蠱真人》 最新章節: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04-09)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04-09)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5月3000加更)(04-09)     

蠱真人23 養蠱就像養情婦

太陽落山了。塵√緣×文?學×網
  晚霞卻還在天邊燃燒著,放眼望去遠處的群山,都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并且正在向黑色過渡。
  學堂中一天的課程結束了,學員們三三兩兩地走出學堂。
  “今天真是開心,學到了不少東西。尤其是學會了使用月光蠱。”
  “月刃飛在空中,真是帥呆了。可惜我資質不夠,將來只能做后勤蠱師,不能上戰場呢。”少年們興趣盎然地交談著。
  一些人則呼朋引伴。
  “一起去吃飯吧,順便喝點米酒,怎么樣?”
  “好啊,真是不錯的建議。”
  “你們先走,我得去學堂蠱室那邊的鋪子里買具草人傀儡,好方便回家練習。”
  ……
  方源獨自一人來到蠱室。
  學堂的蠱室中存放著不少一轉蠱蟲,種類繁多,方源的月光蠱就是從里面免費選取的。
  每隔一段時間,學員們都會有一次免費領取蠱蟲的機會。若要額外獲取蠱蟲,就要付費了。
  方源短時間內,沒有想要煉化其他蠱蟲的心思。他走到蠱室的隔壁,這是一間不大的鋪子。
  鋪子里有七位學員,正在為購買草人傀儡與店主還價。
  “是學弟呀。”負責店鋪的一轉蠱師,二十幾歲的樣子,看到方源后,一邊做著買賣,一邊向方源主動打招呼。
  方源意外了一下,發現這蠱師就是江牙。那個在客棧中教訓獵戶的青年蠱師。
  “原來是學長。”方源點點頭,面無表情。
  江牙一邊從身后的柜臺上取出一具草人傀儡,遞給一位購買的學員,一邊向方源友善地笑著,問:“學弟也是來購買草人傀儡的么?要給你留一個嗎,只要三塊元石。這東西賣得很快的,現在只剩下七具了,再遲可就沒貨了哦。”
  他對于凡人他態度傲慢惡劣,但是對于方源他們,則態度親切得很。
  方源搖搖頭,心中好笑:這江牙還挺會做生意。草人傀儡是用草人蠱制成的,算上真元的投入,成本價也不過一塊半元石。
  “學長,你這就不地道了。先來后到,憑什么給他留?”
  “不錯,我們早就來了。做買賣也要講規矩啊。”
  “三塊就三塊吧,元石給你,給我傀儡。”
  店鋪中的少年們聽到傀儡只剩下七具,都著急了,也不繼續砍價,紛紛掏出元石購買。
  很快,七個人心滿意足的走了。
  “學弟要買具草人傀儡么?”江牙笑著問,“說是剛剛賣完了,其實還有第八具,壓箱底的。學弟不買,可就要錯失良機嘍。”
  方源對草人傀儡毫無興趣,他搖搖頭,掏出一塊元石,放在柜臺上:“我買十片月蘭花瓣。”
  江牙一愣,深看了方源一眼,摸走元石,抽開柜臺的抽屜,取出一個紙包:“十片月蘭花瓣,一個不少,你點點。”
  方源當面查看了一番,發現無誤,這才離開了小鋪子。
  蠱蟲是需要喂養的。
  蠱師煉蠱、用蠱,同時也得養蠱。
  煉蠱艱難,有著反噬的危險。用蠱不易,需要多多的練習。養蠱的學問,更是博大精深,皆因蠱蟲各種各樣,它們的食物也千奇百怪。
  有的需要吞服泥土,有的需要星光,有的服用眼淚,有的吸食九天云氣。
  就拿方源現在擁有的三只蠱蟲來講,月光蠱需要吞食月蘭花瓣,每天兩頓,早晚一頓,每頓兩片花瓣。酒蟲呢,則需要飲酒。一壇青竹酒,能支撐它四天。而春秋蟬則更奇特,它直接從光陰之河中喝水,維持生機。
  光陰之河支撐著這個世界的運轉,它并不是遠在天邊,而是近在咫尺,流淌在每個人的身邊。
  萬物生靈的每一個動作,都需要時間的推動。
  時光如流水,匆匆流逝。光陰之河,無形無色,而萬物生靈其實都在光陰的河水中生存、生活。
  買了這包月蘭花瓣,方源又去客棧,購買青竹酒。
  酒蟲也可以喝一些濁酒、米酒為生。但是一旦是這種次等酒,喝的量就大了,每天都得要數壇。方源算了下,還不如直接買青竹酒,不僅比買次等酒劃算一些,而且也不會惹人懷疑。
  “公子,您來啦。”客棧的伙計已經認識了方源。
  方源直接拋給他三塊元石,輕車熟路地道:“給我上壇青竹酒,再給我弄幾個好菜。不用找零錢,先放這兒,等月末一塊兒結了,多退少補。”
  他雖然現在已經不住在客棧,搬到了學堂宿舍。但是每次買酒的話,都會順便在這里吃飯。
  “好咧。公子您這邊請坐,酒菜馬上就好。”伙計應和了一聲,領著方源到了座位。又拿出肩膀上的抹布,殷勤地擦擦桌凳,這才離開。
