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8)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8)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8)     

第五節人祖三蠱希望開竅

霎時間,周圍一靜,無數道目光向自己投射而來。塵√緣×文→學↗網
  “真是越來越精彩了。”方源在心底笑了笑,眾目睽睽之下,他淌過河水,踏上對岸。
  頓時,他就感到一層壓力。
  這壓力來自于花海深處的靈泉,靈泉產生元氣,因為元氣太過于濃郁充沛,便導致了壓力。
  但是很快,從方源腳邊的花叢中,就升騰起一陣光點。
  光點飄搖,籠罩住方源的全身,最后悉數投入到他的體內。
  “這就是希望蠱了。”方源心中喃喃。負責人雖然沒有說明,但他知道的很清楚。
  這每一個光點,都是一只蠱。
  蠱名為希望。
  有一個最古老的傳說,就是說的希望蠱。
  傳說,這個世界剛剛形成的時候,一片蠻荒,野獸橫行,出現了第一個人類,名字叫人祖。他茹毛飲血,生活十分困難。
  尤其是還有一群野獸,名字叫困境,特別喜歡人祖的味道,想要吃掉他。
  人祖沒有山石般強硬的身軀,沒有野獸的利齒爪牙,怎么和這群叫做困境的野獸爭斗呢?他的食物來源很不穩定,整天東躲西藏,處在大自然食物鏈的低端,幾乎就要生活不下去了。
  這個時候,有三頭蠱,主動找上門來,對人祖說:“只要你用你的生命來供養我們,我們就幫助你渡過難關。”
  人祖走投無路,只好答應了這三頭蠱。
  他先用自己的青春少年,供養了三只蠱中最大的那只,那只蠱帶給了他力量。
  靠著力量,人祖的生活開始改善了,他開始有穩定的食物來源,有能夠自保的力量。他好勇斗狠,擊敗了很多困境。但很快就吃了苦頭。最后他發現,力量不是萬能的,它也需要恢復和修養,不能隨意揮霍。
  而且對于整個困境獸群來講,他一個人的力量實在太小了。
  人祖痛定思痛,決定用自己最年富力強的中年,來供養三只蠱中最美麗的那只。
  于是,第二只蠱帶給了他智慧。
  人祖有了智慧,學會了思考和反省,并開始累積經驗。他發現很多時候運用智慧,比運用力量更有效果。靠著智慧和力量,他一度征服了許多先前無法征服的目標,擊殺了更多困境。并吃困境的肉,喝困境的血,以此頑強的生存下去。
  但好景不長,人祖老了,越來越老。
  這是因為,他把少年和中年,都供奉給了力量蠱和智慧蠱。
  人一老,肌肉就萎縮,腦筋也轉不快了。
  “人啊,你還能帶給我們什么呢,你再沒有什么能供奉我們的東西了。”力量蠱和智慧蠱發現了這點后,都絕情地離開了。
  人祖丟失了力量和智慧,又被困境發現,陷入了獸群的包圍。他老了,已經跑不動了,牙齒也脫落光了,連野果野菜都嚼不動。
  他無力地癱倒在地上,周圍是密密麻麻的困境,他心中全是絕望。
  就在這個時候,第三蠱對他說:“人啊,你供奉我吧,我能讓你脫離困境。”
  人祖流著淚道:“蠱啊,我還能有什么呢?你看,力量蠱和智慧蠱都拋棄我了。而我只剩下了老年。相比較少年,和中年,老年雖然不值一提,但如果我把老年都供奉給你,我的生命也就會立刻完結。我現在雖然被困境包圍了,但是一時半刻也不會死。我還想多活一些時間,哪怕是一秒鐘也好。所以你走吧,我已經無法供奉你了。”
  那蠱卻說:“在三只蠱中,我的要求最小了。人啊,你只要把心交給我,就可以了。”
  “那我就把心交給你好了。”人祖道,“但是蠱啊,你能帶給我什么呢?現在這個絕境,哪怕是力量蠱和智慧蠱重新回到我的身邊,也改變不了啊。”
  和力量蠱相比,這只蠱身軀最孱弱,只是一個小小的光點。和智慧蠱相比,這只蠱最黯淡,只能發出微弱的白光,一點都不華美絢麗。
  但是當人把心交給了這只蠱后,這只蠱忽然綻放出無限的光明,在這光明中,困境們驚恐地大叫:“這是希望蠱,快撤,我們困境最怕希望了。”
  困境獸群頓時倉皇而退。
  人祖目瞪口呆,從那一刻起,他知道了——面對困境,就把心交給希望。
  而此時,希望蠱匯成一束光流,已經進入了方源體內。
  因為外界的壓力,它們很快匯集到方源的腹部,在肚臍下三寸處,自發地團成一團。
  方源頓時感到壓力稍減。
  他邁開步伐,繼續前行。
  每走一步,都會有陸續的希望蠱從花海中飛騰而出,投入他的身體,加入光團。
  光團越來越大,越來越亮。
  但是隔岸的負責人卻皺起了眉頭。
  “這希望蠱的數量,似乎有些少啊。”一直暗中關注著方源的很多家老,看到此景,都不由地心中一沉
  族長也皺起眉頭,這絕不是甲等資質該有的氣象!
  方源頂著壓力,繼續往前走。
  “十步以下,是沒有修行資質。十步到二十步之間,是丁等資質。二十步到三十步之間,是丙等資質。三十步到四十步,是乙等資質。四十步到五十步,是甲等。到目前為止,我已經走了二十三步。”
  “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方源心中默默地數著,到了二十七步時,就仿佛聽見轟的一聲,腹部兩腎中間的光團積蓄到了極限,突然猛地一炸。
  這一炸,只發生在方源體內,外人根本察覺不出,只有方源在剎那間感到一種驚天動地的玄妙。
  霎時,他全身汗毛乍立,毛孔緊閉,心神如猛地拉開的弓弦,驟然張緊。
  旋即,腦海忽然一空,整個身軀軟綿綿地,好像是墜入了云巔。心弦由此放松,汗毛扶順,全身所有毛孔都張開。
  一下子,全身就出了一層微汗。
  這個過程,說起來有些長,其實特別的短暫。來的快,去的也極為突然。
  方源失神只是一瞬,就回過了神。
  他暗中凝神往體內一探,就發現腹部肚臍以下,兩腎中央憑空出現了一竅。
  開竅成功了!
  這就是長生的希望!!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