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9)     

蠱真人14 山縫之中藏玄機

酒蟲體型如蠶寶寶,通體散發著珍珠一樣的白光,有點胖胖的,外形很可愛。塵×緣?文?學?網
  它以酒水為食物,能夠凌空飛行。飛行時,會把身軀團成一團,速度還很快。
  它雖然是一轉蠱蟲,但是其價值,卻比一些二轉蠱蟲還要珍貴。
  若用它來作為本命蠱,可比月光蠱要好得多。
  此時,這樣的一只酒蟲就貼在一根距離方源,僅僅只有五六十步遠的青矛竹上。
  方源屏住呼吸,沒有冒然接近,而是慢慢地后退。
  他知道這個距離雖然很近,但是真正要直接捕捉酒蟲,對于自己一個剛剛開竅的蠱師來講,是千難萬難,或者說,根本就沒有成功的希望。
  以方源此時的目力雖還不能看清酒蟲的樣子,但是他卻在冥冥之中,感受到酒蟲對自己的警惕之意。
  方源退得很慢,很輕柔,盡量不驚動酒蟲。
  他知道,酒蟲若要飛走,以自己的速度根本就趕不上,只有等到它喝酒喝得醉醺醺,飛行速度慢下來,才有機會捕捉。
  見方源退得越來越遠,趴在竹竿上的酒蟲,身子忍不住騷動起來。
  前面強烈的酒香,誘惑著它,吸引著它,讓它為之魂牽夢繞。若是它有口水,只怕此時早就滴下口水一大灘了。
  但酒蟲的警惕性依舊很高,方源一直退了兩百步,它這才彈縮身軀,一躍到了空中。
  它凌空飄行的時候,把身軀團成一個團子,就好像是白乎乎的小湯圓。
  湯圓從空中劃過一道圓潤的弧線,落到方源滴灑青竹酒的草叢上。
  美食近在眼前,酒蟲戒備放下大半,它猴急地爬到蘊含酒液的花骨朵前,探進去腦袋,只留下胖乎乎的尾巴在外面。
  它餓極了,青竹酒又是如此的美味,它大口吸允著,很快就沉浸在食物的美味當中,把方源遺忘到腦后。
  方源這個時候,才開始小心翼翼地悄悄接近。
  他看到花骨朵外酒蟲的尾巴。這尾巴就像是蠶寶寶的尾巴,胖乎乎的,又圓潤,散發的光暈讓人聯想到珍珠。
  起先它的尾巴,垂在外面,一動不動。
  然后過了不久,這尾巴開始一翹一翹的,顯然酒蟲喝得很高興。
  到最后,方源已經接近到十步距離的時候,它的尾巴左右搖晃起來,一蕩一蕩的,帶著歡快的節奏。
  完全喝嗨了!
  看到此景,方源險些笑出聲。
  他沒有繼續前進,而是耐心地等待著。若是現在一撲而去,必有相當大的把握捕捉到酒蟲,但是方源還想讓這酒蟲領路,帶他去花酒行者的尸骸之處呢。
  不一會兒,酒蟲從花骨朵中退了出來。它身軀胖了一圈,腦袋搖搖晃晃,像是醉漢一般,竟然對方源的存在毫無察覺。
  它又爬到另一棵嫩黃的野花上,棲息在花蕊中,飽餐酒露。
  這次喝完之后,它終于感到飽了。身軀在花瓣上慢慢地縮成一團,然后緩緩飛起,一直上升到距離地面一米五左右的高度,這才悠悠地向竹林深處飛去。
  方源連忙拔腿跟上。
  酒蟲已經醉醺醺的,飛行速度降低到了往常的一半。但就算這樣,方源也要全力跑動,才能跟得上它的身影。
  夜色如洗,少年在竹林中快速穿梭,追逐著前方不遠處的一點珠雪。
  月色溫柔,清風徐徐。竹林里如積水空明,一棵棵翠綠的青矛竹,在方源的眼前快速閃現,又落到少年的身后去。
  地上,是綠油油的草叢,點綴著野花朵朵。
  還有長著青苔的小石塊,未長成的嫩黃竹筍。
  方源淡淡的虛影也在地面上快速穿行,越過青矛竹投在地上的一道道筆直黑線。
  他緊緊地盯住那點雪影,在酒的暗香中,大口呼吸著山林間的清新空氣,邁動雙腿緊跟在后。
  因為急速穿行,眼底下月光如水,光影頻動,竟似在長滿水草的水中奔馳。
  酒蟲飛出竹林,方源也沖出竹林。一大片白燦燦,花心微黃的花朵,在他的腿邊借著勁風,飛散出紛紛花瓣。
  一群龍丸蛐蛐好似一曲流動的詩篇,恰巧流淌到了前方,方源直沖而過,頓時嘩的一聲,眼前紅霞綻放,沖散出一片赤星流螢。
  一條靜靜流淌的山溪,鋪著鵝卵石,潺潺水面,映照著夜空的春月。啪啪幾聲,被方源涉水踩碎成萬千銀色漣漪。
  可惜一溪風月,踏碎了瓊瑤。
  方源緊追不舍,牢牢地跟在酒蟲身后。
  順著山溪向上,他已經隱約聽到瀑布的聲響,又轉過一片稀疏的樹林,便看到酒蟲飛入一塊巨石狹縫當中。
