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7)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7)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7)     

蠱真人17 初煉酒蟲

“以我丙等資質,空竅中能存儲的元海最多只有四成四。塵↓緣↖文↘學?網蠱蟲排斥真元的速度,比我自我恢復真元的速度還要快很多。我要煉化蠱蟲,就必須借助外力,也就是說要消耗元石。”
  “蠱蟲的意志越弱,抵抗力就小,我煉化就越容易。不過但凡生靈,總有求生的意志。我要煉化月光蠱,最少需要五塊元石,最多八塊。”靠著豐富的修行經驗,方源估算出自己將要消耗的元石總量。
  “現在要煉化酒蟲,至少需十一塊,最多需要十六塊。”酒蟲雖然和月光蠱一樣,都是一轉蠱蟲,但是它無疑更加珍稀,煉化的難度也加大了。
  也就是說,雖然方源現在有了十七塊元石,但是單單煉化酒蟲之后,最多也就只剩下六塊,最少的話就只有一塊了。
  夜空中,青亮的月牙散發著皎潔的月光。
  月光如仙女的柔荑之手,輕輕地撫著古月山寨。沿途的竹樓如玉牌林立。
  夜風徐徐吹著。
  方源就在這月光下,回到客棧。
  客棧的門,已經關了。
  方源嘭嘭嘭敲響門扉。
  “聽到了!聽到了!誰呀,這么晚來敲門……”客棧伙計嘀嘀咕咕地開了門,睡眼惺忪。
  但是當他看到門口的方源,略帶不滿和懶散的神情頓時一變,彎下腰,諂媚地笑起來:“是公子呀。小的真是有幸,能為公子開門。”
  方源點點頭,面色帶著冷漠,走進了客棧。
  這表情反而讓伙計笑得更卑微了,他主動地問道:“公子餓不餓,要不要小的通知廚子,為您做幾個小菜當做宵夜?”
  “不必了。”方源搖搖頭,只叮囑道,“你給我準備點熱水,我要洗漱。”
  “是!”伙計連忙點頭,“公子先回房吧,小的擔保,熱水馬上就送到。”
  方源嗯了一聲,踏上了樓梯,走向二層。
  伙計看著方源的背影,雙眼在燈火中閃著光,流露出明顯的羨慕之色。
  “這就是蠱師啊,要是我也有修行的資質,那該有多好啊!”他握著拳頭,深深地嘆息一聲。
  這話飄進方源的耳朵里,他心中不禁暗暗苦笑。
  蠱師能擁有超越凡人的力量,成為人上之人,但是這其中付出的代價,也是高昂的。
  首先的難題,就是財力。
  蠱師修行需要元石,戰斗需要元石,煉蠱需要元石,交易需要元石。
  沒有元石,怎么能夠修行?
  這點,身為凡人的客棧伙計,因為只是旁觀者,是體會不到這種困窘的。
  就像是今天傍晚,那青年蠱師江牙,在摔酒壇時忿忿不平的對獵戶們發泄:自己都不舍不得花元石來喝這青竹酒,你們這群獵戶區區凡人,卻有這閑錢!
  管中窺豹,單單這句話就能說明蠱師的修行情境。
  蠱師能力強大,比凡人掙得多,但是消耗也大。很多時候,每塊元石都要錙銖必較。尤其是低等的小蠱師,更是如此。
  別看有些蠱師表面光鮮,其實內地里的生活過得很拮據。
  “而且,隨著蠱師的境界提升,他們對資源的需求也就更加龐大。沒有靠山,蠱師修行艱難啊。”方源想想前世,對此深有體會。
  他回到客房,剛點上了燈,客棧伙計就一盆熱水端了上來。
  當然,還有布巾等等洗漱用品。
  方源讓伙計退下,關上房門,搭上門閂,洗漱了一番后,就上了床。
  雖然身體上有些困乏,但是心中卻還殘留一股亢奮:“終于得到酒蟲了。酒蟲比月光蠱還要珍貴,從某種意義上講,它是能提升蠱師資質的蠱!”
