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11)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11)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11)     

第七節蠱師有九轉花酒留遺藏

很快,一個星期就過去了。塵←緣↑文↗學?網
  “人是萬物之靈,蠱是天地之精。在這個世界上存在著成千上萬種,數不勝數的蠱。它們就生活在我們的周圍,在礦土里,在草叢里,甚至在野獸的體內。”
  “在人類繁衍生息的過程中,先賢們逐步發現了蠱蟲的奧妙。已經開辟空竅,運用本身真元來喂養、煉化、操控這些蠱,達到各種目的的人,我們統稱為蠱師。”
  “而你們在七天前的開竅大典中,都已經成功開辟了空竅,凝聚了真元海,如今已經都是一轉蠱師了。”
  山寨中的學堂中,學堂家老正侃侃而談。
  在他的對面,端坐著五十七位少年,一個個都聚精會神的聽著。
  蠱師的神奇和強大,早就深入少年們的內心。因此家老講述的一切,都深深地吸引著他們。
  這時,一位少年舉手,得到家老允許后,便站起來發問:“家老大人,我很小時就知道,蠱師有一轉,二轉等等之分,您能為我們詳細講述一下嗎?”
  古月師點點頭,擺手示意少年坐下:“蠱師一共有九大境界,從下到上,分別是一轉、二轉、三轉直至九轉。每一轉大境界中又分初階、中階、高階、巔峰四個小境界。你們剛剛成為蠱師,都是一轉初階。”
  “若是今后你們努力修行,修為自然就會提高,晉升二轉、三轉也有可能。當然了,資質越高,晉升的可能性就越大。”
  “丁等資質,元海占據空竅兩三成,往往最高能修行到一轉二轉。丙等資質,元海是空竅的四五成,通常會停在二轉境界,只有很少一部分能僥幸突破到三轉初階。乙等資質,元海占據整個空竅的六七成,能修到三轉,甚至四轉。甲等資質,元海充足,是空竅的**成,這樣的人自然天賦最高,最適合蠱師修行,能修行到五轉。”
  “至于六轉向上的蠱師,每一個都是傳奇,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我們古月一族,也沒有出現過六轉蠱師,但是五轉、四轉蠱師都有過。”
  少年們的耳朵都豎起來,雙眼炯炯發亮地聽著。
  許多人不由自主地看向第一排正襟危坐的古月方正,這可是甲等資質啊,目光中無不充滿了羨慕嫉妒的情感。
  同時也有一部分目光飄向學堂最后一排的那個角落。
  那靠著窗戶的角落里,古月方源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看,還在睡呢。”有人輕輕地道。
  “已經連續睡了一個星期了吧,還沒緩過來?”有人撇嘴。
  “何止呢,聽說他晚上都夜不歸宿,在村外周邊游蕩。”
  “有人還不止一次看到,在晚上他抱著個酒壇,爛醉在外面呢。幸好這些年,村子周圍已經被肅清,比較安全。”同窗們交頭接耳,各種小道消息迅速流傳著。
  “唉,打擊的確太大了。自己頂著天才的名稱那么多年,想不到到頭來只是個丙等,呵呵。”
  “要是這樣也就罷了。偏偏自己的那個親弟弟,被測出了甲等,如今萬眾矚目,享受最好的待遇。弟弟在天,哥哥在地呀,嘖嘖……”
  聽著耳邊越來越大的議論聲,學堂家老的眉頭已經凝成了一個疙瘩。
  整個教室內,少年們無不正襟危坐,煥發著生機活力,因此更顯得攤睡在桌上的方源越加醒目刺眼。
  “已經一周過去了,還這么頹廢。哼,當初也是看走了眼,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是個天才!”家老在心中不悅地冷哼。對于這個情況,他已經說過方源很多次了。但是毫無效果,方源仍舊我行我素。每節課都是睡過去的,讓負責教學的家老十分頭疼和惱火。
  “算了,不過是個丙等。連這點打擊都承受不住,就這樣的心性培養出來,也難堪大用,反而是浪費家族資源。”家老心中對方源十分失望。
  方源不過是丙等資質,相比較而言,他弟弟方正擁有甲等資質,這才是值得讓家族花大力氣培養的對象。
  學堂家老一邊想著,一邊口中又繼續剛剛的話題:“在我族的歷史上,出現過許多的強者。其中五轉強者,就有兩位。一位是一代族長,是我們的老祖宗,就是他創立了古月山寨。還有一位,是四代族長。天資卓越,一直修行到了五轉蠱師的境界。要不是那個卑鄙無恥的魔頭花酒行者偷襲的話,興許能晉升成六轉蠱師也說不定。唉……”
  說到這里,古月師深深一嘆。
  講臺下,少年們都義憤填膺地叫嚷起來。
  “都是那花酒行者,太陰險狡詐了!”
