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2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2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29)     

蠱真人13 月下竹林一點珠雪

大約是在三百多年前,古月一族中出現了一個天才人物。塵?緣?文×學↑網
  他才華橫溢,還是青年,就已經修煉到了五轉蠱師的地步,還有更進一步的可能。名揚青茅山,風光無限,被族人們寄托希望和重任。
  他就是古月族史上,最為人傳誦的四代族長。
  可惜的是,四代族長為保護族人,對戰同樣是五轉蠱師的魔頭花酒行者。雖然一場大激戰后,他擊敗了花酒行者,并且讓這個魔頭跪地求饒。
  但是最終,四代族長不小心,被花酒行者陰險偷襲。
  四代怒斃花酒行者,但是自己也傷重難返,英年早逝。
  這個充滿悲劇的故事,一直流傳至今,為古月族人廣為傳頌。
  但是方源卻明白,這故事不可盡信。因為它本身就有一個巨大的漏洞。
  在前世的一個月后,一位因失戀而醉酒的蠱師,爛醉如泥地躺在山寨外,結果四溢的酒香氣息,意外地引來了一頭酒蟲。
  蠱師追著這酒蟲,在一處地下密洞里發現了花酒行者的遺骸,同時還有花酒行者的隨身遺產。
  蠱師趕忙回到家族,稟告了此事,引起巨大轟動。
  風波漸漸平息之后,他也因此受益,得到了酒蟲,修為提高,拋棄他的女友反而倒追他,此事使他成為了寨中一時的風云人物。
  故事一代傳一代,走了樣也屬于正常。但是方源記憶中,那個蠱師發現遺藏的說法,雖然極為真實可信,但他也懷疑其中可能隱藏著其他真相。
  “原先還沒有察覺,但是這些天我一邊探索,一邊分析,發現了這事件別有蹊蹺。”夜色漸濃,方源在山寨周圍的竹林中走著,心中則在回顧整合所有的已知線索。
  “設身處地去想,假設我就是那個蠱師,發現了花酒行者的遺藏,為什么不一個人獨吞,而是稟告了家族呢?別提什么家族的榮譽感,人都是有貪欲的。是什么促使那個蠱師,違背心中的**,而心甘情愿地舍棄全部的利益,把這發現稟告家族高層呢?”
  真相總隱藏在歷史的迷霧當中,方源苦思冥想,也沒有結果。
  畢竟線索太少了。僅有的兩條線索,本身也是真真假假,不可全信。
  方源又不禁想到自身:“不管如何,買了這壇青竹酒后,我現在身上只剩下兩塊元石。若是再找不到遺藏,可就麻煩了。今日此舉,算得上孤注一擲!”
  不過,他本身煉化蠱蟲,元石就不夠。反而不如投資在這酒上,增加此行的成功率。
  若換做別人,大多數都會按部就班地攢元石吧。
  但此舉對方源來講,效率太低了。他寧愿去冒著風險,來搏一搏。
  魔道中人嘛,總是喜歡冒險。
  此刻。
  夜色漸濃,春月如弓。
  浮云遮蔽月光,仿佛給月牙罩上一層淡淡的薄紗。
  因為剛剛下了場連續三天三夜的大雨,山間的濁氣都被洗刷個干凈,只留下最純粹的清新。
  這樣的清新空氣,純的如同一張白紙,更利于酒香的傳播。這是方源今夜信心十足的原因之一。
  “就剩下這片領域沒有探索了。”走到一處竹林,他停下腳步。
  前七天的探索,不是沒有收獲的。至少證明了,花酒行者并沒有死在那些地方。
  這是方源信心的原因之二。
  竹林中,芳草萋萋,白花漫漫,青矛竹挺得筆直,如根根玉竿。
  方源拍開小酒壇的泥封,頓時一陣濃郁的酒香撲鼻而來。
  青竹酒,可以說是古月山寨中的第一好酒。這是方源今夜信心十足的第三原因。
  “如此三大原因,積累起來,若要成功,必是今夜!”方源一邊在心中暗暗打氣,一邊將酒壇慢慢傾斜,倒下一小股青竹酒,滴在石頭上。
