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10)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10)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10)     

蠱真人15 歷史由勝利者書寫

在這秘洞中,從身后卻忽然傳來其他人的聲音。塵↑緣↓文↙學?網
  饒是方源也在此刻汗毛乍起,頭皮發麻。
  自己竟然被跟蹤了!
  難道是這些天,屢次外出,已經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嗎?
  又或者是舅父派來的人?
  甚至在他的腦海中,還劃過客棧中那個一轉蠱師,叫做江牙的青年。
  剎那間,他心中閃現出無數的念頭和猜測,并且極速思考著解決之道。
  方源可以感覺到這短短的一句話中,充滿了深深的殺機。
  這讓他暗暗叫苦,自己此時只是一轉初階,連本命蠱都沒有,對于蠱師來講,戰力接近于零,怎么打?
  “太弱了,太弱了!”他在心中咆哮。
  “你已經中了我的獨門毒蠱,沒有我的對應解蠱,七天之后,必定化為膿血而死。”背后的聲音又響起。
  方源咬住牙關,表情冷靜,語氣低沉:“你是想要酒蟲?我可以給你。”
  他慢慢地站起來,動作很緩慢。
  但就在這時,突然又響起另一個人的聲音。這聲音充滿了恐懼,打著顫音:“我給你,我都可以給你,只求你饒我一命啊,花酒行者大人!”
  “等等,這是……”方源眉頭扭成一個疙瘩,他豁然轉身。
  只見眼前的石壁上,光影變幻,浮現出一幅畫面。
  一個精悍逼人的蠱師,站在山巔,在他的腳下,匍匐跪倒著另一位蠱師。
  兩位蠱師的周圍,是塌陷的深坑,碎裂的石塊,很顯然剛剛經歷了一場激戰。
  在兩人不遠處,還有一群旁觀老者,望著這個場面,都帶著驚怒恐懼的神色。
  場中央那位勝利的蠱師,仰頭大笑:“哈哈哈,古月英雄,枉你年紀輕輕,就有五轉修為。本來還以為你是個人物,沒想到如此不堪。哼!”
  這個大笑的蠱師,雙目細長,穿著一身粉色長袍,寬大的袖口隨風搖曳,衣襟領口敞得很開,露出他結實如白玉的胸肌。
  最為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光頭,锃光瓦亮,沒有一絲頭發。
  “花酒行者!”方源一眼看破這蠱師的身份。
  “和花酒大人相比,晚輩算個屁!晚輩是昏了頭,竟然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花酒大人。花酒大人,請您看在先前我族傾情招待的份上,饒了一命啊!”那跪在地上的蠱師,身軀顫抖,冷汗直冒,涕淚俱下地求饒著。
  方源瞇起雙眼,仔細分辨,發現這蠱師穿著古月一族的族長服飾,看其相貌,分明就是那四代族長!
  而那些年老的旁觀者,應該就是那年代的族中家老了。
  “呵呵,傾情招待?你也好意思說!我本來誠心誠意,與你做樁買賣,用元石換購你族的月蘭花,價格公道的很。是你居心叵測,假意曲迎,哄我入席,想要在酒中下毒蠱。你們也太小看我了,我闖蕩天下,以花酒為名,怎么可能中了這毒?”
  花酒行者手指著跪在地上的四代族長,冷笑不斷:“好好合作,定然沒有這下場。結果想借我的人頭沽名釣譽,你是自作孽不可活!”
  “大人,請饒我一條狗命吧!”四代族長驚惶大叫,用膝蓋蹭地,迅速爬到花酒行者的腳下,抱住他的大腿。
  “大人,我族有靈泉產出元石,在地下溶洞又種植了大片月蘭花。小的愿意吃下大人的奴隸蠱,成為大人的奴才,生死只在大人一念之間,終身為大人效命!”
  方源看得無語,畫面中那幾位家老更是因此面色變化不定。
  花酒行者瞇起了雙眼,他的怒火已經平息下來,眼縫中精芒頻閃:“哼,奴隸蠱珍貴無比,是五轉蠱蟲,你以為我會有?不過,你中了我的獨門毒蠱,只有我可以解毒,也不怕你反抗。既然如此,你族每周給我提供三十斤月蘭花瓣,同樣還有三千枚元石。每隔一段時間我都會過來取貨,同時為你解一次毒,留你一條狗命。”
  “謝大人不殺之恩,謝大人不殺之恩!”四代族長口中連連叫喚,磕頭不止,額頭撞在山石上,血流不止。
  “哼,不要磕頭了,老子最煩你這種卑躬屈膝的小人!什么古月天才,五轉強者,名不副實。你給我好好侍奉,這也是你保命的……呃!”花酒行者忽然驚呼一聲,臉上抖現驚駭之色。
  他一腳踢飛四代族長,身形搖擺,倉惶后退幾大步,對四代族長吼道:“你怎么還有蠱?”
  四代族長被他踢中心口,噴出一口心血,他艱難地站起身來,臉上露出陰謀得逞的笑意:“呵呵呵,魔道中人,人人得而誅之!此蠱名月影,最擅隱藏。雖然只有四轉,卻有限制元海真元之能。魔頭,你和我酣戰良久,你身上的蠱蟲也沒剩幾個,怎么能克制月影蠱?你乖乖投降,成為我的奴仆,只要侍奉得我開心了,還有一條活路!”
  花酒行者勃然大怒,咆哮一聲:“去你娘的!!”
  話音未落,身形如電射來,一拳轟在四代族長的心窩。
  四代族長沒有料到花酒行者居然這么激進,哪怕元海受到威脅,都不肯妥協。巨大的力量用來,他一下子就飛了出去,身形如破麻袋落在地上。
  噗。
  他噴出一大口鮮血,血液中還摻雜著無數內臟的碎末。
  “你瘋了嗎,我們完全可以好好商量……”他死死地瞪著花酒行者,雙唇費力地蠕動著。這句話還未說完,他雙腿一蹬,腦袋一歪,死去了。
  “族長!!”
  “魔道中人,果然各個都是瘋子。”
  “殺,殺了這魔頭,為族長報仇!”
  “他中了月影蠱,真元已經不能隨意調動了,時間一長連元海都受到威脅。”
  觀戰的家老們各個發出怒吼,蜂擁而上。
  “哈哈哈,找死的就來吧!”花酒行者仰天長嘯,面對家老們的沖鋒,直接從正面迎了上去。
  一場激斗展開,花酒行者迅速掌控場面,很快家老們死的死,傷的傷,全部癱倒在地上。
  他正要對殘留的家老們痛下殺手,忽然面色一變,伸手捂住腹部:“該死!”
  “以后再來收拾你們。”花酒行者惡狠狠地瞪了幾位家老一眼,身形如電遁走,鉆入山林,轉眼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