  方源眼前頓時驟亮,這才停下腳步。
  “原來是在此處。”他大口喘著粗氣,心臟砰砰直跳,這一停,頓時感到滿身是汗,一股熱氣隨著血液的加速流淌,激蕩在全身。
  環顧四周,發現這是片淺淺的河灘。
  大大小小的鵝卵石滿布地面,河水只高出鵝卵石一指左右。也有一塊塊的灰白巨石,隨意地分散在這里。
  青茅山的后山,是一道大瀑布。
  瀑布的水流,隨著氣象變化而變化,它一落千丈,沖擊出一塊深潭。深潭旁,就是白家山寨,勢力雄渾,和古月山寨只強不弱。
  瀑布也有分支,顯然方源面對的就是一條分支中的分支。
  這處河灘平常時候,是干的。但是最近下了一場大雨,連續三天三夜,便導致這里積蓄了一股淺淺的流水。
  流水的源頭,就是那塊酒蟲鉆進去的巨石。
  巨石倚著垂直的山壁。一道細長的微型瀑布,從大瀑布分支過來,像是一條銀色巨蟒貼著山壁垂落而下,打在巨石上,天長日久就將這巨石中央,沖刷出了一條縫隙。
  此時瀑布沖刷下來,水流微微轟鳴著。像是一道潔白卷簾,把這巨石縫隙完全擋住。
  借著觀察打量的功夫,方源氣息已經不再那么急喘了。他眼中閃過一抹堅定的光,走到巨石邊,深吸一口氣,埋頭沖了進去。
  巨石縫隙頗大,兩個成年人并排走著,都沒問題。更何況方源的身體,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
  一沖進去,急速的水流就將方源的身軀往下一壓,同時冰冷的水一下子就將方源渾身上下都淋個濕透。
  方源扛著水壓,疾步前行,走了幾十步,水壓漸漸小了下去。
  但是縫隙間距也隨著縮小,方源只好側著身軀走。
  耳邊是轟鳴的水聲,頭頂上是白亮一片,巨石更深處則是一團黑暗。
  黑暗中隱藏著什么?
  也許是一條陰膩的毒蛇,也許是劇毒的壁虎,也許是魔頭花酒行者的機關陷阱,也許空無一物。
  方源就這樣側身,慢慢地擠進黑暗。
  頭上的水流,已經沒有了。石壁上長滿了青苔,擦著方源的身軀皮膚,極為滑膩。
  方源完全被黑暗吞沒,石縫也越來越窄,漸漸地,讓他的頭顱都不能自由轉動。
  方源咬咬牙,繼續前行。
  走了二十多步,他發現黑暗中似乎有一團紅色的光影。
  起初他還以為是幻覺,但是眨眨眼,再定睛一看,他這才確認,這的確是光亮!
  這個發現讓他精神一振。
  繼續走了五六十步,紅光越來越亮,在方源的視網膜中漸漸擴張成了一條長長的豎直細縫。
  他伸直的左臂,突然感到前方石壁一空,彎曲了下來。
  方源頓時大喜,知道這巨石果然內有空間。他疾走幾步,終于擠進這條光縫。
  眼前豁然開朗,一個大約有八十平方米的空間,展現在方源面前。
  “我走了這么長的距離,早就過了巨石,現在應該是山壁當中了。”他一邊活動手腳,舒展四肢,一邊打量這處隱秘空間。
  整個空間充斥著昏暗的紅光,也不知道光源是從哪里來的。
  四周的石壁很潮濕,長滿了青苔,但是這里的空氣卻很干燥。
  在這石壁上,還依附著一條條已經枯死的藤蔓。藤蔓相互糾結交錯,將四面大半的石壁都編織起來。上面還長著一些凋零枯萎的花朵根莖。
  方源看著這些殘花敗葉,覺得有些眼熟。
  “是酒囊花蠱,和飯袋草蠱。”忽然,他靈光一現,認出了這枯死的花莖和藤蔓。
  蠱的形態,有很多種。有像礦石的,比如藍水晶模樣的月光蠱。有類似蟲子的,比如蠶寶寶般的酒蟲。還有花草形態,就是方源眼前的酒囊花蠱,和飯袋草蠱。
  這兩種蠱,都是一轉的天然蠱。只有灌注真元,就能生長。長成之后,花心中會分泌出花蜜酒,草袋中會生長出香噴噴的米飯。
  方源順著藤蔓的根系,移動視線,果然在墻角發現枯死的根包成一團,鼓成一塊。
  酒蟲就棲息在這團死根之上,呼呼睡去,已經唾手可得了。
  方源走過去,先把酒蟲收入懷中,又蹲下去,撥開死根枯藤,便發現一具白骨骷髏被包裹在里面。
  “終于找到你了,花酒行者。”看到此處,他的嘴角泛起一絲微笑。
  正要伸手將枯藤全部剝去,就在這時!
  “你動一下試試?”一個充滿殺機的聲音,陡然在方源的背后響起。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