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9)     

蠱真人20 學堂家老無語了

巨大的喜悅沒有沖昏方源的頭腦,他很快冷靜下來,開始思考春秋蟬給自己帶來的影響:
  “春秋蟬的能力是重生。塵↙緣↘文?學↘網但它現在虛弱至極,一動用就是死亡。但是,它畢竟是六轉蠱蟲,我完全可以利用它的氣息。這對它本身是沒有任何損害的。”
  “呵呵呵。”想到這里,方源收回心神,睜開雙眼。
  只見面前,酒蟲懸浮在眼前,被煙氣狀的青銅真元包裹住,正在瑟瑟發抖。
  方才它為了求生,孤注一擲,結果意志被春秋蟬的氣息輕而易舉地擊潰。它也因此受到了重創,意志不足先前的百分之一。
  “春秋蟬。”方源意念一動,釋放出春秋蟬的一絲氣息。
  氣息壓迫到酒蟲身上,酒蟲立即靜止,一動不動,像是死了一樣。它殘留的意志,感受到春秋蟬的氣息,就好像是老鼠碰到了貓,被死死的震懾住,縮成一團不敢動彈絲毫。
  方源哈哈一笑,趁機鼓動真元。
  青銅真元起初煉化時,因為酒蟲意志的頑強抵抗,只能一點一絲艱難擴張。但是此刻,方源的青銅真元,長驅直入,一瀉千里。根本就沒有遇到任何的阻礙。
  酒蟲表面青銅之色,迅速擴張,幾個眨眼間,就將白珍珠般的酒蟲染成了一頭綠蟲。
  大勢已去,酒蟲的殘留意志,最后被方源的意志輕輕一沖,頓時冰消瓦解。
  就這樣,酒蟲煉成了!
  比較起先前翻山越嶺般的艱難困苦,如今這煉化過程,就如同喝口水般簡單。
  一股親切而又玄妙的感應,將酒蟲和方源聯系在一起。
  煉化的酒蟲,就好像是方源身體的一部分。方源叫它蜷縮身軀它就蜷縮,叫它團起來它就團成湯圓狀。就好像是動動手指頭一樣的感覺。
  方源收回真元,酒蟲又恢復到白白胖胖的模樣。
  然后憑空一躍,就投入到方源的空竅當中去了。到了空竅當中,它遠遠地繞開空中的春秋蟬,鉆入青銅元海。在海面上,它恣意地舒展身軀,時不時還扭幾下胖乎乎的腰,舒服得好像在泡熱水澡一樣。
  “有了春秋蟬,我的計劃就也該改了。”方源從空竅中抽回心神,又取出那枚月光蠱。
  他如法炮制,泄露出一絲春秋蟬的氣息,壓在月光蠱上。
  感受到春秋蟬的氣息,月光蠱的意志,立即繳械投降,畏懼得只能龜縮到身體的最角落。
  方源的真元滾滾而下,一眨眼間,就將月光蠱染成了一顆翠玉。
  最后,他念頭稍稍一動,月光蠱的意志,就被輕而易舉的絞殺。
  這之后,他抽回真元,月光蠱又恢復成先前透明的藍水晶模樣。
  他收起月光蠱。
  這月光蠱卻沒有進入空竅,而是直接落到方源的額頭中間,形成一個淡藍色的彎月印記。
  從煉化月光蠱開始,到結束,整個過程用了不到五分鐘。
  這和原先的艱難煉化,速度之快,形成了極其鮮明的對比。
  而且不僅速度快,真元的消耗也極少。
  這些天,方源煉化酒蟲,前前后后足足消耗了六塊元石。但是這一晚,他根本就沒有耗費元石,僅僅只是空竅中的青銅真元海見了底。
  “哈哈,春秋蟬在手,簡直是有如神助!今后只要用它的氣息鎮壓,任何的一轉蠱蟲都是手到擒來。就算是我只有丙等資質,都不用借助元石。前后差別,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方源心情愉悅,這一刻簡直是撥開云霧見了青天。
  盡管春秋蟬已經虛弱到極點,但它卻是堂堂的六轉蠱蟲。虎倒威尤在,爛船還有三磅釘,單靠它的氣息,就是方源今后修行中一股巨大的推動力。
  此刻。
  窗外月明星稀,月色穿過窗戶,照在方源的臉上。
  “原本以為得不到第一,想不到峰回路轉。時不我待,現在就去學堂,領取頭名獎勵!”方源眼中精芒閃爍。
  他念頭一動,空竅中春秋蟬便隱去身形,再次消失,進入沉睡。又喚出酒蟲,藏在床頭角落。
  這都是為了防止學堂方面不必要的檢查。
  一刻鐘后,家族學堂。
  學堂家老早已經睡下,但是在睡夢中,模模糊糊地聽到有人敲門。
  他被敲門聲吵醒,睜開雙眼,有些不悅:“三更半夜的,是誰在外面?”