  果真如伙計所講,酒菜很快就端了上來。
  方源一邊吃著,一邊心里算著賬:“一塊元石,能購買十片花瓣,月光蠱每天消耗四片。一壇青竹酒價值兩塊元石,能支撐酒蟲四天所需。也就是說,單單喂養這兩只蠱,每天就要消耗將近一塊元石。”
  這看起來少,但其實已經很高昂了。凡人一家三口,一個月的生活費,才是一塊元石。
  自從煉化蠱蟲到現在,已經十六天了。單單養蠱方面,就耗費了方源十四塊半的元石。
  “我得了花酒遺藏,收走方正的一袋元石,又拿了頭名獎勵,元石資產曾經一度高達四十四塊半。但是煉蠱前期耗費了六塊半,喂養蠱蟲耗費了十四塊半,生活費半塊,如今應該剩下二十塊。”
  方源取出錢袋子,打開一看,袋子里面裝著一塊塊的元石。
  這些元石都是灰白色澤,一個個橢圓體,體積都相等,大小如同鴨蛋。
  數了一數,果真只剩下二十塊了。
  也就是說,若無進項,方源所剩下的元石只夠他維持大半個月的。他不像其他的同齡人,身邊或多或少都有親朋好友幫襯著,尤其是古月漠北、古月赤城這種學員,元石根本不缺。
  而方源只能自己想辦法。
  “舅父舅母已經斷絕了我的生活費,不過每周末,家族學堂都會向學員發放三塊元石補貼。看來三天后的月刃考核,我該表現一下,拿下那十塊元石獎勵。”方源一邊嘴里嚼著飯菜,一邊思忖著。
  他這年齡,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不知不覺間,所有的飯菜都落到了肚子里。
  拿起沒有開封的青竹酒,方源抬腳邁步,走出客棧。
  “公子,公子。”身后的店家伙計卻追了上來,“告訴公子一個事情,再過一個月不到的時間,就有商隊過來山寨。按照慣例,他們都會收購我們店里的青竹酒。公子獨愛青竹酒,每周都來買幾壇。掌柜的吩咐了,要小的告訴公子這事。我們店里的青竹酒有限,賣了商隊,恐怕就所剩無幾了。”
  “是這樣?”方源聞言,輕輕皺起了眉頭。
  識人辯話,方源有五百年的經驗。店家伙計和青年蠱師江牙說的是相似的意思,但是方源自然能分辨出,江牙的虛話,店家伙計的真話。
  這事有些麻煩,方源需要喂養酒蟲,按照長遠來講,所需的青竹酒的量是很大的。
  這客棧若是缺貨,恐怕將來只能用大量的次等酒,來喂養酒蟲了。
  他不可能一天喝上數壇酒,日子久了,就會引人懷疑。
  想了想,方源取出十塊元石:“那就再買五壇,叫我拿了,跟我一起,放到學堂宿舍去。”
  “是,公子。”伙計忙接過元石。
  月蘭花瓣若無存儲手段,只能存放五天,因此方源每次只買一包。不過青竹酒,能存放很長時間,倒沒有這方面的問題。
  幾個伙計跟著方源進入學堂宿舍,將這酒壇擺放到床下,就都告辭了。
  看著手中驟然癟下去的錢袋,方源嘆了口氣。
  煉蠱艱辛,養蠱也不容易啊。
  這還是他有著五百年的前世經歷,不用練習使用蠱蟲,也就意味著真元消耗的減少,這就省下了一大筆開銷。
  像身邊的同齡人,要練習使用月光蠱,就要消耗真元。要提升熟練度,就得多練習幾次。真元消耗得太大,恢復又太慢,只能用元石補充。買個草人傀儡,都得三個元石呢。這都是錢吶。
  “幸虧我的春秋蟬,是食用光陰,而不是其他食物。要不然我早就破產了,根本支撐不起。”方源忽然感到很慶幸。
  越高端的蠱蟲,食量越大,或者吃食越珍貴稀少,越是難養。一只二轉級數的普通蠱蟲,每天的元石消耗就得達到一塊到兩塊之間。
  能買到食物,還算好的。有些蠱蟲的食物,特別難以找尋,市面上根本就沒有此等貨物流通。
  就像春秋蟬的食物是光陰,這其實更加珍貴。
  俗話說,寸金難買寸光陰。
  你有再多的錢財,能買到光陰么?
  買不到!
  理論上講,蠱師煉化蠱蟲的數量,是不限的。只要你能夠煉化,十只,一百只,甚至一千只都可以。想要煉化多少只蠱,就可以煉化多少蠱。
  但事實上,一位蠱師通常也只有四五只蠱蟲。
  為什么?
  最大的原因,就是養不起啊。
  蠱蟲品級越高,喂養的代價越昂貴。常常使蠱師捉襟見肘,為此頭疼不已。
  還有一個原因,是用不起。
  催動月光蠱,發出一次月刃攻擊,就得消耗一成真元。一個丙等資質的蠱師,發動三四次攻擊,空竅中的真元就消耗將盡了。
  養再多的蠱蟲,用不出來,不都是白養活么?
  所以,蠱師修行中流傳著一個說法。
  養蠱就像養情婦。
  養一個情婦,就得買吃的,買穿的,買房子等等。很昂貴,養多了實在耗費巨大,常人都養不起。
  就算能養那么多,一個男人的精力總是有限的,又用不起。白白養著過眼癮么?
  蠱師境界提升了,但蠱蟲的食物標準也隨著提高了。所以,別看蠱師煉蠱沒有數量限制,一般蠱師大體上只養四五頭同等級的蠱蟲。
  要是數量再多點,蠱師就要破產嘍!
[kanmaoxian]