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4)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4)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4)     

蠱真人16 盡收囊中

“你動一下試試?”
  “你已經中了我的獨門毒蠱,沒有我的對應解蠱,七天之后,必定化為膿血而死。塵↘緣√文?學↖網”
  “和花酒大人相比,晚輩算個屁!晚輩是昏了頭,竟然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花酒大人。花酒大人,請您看在先前我族傾情招待的份上,饒了一命啊!”
  墻壁上,畫面又開始重復回放第二遍。
  方源默然無聲,直到畫面又開始重復第三遍時,他這才幽幽一嘆,道一聲:“原來如此。”
  這將影像聲音留在石壁上的手段,應該是花酒行者布下的留影存聲蠱。此蠱能刻印影像,并且投射出來。
  留影存聲蠱靠吸食光芒和聲音為生,這個山壁秘洞不知為何,總散發著紅光,同時石縫聯通著外界,也不會隔絕外界的聲音響動。方源在此處,耳邊盡是小瀑布的轟鳴聲。
  因此留影存聲蠱便在這個山壁秘洞中,生存了下來。
  能方才方源撥開枯藤,應該是驚動了藏在石壁中的留影存聲蠱。
  只要腦袋不笨,稍稍推測,就知道這段影像應該是真的。
  當年,四代族長暗算花酒行者不成,戰敗后又偷襲,雖然擊退了后者,但是他也因此身亡。這段歷史很不光彩,活下來的幾位家老,便遮蓋篡改了真相。
  他們把四代族長和花酒行者的角色,顛倒了一下。
  花酒行者成了戰敗偷襲,被當場擊斃的魔頭。四代則成了光明磊落的英雄人物。
  但這故事,本身有個大漏洞。
  那就是花酒行者明明已經被當場擊斃,尸骨也應該掌控在古月一族手中,但是為什么還發現了另一具骸骨呢?
  前世,那個發現此處的蠱師,想必看到這段影像后,就覺察到了恐懼。
  那幾位活下來的家老早已經作古,但是為了防止花酒行者去而復返,這個真相應該在家族高層秘密流傳著。
  那蠱師發現,自己若是獨吞了遺藏,就有巨大的風險。日后若被人察覺他和花酒行者有牽扯,家族高層自然要清洗他。
  所以,取舍一番之后,他不敢隱瞞這處遺藏,做出了稟告高層的決定。
  這樣的表現,更證明了他對家族的忠誠。他后來的境遇,也表明了他做了一次明智的選擇。
  不過他這么做,并不代表方源會這么做。
  “好不容易探索得來的遺藏,就應該一個人獨吞,憑什么要分給其他人?就算被發現又如何?不冒風險,哪來收益,那蠱師真是膽小。”方源冷酷一笑,不再管石壁上繼續重復著的影像,而是轉身伸手,用力將枯藤死根徹底拉開。
  花酒行者的尸骸,也被殃及,原本完整得很,此時卻被成了破碎的數段。
  方源毫不在意,將腳邊礙事的一根腿骨踢開,重新蹲下,尋找遺藏。
  首先,他發現了一袋元石,打開一看,只有十五塊。
  “窮鬼。”方源吐槽了一句,花酒行者外表光鮮,沒想到積蓄這么少。
  不過他很快想到了原因,花酒行者激戰之后,又中了月影蠱,定然會利用元石療傷。能剩下十五塊,已經算得上不錯了。
  然后,方源又發現了幾只死蠱的殘骸。大多是花草之流的蠱,都已經徹底枯萎了。
  蠱也是生靈,也是需要食物豢養的,而且大多都很挑剔。草蠱花蠱對食物的要求雖然少,但是這處秘洞卻連一絲陽光都沒有。
  再然后……
  再然后,就什么都沒有了。
  花酒行者先是和同級別的四代族長,進行了一場激戰,而后又和近十位家老對戰。本身的蠱蟲就已經消耗了很多,到了這里后,他想要療傷,因此催發生長了酒囊花蠱,以及飯袋草蠱。但是最終卻被月影蠱拖累死。
  經過三百年的光陰,他身上僅剩下的蠱也都死了。
  唯一剩下的,就只有石壁中的留影存聲蠱,以及酒蟲。
  這只酒蟲,應該是靠著酒囊花蠱,艱難地生存了下來。但是隨著酒囊花蠱一根根的枯死,它也喪失了食物來源。
  這促使它不得不外出,尋找野生的酒囊花。
  然后在這一晚,它被青竹酒濃郁的酒香吸引,來到了方源的面前。
  “留影存聲蠱只能記錄一次,屬于消耗型的蠱蟲。看來酒蟲才是此行最大的收獲,難怪那蠱師要稟告家族。看來是因為利益太小,不值得冒這么大的風險。”方源心中升起一股明悟。
  記憶中,那蠱師已經是三轉,而酒蟲不過是一轉蠱蟲罷了。對于方源來講,比較珍貴,對于那蠱師而言,卻可有可無了。
  不過很顯然,因為蠱師的通報,家族也給了他不小的獎賞。
  “我是不是也應該稟告家族?”方源想了想,就掐斷了這個念頭。
  花酒行者的遺藏似乎只有酒蟲和元石,其實不然。
  真正有價值的,是這處藏了留影存聲蠱的山壁。
  或者說是山壁上不斷重復播放的影像。
  這影像完全可以賣給其他山寨。相信這種打擊家族信念的確鑿證據,青茅山上其他兩家山寨的高層一定十分感興趣。開出的價格,必然比家族的獎賞更多。
  什么?
  你說家族的榮譽感和歸屬感?
  還真是抱歉,方源可一點都沒有呢。
  況且這段影像,又不是什么抄家滅族的強大武力,造成不了多大的實質傷害。
  而冷漠的家族也不會重視方源,他需要自己努力,開拓修行資源,在修行前期更需要四方借力。
  “指望家族?呵呵。”方源心中冷笑,“怎么能再像前世那般天真呢。”
  別指望任何人,這世間的一切都得靠自己。
  確認這秘洞已經搜刮干凈之后,方源便按照原路返回。
  頂著水壓,擠出巨石,他又回到山外。回頭望望這巨石,方源忽然又想到前世記憶中,是說在地下秘洞中發現的尸骨。但這哪里是地下?分明是山壁內部。
  難怪自己廢了這么大周折,連續七天都找不到。
  看來前世家族發現了這處之后,定然在第一時間摧毀了影壁,又發出真假摻雜的消息,誤導族人。
  今晚能夠發現這里,一部分是運氣,一部分是積累,最大的因素恐怕還是青竹酒。
  這酒香真是濃郁,可以說是青茅山之最。
  也許前世,那蠱師失戀之后,喝的就是這個酒也說不定。
  不過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花酒行者的遺藏被方源挖掘殆盡,雖然結果有些差強人意,但是也在情理之中。最重要的是,方源最初的目標(酒蟲)已經到手,并且他最需要的東西(元石)也有了。
  “接下來,就一門心思窩在客棧煉化蠱蟲。只要有了本命蠱,就可以回歸學堂,有資格住在學員宿舍,并借助家族資源修行。這客棧住一兩次也就罷了,住太久,花費太大。”方源思量著,腳步不停,趕往山寨。
  他本來剩余兩塊元石,又新得十五塊,統共十七塊。但是對于一名蠱師來講,這點元石算得了什么?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