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3-2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3-2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3-29)     

蠱真人18 就讓往事如煙飄散

面對弟弟的質詢,方源沒有說話,仍舊吃著早餐。塵√緣×文?學×網他清楚弟弟的性格,方正是沉不住氣的。
  果然,方正見哥哥看也不看自己一眼,似乎把自己當做了空氣。下一刻,他就帶著不滿的語氣,叫起來:“哥哥,你對沈翠做了什么?自從她昨天從你房間里出來后,就大哭了一場,我安慰她,她哭的越兇。”
  方源抬眼看了看弟弟,面無表情。
  方正則皺著眉頭,緊緊地盯著哥哥,等待著他的回答。
  氣氛越來越緊張。
  但是方源只是看了他一眼,就低下頭,繼續吃飯。
  弟弟方正頓時氣急,方源這種態度,簡直就是對他**裸的藐視。他羞惱之下,一拍桌子,大聲吼道:“古月方源,你怎么能這個樣子!人家一個小丫頭,服侍了你這么多年,對你的溫柔體貼我都一一看在眼里。是,我知道你很失落,也能理解你的頹廢。你只有丙等資質嘛,但是你也不能因為自己的遭遇,而去遷怒他人啊。這對她是不公平的!”
  他話音還未落,方源騰的一下就站起身來,揚手如電。
  啪!
  一聲脆響,給了方正一個結結實實的巴掌。
  方正捂住右臉,蹬蹬倒退兩步,帶著一臉的驚愕。
  “混賬東西,你這是在用什么口氣,對自己哥哥這么說話?!那沈翠不過是個小丫鬟,你為了這么一個小女子,就忘記我是你哥了么?”方源低聲訓斥著。
  方正反應過來,臉上的疼痛一**地傳達到他的神經中樞。他瞪圓了眼睛,喘著粗氣,難以置信地道:“哥,你打我?從小到大你都沒打過我!是,我是被測出甲等資質,你只是丙等。但是你也不能怪我呀,這都是上天的安排……”
  啪!
  方正話還未說完,方源反手又是一個巴掌打過去。
  方正雙手捂住兩邊面頰,他懵了。
  “天真的蠢貨,你還記得什么!從小到大,我是怎么照顧你的?雙親剛死的時候,我們生活困苦,過新年舅父舅母只給我們倆一件新衣,我自己穿了嗎?我給誰穿了?你小時候愛吃蜜餞粥,我每天都吩咐廚房給你多做一碗。你被旁人欺負了,是誰帶著你找回場子?還有其他種種,我都不屑說了。嗯,現在你為了一個婢女,就這么跟我講話,來質問我?”
  方正漲紅了臉,他的嘴唇哆嗦著,既羞惱又驚怒,卻說不出一句反駁的話來。
  因為方源說的都是事實!
  “也罷了。”方源冷笑連連,“你既然連親生父母都棄了,重新認了別人,我這個當哥哥的又算得了什么呢?”
  “哥,你怎么能這么說呢。你也知道我從小就很渴望家庭的溫暖,我……”方正連忙分辨。
  方源擺手,阻止他講下去:“從今天起,你不是我弟弟,我也不再是你哥。”
  “哥!”方正大驚,張口欲言。
  這時,方源又開口:“你不是喜歡沈翠嗎?你放心,我沒有對她做什么,她還是處子,黃花閨女。你給我六塊元石,我把她轉給你了,從今以后她就是你的貼身女仆了。”
  “哥,你怎么……”陡然間被說破心思,方正一陣慌亂,有些猝不及防。
  但同時,他心中也一定,他最擔心的事情并沒有成真。
  在不久前的那一晚,沈翠親自伺候他洗澡。
  雖然沒有發生什么實質性的東西,但是方正永遠也忘不了那一晚的溫柔。每次想到沈翠,想起她靈巧的雙手,柔潤的紅唇,他的心中都涌起一陣悸動。
  青春的情愫,早已經在少年的胸中積蓄,并且發芽。
  所以當他昨天傍晚得知沈翠的異狀時,他的心中頓時涌現出一股氣。他當即放棄煉化月光蠱,轉而滿山寨尋找方源,要來討個說法。
  見方正不答應,方源皺起眉頭:“男歡女愛,正常的很,你坦誠一點,躲躲閃閃的算什么。當然,你若不要換,那就算了。”
  方正頓時著急了:“換,怎么不換。但我這元石,已經不夠六塊了。”
  說著,他掏出錢袋子,面皮漲得通紅。
  方源接過袋子,發現里面有六塊,但是其中一塊比完整的元石要小上一半。他頓時知道,這是方正汲取了元石中的真元,好盡快地煉化月光蠱。
  隨著天然真元被抽取得越多,元石的體積就變得越小,重量也就越輕。