  門外立即傳來恭謹的答話:“稟告家老大人,是今年這一屆的一位學員,他已經成功煉化了月光蠱。您之前吩咐過下屬,只要頭名出現,不論什么時間,都要立刻來向您稟告的。”
  “嗯……是有這么回事。”學堂家老的眉頭皺了皺,起身下了床,一邊穿衣一邊問道,“是哪個學員,得了今年的第一?是古月方正么?”
  門外下屬便答:“好像是的。屬下聽到消息就趕忙來通報大人您了,好像就是方家支脈。”
  “呵,算算時間,也該是他。”學堂家老輕聲笑起來,自言自語道,“除了這甲等天才,還能有誰?那些乙等學員,就算是利用了元石,終究還是差那么一籌的。要不然,修行的資質為什么這么重要呢。”
  說著,他推門而出。
  門外,下屬恭敬地后退兩步,彎腰行禮,附和著:“大人說的是。”
  廳堂中,十幾根燭光一齊燃燒著,將大廳照的通明。
  接待方源的人,此時已經問清了情況。在明亮的燈火下,他的臉上涌現出濃重的驚愕之色:“等等,你剛剛說什么,你叫古月方源,不是古月方正?”
  方源點點頭,就在這時,學堂家老從門外走進來。
  方源和接待者一齊轉身行禮。
  學堂家老看到方源,臉上已經滿是笑意。他邁開步伐,走到方源面前,友善地拍拍方源的肩膀:“做得好,古月方正,你沒有讓我失望。果真是有甲等資質的天才!那些乙等、丙等的同齡人,不管怎么努力,都是比不上你的。哈哈哈。”
  方源和方正是孿生兄弟,外表極為相似,以至于學堂家老都認錯了。
  方源不卑不亢,稍稍后退一步,讓肩膀脫離了學堂家老的手掌。他望著學堂家老,背負雙手,淡淡地笑著:“家老大人,你認錯了。晚輩是古月方源,古月方正是我的弟弟。”
  “嗯?”學堂家老微微張開嘴巴,臉色浮現出一抹錯愕之色。
  他疑惑地看著方源,眉頭緊皺。過了幾個呼吸,他這才開口:“你是古月方源?”
  “正是晚輩。”方源答道。
  “你煉化了月光蠱?”學堂家老心中詫異萬分,他雙眼緊緊地盯住方源額頭的月牙印記,目光灼灼,已是明知故問。
  “是這么回事。”方源又答。
  “這么說,你就是本屆第一?”學堂家老問的似乎有點傻,但這也不能怪他。因為這情況實在太出乎人的意料了。
  要知道他掌管學堂已經數十年了,經驗豐富至極。也見過丙等資質奪魁的情況,但時間絕對不會這么早。況且這一屆中,還有甲等、乙等資質的同齡人。
  “如果沒有比我更早的人……”方源做出思索的樣子,又摸了摸鼻子,這才繼續答道,“貌似是這樣的。”
  學堂家老:“……”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