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6)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6)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6)     

蠱真人22 月刃飛舞

天空藍得空明,純凈得仿佛洗過一般。
  太陽金燦燦的。
  朵朵白云飄浮著,一群彩雀鸚鵡喳喳地叫著,在藍天白云下組成箭矢陣型,振翅翱翔。
  這種彩雀鸚鵡,只有在春天才會大群出沒。它們渾身羽毛七彩斑斕,體型如鷹般大小,頭顱鳥喙都是鸚鵡,尾部則像是孔雀的尾巴,拖得長長的。
  距離方源在煉化本命蠱的考核中奪得第一,已經有十來天過去了。
  春風吹綠了滿山的青草,野花爭相綻放,蜂群和蝶群交相飛舞。一派生機澎湃的春情妙景。
  春天的氣息是如此的濃郁,以至于演武場四周的高大竹墻,都遮不住。
  這個演武場占地三畝,地面平整,用一層又厚又寬的青灰石鋪著。四周則移栽上青矛竹,這些碧綠的竹竿一個緊挨著一個,又直又挺,組成一圈綠色高墻。
  墻角下雖然也鋪著石磚,但是許多地方已經冒出了一叢叢青草。竹與竹之間,還有野薔薇,從外面鉆進來,甚至攀上墻頭。
  五十七名十五歲的少年,此時就站在演武場中,圍成半圈,注視著中央的學堂家老。
  這是一堂課,教導少年們如何使用月光蠱。
  “月光蠱是我們古月一族的標志蠱蟲,就像熊家的熊力蠱,白家的溪流蠱。在場的大多數人,都是選擇月光蠱作為本命蠱,你們好好看著,接下來就老夫就親自演示,如何催動月光蠱進行攻擊。本命蠱不是月光蠱的學員,你們也要集中注意力,這種經典的遠程攻擊方法可以運用到其他蠱蟲身上,運用范圍非常廣泛。”
  說著,學堂家老就伸出右手,五指張開,將手掌放低,使得少年們都能看到他的掌心。
  “首先,用意念調動月光蠱,轉移到自己的手心里。”隨著他的話音,代表月光蠱的月牙印記,就順著家老的手臂,移動到他的掌心中。
  “然后,調動空竅中的真元,灌入到月光蠱中。”一絲白銀色澤的真元,從家老的體內涌出,幾乎細不可察,投入到掌心處的月光蠱中。
  學堂家老是三轉境界,只有三轉蠱師,凝練出來的真元才是白銀色澤。
  一轉蠱師的真元俗稱青銅真元,二轉蠱師則號稱赤鐵真元。到了三轉,才是白銀真元。
  吸收了這絲白銀真元,家老手中中心的月牙印記,頓時越來越亮,即便是在白天,仍舊發出了一團明亮的淡藍色光輝。
  “太厲害了!”
  “好美啊。”少年們目睹此景,不由地發出一陣驚奇贊嘆。
  淡藍色的光芒,清澈如水,在家老的手中幽幽閃爍,乍一眼看過去,仿佛學堂家老手中掬著一捧月光。
  學堂家老微微帶笑:“都看仔細了,最后一步,就是像我這樣,將它發射出去。”
  說著,他張開的五指緩緩并攏,然后抬起手臂,慢慢向前伸直,最后揮掌輕輕一切。
  整個動作沉穩有力。
  刷。
  少年們耳邊都聽到了一聲輕響。
  隨著學堂家老的動作,手掌上凝聚的淡藍如水的光芒,就這樣被甩了出去。
  光芒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小型月刃,幽藍的月刃只有巴掌大小,就如同夜空中的月牙。它在空中劃出一道直線,然后打在十米之外的一具草人傀儡上。
  只聽哧的一聲,草人傀儡厚達三十厘米的頸部就被月刃切斷,傀儡的身軀晃了晃,碩大的頭部則一下子掉在地上。
  切斷了這草人,月刃頓時就顯得黯淡下去。不過,它仍舊在空中又飛行了大約六米的距離,月牙這才漸漸隱去,最終消散在空氣中。
  再看草人傀儡上的脖子,只見切面極其平整,就好像是用最鋒利的鐮刀割斷的。
  少年們幾乎個個都瞪大了雙眼,驚訝地看著這一幕。其中有幾個,還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為這月刃的攻擊力感到吃驚。
  短暫的寂靜之后,驚嘆聲迭傳。少年們有的雙目放光,盯著草人傀儡,有的盯著家老的手掌。也有的交頭接耳,興奮地談論。
  唯有方源一人隱沒在人群中,面色冷漠,不動聲色。
  他前世修行達到六轉,在中洲創建血翼魔教,教眾數萬人,被譽為魔道巨頭,聲名赫赫。
  學堂家老不過是三轉蠱師,這點手段根本就是小兒科,不會引發方源心中的一絲波瀾。
  “下面,只要是煉成了月光蠱的,都站出來。每人一個草人傀儡,按照我剛剛的方法,催發月刃,練習攻擊。”
  學堂家老話音剛落,就有三十多位少年站了出來。
  這一屆,全族有一百多位少年,參加開竅大典。有修行資質的,有五十七學員。這其中選擇月光蠱的就占據了三十五人。經過這些天的努力,他們都煉化了月光蠱。