  方源趺坐在床榻上,取出酒蟲。
  酒蟲還在呼呼大睡著。它體型比月光蠱要稍大一些,白嫩白嫩的,像是一條蠶寶寶。
  在燈光的照耀下,它的身軀籠罩著一層淡淡的華光,就好像是珍珠一樣的圓潤光澤。兩只眼睛,像是兩顆黑芝麻,鑲嵌在白胖的腦袋上,顯得憨態可掬。
  端在手中,也不重,大約是半個雞蛋的重量。
  仔細聞聞,它的身上還飄著一縷酒香。
  這酒香不是青竹酒的香氣,而是酒蟲本身散發出來的氣味。香味清幽縹緲,似有似無。方源鼻翼抽動,將這股酒香氣息吸入體內。
  酒香氣息流竄直下,居然進入了空竅,投入到青銅色的元海當中。
  元海波動了一下,很快就將這股酒氣吸納融匯。一絲極精純的真元,隨之產生了。
  其他的真元,都是翠綠色,閃爍著銅的金屬光澤。
  但是這絲真元,卻是蒼綠色,比原先的真元更加凝練。這是一轉蠱師中階,才能具備的真元。
  察覺到這絲蒼綠色的青銅真元,方源露出滿意的笑容:“我現在的修為,只是一轉初階。但是有了酒蟲的凝練,真元被提純后,就能擁有一轉中階的真元。此中妙處,一兩句話是說不清的。”
  但很快,他又收斂起笑容:“不過我現在還沒有真正的掌握酒蟲,只有將酒蟲完全煉化,成為我的本命蠱,才能自由地操縱它,然后以最大的效率來精煉我的真元。”
  念及于此,他再不遲疑,從元海中調出一股青銅真元。
  真元緊緊地裹住酒蟲,將其懸浮在方源的面前,開始入侵它的身軀。
  酒蟲察覺到生存的危機,頓時就驚醒了。它開始劇烈的掙扎,調動自身的力量,驅趕方源的真元。
  “這酒蟲好強的抵抗力。”方源面色一肅,感到真元的消耗速度,竟然比月光蠱還要超出一倍不止。
  “不管如何,酒蟲我是煉定了。”他的雙眼閃過一抹堅定之色,繼續抽調真元,向酒蟲裹去。
  客棧的房間中,桌上的燭火靜靜地燃燒著,照的房間中央一團光亮,至于遠處的墻角旮旯則是昏暗一片。
  燭光映照在方源的臉上,他已經閉上雙眼,集中精神來對付酒蟲。
  一股綿綿不斷的青銅色真元,仿佛是一股霧氣,從方源的全身散發出來,然后匯聚在一起,牢牢地包裹住酒蟲。
  酒蟲懸浮在空中,距離方源的面部不到一尺之距。它在青銅真元的包圍中,奮力地掙扎著。
  時間在悄然流逝。
  火燭越燒越矮,燭火也越來越昏暗。窗外的月牙已經慢慢降落,然后新的一天到來了。
  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戶的縫隙,透射到房間內。像是給窗戶鑲上一道光邊。
  方源睜開雙眼,看著面前的酒蟲。
  酒蟲白白的身子上,已經有了一抹青綠之色。這是方源努力了半個晚上,才得到的成果。
  但是很顯然,這點青綠的體積,還不足酒蟲身軀的百分之一。
  方源的臉色凝重,這個酒蟲的意志太頑強了,抵抗力十分強大,簡直要超出一轉蠱蟲的界限。
  “這蠱蟲極有可能就是花酒行者的本命蠱。花酒行者是五轉強者,這酒蟲原本也是五轉,但是這些年它沒有充足的食物,飽一頓餓一頓的,品級也就下降了。如今只剩下一轉層次,但是這意志卻頑強如磐石!”
  方源猜中了真相。
  這酒蟲本身是花酒行者的本命蠱,原先的天然意志被花酒行者洗練殆盡,一路伴隨著花酒行者南北轉戰,縱橫江湖。
  花酒行者死后,他的強者意志卻存在于酒蟲之中。方源現在要煉化酒蟲,等若是和花酒行者的意志在比拼。
  這可比煉化天然蠱蟲要難得多。
  人的意志一般都比天然蠱蟲要高,人在生死關頭,能爆發出連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力量。而花酒行者又是魔道的強者,獨來獨往,縱橫江湖,他的意志要比正道的同級強者還要頑強。
  “要在一個月之內,煉化這只酒蟲,已經不可能了。除非是有強者,動用二轉三轉蠱的氣息,威壓這只酒蟲,將酒蟲體內的意志壓制到最低程度。在這樣的幫助下,我就能事半功倍。”想到這里,方源不禁嘆了一口氣。
  他雙親已經亡故,舅父舅母謀算著他,本身又沒有靠山,從哪里找外援呢?
  若是甲等資質還好說,但現在他資質只是丙等,所有族人都不看好他,誰會愿意耗費這樣的大力氣來幫助他?
  更關鍵的是,酒蟲的存在不能暴露。
  古月山寨沒有酒蟲這類的蠱,方源解釋不清這酒蟲的來歷。
  要是暴露出來,極有可能就被高層察覺,從而和花酒行者產生聯系。這兩者之間太容易聯想到一塊了。
  “照這樣算,十七塊元石還不夠呢,至少得三十塊元石!真是麻煩吶,不過再困難,我也要煉化這酒蟲。”方源意志如鐵,已經下定決心要煉化酒蟲。
  本命蠱關系甚大,很大程度上影響了蠱師今后的修行方向。
  酒蟲雖然不是這世間本命蠱最理想的選擇,但是比月光蠱要好多了,也是方源目前情況下,所能達到最好的層次。
  咕,咕……
  這時,方源的肚子傳來抗議的叫聲。
  一晚上沒睡,又全力煉化酒蟲,方源自然是餓了。
  “還是先填飽肚子,再想怎么積攢元石。”方源摸摸肚子,下了樓去。
  到了一層飯堂,選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點了幾樣早點。
  剛開始吃,弟弟古月方正卻出現了。
  “哥哥,你怎么住在客棧,晚上為什么不回去睡呢?”他很不客氣,語氣中帶著質詢的意味。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