  雖然只有五塊半,但是方源也知道:這是方正手上所有的元石了。他本身就沒有積蓄,這六塊元石還是不久前舅父舅母給他的。
  “元石我收下了,你可以走了。”方源表情冷漠,將袋子揣進懷里。
  “哥哥……”方正還要說話。
  方源微微揚起眉頭,慢條斯理地道:“趁我還未改變主意,你最好從我眼前消失。”
  方正心中一緊,咬咬牙,終于扭頭走了。
  跨出客棧門口,他下意識地捂住胸口,覺得心中一陣陣發虛。冥冥中有種感覺告訴他,他好像在此刻失去了一件很重要的東西。
  但他很快心頭一熱,他想到了沈翠,以及那個魂牽夢繞的晚上。
  “我終于可以名正言順地得到你了,翠翠。”他頭也不回,走出了方源的視野。
  方源面無表情,站著好一會兒,這才慢慢坐下。
  明媚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在他冷漠的臉上,讓人看了有種冰涼的感覺。
  飯堂的生意有些冷清,街道上行人越來越多,喧鬧聲傳來,更凸顯出此處的寂默。
  早餐已經涼了,伙計殷勤地走過來,問是否需要重新加熱一下。
  方源充耳未聞,他的眼神如煙云變幻不定,似乎在回憶著什么。
  伙計候了一會兒,卻見方源在發怔,始終沒有回應,他只好摸摸鼻子,悻悻地走了。
  半晌之后,方源眼神一定。
  心中的回憶如煙,已經漸漸消褪。
  他又回到了現實世界,陽光灑進來,照亮了一半多的桌面。飯菜上飄散的熱氣已經散去,街道上行人喧鬧的聲音也傳入耳畔。
  隔著衣服,伸手摸摸那揣在懷中的五顆半元石,嘴角露出一絲苦澀的,嘲諷的笑意。
  但笑意一放即收。
  “伙計,把這飯菜拿下去熱一下。”方源看了一眼飯菜,淡淡地開口,喊了聲。
  這一刻,他的雙眸清冽無比。
  ……
  “什么!你哥是這么說的?”廳堂中,舅父皺著眉頭,聲音透著冷意。
  舅母則坐在一旁,看著方正臉蛋上一邊一個的鮮紅掌印,很無語。
  “是的,我見到哥哥時,他就在客棧吃早點,整個事情就是這樣的。”方正恭謹地答道。
  舅父的眉頭皺得更深了,都凝成了一個川字。
  幾個呼吸功夫之后,他深深地嘆息一聲,用嚴肅的口氣道:“方正,我的孩子,你要記住,婢女沈翠不是他方源的私有財物,而是我們調配給他的,怎么能夠買賣呢?況且你想要的話,你就應該早早地對我們明說,我們把她調給你就是了。”
  “啊?”方正聽得目瞪口呆。
  舅父揮手:“你先下去罷,你元石都給了方源,我就再撥給你六塊。記住,這次要好好用在煉蠱上面,奪得此次第一,我們會為你感到驕傲的。”
  “父親大人,孩兒慚愧……”方正頓時感動得流下眼淚。
  舅父嘆氣:“下去罷,下去罷,趕緊回房間去煉蠱,你已經浪費不少時間了。”
  方正退了下去,舅父這才顯露出憤怒猙獰的臉色。
  砰!
  他狠狠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低聲地吼道:“哼,這個小兔崽子,居然拿著我們的人來做買賣,真是狡詐奸猾!”
  舅母在一旁忙勸道:“老爺,消消氣。不過是六塊元石罷了。”
  “你個婦道人家,懂個什么!他方源只是丙等資質,要煉化月光蠱,就得用元石。以他第一次煉蠱的稚嫩手法,六塊元石肯定不夠。但是現在他有了十二塊,已經綽綽有余了。”舅父恨得咬牙切齒。
  他繼續又道:“蠱師的修行,只要資源充足,不被瓶頸卡住,就會很迅速。兩三年的功夫,家族就能培養出一個個的二轉蠱師。他方源修為越低,一年后奪回家產的希望就越小。現在他年紀輕輕,剛剛修行,我們卡住他,讓他在起步階段就落后同齡人。學堂的資源都是獎勵給優秀的學員,憑他的資質,一落后就得不到資源,沒有資源輔助修行越加落后。如此惡性循環下去,一年之后看他還能有實力繼承家產不?”
  舅母不解:“就算我們不遏制他,他一年之后最多不過一轉中階。老爺你可是二轉修為,還怕他?”
  舅父氣得跺腳:“婦道人家,果真頭發長見識短!以我堂堂長輩的身份,難道要和一個晚輩對毆不成?他要索回遺產,合情合理,根本就不能直接阻攔,只有從族規上著手。族規中明文規定:十六歲要成家立業者,就至少得有一轉中階的修為。否則,就說明他方源沒有資格來浪費家族資源。我這么說,你懂嗎?”