  若是那幾個獵戶看到此景,必定要心疼壞了。這酒可足足價值兩塊元石啊……
  但是方源卻是無動于衷。
  香醇的酒氣很快就擴散開來,夜色里,清風徐徐,暗香浮動,浸染竹林一片。
  方源站在原地,聞著酒香,等了片刻,卻不見任何動靜。
  只聽見一頭夜鶯般的鳥兒,在不遠處啼叫,聲音像是一串銀鈴。
  他目光沉靜,也不意外,挪開腳步,轉身又去了幾百米外的下一處。
  在這處,他如法炮制,又倒出一股酒來,站在原地等待片刻。
  如此三番五次,轉了幾處方位,倒了幾次酒,酒壇中青竹酒已經所剩無幾。
  “最后一次了。”方源心中嘆了一口氣,將手中酒壇徹底倒置,壇底朝天,將僅剩下的一股酒全數傾倒下來。
  酒水灑在草叢中,青草一陣搖曳,野花沾濕了酒露,微微垂下了頭。
  方源站在原地,懷著最后的希望,凝視周圍。
  此時夜已深沉。
  一片濃郁的云翳,遮蔽了這里的月光。
  陰影黑暗像是一層幕布,蓋住這片竹林。
  四周寂靜無聲,一根根青矛竹孤零零地立著,在方源的眼眸中留下一道道直上直下的剪影。
  他靜靜地站在原地,聽著自己極為清晰的呼吸,然后感受著自己胸中那點殘留的希望,不斷地流逝,流空。
  “還是失敗了么。”他心中喃喃,“今夜三大優勢積累在一起,都沒有成功,尋不到酒蟲的影子。這就意味著今后的成功率會更低。我現在身上僅剩下兩塊元石,還要煉化月光蠱。不能再冒險了。”
  冒險的結果,常常都不理想。但一旦是理想的結果,那么收益必定可觀。
  方源喜歡冒險,但他不嗜賭,他不是那種輸紅了眼,一心想要翻本的賭徒。
  他有自己的底線,他清楚自己的本錢。
  現在,五百年的生活經驗,告訴他,是時候收手了。
  有的時候,人生就是這樣,常常有那么一個目標,它是那么美好,充滿了誘惑力。看似近在咫尺,但是費盡周折,卻總達不到。讓人輾轉發側,寤寐思服。
  “這是生活的無奈,也是生活的魅力所在啊。”方源苦笑地搖搖頭,轉身就走。
  就在此時。
  一陣風吹來,像是一只溫柔的臂膀,輕輕地拂開了夜空中的浮云。
  浮云悠悠而過,露出遮蔽的月牙。
  月牙彎彎,懸掛于天空,如一白玉盞,將澄澈如水般的月光傾倒下來。
  月光傾灑在青茅竹林中,傾灑在山石上,傾灑在溪流山澗中,傾灑在方源的身上。
  方源穿著一身樸素的衣衫,年輕的臉龐在月光的輕柔觸摸下,顯得更加白皙。
  黑暗仿佛在剎那間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地的似雪霜華。
  似乎是受到月光的感染,息聲的夜鶯開始重新鳴叫,這一次不止一只,而是有數只,分散在這竹林中,此起彼伏的響應著。
  同時,一種生活在大山,在月色下活動的龍丸蛐蛐,也唱響了窸窸窣窣的生命之歌。
  它們是夜間才出來活動,身上都散發紅光的昆蟲,此刻成群結隊地跳躍而出,一個個身上閃現出紅瑪瑙般的光輝。
  方源乍一眼看去,這群龍丸蛐蛐就像是一股會跳躍的赤水,踏著青草野花,在月下的竹林中躍進。
  竹林中如積水空明,碧玉的青矛竹在月色下,閃現著瑩潤如玉的光華。
  柳暗花明,大自然在這一刻,向方源展現出她的美好皎麗。
  方源不自覺地停下腳步,感覺自己如置身仙境。
  他本已要轉身離去,但此刻下意識地又轉身一望。
  那傾倒了青竹酒水的野花草叢,在風中微微顫動著,仍舊空無一物。
  方源自嘲一笑,收回視線。
  然而。
  不想就在這抬眼的過程中,他看到了一點白色的雪影。
  這雪影貼在不遠處的一根青矛竹竿上,在月光下,如同懸掛著的一顆渾圓的珍珠。
  方源雙眼瞳孔猛地一擴,身軀微微一顫,心中砰然一動,旋即越跳越快。
  是酒蟲!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