻壁一樣,不能再進分毫。
  見到此景,家老一嘆,當場一邊記錄,一邊道:“古月陳博,三步,沒有蠱師資質。下一個,古月藻榭。”
  陳博臉色頓時蒼白,咬著牙,穿過河水,回到原處。沒有資質,今后就只能作為一個凡人活著,在家族中也只能是最底層的地位。
  他身軀搖搖欲墜,打擊太大了,等于是扼殺了一生的希望。
  很多人都向他投來憐憫的目光,更多的人則關注著第二位登上彼岸的少年。
  可惜這個少年,也只能前進四步,同樣沒有資質。
  并非所有人都有修行的資質,一般而言,十個人中有五人能修行,就已經不錯了。在古月家族里,這個比例還要高一些,達到六人的程度。
  這是因為古月先祖,也就是一代族長,是一位大名鼎鼎的傳奇強者,因為修行的緣故導致他的血脈中隱藏著承載力量的基因。古月族人因為有著他的血脈,因此資質普遍較高。
  連續兩個沒有資質的情況,讓暗中關注的其他家老們都臉色難看起來,就是老成持重的古月族長,也微微蹙眉。
  就在這時,學堂家老喊出第三個名字:“古月漠北。”
  “在!”一個身穿麻布衣衫的馬臉少年,輕喝一聲,越眾而出。
  他身材高大,比同齡人要粗壯得多,透著一絲彪悍氣息。
  三兩步過了河,踏上對岸。
  十步,二十步,三十步,陸續有微光投入到他的體內。
  一直走到三十六步,終于走不動了。
  少年們隔岸看得目瞪口呆,學堂家老歡喜得大叫起來:“好,古月漠北,乙等資質,來這里,讓我看看你的元海。”
  古月漠北便又回到學堂家老的身邊,后者伸出手,搭在少年的肩膀,閉目凝神探查了一番,便收回手,點點頭,在紙上記錄起來:“古月漠北,元海六成六,可大力栽培。”
  這資質從上到下,分甲乙丙丁四等。
  一位丁等資質的少年,培養個三年,就能晉升成一轉的資深蠱師,成為家族的基石。
  一位丙等資質的少年,培養兩年,大多都能成為二轉的蠱師,成為家族的中堅存在。
  一位乙等資質,就要呵護了。往往要作為未來的家老培養,六七年的功夫,能成為三轉蠱師。
  至于甲等資質,哪怕出現一位,都是整個家族的幸運。要細心關照,傾斜資源,十年左右就能成為四轉蠱師,到那時便能競爭族長之位!
  也就是說,這古月漠北只要成長起來,就是今后古月一族的家老。難怪學堂長老喜得哈哈一笑,而暗中關注的眾家老們都統統舒了一口氣,而后又紛紛向其中一位家老投去羨慕的目光。
  這家老也是一副馬臉,正是古月漠北的爺爺古月漠塵。他臉上早已經蕩漾起笑意,又挑釁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對頭:“怎么樣,我的孫兒不差吧,古月赤練。”
  家老古月赤練一頭紅發,此時冷哼一聲,并未答話,臉色陰沉得很是難看。
  半個時辰之后,已有一半少年踏足過花海,涌現了不少丙等、丁等的資質,當然毫無資質的占了幾乎一半。
  “唉,血脈越來越稀薄,加上這些年來,家族也沒有出現幾位四轉強者,來增強血脈。四代族長是唯一的五轉強者,結果卻和花酒行者同歸于盡,沒有留下血脈后裔。古月一族后輩的資質是越來越弱了。”族長深深的嘆息著。
  就在這時,學堂家老喊道:“古月赤城。”
  聽到這個名字,家老們紛紛看向古月赤練,這是古月赤練的孫子。
  古月赤城身材矮小,滿臉麻子,捏著拳頭,滿臉出汗,顯得特別的緊張。
  他踏上對岸,光點紛紛投入他的體內,一連走到三十六步,這才停步。
  “又一個乙等!”學堂家老叫喊著。
  少年們騷動起來,紛紛向古月赤城投來羨慕的目光。
  “哈哈哈,三十六步,三十六步!”古月赤練大叫著,示威地瞪著古月漠塵。
  這次輪到古月漠塵臉色鐵青了。
  “古月赤城么……”人群中,方源若有所思的摩挲著下巴。
  記憶中,他因為在開竅大典中作弊,而受到了族中的嚴厲懲罰。
  事實上,他的資質只有丙等,但是他的爺爺古月赤練為他作假,因此有了乙等資質的假象。
  其實要作弊,方源心中有數十種方案,有些方案比古月赤城的更加完美。若是表現出乙等,或者甲等的資質,必然受到家族的大力栽培。
  但是一來,方源重生的時間太短,以他的境況難以準備作弊手段。
  二來,就算是作弊成功,日后修行時的速度是掩蓋不住的,照樣會露相。
  而這個古月赤城卻不一樣,他的爺爺就是古月赤練,是家族中權勢最重的兩個家老之一,能夠為他遮掩。
  “古月赤練一直和古月漠塵敵對,這兩個家老是家族中最大的兩派勢力。為了打壓對手,他需要自己的孫子資質出眾。也正是因為他在背后掩護,古月赤城才能夠隱瞞一時。記憶中要不是那場意外,也不會暴露。”
  方源眼中閃爍著精芒,思量著該怎么利用這點來謀奪最大的利益呢?
  當場揭露,雖然會得到家族的一點獎賞,但是卻會得罪位高權重的古月赤練,絕不可取。
  短時間之內,也不能敲詐勒索。因為實力太低,反而會自取其禍。
  正思量著,忽然聽到學堂家老叫出自己的名字:“古月方源!”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