  其余的少年,都是丁等資質,不是不想煉化月光蠱,而是資質不行,只能知難而退。
  對于古月一族的少年們來講,月光蠱已經不是單純的蠱蟲,而是象征著家族的榮耀。
  很快,三十五位少年站成了一排。每個人十米開外的正對面,都豎立著一具草人傀儡。
  方源站在隊伍中段,并不惹人注目。
  練習開始。
  少年們紛紛伸出右手,將月光蠱轉移到手掌心中。藍色的月牙印記,隨著青銅色澤的真元注入,一個接一個地散發出水藍的光輝。
  但是當他們豎掌空切的時候,卻只有七八片月牙飛了出去。這些月牙有的只現出一瞬,就很快消散。有的剛飛出兩三米,忽然砰的一聲,崩潰成藍色流光。有的飛的倒遠,只是方向偏得厲害,直接飛上了天空。
  少年們紛紛皺起眉頭,剛剛看家老演示,似乎挺簡單。但是到他們親手實踐,這才發現其中的門道。要發出一記月刃,又要打在草人上,還真不容易。
  家老看著,微微帶笑,這個情景他每年都會看到,并不意外。
  剩下的二十二位少年,則只能站在場外,羨慕地看著。
  練習了五分鐘,少年們漸漸地都能發出月刃了。一時間,演武場空中,到處都是淡藍色的月刃在飛射。
  一些月刃在半途就消散,一些不幸地撞在一起,一些飛出場外,歪七斜八的。真正能夠打在草人傀儡上的,只有偶爾的幾片月刃。當然這都是屬于瞎貓碰到死耗子的情況。
  學堂家老開始進行單獨輔導。
  他重點照顧方正、漠北、赤城這些資質優異的學員,耐心地糾正他們的姿勢錯誤,教授自己的心得。而對方源這種丙等的學員,只是稍微提點兩句。
  方源一直凝聚著手中的藍光,幾次揮掌空切,都是凝而不發,做做樣子。此時見場面混亂,沒人注意到自己,他意念便一動,松開對月光蠱的控制,手掌微微一斜,做了個掌刀劈空的動作。
  為了不引人矚目,他沒有瞄準自己對面的草人傀儡,而是斜著瞄準了左前方的一只。
  刷的一聲,一片月刃快速飛出,穿過中央地帶的混亂區域,在空中劃出一條直線,準確地命中一具草人傀儡的頸部。
  草人顫抖了一下,頸部被這記月刃切割大半,但很快被切斷的綠色草莖又開始重新生長,糾纏在一起,傷口愈合了。
  這草人傀儡當然不是普通的草人,而是一轉的草人蠱,本身擁有草木系的輕微自愈能力。
  除非一下子將草人砍斷成兩截,否則一會兒傷口就會復合如初。
  “哇,你看這記月牙!”
  “好厲害,是誰發的?”
  能擊中草人傀儡的月刃,本來就稀少。方源只是隨手一擊,卻造成了至今為止最顯著的攻擊效果,頓時就引起場外學員們的驚訝呼聲。
  就連學堂家老的注意力,也被吸引過來,問道:“剛剛這記月牙發揮的不錯,是你發的嗎?”
  他用詢問的眼光,看向一位丙等學員。因為那具傀儡,就是和他對應的。
  這個男學員雙眼連連眨動,面對眾人突然而來的注視目光,顯得有些手足無措。說實在話,剛剛場面太混亂了,都是月刃在飛,他也不知道這是不是他發的。
  “不過,看上去應該好像可能是的吧?”少年想著,就下意識地點點頭。。
  周圍少年頓時對他有些刮目相看。
  “他是誰呀,叫什么名字?”一些女學員紛紛向周圍人打聽。
  “連他都能發出月刃,我更不能輸!”古月漠北雙眼閃過一絲堅定。
  “原來不是哥哥發的。”古月方正莫名其妙地松了一口氣。經過舅父舅母的安慰,他已經從前次的打擊中恢復過來了。
  “哥哥,你上次得了第一,是因為運氣好,選了一個意志薄弱的月光蠱。蠱師修行不可能總依賴運道,我會贏你的。”方正在心中暗暗為自己打氣。
  “做的不錯,要繼續努力,抓住剛剛的那個感覺。”學堂家老拍拍這個學員的肩膀,微笑鼓勵道。
  少年頓時激動地連連點頭,眼中涌現出不一樣的光彩。
  家老借此機會,當眾宣布:“都聽好了,這就是你們的作業,課下好好練習,三天后檢查成果。誰的成績最好,誰就能獲得十塊元石獎勵。都聽到了嗎?”
  “哦!”少年們大聲應喝著,聽到有元石獎勵,不禁更加興奮。
  然而僅僅三分鐘之后,空中飛舞的月刃卻漸漸稀疏起來。
  “可惡,每一記月刃都要消耗掉一成的真元。”
  “月刃的消耗太大了,我只是丙等修為,空竅中能存儲三成八的青銅真元。只能連續催發出三片月刃。”
  停下手來的少年們,都唉聲嘆氣。
  學堂家老目睹這一切,不動聲色,卻在心中感慨:“這就是修行資質高的好處了。要使用月刃,無非是四個字——熟能生巧。資質高的人,空竅中存儲的真元就多,真元的恢復速度也快,就有更多的練習機會。資質若是差點,也可以用元石彌補,加強練習量。資質不高,又沒有元石的,縱然有練習的想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唉,蠱師修行就是這么殘酷,我還是多多關照那些資質高的學生罷。”
[kanmaox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