  舅母恍然大悟。
  舅父瞇起雙眼,里面陰芒閃爍。他微微搖頭,感慨道:“這個方源實在太精明了,太狡詐了。色誘都被他看破,這是什么心智?小小年紀就老謀深算,恐怖啊!本來還想設計謀算他,他就直接搬出去了。還想靠著沈翠,來監視他干擾他,結果被他打發走了,還賺了六塊元石。”
  “唉,要是他能和方正一樣傻就好了。對了,今后你要對方正好一點,他可是甲等資質。而且我看得出來,他對方源很不服氣,很不甘心。這情緒很好,要好好引導。我有一種預感,他將來會是對付方源的最好利器!”
  ……
  轉眼,又是兩天過去。
  客棧房間中,并沒有點燈。月光灑進來,照出一地霜華。
  在床榻上,方源閉目盤坐著,調動青銅真元,聚精會神地煉化酒蟲。
  酒蟲的一小截身軀,被染成了青銅的綠色,但是意志仍舊頑強不息,在煙霧狀的真元包裹中,不斷地掙扎。
  方源的煉化進行得很不順利,可以說是舉步維艱。
  “我耗費了足足兩天兩夜,每天只休息兩個小時,耗費十二塊元石,也不過只煉化到十五分之一的進度。按照時間來算,也就是最近這幾天,就會有人煉蠱成功了吧。”
  方源對局勢洞若觀火。
  不過本來他資質就差一籌,現在煉化的酒蟲求生意志又極度頑強,比尋常的月光蠱要高出太多。造成現在這個落后局面,也十分正常。
  “一時的落后不算什么,只要有了酒蟲……”方源心湖如鏡,沒有一絲焦躁和氣餒。
  但就在這時,酒蟲忽然蜷縮起來,團成了一團。
  “不好,蠱蟲反噬!”方源陡然睜開雙眼,眼中閃過一絲驚詫。眼前,酒蟲團成一個圓溜溜的湯圓,猛地綻放出刺眼的白色毫光。
  它孤注一擲了!
  頓時,方源感到一股強大的意志,從酒蟲的身上傳來,直接越過真元,降臨到他的空竅元海。
  蠱蟲反噬的情況,十分罕見。只有那種意志極為剛強的蠱蟲,才會奮盡全力,不成功則成仁。
  若換做其他少年,面對這種情況,必定會驚慌失措。
  但是方源雖驚不慌,反而有些微喜:“孤注一擲也好,只要我接下這次反噬,就能讓酒蟲的意志大大削弱了。不過接下來我就要凝聚全部精神,全力對抗這股意志沖擊,不能有絲毫的外界干擾。否則就糟糕了,唉……但愿這期間沒有人來打擾我。”
  他思量完畢,正要催動空竅真元,迎上那股意志。好好與它糾纏,大戰三百個回合。
  但就在這時,異變再生!
  一只蠱蟲,在他的空竅中央,元海上空顯現出來。
  轟隆!
  這只蠱蟲暴發出強大至極的氣息。
  這股氣息就好像是天河傾瀉,山洪暴發,又像是威嚴被觸犯的恐怖巨獸,睜開猩紅的雙眼,查看是誰膽敢冒犯它的地盤!
  “這是春秋蟬?!”看到這只蠱蟲,方源徹底的震驚了!!
  (ps:感謝粉絲789、失落の光、ㄨ太歲乂、魏陸輝、水淡云清的打賞,感謝老朋友冥楓魂同學的一直支持。新書發布剛剛好一周了,好多老朋友都來了,有的甚至是好幾年前的。看見你們熟悉的id,我心中感到很溫馨。可以說,沒有你們的支持,我走不到今天。
  我還會一直走下去,三年,六年,九年……這期間,有些朋友會暫時離開,有些朋友會一直在。在茫茫人生的旅途中,我們彼此印證彼此的存在,我們相互證明我們活過。
  我幻想這樣的一個情形:當我們老了,朋友們看到“蠱真人”這個id,會心一笑,自言自語:“哦,是他啊,我年輕的時候看過他的小說。我還給他投過推薦票呢。”或者我再翻開以前的版面,看到一個個熟悉的id,曾經打賞的,投月票的,評論的。我會回想,在我獨自碼字的時候,這些個名字就是**跋涉,給我溫暖的點點燈火。
  本書到這里,是一個小小的轉折。方源將開始真正展露出自己的獨特風采。能看到這里的朋友們,都是有緣人。本人在這里擔保,本書會越來越精彩,更新也會很穩定,比上一本會好很多。請大家多投點推薦票吧,目前正需要呢。)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