  “可惜我們四代族長宅心仁厚,英年早逝。”
  “只恨我沒有早生幾百年,否則見到那個魔頭,定要拼死揭破他的丑惡嘴臉。”
  四代族長和花酒行者的典故,古月族人沒有一個不知道的。
  花酒行者同樣是五轉蠱師,是為惡多年的采花大盜,在當時的魔道中赫赫有名。數百年前,他流竄到青茅山,企圖在古月山寨中作案,結果被四代族長識破。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激戰之后,花酒行者被打的跪地求饒,四代族長心慈仁厚,打算饒他一命。結果花酒行者突然發難偷襲,重傷四代族長。
  族長大怒,當場擊斃了花酒行者,但是隨后也重傷不治,撒手人寰。
  因此,在所有古月族人的心中,四代族長是為了山寨而犧牲的英雄人物。
  “花酒行者么……”被學堂中的聲討吵醒,角落里方源睜開了朦朧的睡眼。
  他結結實實地伸了個大懶腰,心中也不無怨念:“這個花酒行者,到底死在哪里?為什么我將山寨周圍都轉了個遍,還未找到他的遺產?”
  記憶中,大約是兩個月后,一位因為失戀而醉酒的族內蠱師,爛醉如泥地躺在山寨外,結果四溢的酒香氣息,意外地引來了一頭酒蟲。
  蠱師大喜,想要捕捉。酒蟲慌忙逃竄,蠱師緊追不舍,順著酒蟲的蹤跡,發現了一處隱秘的洞口,通往地下。
  酒蟲是很珍貴的一種蠱,這蠱師帶著酒意,就冒險進入洞口,來到地下秘洞。然后就發現了花酒行者的尸骸,還有留下來的遺產。
  蠱師回到山寨后,匯報了所有的發現,立即引起了整個家族的大轟動。
  而那蠱師也因此得益,修為越加突出,反而吸引了那個曾經拋棄他的情侶回轉了心意。成為一時的風云人物。
  “可惜這個消息,我也只聽說了大概,并不知道確切的位置。當時也沒想到會有重生的這一天啊。花酒行者,你到底死在哪里?”
  他這些天來,買了許多酒,一到夜晚就在山寨周圍閑逛。想借著散發的酒氣,來吸引到酒蟲露面。可惜,就是不見那酒蟲,結果令人十分失望。
  “若是找到那酒蟲,煉化為本命蠱,比家族中的月光蠱要好多了。眨眼間,已經到了四月,時不我待呀。”方源嘆了一口氣,視線轉向窗外。
  只見藍天白云下,群山蔥蘢延綿開去。近處則是一片竹林。
  這是青茅山特有的矛竹,各個筆直得像一條直線,同時尖端鋒銳異常,如同槍尖。
  不遠處的樹林,已經泛起了新綠。抽出的嫩芽,黃綠一片。不時有漂亮的彩雀兒,落到枝干上。
  春風襲來,將青山綠水的清新氣息包裹著,吹灑人間。
  不知不覺間,這堂課接近了尾聲。學堂家老最后通知道:“這一周來,我教會你們如何冥想,察看自身的空竅元海。如何打坐,調動體內的真元。現在是時候煉化你們的本命蠱了。這節課結束后,你們就去學堂里的蠱室,挑選蠱蟲。選了蠱蟲之后,就回家潛修。直到煉化了蠱蟲,再來學堂繼續上課。同時,這也是你們的第一場考核。誰能拔得頭籌,就會有二十塊元石的豐厚獎勵。”
  喔!
  下一刻,整個學堂都歡呼起來。
  “終于要煉化蠱蟲了,那我該挑選什么蠱蟲好呢?”方源雙眼中精芒一閃而逝。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